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耽美 > 喂夫郎你还在嘛

更新时间:2020-06-04 06:13:56

喂夫郎你还在嘛 连载中

喂夫郎你还在嘛

来源:落初 作者:月月懵 分类:耽美 主角:许宁小丫头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喂夫郎你还在嘛》的小说,是作者月月懵创作的耽美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许宁很烦恼。死而复生是好事,原主家资丰厚是幸事,醒来就得来个美男做媳妇儿更是天大的惊喜。然而媳妇总想和离跑路就是大大的坏事。情敌总是暗暗捣乱更是让人心力交瘁。如何攻略一头死犟受这真是个让人头秃的论题。本文又名《生命不息奋斗不止》《我只想和夫郎谈恋爱》《夫郎总想跑路蓝瘦香菇》这其实只是一个古代夫夫专心谈恋爱,努力生活奔小康的和谐故事(雾)不生子,不外遇,无圣母,坚持1V1HE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十月十六日小吉,宜嫁娶、定盟,是沈许两家纳徵的日子。

一大早许家大伯便带着许富和许宏兄弟帮忙收纳聘礼等事宜。刚进了院子许宁便迎了出来,拱手作揖到“今日劳烦大伯和阿兄们了。阿父正在堂屋与三爷爷商量人员流程,不能亲来相迎,还望大伯不怪。”边说边引着许大伯往堂屋去。

“自家人何必客气,六郎守礼太过了。”许大伯挥挥手不在意道。许富与许宏已自觉拿了扫把,帮着许安洒扫大院,以待稍后排放聘礼箱子。

内屋许家阿娘与许大娘已将聘礼单子核对了一遍又一遍,唯恐有所错漏,闹了笑话。许大娘看着长长的聘礼单子,啧啧有声道“何至于如此丰厚?以他沈家的行事,便是减半也晾他不敢有什么二话,何苦给那不要脸的一家子做脸面。”

许阿母微微顿了顿查检的动作,感叹道:“他沈家哪里还有什么脸面需要我做呢,无非是为了六郎安心。且不管他娶了谁,我们做父母的都只盼着他夫妻合心,喜乐安康。”

又笑道:“六郎纯善,又似对沈家大郎颇为上心,前儿个巴巴的跟我讲了一大堆道理,只言说沈家大郎好性儿,既已是我许家人,便要以许家人的态度对他。生怕我薄待了他的可心人儿,真不知前番让他提前去沈家相看是对是错。”

“六郎是个孝顺孩子,必是想着家和万事兴,怕你心里想不开赌气呢。”许大娘笑道。

许阿母笑着摇了摇头。她的儿子她知道,是个孝顺知礼的。她虽看不上沈家行事,但也不至于迁怒沈清,沈清又有什么错呢?不过是个苦命人儿罢了。更何况儿子明显比以前更精神懂事了,她只有满心欢喜的,可算是过了晦气的时候。

及至巳时,许氏族里叔伯长辈及送聘礼的儿郎们具已到齐,许家准备的聘礼已按着排好的顺序一一摆到了院子里,待最后核查一遍,随着门口炮仗开路,下聘的队伍热热闹闹的向安溪村出发了。

整整18台的聘礼不说在宁庄村,便是这十里八乡中都算是一等一的丰厚了,许沈两家少不得又要被谈论一段时日。

纳徵之后,两家便将婚期定到了十二月十八日。许宁选了朝东的偏房当做婚房,书房也从正房里搬了出来。从偏房隔了靠堂屋的一间重新做了规划,待沈家送了嫁妆过来,许宁添了一张书桌并一个靠窗放的软塌,才算收拾妥当。

礼同掌判,合二姓以嘉姻。转眼便是迎亲当日,许宁天不亮就被喊了起来,迷迷糊糊由着许大娘帮着束了发,换了大红的喜服及纱帽。看着胸前系着的大红稠花,许宁心想怪不得都说傻新郎,这看着不就挺傻的么。然而他并不能对这身打扮有什么异议,摇摇头许宁放弃了对自己形象的审视。

之子于归,宜其室家。一声鞭响,鼓乐奏起,拜了先人牌位,辞了父母,新郎官便骑着白色戴红花的高头大马出发了。八位相貌堂堂的许氏儿郎作为傧相随侍左右,大红的花轿走在后面——按理说男妻亦可骑马,但考虑到沈清腿脚不便,恐无法顺利骑乘,因此改了花轿。迎亲队伍一路吹吹打打,未过午时便到了沈宅门前。

此时沈家中门大开,红绸彩带,喜气洋洋,高朋满座,道喜声连绵不绝,沈二叔笑容满面,一一回礼。除了尚在京城备考的沈家三郎沈灏外,沈家近枝皆在座,许宁不免为此阵势稍感诧异。及至进了厅堂,叩拜了沈清父母的牌位,复拜了沈氏祖父,许宁心里升起了淡淡的担忧,依着传统,为昭显新娘金贵,嫁方亲族总要狠狠为难新郎一番才许接亲看沈家的架势,该不会在这个时候为难自己吧?也不知道许家兄弟们给不给力。

然而事实证明许宁想得太多了,许家傧相并无用武之地。

花轿落在沈清居住的院落门前,许宁只塞了几个红包给开门的下人,便进了院子。此时沈清红服金冠,端坐在床上,只喜娘与陶钟侍立一旁,见了许宁进来,陶钟磕了个头,站起来就要背沈清出门。许宁一阵气闷心疼,快走了几步,赶在陶钟之前抱了沈清走向花轿,无视喜娘的聒噪离开了这个冷冷清清的院子。

院子里一众傧相面面相觑,无语片刻都跟着离开了。沈家办的这都是什么事。

嘉礼初成,良缘遂缔。无论在沈家发生了什么,许宁都不能在此时发作出来,只能在沈清入轿前捏了捏他的手以示安慰。心里不爽,神色却不能带出分毫,许宁只好尽量加快动作减少面对沈家人的时间。沈宅门前鞭炮点燃,鼓乐声复又响起,花轿沿着另一个方向离开安溪村,向宁庄村回转。

院子里众多宾客仍然满心欢喜,道贺不断。沈家二婶感觉到了许宁拜别时的敷衍,态度却变得更加热络,好似真心有多么疼爱舍不得自己的侄儿。

许家门前,扇子领着几个小丫头翘首看着迎亲队伍回转的方向。远远听到了鼓乐声,她便迭声喊道“新娘子来了新娘子来了!”

鞭炮声劈啪作响,花轿落地。许宁整理了下衣摆,撩开了花轿的帘子,抱着满目肃然的沈清坐上了轮椅,并拿过傧相手里的绸花塞了一端到沈清手里。由陶钟推着轮椅,两位新郎缓步走向喜堂。

一拜天地,从此白头永偕,荣辱与共。二拜高堂,从此上顺父母,下友兄弟。夫妻对拜,从此同心同德,珠联璧合。许宁心思漂浮,只觉这一切如梦如幻,灵魂好似飘在空中,看着另一个自己三叩三拜,如此不真实。

及至入了婚房,由着喜娘结发尾,道吉祥,许宁一直木呆呆的。两个新郎相似的呆脸让道喜的人又好笑又担心,别是有什么不乐意吧?

等屋里只剩他们两人,许宁定定的看了沈清许久,才有了些真实的感受,自己与眼前这人成亲了。眼看着沈清面上不自在起来,许宁才笑了笑,取了合卺酒,一杯递给沈清,“不管前因如何,你既嫁了我,我必以诚相待。还望阿清日后海涵,同进同退。”

沈清默了片刻,想到临上花轿时的握手,想到许家从下聘开始便给予的尊重,缓缓道:“与君同德。”与许宁碰了酒杯,对饮而尽。

至此,礼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