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种田美娇娘:爷,有喜了

更新时间:2020-06-26 04:55:17

种田美娇娘:爷,有喜了 连载中

种田美娇娘:爷,有喜了

来源:微小宝 作者:莙桐 分类:穿越 主角:苏锦言张氏 人气:

《种田美娇娘:爷,有喜了》由网络作家莙桐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苏锦言张氏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苏锦言因为疲累猝死,因缘巧合穿越到小说中的炮灰女配身上。为了能让自己多活几章,不至于死得太难看,于是对身份神秘的男主秦子衡进行各种抱大腿模式。一不小心用力过猛,连着身心一块给端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苏锦言把门摔得噼里啪啦的响,毫不客气的从屋里扔出一句来。 一抬眸就瞧见已经起身的秦子衡正坐在床沿上,面上挂着似笑非笑的神情。 苏锦言只觉自个的胡说八道被人戳穿了一样,面颊微热,勾着脑袋往床内侧一滚,打算再睡个回笼觉。 院内的张氏在苏锦言跟前吃了瘪,将葫芦瓢摔得噼里啪啦响,瞧见秦子征就没好气道:“没瞧见水缸都空了吗?还不赶紧挑水去。” 不管昨儿夜里的事真相究竟如何,张氏都已经认定了秦子征就是跟陈冲一伙的。 家里有个秦子衡,跳水劈柴这些事儿哪里轮得到秦子征,当下嘴巴一撇,往西屋示意:“娘,这活计不都是他干的吗?” 张氏本就一肚子的火气,见这败家儿子又不争气,当下冷笑一声:“那屋里头的都是祖宗不晓得吗?盘算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等着咱们去伺候的。” 复又不阴不阳道:“想当少爷少奶奶的也不看看自个有没这个命,啊呸……” 张氏嘴里骂骂咧咧的没句好话,苏锦言听在耳里也全然不当回事。 只被人吵醒一下子也睡不着了,屋内又有个行动不便的秦子衡时不时弄出点动静了,瞌了眼眸半响,终是坐起身来。 秦子衡腿上有伤,实不适合走动的,可他平日里爱干净惯了,便是行动不便,起了身便也想洗漱一番。 苏锦言坐起身来,见他走一步歇口气,不过才行出米远功夫,额上便已经是细细密密的汗珠。 到底于心不忍,裹了自个又脏又破的布鞋就道:“坐着吧,我去给你打水。” 说着便开门出去。 灶房的火已经烧起来了,秦子德正费力的将干柴搬进去,秦子衡不知去了那儿,正屋里头还传来张氏骂骂咧咧的声音。 秦子德见苏锦言拿着木盆往锅里打水,眼儿一翻便也骂得一句:“懒鬼。” 苏锦言理都懒得理会他,只兑好水快手快脚的给秦子衡送去。 秦子衡已经退到床边重新坐好了,散乱的头发湿答答的贴在额上。 苏锦言将水盆往床边的板凳上一放,又替他取了布巾来,这才转身往外头去。 秦子衡神色复杂的看着她忙碌半响,心里头又奇又怪,见人行到门边,这才眼眸一垂,不甚自在的开口:“多谢。” 苏锦言脚步一顿,回头就见他神色如常的拧着布巾子,仿佛方才那句“多谢”压根就是错觉一样。 苏锦言顿得一顿,开口:“不用,只要你日后记得我的好就是。” 毕竟自己是个炮灰女配,男主的大腿能抱一会是一会,也不求别的,只求放过就好。 只苏锦言这话的意思叫一个土生土长的古代人给曲解了,秦子衡脸色一沉,眸中厌恶一闪而过,复又恢复平静。 苏锦言自也没注意,转身就往外头去打水洗漱去了。 尽管这是本小说里存在的朝代,可依旧是落后的古代,苏锦言拿着柳枝纠结半响还是痛苦得把牙齿给解决了一下,又随便的把脸洗了。 这种时候还是无比怀念现代的,不说别的,至少牙膏牙刷,洗面奶护肤品这些东西都是齐全的。 张氏摔摔打打的煮了锅稀粥,正屋都摆上碗筷了,苏锦言还在对着水盆辫大辫子。 也没人理她,各自端了碗就跟饿死鬼投胎一样。 苏锦言编好辫子,正要去给秦子衡端早饭,秦家那扇半旧的木门就被人敲响了。 “谁呀,这么早。”她嘀咕一声,还是转身打开门栓。 只见门前站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妇人,手里跨着个篮子,上头盖着蓝布,身边还跟了个比她还瘦高的小少年。 模样倒是都不差,只两人皆面黄肌瘦的,满脸憔悴,身上衣衫都洗得发白了,还有几处打着补丁,可胜在干净整洁。 苏锦言穿进小说里,却没袭承苏吉祥的记忆,眼前这两人她也不认得,可隐隐的又觉得有些熟悉,当下就这么干站着。 那妇人却是一脸担忧的将苏锦言上下打量一番,随即眼眸一红,抬手便是一耳光下去。 脆生生的响。 猛的叫这一耳光打下来人还有点发懵,怔愣在原地也不说话。 那妇人却是咽哽着哭了起来,扬手又往她身上打了几下,只没得方才那般用力。 “你就不能让娘省省心吗,出嫁前娘是怎么同你说的。” 这会子苏锦言倒是反应过来,眼前这妇人怕是苏吉祥的亲娘钟氏,身旁那个拧着眉头,抿唇不语的应该是她弟弟苏万福。 小说中苏吉祥是个炮灰女配,没得几章就领了盒饭,关于她的娘家人也只是一笔带过并未详细交代,但从只言片语中倒也能看出苏家人算是有良心的。 苏吉祥死得不好看,名声又毁了,她爹娘舍了最后点棺材本也还将她好生安葬了。 瞧着也当是真心疼爱苏吉祥的才是,只这一上来就打人是怎么回事? 在正屋听见动静的张氏端着碗咬着筷子出来,一眼就瞧见苏家人。 当下“哎哟”一声,又冷笑道:“你们苏家不是才得了二两银吗?怎的,这会子又没得银了?要上我老秦家打秋风了?” 若不是没得法子了,谁愿意二两银就将女儿草草嫁了。 钟氏被张氏说得满脸羞愧,忙拭了泪,陪着笑喊一声:“亲家,吃早饭呢。” 张氏眼珠子一翻,对着碗里的稀粥挑挑捡捡的,不阴不阳道:“嗯呢,我们家人口多,又花了二两银取了这么个懒婆娘,可没得你们吃的。” 虽然老秦家也不见得富裕到哪里去,可张氏就是瞧不起比她还穷的苏家人。 苏锦言才挨了打,心里存着气,可瞧着张氏那态度更恼火,拉了钟氏一把就道:“娘,你们来干什么?” 钟氏眼眸又是一红,还不及说话,站在一旁的苏万福便没好气道:“大姐,你怎么说话的,娘要不是担心你,能一大早的从梨花村赶过来看你吗?” 梨花村同半坡村相距近十里,说近不近说远也算不得远,这同一个镇,方圆十里盘根错节的亲戚关系多了多去。 昨儿秦家大郎被从桂花村抬回来,秦家又大闹一场险些闹出人命来,不到黄昏这些事儿就传到梨花村那头去了。 苏锦言眉头一蹙,呵,这到底是担心,还是兴师问罪?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