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耽美 > 宫闱幽幽

更新时间:2020-09-07 20:33:34

宫闱幽幽 连载中

宫闱幽幽

来源:落初 作者:绯色依依 分类:耽美 主角:萧辞刘诚 人气:

主角叫萧辞刘诚的小说是《宫闱幽幽》,它的作者是绯色依依最新写的一本耽美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北国太子萧辞,亡国时逃出了皇宫,被抓去了南国做了琴师。献曲时,他遇到了楚黎,被带入了将军府……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过我有个问题要问你,”萧辞换了一个坐姿,让自己舒服一点,“你为何要维护我?秋长说的并没有错,我确实没有救冬安。”

夏四嗫嚅了半天,揪着自己的衣角,最终才像是下了决心一般,“我相信师父,如果能救得了冬安,肯定会去救他的。既然没有救,那就是说明,师父在这件事情也是无能为力……”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不愿意说出“师父无能无力”这几个字,虽然事实的确是这样。

萧辞听了之后,紧紧皱着眉头,声音也严厉了许多,“今儿我便再告诉你一个道理,在这宫里,人人都是为自己而活,不管做什么说什么都是为了自保。你以后万万不可无维护谁,万一那人有个三长两短,你便会跟着遭殃。还有以后,你要只为自己着想,只为自己考虑,学会自私,更不要替谁去说话,听明白了么?”

“可是师父,”夏四虽然被师父的厉声吓了一跳,但他还是鼓足了勇气,反驳道:“我维护您是因为您对我有恩。您今天冒着风险救了我,我都看在眼里。我觉得,人也应当学会报恩,不然以后还有谁愿意帮助你呢?”

“看来你近日长进不少,还学会跟我顶嘴了。”萧辞挑了挑眉毛,并没有生气,“也罢,你说的也不无道理。只是,在这里,你有的只是恩客,都是把你当成玩物一样的人,又有谁会帮助你呢?会有恩于你呢?”

“师父您啊,”夏四说道。

“呵。”萧辞轻笑,眉眼间有些舒展,神色也有些轻松了。“以后可不许在外人面前说起这一番话。对于那些大人们,要怎么让他们高兴怎么来,切不可忤逆他们。”

萧辞从未想过,自己的这番作为能为他们所理解,也不指望他们能感恩戴德。他只是顺从自己心里的意愿,做一些举手之劳的事情罢了。

“夏四谨记师父的教诲。”

“你这娃娃领悟的最快,比秋长和冬安强了许多,”萧辞颇有些欣慰,“改日师父出门时给你捎带些好吃的点心。”

“多谢师父。”

说完,夏四告退了。

之后萧辞便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在沾雪阁的这么多年以来,他知道,大家都一样,一直信奉着只为自己着想的真理,所以在这里,人情冷漠,纵然你有恩于别人,也不见那人会报答,指不定还会反过来在背后插你一刀。

然而,这个初涉人情世故的娃娃,却把这事看的通透。不过也是因为他不曾接触过这个人情复杂的宫闱,才能说出这么天真的一席话罢。

对于这样的话,付之一笑就好,还是不要当真。

毕竟终究还是只有自己不会背叛自己。

萧辞正沉思的时候,秋长过来了,想来心里还是不甚畅快,想要来这里发泄一番。

“你是故意的罢?故意将冬安送给那个色太监。”秋长用的是肯定的语气,仿佛认定了萧辞就是要这么做。

还不等萧辞回答,秋长继续说道,语气里满满的冷嘲热讽,“那个老太监给了你多少好处,让你将我们一个个送进虎口?是让你少接些客?还是能帮你赎身?”

“都不能,但是我能过的舒坦一些。”

“就为了能过的舒坦一些,你就把冬安遭受那样的罪?”秋长实在是理解不了。

“不将冬安遭罪,那遭罪的指不定是你。”萧辞好整以暇的看着秋长,指出来这一点,“不过我也不会让他将你带走,毕竟你性子这么刚硬,万一惹出点什么麻烦,到时候我也不好收场。所以只能是冬安。”

果然,秋长的脸色有点变了,“你都能救下来夏四,一定也能救下来冬安。”

“啧,”萧辞有些好笑,“都来这里这么些时日,你为何还是这般天真?你以为事情真像你想的这般简单?”

“就算天真,那也比你这个居心叵测的人强上几千倍。”秋长辩白道,但是这辩白似乎毫无用处,反倒显得十分苍白。

萧辞收起笑脸,变得面无表情且冷漠异常,“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这是个只有居心叵测才能存活下去的地方。这便是这里的常态,你不服气,你发泄都没有用。你们虽然喊我一声师父,但我们之间的师徒之情少的可怜,所以送你们出去的时候我不会犹豫。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

“既然如此,我为何还要继续任你做师父?”秋长的脸色铁青,似乎十分气恼。

“现在可由不得你,你只能任我当师父,也只有任我当师父,你才能活命。”萧辞淡淡的说道,“你以为我愿意收你这个不听话的娃娃当徒弟么?根本不想。但是我没有别的选择,你也没有。都到现在了,你还没有明白这个道理么?身在沾雪阁的人,根本做不了自己的主。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活下去,居心叵测的活下去。”

萧辞故意加重了“居心叵测”这几个字,希望能够点醒秋长。不能否认,这个最不懂事的娃娃却是让萧辞最为挂心的。但不管他怎么磨破嘴皮,这孩子都无法理解在这里的生存法则,也是让萧辞有些头疼。

“你这娃娃,不撞南墙不回头。三番五次的说这番话,你还是不能领悟。也许吃点苦头,撞了南墙,就知道了。”萧辞说这番话的时候,虽然语气平淡,但多少有些很铁不成钢。

“我情愿吃些苦头,也不想变成你这样的人。”秋长咬牙切齿道。

“随你。”萧辞淡淡的吐出这两个字。

想来发泄,想将萧辞嘲讽一番,但却反被他训斥一顿,秋长心里不平,但也无法,只能愤愤离开了。

萧辞依旧坐在原来的位置上,怔怔的出神。教过不少徒弟,但让人如此头疼的还是第一个

第二日清晨,冬安被人抬着送了回来。他的神智已经有些模糊,身上遍体鳞伤,大大小小的都是淤青和泛红的伤口,一看就是被各种工具折磨的不轻。而且说是抬着,其实更像是拖行。

夏四还有秋长听到消息之后,纷纷过来查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