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重生魅后俏冤家

更新时间:2021-04-28 13:56:27

重生魅后俏冤家 连载中

重生魅后俏冤家

来源:微小宝 作者:花柒迟迟 分类:穿越 主角:铁勒闻言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重生魅后俏冤家》是花柒迟迟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铁勒闻言,书中主要讲述了:这世上还有比她丁薇更倒霉的人吗?她一心想要继承祖业的庞大家业,睡梦里居然魂穿,成为一个农家女。爹娘疼,兄嫂宠,但带着一家人开铺子赚银子,这小日子也是过得美滋滋。可是,谁来告诉她,肚里怎么就多了个娃儿!秒变过街鼠,人人喊打!我冤啊!只不过,这落难小武侯和风流文公子是要闹哪样?听说过争抢皇位的,但从没听说过还有争抢当人后爹的啊!竞争上岗。这是一个贪吃又财迷的小女子,一步步被推上皇后宝座的离奇故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吕氏自然说好,一时铺子里来了客人,娘俩就又忙碌起来。待得晚上回去跟家里人说起这事儿,不想众人倒有些不同看法。

“我觉得这事儿有些悬,”李氏有些犹豫,小心翼翼说道,“娘会不会太轻信人了?那人家刚搬来,也不知根知底的,冒冒然相邀,恐怕不可靠吧。”

“云老爷说是因为孙子喜欢吃薇儿做的包子,所以才厚着脸皮求上门的。”吕氏解释道,直觉里她总以为云伯不会是坏人。

丁老头儿眉头皱起,也是反对,“姑娘家还是不要抛头露面的好。”

吕氏原本只是想让女儿去云家躲躲清静,自然也能更快活一些。这会儿家里人的这些话,又觉得自己到底欠缺考虑,有些失落。

丁薇见此就握住吕氏的手,笑道,“我知道娘是为了我好,而且我只是农家野丫头,人家就是有坏心也没什么好图的。再说了,我只是偶尔去云家院子做些吃食,又不是常住,云家出手大方,就当赚些零用了。”

丁老二蹲在门口,想了想接话儿道,“我去过那家院子,虽说没见过那个云家少爷的模样,但院子里伺候的人都很规矩,有大家之气。云老爷也和善,爹娘不用太担心妹子。”

他是木工,当初在云家院子做的都是细巧的活计,同云家人见面多了,自然最有发言权,所以一家人听他这般说,都觉得心下轻松许多。

丁老头儿磕了磕烟袋锅儿,一锤定音道,“那就按薇儿说的办,云老爷应下这事就去,他若是不答应我们丁家也不缺闺女吃的这口饭。”

如此,一家人算是打定了主意。吕氏趁着云家的小厮来铺子买吃食的时候就托他捎了话儿回去,果然,云伯没多犹豫就答应了这条件。

于是,这日晌午,太阳正正悬在头顶的时候,丁薇就背着二哥特意为她打制的小箱子到了云家门前。她抬头打量这个新院子,灰墙青瓦,低调庄重,高大的门楣比村里头任何一家都要气派,当真是别有一番富贵气象。

院门外不远处,一个小丫头正有一搭没一搭地扫着地,丁薇站了一会儿见她没看见自己就上前说道,“请问…”

“一边去!一边去!这穷村僻壤的,哪来的讨饭的?”

香香早起时候又因为多插了两句嘴,爷爷就趁着公子午休的时候罚她出来扫地。她憋了一肚子火气,恨不得把地皮刮起三尺出口闷气,怎么有心情搭理别人?

丁薇听得有些愕然,眉头下意识就皱了起来。开口呵斥上门客人,这就是二哥口中说的好人家?

“这位大姐儿,你误会了。我是来帮厨的丁薇,麻烦你进去帮我通传一声。”

“丁薇?”香香觉得这名字听着有些耳熟,于是偏头仔细打量。最近云家确实招了些人手,但都是外院打杂的小厮,没听说有女的啊。

她这般想着,却是眼珠转了转,直起腰就趾高气昂的说道,“院子里新来的人可都是需要考核的!这扫帚你拿着,把门前扫了,我看看你做活儿怎么样。”

真是笑话,一个厨娘需要用扫地来考核?

丁薇本就不喜她方才出口不逊,这会儿听得这话就心里冷笑,开口却依旧好声好气解释道,“这位大姐儿大概误会了,我是在灶间里做活儿的。”

“谁是你家大姐儿?别说的我跟你多熟似的,你看上去可比我老多了!”香香声音尖利,眼见丁薇神色淡淡,更是气恼。可是没等她喝骂,却猛然想起一事,几乎立时跳了起来嚷道,“你就是厨娘丁氏!你居然还真敢来这里?”

丁薇刚上门就被为难,也有些不耐烦。包子铺开业之初,她也算是跟云家人有些接触,还有些好印象。但这会儿可全让这无礼叫嚣的丫头给闹没了,不是说大户人家都有规矩吗,怎么一个扫地的丫鬟都这般无礼?

“我为何不能来?我是云老爷亲自上门雇请的厨娘。”丁薇看着鼻子翘上天的仙仙,不屑说道,“我是以真本事站在这里,可不是一般只会嚼舌根,偷懒又笨拙之人可比。”

“你说谁偷懒呢!”香香不傻,听得自己被骂,抄着扫帚就要冲过来。她一向自视甚高,要知道在云府里除了主子就是她爷爷权利最大,里外伺候的人手也多有巴结,什么时候被人家这么指桑骂槐过啊,“你一个刚上门的新人还这般气焰嚣张,真是反了!反了!”

“你是云家的总管吗?还是管事?”丁薇对香香暴跳如雷的模样视若无睹,语气越发冷冽,“我看也不像!那你凭什么考较我?就算是考较,我一个厨娘,不考较刀功菜式,反倒考我扫地,贵府这考法可真稀奇!”

“你…”香香没想到这看似平庸的农家丫头,居然牙尖嘴利成这个样子,简直一针见血。她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话来回击,只得骂道,“你…你这个泼妇!啊!看我不打死你…”

说着话,她就举起了扫帚。不必说,谁更像泼妇高下立见。

“大中午的吵嚷什么!”

正这时,云伯从内院出来,他一听到香香的尖声叫嚷就觉头疼,待得急匆匆走了过来,却发现阶下的布衣女子。

虽然衣着打扮都很是普通,但只是那么挺直脊背站着,自有一股淡然恬静的味道,青山秀水养出来的灵动气质,让云伯忍不住眼前一亮,转而目光又不着痕迹地在她腹部转了一圈。这才扭头呵斥孙女道,“香香,你不好好扫地,又惹什么事?”

说完,他也不等香香说话,立时换上一副可亲的笑容,招呼丁薇道,“丁姑娘,你今日就来上工了?真是太好了!看来我们公…不,我那孙子今日有口福了。快些跟我进去吧!”

丁薇原本想大骂仙仙一顿就转身走人,毕竟云家院子有这么刻薄的小丫头在,她以后必定也开心不到哪儿去。可这会儿看到云伯这般热情,又想起他疼爱孙子的一片心,于是又有些心软了。

她想了想,脸色也缓了下来,盈身一拜见礼,“云老爷客气了。”

“爷爷!”香香不甘地跺脚嚷道,“她…”

“你闭嘴!让你扫个地,也能惹出这么多事!”云伯瞪了眼,对这唯一的孙女实在有些恨铁不成钢。刁难人家不成就要动手,真是蠢到家了。再说,方才真被她伤到丁薇肚中的胎儿,他们祖孙死一千次都不能赎罪。

香香委屈扁了扁嘴,看着爷爷领着丁薇进门,好声好气说话,那个殷勤啊,恨得她直咬牙。

这到底谁才是云家的孙女啊?明明这个野丫头做了那么不要脸的事情,谁见了不是绕路走,爷爷偏偏对她那么好,真是气死人了。

她恨恨地瞪着丁薇的背影,暗暗发狠,绝对不能让这个贱女人得了便宜,哼,走着瞧!

丁薇跟着云伯后面进了院门,到底还是忍不住左右张望了几眼。她可听二哥说起这座新宅子如何精巧,如今一见果然建得好极了。院子实际比外面看到的更宽敞,虽然还没有岁月留下的韵味,但新移植来的灌木和一些常青树,多多少少填补了一些冷清之意,显得低调而不失庄重。

“这府里还没修葺齐整,过些日子天气暖和了,再种些花草就更好了。”云伯似乎看出她的心思,笑着介绍几句,末了道,“你跟香香年纪差不多大吧,以后也喊我云伯就行。”

“这哪里使得?”丁薇赶紧摆手,虽然她只是来帮厨,但也算云家半个下人,怎么可能这般随意称呼院子的主人。

“难道你嫌弃我这老头子,宁愿喊老爷也不喊云伯?”云伯装作玩笑模样,其实心里很是发虚。毕竟丁薇肚子里怀的是公治家唯一的血脉,他跟谁托大也不敢当着这母子俩的面儿装主子啊。

丁薇听得这话很是无奈,只得客随主便,笑着叫了一声云伯。

云伯欢喜的眉开眼笑,又替自家孙女赔罪,“香香这孩子,刚从老家出来,多少有些小家子气,丁姑娘看在我的颜面上别跟她置气,好不好?不值当。”

丁薇方才也骂了香香,说起来并没吃亏,心里自然也没存嫉恨。但以后既然要长相处,有些话却是一定要说的。

“老爷…,不,云伯您给了我一份差事,我自然不会跟钱过不去,若非必要,我不会同任何人吵架。不过,‘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这句话,想必云伯也听说过吧?”

“自然,”云伯忙道,“以后,谁找你的麻烦,你只管骂她。香香那丫头实在有些不知天高地厚,倒是丁姑娘讲话有理有据,是个活得通透的。”

云伯听得丁薇并不因为赚人家的工钱就委屈自己,愈发欢喜。再想着她肚子里的那个孩子,会不会有少爷的英姿果断,又带了母亲的灵慧,于是越发笑得合不拢嘴。若是那般,他可当真对得起公治家列祖列宗了!

“云伯言重了。”

丁薇抿唇,心下有些疑惑。她总感觉云伯对自己有着若有似无的恭敬,可又完全想不出来,云伯为何对自己这般客气礼让?

“你倒也是个奇女子,”云伯叹气,委婉说道,“我知道你有些难处,不过以后在这院子,你只管安心事做就好。外边的闲事,谁也不会带进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