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懒后倾国:冷酷君王别惹我

更新时间:2020-03-26 17:03:43

懒后倾国:冷酷君王别惹我 已完结

懒后倾国:冷酷君王别惹我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低眉流光 分类:穿越 主角:冷宫展颜 人气:

主角是冷宫展颜的小说《懒后倾国:冷酷君王别惹我》此文是低眉流光原创的穿越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都说她很懒,所以,老天罚她穿越了,那挂名的爹,还想将她嫁给展颜。 他们哪里知道他是一个可恶又自以为是的家伙,当她是所有物一样,很让她讨厌。 苏拉代替妹妹入宫,皇上的妃子多,她可以天天睡了吃,吃了睡。没有人会注意她这个小懒虫的。 其实,真的大错特错,选秀下来,落选了不说,还闹了个大笑话,第一天就得罪了皇上的贵妃,所以一道命令下来,去了冷宫,连宫女都不如。 冬天一到,白雪铠铠,连火都没有,什么都得自已来,不想死,就得捱过冬天。 冷宫里的真实和残忍,让苏拉觉得好可怕。她以为,她会病死在冷宫里,是一个一脸沧桑的凌夜救了她。他是一个没权没势没地拉的老皇子, 他教会她,要怎么生存,要怎么保护自已。 她喜欢他,雪夜里,听他轻吹曲子,柳林里,看他搭起秋千,装成太监,溜到京城外去玩,他是一个没权没势没地拉的老皇子,三年前的伤脚,没有人看得起他。苏拉让他找回了自信,找回了往日的风采。她慢慢地把他眼里的沧桑,转化成了深深浓浓的笑和爱意。 他越来喜欢苏拉,她知道妹妹算计她,还是进了宫,不止是因为可以睡,还因为想要她幸福。喜欢她的率直和可爱纯净,他会等三年之后,她一出宫,就做他的妃子。 苏拉知道他有一个心结,就是皇上的贵妃。三年前,皇上从他的手里夺了他最喜欢的人,而三年后,他又发现了能吸引他眼光的苏拉。 从苏拉的身上,皇上似乎又寻回了以前的轻松,寻回了会跳动的心,他要让苏拉做他的贵妃。 那自以为是的展颜,由喜生恨。那九王至尊的皇上,阻挡着她不能和凌夜一起,不能嫁给他做妃子。 皇上的女人,从来是没有人敢抢的。凌夜,会放弃她吗?他会一如既往地放弃身边在乎的人,还是用心来爱她,用自已的力量争取她。 情之一字,总是镜中花,水中月。 战鼓响,拼沙场,不为百姓不为权,冲冠一怒为红颜。 蓦然回首,那慵懒可爱的苏拉,还会再等他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终究是念在心头的事,所以后天一大早,拉拉就起来。

拉了小草去外面,也不干嘛,就坐在那后门的树底下,看着那些牛羊马走过走回来的。

好可怜的样子,小草也没敢问。

小姐“早”起,心情不好,无精打采地用树枝有一下没一下地打着空气。

她也托着腮地看着远方,好无聊啊,为什么在房子后面啊。

小姐在躲谁?而且那么近,必是想着一会好快点回去。

小姐做什么都不喜动一下了,洗澡也只是湿了身子就想起来,真的什么都变了。不过还好,她适应能力强,一下就能熟悉,而且,现在的小姐,很好侍候,也不用去揣测着小姐为什么不高兴了。现在的小姐好可爱,从来不会发脾气,也不会难过,她都没有什么事可做,看着小姐,也想睡,唉,是不是,也是变懒了。

“小姐,你看,展少爷耶。”小草兴奋地叫起来,指着那从街头过来的人。

苏拉一看,天啊,还真是的,那可恶的笑,还有凌利的眼。那么高大的身躯,在人群中,就是很出众,不用怎么费神去寻找,一眼就能看到了。

可是,她没有丫头的兴奋啊,吓得都差点滑落下来。背过身子去装作没有看见:“不许叫。”

“我没有叫,小姐,小姐,展少爷过来了。”她兴奋起来了。

“啊。”拉拉坐不住了,赶紧站起来要往后门钻去。

可是,他好快,一下就扯住了她的发。

拉拉不敢再走,头发会痛的,转过头,去扯回来自已的发,低呼:“好痛。”

他还一脸的寻师问罪,不爽地问:“这么早起来?”

“今天睡不着。”呜,早起来,还关他什么事。那么凶干什么?和他很熟吗?

展颜凝着一张冷脸,将她的神色尽收眼底:“你不是故意避我。”

苏拉睁大了眼睛,好无辜一样:“我有吗?”

“小姐,嗯,我先进去了。”终于可以不用在这里看得眼花乱了。

可是,苏拉马上就将小草的手抱住:“我也进去。”

他在苏府坐了一会,没有看到苏湖儿,还觉得奇怪呢?要照正常来说,苏大人一定会差人去叫她过来作陪的。

可是有人说,小姐出去了。他就知道,这丫头躲着他。

还真如他所料,这苏大小姐不会走远,还真不远,就在后门。有够懒的,他很想改造他。非常的乐意,看着她直笑。

那锐利而又带着邪恶坏意的笑,看得苏拉头皮发硬。

后来,一起进了苏府,他再次回来,真是让众人都吓着了。上上下下又是端茶,又是拿着吃食,忙得不亦乐乎。

尤其是苏大人,那眼里,看着女儿和展颜,,就像看到了拜堂的样子一样。

展颜也没有谈什么?而是轻淡地跟他说:“苏家大小姐,还真是与众不同。”

那个不同,在不同的耳里听来,就自有不同的意思。

苏大人以为,这是他对大女儿有好感,而苏拉明白,那不同,是她懒。

唉,人人都说她懒了,要不然,也不会穿越啊,而且还有一个鸡妈妈的儿子在管教着她。正如现在,展颜说:“弹琴来听听。”

她哪里会弹,不过多少还是有看过的。

委委屈屈地用指头拔弄了几下,苏大叔真是的,为什么要她好好发陪着他呢?展颜根本是一个魔鬼啊。而且,也不知苏大叔谈些什么?让苏大叔兴奋地说,好好陪展少爷四处看看。

有什么好看啊,还不是天,还不是地,还不是房子。她才不想走路呢,就进了小偏厅,自然,她也不知道,带一个男人进去,这样是不好的。

手指有些痛,拉拉缩了回来,看着喝着上好茶的展颜:“可以了吗?”

展颜的茶差点喷了出来,才开个头是吧,还是没调没形的,怎么就算完了,据他所知,苏府的小姐,可管教很严的,而且去年,苏大小姐还在雄鹰比赛弹了一曲,那真是惊为天人啊。至今还有人津津乐道,怎么,好像有些出入,不是好像,而是很大的出入。

他放下茶,一脸威严地看着苏拉:“你是在糊弄我吗?”

她哪敢啊,他那么凶,又没有欠他钱,干嘛要这样对她啊,处处找她的毛病,端了茶,还得弹琴。

正在这时,门口一阵轻笑。

苏拉眉眼都笑了起来:“清儿,你来得太好了,他想听琴,你弹给他听好不好,呃,我忘了。”

妹妹真好,苏拉好感激她的出现啊,拉了她就进来,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都快湿了。

苏清儿其实早在阁楼上,就看到了后门的他们。

她优雅有礼地向展颜施礼,一双美眸看着苏拉:“姐姐累了,就好好休息,妹妹替姐姐弹一曲。”

“太好了。”终于可以打发这个魔头了吧。

苏拉坐在一边,灵动的眸,轻抬起,看他一眼,看到他面无表情的,又马上垂下。

苏清儿不愧是的才女,细白的指尖一弹,音如珠击玉,铮铮如华,那般的清幽而又动听,可见,平时的练习并不少,京城里的官家女子,也大抵是这么样了。弹起来,熟悉而又连惯,还兼顾着音节的调整。

可,他利眸一扫,那苏大小姐竟然开始打瞌睡。

他微皱眉头,这般的懒,可不行。

还真睡,头不断地往下低着,那么的可爱,又强开眼,悄悄地瞄一眼苏清儿,还在弹着,又垂眸低睡。

展颜叠起的脚放下,刚好,一脚踢到拉拉。

可是拉拉只是挪挪身子,没在意。

展颜拧起眉,一手轻敲桌子。

可是苏拉也只是微睁眸子,没有什么反应。

“苏湖儿。”他沉暗地叫着。

苏清儿微微顿了顿,停下来,看着姐姐和展大少。

他的眼里,似乎没有她的存在,尽管,她弹着自已最拿手的曲子,他的视线,总是在姐姐的身上。眼睫轻转,藏住好多的失意和落寞。

“有事吗?弹完了啊。”这一叫,可把她给叫醒了。

“你好懒。”他不客气地说着。

是的,不用他说,她知道。转过头看清儿,她是温柔地一笑,玉指剥了葡萄给她吃,呃,好甜,多好的妹妹啊。

“展少爷,大小姐,二小姐,午膳已经备好了。”小草一脸的喜气。

现在苏府上上下下,都知道展少爷对苏大小姐有哪种意思了。

不过,小姐的脸皱成了小苦瓜:“小草,我不饿。”

“你是懒得动。”他一手扯起她:“不饿也得吃。”

苏清儿抿着唇笑:“姐姐,你和展公子,真有趣。”

苏拉看着展颜:“没得罪你吧。”

他笑:“得罪了。”

她努力地想,然后说:“我以后不乱踩草,不乱扔垃圾了。”

他想笑,看着苏清儿先走出去,于是,低声在她的耳边说:“你爹对我很有意思,而我,对你很有意思,所以、、、、”他停顿,闻到她身上干净的馨香之气。

苏拉的神经拉得紧:“所以什么?”

“所以,我想管束你,看到你越是懒,我越是想要让你勤快起来。”

拉拉头摇得快:“我不要。”

“可由不得你。”他邪恶地笑着:“你爹以为,我做你们苏家的女婿呢?”似乎,也有些不介意了。因为,她很有意思。

拉拉低垂下脸:“我妹妹很不错。”人又美,又会弹琴,而且很体贴。

“可我想管教你,你太懒了。”有点让人发指,而且,很有些成就感。皇后娘娘,就是皇上一手调教的。夫唱妇随,不知多和谐。

拉拉眼里满是低怒:“你很无聊啊。”

“哟,会生气啊,这样子,不知苏大人看到,会怎么说呢?”他一点也没放在眼里,的确,草原的日子,太无聊,在苏府来来往往间,还能监视得到,这不是更好吗?

苏拉的确是生气了,真讨厌的一个人,狠狠地一脚踩上他的靴子,瞪他一眼,想学着电视里的坏人说:“别惹我,小样。”

可是,说出来,硬是好笑得可以,她一点也凶不起来。

手指让展颜打下去:“哪来的坏习惯,再不走,我就抱着你走如何,相信你爹很乐意看到,或者是,马上跟我谈谈亲事。”

拉拉吓得花容失色:“千万不要。”

他一挑眉,觉得自尊和傲气都打击了:“为什么不要。”

“你发发好心吧,嗯,我气死你了,我才不喜欢你这个讨厌鬼呢?总是拿苏大叔来压我,我好怕哦。”的确,是好怕。可是,泥人也有三分土性,不发威,别当她是无牙的猫。

“要不要试试看。”她越是说不要,他还真越想了。

拉拉举起双手:“我投降,我吃饭,我走路,你什么时候走啊?”瘟神啊,下次一点要早点离开。

他心情甚是愉悦:“想赶我早点走了。”

呜,不理他。太可恶了,什么时候走啊。

吃过午饭,有人来苏府找展颜,大瘟神终于要走了,还全家相送,到最后,苏家老头让苏拉送他出门外。

拉拉不耐烦地抖着三七步:“快走,快走。”

他转过身子,打量着她这姿势:“哪学来的?”

“不管你事,你快走。”学太妹真累,脚为什么要抖啊,累人啊。

他锐利的眼神看了下,将她抱着胸的手拉下:“一点小姐样都没有,亏你还是大小姐。”

“你和我娘好像啊。”一样多话。

“不说了,你快点进去,下次我来,你要不在,我就跟苏大人聊聊亲事。”轻淡地警告着。

让位拉的神经拉起来:“你还来?”

“当然。”他笑得自在,喜欢看她无可奈何的神色,走到马边,帅气地上马,回头朝拉拉意味深长地一笑。

拉拉要崩溃,还要看到他,怎么办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