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强者游戏

更新时间:2020-06-30 08:45:51

强者游戏 已完结

强者游戏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南城往事 分类:都市 主角:慕子墨王武 人气:

完结小说《强者游戏》是南城往事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慕子墨王武,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真的想要变强吗?无论多么苦,多么累?” “无论多么苦,多么累!” “就算与危险搏斗,与死亡对抗?” “就算与危险搏斗,与死亡对抗!” 这是一场属于热血少年慕子墨的奇幻大冒险。...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经历了几番差点掉落下去的危险,慕子墨终于安全的到达了下面,当双脚踏在地面上时,他忍不住感叹,脚踏实地的感觉就是好。

“我能说……”

“你可以不说吗?”慕子墨打断道,他直觉觉得罗门将要脱口的话是他不愿意听的。

罗门耸肩,“无所谓,反正损失的是你又不说我。”

“你还是说吧。”

“峰顶有一颗通体红色的树,红叶红枝红果,不知你见过没?”

“见过,那树很重要?”该不会想让他再上去吧?他才不要!

罗门摇头,嘴角勾起一抹坏笑,继续道:“那果实有一个很俗气的名字,叫血菩提,也有个很俗气的作用,洗精伐髓。”

说到这,罗门顿了顿,看了一下慕子墨不太好的脸色,又接着道:“如此俗气的东西想必你也不想要,省的再次爬上去,咱们还是继续上路吧。”

此时的慕子墨脸色低沉的想骂人,这么重要的东西不早说,现在才说出来,这不存心折腾人吗。

可是,这“俗气”的东西他还真势在必得,转身,再次爬上去,这次明显相比第一次要轻松一些,速度也快了不少。再次来到那颗熟悉的树前,小心翼翼的将血色的果实摘下来放好,一颗不留,才开始往回走。

回到峰下,罗门并没有让他立马服用,而是让他把东西放好,继续往前走,这一次,他们没有再走很久。

那是一条恢宏的瀑布,水流急速的从高处落下撞击出轰隆隆的声音,水雾弥漫,缭绕一片。河岸边是一片草地,鲜花点缀,蝴蝶翩飞,不远处有着几颗垂柳,无数垂落的枝条散发着勃勃生机,而树旁是一座看起来颇为精致的竹屋,不知是哪位高人的居所。

虽然不知道这竹在广袤的森林里是哪来的,但这并不妨碍他欣赏美景的心情。

罗门推开竹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们都会住在这。”

慕子墨皱眉,“我们这样住人家的房子会不会不太好?”

罗门直接一个白眼丢了过去,“我能说,这竹屋是我的吗?”

这次,慕子墨倒是没有说话,他还是看不懂罗门,也看不出她的深浅,更甚至,他依然不知道她的年龄。但是,罗门说这里是她的,这,他相信!

看着罗门轻车熟路的从柜子里拿出盆和帕子,然后走到自己面前,“来,能者多劳,体现你强健体魄的时候到了,加油吧,少年!”

慕子墨无语,想让他打扫就直说呗,这关他强健体魄什么事儿,手上却是将东西接了过来。

将屋内打扫完一遍,让他对屋子的结构也差不多了解了,找到自己的房间,将仅带的一身衣物放好,他又该去准备晚餐了。

“血菩提第一次使用效果最佳,二回次之,每次效果递减,直至无效……”慕子墨躺在床上想着罗门说过的话,要他今晚把血菩提吃下去。可是这所谓的血菩提他是看了又看,没什么特别的呀,拿到鼻子前闻一闻,也没有什么奇异的香味.

慕子墨摇摇头,没有丝毫犹豫的拿起一颗血菩提顺势往嘴里一丢,狠狠咬破之后,甜甜的汁液散发出诱人的香味,那股香甜直冲大脑,让慕子墨有那么一瞬间的迷醉。

味道还不错,慕子墨心中暗自评价。正要仔细体会,却突然觉得有什么从他身体里炸开了似的疼痛难忍。

疼痛瞬间便袭卷全身,“啊!”慕子墨低声怒吼,疼痛仿佛刻意撩拨着他的神经,让他清晰的感受到深入骨髓的痛。

不过慕子墨也同时感受到了身体的变化,每一个细胞仿佛都在叫嚣着新生,在血菩提的药效下,不断的强化着身体的机能,一条条经脉在疼痛的洗刷中越发坚韧起来。

慕子墨狠狠的抓紧两边的床沿,瞬间涌出的汗水顺着下颚滴落在床上,全身青筋暴起,涨红的面孔看起来也有些狰狞。慕子墨不知道药效会持续多长时间,非人的疼痛让他有一瞬想要放弃,不过体会到身体的变化,慕子墨还是咬紧牙关坚持了下来:时间再TMD长一些吧,看你到底能疼到什么地步!

然而这种疼痛仅仅是持续了大概三分钟,便开始慢慢消失,虚脱的慕子墨瘫软的躺在床上,汗水浸透了衣衫,健硕的身材依稀可见。

“真不是人吃的东西!”慕子墨无力的低喃,转而皱了皱眉,仔细体会身体的变化,体质的强化又让慕子墨瞬间狂喜,忘记了刚才的疼痛。

片刻之后,慕子墨毅然决然的又拿出两颗血菩提丢进嘴里,反正都要疼,不如一次来个够吧!不过这次明显辜负了慕子墨的期待,像是有了抗性一般,血菩提的效果大不如从前,时间也更短了,这让慕子墨有些失望。

在吃下了八颗血菩提之后,慕子墨已感觉不到它对身体的作用了,虽然根本就没有小说电视里那样夸张的作用,但是换个方面想,有总比没有好吧。

来到河边洗去满身的污秽,慕子墨突然想到,要是把剩下的五颗血菩提给萧钰若使用,不知道效果怎么样,能不能对他的心脏有些帮助?想到这,慕子墨决定找个时间把血菩提给萧钰若寄回去。

第二天,屋外。

“今天我便交于你‘气’的使用。”罗门如此说道。

“静心行气,气沉丹田,仔细感受那从你每一个毛孔进进出出的气体,那便是‘气’”

慕子墨闭着双眼,按照罗门的话仔细感受着自己的身体,不多时,果然有感受到有气体经过自己毛孔,很微妙的感觉。

“接着,你要想象着,使用你的精神力,去阻止‘气’的进出,控制‘气’的收放,改变‘气’的形状,让它随着你的心意而改变,为你所有。”

慕子墨站在那里,双手紧握,全身散发出淡淡的白色能量体围绕在他周围,将他整个人包裹起来,这白色的能量体便是‘气’。随着身上的‘气’越发浓厚,慕子墨的脸像是被堵住了呼吸似的涨红起来。

见这种状况,罗门一巴掌拍在慕子墨后脑勺,当即将他从状态中打了出来,见慕子墨还一脸疑惑的样子,她就更气了,“你傻呀,你一个劲儿的阻止‘气’的进入就像捂住你的口鼻一样,你还要不要活了?”

一时没想到这一点的慕子墨有些尴尬,难怪他觉得有种窒息般的难受,要是自己把自己憋死了,那还不丢脸死。

“那怎样才能做到像你上次那样的屏障?”

“那个是‘凝’,就是将‘气’凝实起来,凝实密度越高,硬度越大。”

“那怎样才能提高凝实密度呢?”

“压缩。”

慕子墨点头,此时的他看起来就像一个好学学生,不停的问出自己心中的疑惑,好取得更大的进步。

“好了,修行得一步一步来,不要妄想一步登天这种不切实际的事情,把基础打扎实了,后面才能走得更远。”

“这我自然知道。”

慕子墨说完,静下心来,又开始感受着‘气’的进出,‘气’的样子。有白色的雾气钻进他的身体,也有雾气在飘荡出来,突然,慕子墨发现,他似乎可以看见这些‘气’了,抑制住狂喜的心情,开始让它们随着自己的心意变化,只是这个过程有点艰难。

沉浸在自己世界的慕子墨一心一意的练习着‘气’的使用,一天下来,也只是堪堪入门,只能阻止‘气’的进出,而且还保持不了多久。

待慕子墨能够熟练的操作‘气’的进出时,他发现将‘气’大量的吸收,又大量的排出,竟也能起到锻炼皮、肉、筋的效果,这可使他好生高兴了一番。

这一日,罗门将慕子墨带到瀑布旁边,震耳欲聋的瀑布声中,罗门用奇异的目光打量着他,看得慕子墨差点起鸡皮疙瘩。

“把衣服脱掉。”

淡淡的语气却说着令人惊悚的话,慕子墨下意识的双手交叉捂在胸前,却又突然发现这动作似乎不对,放下双手,疑惑的看着罗门。

“让你脱你就脱,难道,你想让我帮你?”说着,罗门伸出手指比划着,这让慕子墨想起了上次那条小鹿。

一咬牙,脱掉上衣,红果果的站在罗门的面前,虽说是夏季,但也能感受到这瀑布旁的丝丝凉气。

罗门挑了下眉,坏笑,看着慕子墨肌理分明,有着六块腹肌的上半身吹了下口哨,“小子,身材不错嘛。”

没等慕子墨说什么,她又指着瀑布大流下白色浪花中的一块地方说,“看见那块大石头没?”

“看见了。”

“上去。”

“什么?”不得不怀疑自己听力出了问题的慕子墨问到。

“我让你上去!”

“不去!”

“你自己游过去,我把你扔过去,二选一。”

看着罗门不容置疑的面孔,慕子墨还是忍不住抗议:“有没有搞错?先不说能不能游过去,那可是瀑布下,那个冲力是人的身体能够承受的吗?”

罗门挑眉,走过去提起慕子墨的胳膊作势要扔。慕子墨一惊,连忙阻止了她的动作,“停,我自己来,自己来。”

看着激流的河水,慕子墨活动活动手脚,便往水里跃了进去,噗通一声开始迎着水的冲击力向那块大石头游去,慕子墨拼命的向前划着,速度却犹如龟速。

力气在一点一点的流失,好不容易才靠近了那块大石头,慕子墨抓住大石头的边角,开始向上爬,“啊!”一声惨叫,刚爬上一点的慕子墨直接就被瀑布冲回了河流中间,巨大的冲击力打得他头晕眼花差点沉了下去。

拼命游回岸边,一翻身筋疲力尽的躺在草地上,恢复着身体的力气和温度。

“快点起来,这时候真是修炼‘气’的好时机。”

慕子墨一听,咬着牙从柔软的草地上爬起来,站立着,开始感受着身体周围的‘气’。这一看便吓了慕子墨一跳,比往常多三倍的‘气’正拼命的往他身体里钻,慕子墨控制着,将那些‘气’又从毛孔排出体外,随后又等‘气’自动进入他的身体,再次将其排出体外,如此重复。

待全身体能回归,围绕在身体周围的‘气’也归为平静,慕子墨再次跃进河水里,逆流而上,这一次一定要爬上那块大石头,慕子墨如此想着,结果也确如他所希望的一样,他爬上了那块大石头,只是在刚刚爬上之时又被冲了下来。

每次筋疲力尽时慕子墨便开始进行‘气’的修炼,这样不仅可以让他更加熟练的使用‘气’,还可以起到锻炼和缓解酸痛疲劳的作用,如此循环,让慕子墨可以一直的坚持下去。

一次又一次的不成功激起了慕子墨不服输的劲头,也正是这股不服输的劲头使他成功的爬上了那块大石头。当从高处落下的水流带着巨大的冲击力打在他身上时,他才明白,原来真正的考验,在这。

整个肺部被强力的挤压,就像被埋在深海之下,空气也变得稀薄,水花打在头上,使他一阵阵发昏,极力的呼吸平复着缺氧的感觉,慕子墨极力的适应着,坚持着。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慕子墨再一次被冲回了河流中心,爬上岸接着修炼‘气’,然后又继续去接受瀑布的冲击。

当慕子墨可以在瀑布下呆上十分钟时,天已经黑了,他没有想到时间过的这么快。晚上躺在床上,身体没有意料之中的酸痛疲劳,慕子墨心想,这可能是那‘气’的功劳吧。

每一天,慕子墨都在与那瀑布做着斗争,直到他可以在瀑布下坚持一整天的时间,而每一次筋疲力尽时便是他修炼‘气’的好时机。

只是在瀑布下接受冲击时却是不能修炼‘气’,因为瀑布的冲击不仅能够将气打散,而且密集的水分还会趁机飘进他的毛孔。

罗门说,这完全是因为他太弱了。

‘气’的学习入门很简单,进步却很难,至今为止,慕子墨的‘凝’也只能将‘气’凝实成一块拳头大小的屏障,而且一击就碎,想着罗门那块犹豫结界般的壁垒,这使他有些气馁。

没过多久,罗门将修行内容作了一番改动:上午,在接受瀑布冲击时不断使用凝,直至河水无法打湿他的衣物;下午,在梅花桩上进行反射训练。

当慕子墨踩在两米高的梅花桩上躲着罗门从四周射来的石子时,他才知道所谓的反射训练就是她打他躲,而且还不能掉下去,掉下去了就再爬上来。

慕子墨两脚各踏一个梅花桩,身体向后弯躲过迎面而来的石子,直起身来,随后提起左脚,以右脚为着力点一个后转躲过射向他左脚的石子,接着往上一跳,双脚离桩躲过射向他两脚的石子,一连串动作一气呵成。

想他慕子墨爬过高山,穿过森林,淌过大河,上过峭壁,这点难度还是难不倒他的。

“哎呦,这舞跳的不错呀。”

对面传来罗门调笑的声音,慕子墨差点吐血,他明明就是在躲着她射过来的石子,跟跳舞有毛关系啊。

“啊!”一声惨叫,慕子墨揉着被摔疼的背站起身来,狡猾啊狡猾,不仅趁他在半空中不能借力的时候攻击他,而且还说话来刺激他分神。

双脚一蹬,再次跃上梅花桩,以金鸡独立的姿势站立着,慕子墨冲对面的罗门喊道:“再来!”

罗门挑眉:好小子,居然敢挑衅她。伸出双手,指缝中各夹着一个石子,整整十个石子对准慕子墨齐齐射了出去。

慕子墨一惊,没有想到这一次怎么这么多,身体向左倒躲掉三个,接着向后倾倒躲掉三个,以手撑桩,头往下,借力身体向上腾空整整一米高再落回来,这便又躲过了四个。

慕子墨还不及得意,罗门便一招“连环夺命手”连续向他射出了好些个石子,慕子墨不断在梅花桩上以各种姿势跳跃着闪躲罗门的攻击,一个也没被打中的他终是忍不住得意起来,他便躲边喊道:“你打不到,打不到。”

“啊!”一声,慕子墨便被打中了膝盖,身体失去平衡他狠狠的摔落在地。罗门看着地上的慕子墨冷笑,所谓乐极生悲就是这样的。

“再来!”

……

“再来!”

……

“再来!”

当罗门再一次将慕子墨打落在地时,他喘着粗气躺在地上,没有叫道再来,而是站起来运起了“气”

一旁的罗门也坐在草地上,擦了擦额上的薄汗,看着慕子墨摇摇头,年轻人精力就是好,她还真有些累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