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名门弃女:医仙要复仇

更新时间:2020-09-23 23:00:31

名门弃女:医仙要复仇 已完结

名门弃女:医仙要复仇

来源:落初 作者:踏羽 分类:都市 主角:云雨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名门弃女:医仙要复仇》是踏羽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云雨,书中主要讲述了:江山几多风雨情,朝堂千载万世秋。弱柳扶腰揽日月,芊芊玉指写春秋。她是庶出之女,在一场阴谋中被狠心遗弃。隐忍十年,她以蝶谷医仙的身份再现人间,以芊芊玉指改写政治卷宗,她只身守护旺金山中一方幽谷,以高明的医术医遍天下人,她不仅医病医伤,更医难医心,是偶然?还是预谋?她邂逅朝堂七公子,踏上漫漫医国长路。阴险太子,狡诈皇子,嫡亲王爷,名望将军,新科状元,当朝相国,三省六部,后宫嫔妃,皆成为她手上的一颗死棋。新书《萌狐当道:腹黑王爷送上榻》已连载,欢迎戳戳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皇太后顺利回了宫,但华嫔却死活不肯离开了。也难怪,二公子上官凌易是她的儿子,就算不是亲儿子,也是自己一手养大的的。自己的儿子在众人水深火热的境地,她怎么能放心离开。

这让元帝很为难,后宫中人怎么能待在皇子府呢?最后在罗田飞的上奏下,勒令众人都回了宫。这件案子并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了结的,将他们都关在这儿也无益。况且来此的都是京都之人,要传召也方便的很。只是那怜香阁的姑娘们放了,倒把那老鸨抓起来入了狱,总之整个怜香阁都脱不了关系。

至于这中毒之事,太医也从那些小点心中查了出来。这事不难查,一问便知这点心是在醉风楼买的。元帝当即派了一队御林军去醉风楼拿人,醉风楼的掌柜未免惹祸上身,竟然矢口否认卖了点心给宫中。只可惜在他后花园搜出了官符,而二公子生日前两日,正有一个侍卫因丢了官符被打了板子,甚至差点丢了命。一来二去,这醉风楼是无论如何也脱不了关系了。

祥和了许久,大元又迎来了一个长达两个时辰的早朝。

今日众大臣这官服,在元帝看来是那么的刺眼,而朝堂上这些权贵,也都是各有各的脸色,只是没有一个好脸色。

落针可闻的朝堂,终于等到了元帝的第一句话:“平身!”

元上的第二句,是直逼着魏相国来的:“魏卿,这次皇太后等人中毒的事,朕想着听听你的看法。”

魏相国强装镇定的脸一下垮了下来,忙跪了下来:“臣惶恐,此事臣岂能发表什么意见,皇上圣明,定能将此案查个一清二楚。”

元帝冷哼一声:“朕是查清楚了,这毒就是那醉风楼下的。”

一时间朝堂议论纷纷。“醉风楼啊……”“哎呀,老夫也去过几回,真是看不出来。”“醉风楼乃是京城有名的酒楼,怎么跟这事儿扯上关系了?”“……”

元帝冷眼看着他们议论,半晌后突然一拍桌子,将众大臣都吓了一个踉跄:“怎么样?各位爱卿,商量出什么结果没有?”立刻,朝堂又是一片鸦雀无声。

“看来各位爱卿还真是耳根子清净,不过据朕所知,这醉风楼,乃是……”

“皇……皇上……老臣冤枉,老臣跟此案没有任何关联啊!”皇帝话没说完,魏相国便跪下大喊冤枉,没错,这醉风楼,是相国府名下的酒楼。

元帝伸出手制止了他:“朕这是朝堂,不是你一句冤枉便可了事的,此事朕会监督王雨尽快查出,魏成贤,此案真相大白之前,你不可踏出京城一步。”

“臣……谨遵圣命!”魏成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不再言语,众位大臣也是一言也不敢出,但都有意无意的向着魏相国那边瞟去。

元帝继续道:“此案自是重要,但朕还听说了一件有趣的事,太子,这事儿可跟你有点关系。”

太子在这种情况下听见自己的名号,也不禁颤了一颤,忙拱手道:“父王,什么有趣的事,还跟儿臣有关?”

元帝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西宁淮王爷,你们三王叔的封地,今日可是好不热闹啊,群民大呼太子英明治了水患,朕问三弟,三弟说太子你治水患乃是两年前的事,怎么就这段时间闹的这么欢快?太子,你给朕解释解释?”

太子无言以对,只得抱拳:“父王,此事儿臣不知啊!”

“不知?好,那朕就给你解释解释,沈江从边关回来,一路上没少耽搁。据朕所知,这西宁也是他必经之路吧?怎么沈将军一过,那得臣民就大呼太子千岁?你们谁能告诉朕,西宁的县令是何方神圣?竟翻了两年前的芝麻来炒?”

太子不敢再答话,倒是沈江被侍卫带了进来。

沈江跪在朝堂之上,挺直了身子道:“皇上,此事的确与臣无关,臣虽拥立太子,但也不是傻子,何故在淮王爷的地盘去闹这么一出?臣在路上耽搁是臣懒惰,但臣并未做任何危害朝廷之事,还请皇上明察。”

“朕当然知道你不是傻子,朕是觉得,那县令怕是个傻子!”

“皇上,臣现在多说也于事无补,臣请皇上明察!”

“明察?不用你说朕也会查的清清楚楚,你还带着兵,朕不限制你,太子即日起在东宫思过,不可擅自外出。”

“儿臣遵命!”太子只得咬碎牙齿和血香,现在若强辩,也没有任何用。

未香本就不是怜香阁的人,出了宫,便巧妙的全身而退了,这也使得第二天蝶谷的生意正常的进行着。

云依没有急着回谷,而是约了夏惊羽在河边,本来她可以直接进侯爷府,只是现在这风头,宫中定会派人监视侯爷府,此时的侯爷府并不安全。

夏惊羽借了查探之名出了城,夏惊羽本是皇帝信任之人,直到现在也没和此案挂上什么钩儿,所以他的行动,也不被宫中随时监视。

夏惊羽也很想进旺金山蝶谷,能不进蝶谷就见着人,更是方便了他,只是见到云依时,那一肚子的话反而一时不知该从何说起了。

云依笑道:“夏小侯爷在华仁宫看出些什么了?”

夏惊羽摇了摇头:“我能看出来的也只是些皮毛而已,而且这些事情我还串不到一块去,只是姑娘这招,不怕将太子这边逼的狗急跳墙吗?”

“不会,太子看似正在风口浪尖之上,但过不了多久,他就能全身而退。”

“这是为何,现在沈将军和魏相国都被牵扯进来了,皇上不是不知他们之间的关系,会给他们这个机会?”

“机会不是皇上给的,魏相国老谋深算,定会在王尚书身上下些功夫。此案牵扯甚大,王尚书恐怕也没这个胆子查,查清楚了,也将人得罪完了。若朝中几位权贵将矛头指向他,那他岂不是会尸骨无存?这案子于私来说,王尚书并不想查,只是差这个机会。”

“那姑娘的意思是?”

云依看了他一眼道:“夏小侯爷,姑娘让我见你,就是怕日后你会多事,你虽心如明镜,但对这件事了解并不深。姑娘希望你别阻碍魏相国去下这个功夫,可能的话,他还会把手伸到侯爷府来。你们只答应他不会参与便是了,至于七公子那边,姑娘希望你能上奏,将七公子安排出京。”

“出京?这个时候?”

“没错!西宁那边闹的事,想必皇上也听说了,那是淮王爷的封地,也难免淮王爷会徇私。现在最好是派一名皇子过去,太子和二公子还有同党的六公子定然不行,而五公子和十公子的党羽皇上也断然不会放人。在夺嫡战中,唯有七公子和年幼的十二,十三公子清明,那最适合的人选,就是七公子,这道理不用你说明,皇上也自会明白。”

夏惊羽点点头:“姑娘不希望七公子身陷其中?”

“那倒未必,姑娘既选了七公子,那也不可能还能保他是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只是此案调查时,何昭仪也需出面,姑娘是怕七公子在生母前失了分寸吧!西宁那一出戏本也是姑娘可以闹大了的,若让其它人查也怕牵扯到那些江湖英雄。让七公子去查,能保了太子这一时,也能将此事跟旺金山断个干净。”

“何昭仪?我还真是有点糊涂了,姑娘到底要干什么?”

云依拾了一枚石子投进河里,笑着看那一圈圈儿荡开的波纹:“没什么,只是让真相浮出水面而已。夏小侯爷,姑娘不是瞒你,而是过不了多久,你自己就会明白了,比我们说的要更明白。”

夏惊羽似笑非笑的扯了扯嘴角:“我急什么,戏就要一幕幕的看,才有趣。”

夏惊羽回了府,看父亲也下了早朝回来了,忙过去替他摘下官帽:“爹,我要进宫去一趟。”

“进宫?”夏万镇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这风口浪尖你进宫去干什么?连太子都被禁东宫了,皇上现在火气可大的很。”

“我知道,这是那边下的令,爹,我必须进宫,我们夏家跟这事儿没关系,爹你不用担心,还有,若魏相国有什么动作,还请爹睁只眼闭只眼。”

夏万镇会了意,也不多说了,任夏惊羽进了宫。

皇帝本就有差子去西宁查探的想法,如今夏惊羽来报,也便顺水推舟了。当时便颁了圣旨命张公公去宣,夏惊羽也自然而然的跟了过去。

上官凌越接到圣旨,一时还不明所以,但见夏惊羽也跟着来了,便先接了圣旨,待张公公走后,才等着夏惊羽的下文。

夏惊羽关了门,拉他进了屋:“我想你也猜到了,这是未香的主意,你就大大方方的去,去的目的只有两个,一查清楚真相,二扰乱真相。”

上官凌越哭笑不得:“你到底什么意思?”

夏惊羽瞪了他一眼:“说你笨你还真不谦虚,西宁那事一半是沈江的,一半是旺金山蝶谷的。你自然是把沈江的带回来,把蝶谷的扔在那,沈江闹的不大,淮王爷也清楚,这样太子也不会有事了。”

“我当然知道此事旺金山有份,那王叔不知道旺金山也参与了此事?”

“他当然也有耳闻,但帮蝶谷医仙做事的都是江湖中人。在淮王爷的地方上的自然与淮王爷有交情,淮王爷也自当这些人是沈江认识的。你就想办法别让他深究,况且你去了,淮王爷也就会放手了。”

上官凌越点点头:“那我即刻启程,不过宫中……”

“你放心,宫中自有我帮你看着,你去也去不了多久,宫中真有什么大动静,我会传信给你的。”夏惊羽连连保证说的一脸真诚。

上官凌越这才放了心,带了几名随从骑马赶往西宁淮王府。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