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重生资本狂人

更新时间:2020-10-17 15:57:48

重生资本狂人 连载中

重生资本狂人

来源:落初 作者:杰奏 分类:都市 主角:宝贵舒适感 人气:

火爆新书《重生资本狂人》是杰奏所创作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宝贵舒适感,书中主要讲述了:1970年代,世界经济秩序剧变,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石油危机爆发;正向亚洲金融中心前进的香江,也迎来了机遇无限的第一次全民炒股大时代;而一位年轻的项目经理,莫名其妙地闯入了这个华资开始崛起的时空。在这个令人眼花缭乱的大舞台上,数不胜数的奋斗者、投机客、暴发户、豪强、名门、望族、大亨、名流、阔少、名媛、明星、天才、泰斗……你方唱罢我登场。新旧之间,纵有万般不同,但一样不变——穷人仍是富人的燃料,弱者还是强者的花肥。自此,在财富晋级的天梯榜上,一位华人资本大亨,横空出世,闲庭信步中风云变色,纵横捭阖间奇迹诞生。经济秩序为我左右,尽显一代狂人本色!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高弦显然低估了,在香江这样一个英国殖民地,满口英语有着怎样一种加成效应。原本趾高气扬的王老板,顿时被压住了气势。

很快醒悟过来的高弦,暗自吐槽了一句“真尼玛的时代悲哀”,然后抬手指着门,来了一句,“Get_out!”

王老板虽然听不懂,但也能猜到什么意思,于是不情愿地站起身来,悻悻地说道:“你们家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和鬼佬有关系的亲戚,了不得啊……”

秦素梅客客气气地往外送道:“这就不劳王老板操心了。”

见嗡嗡的苍蝇被赶走了,陆仁宝别提多高兴了,不停地说着那句虽然略显单调但却无比诚恳的“高弦,你真厉害”。

返回来的秦素梅,很不好意思地说道:“高先生,让您笑话了,穷人家就是这些上不了桌面的烂事。”

“生活嘛,总能遇到形形色色的人和事。”高弦理解地说道:,“这个姓王的人,是开车的么?”

“高先生好眼光,一猜就准。王雄是做小巴生意的。原来只能在新界跑的小巴,现在允许开进市区了,生意好得很。我听说,有的小巴一天就可以赚一百多元,王雄家都把楼买好了。”秦素梅不无怅惘地说道:“宝仔他爸要是现在还在,肯定也能赶上这个好形势,家里条件也不至于这么苦了。”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高弦有感而发了一句,“因此,这个王雄也就挺傲气的。”

“王雄也就是在我们孤儿寡母面前敢这样,高先生一开口,他不就灰溜溜地走了。”秦素梅越发尊敬地说道:“原来高先生精通英文,那工作更容易找了,去洋行做事都不在话下。我做工的那家纱厂的一位经理,儿子就在洋行,薪水很高,住大别墅,开私家车,还有佣人伺候。”

“希望能借秦姨的吉言。”高弦笑道:“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忘记秦姨和大宝的热情款待。”

……

之后再无打扰,这顿虽然简朴但却非常真诚的晚饭,顺顺利利地吃完,高弦也从秦素梅那里打听到不少时下的信息,即使层次谈不上高,但足够实用,让他这位穿越者,心里踏实了不少。

寮屋区不通电,自然谈不上看电视之类的娱乐活动,而且秦素梅明天还要到工厂上班,所以大家围着煤油灯聊了一会后,便分别休息了。

见身旁的陆仁宝一躺下就呼呼大睡,高弦不由得暗自一笑,“摸”出手机和耳机,尝试着收听了一下香江本地的FM电台。

还别说,高弦的打算没有落空,很轻松地搜索到了香江电台和香江商业电台的频率,一些时事资讯陆续传入耳中。

比如,港府耗资高达400万港元、筹备时间超过七个月的第一届香江节,即将举行。

再如,香江第二家证券交易所,由华人创建的远东交易所,也会在近期正式营业,并广招英才。

如果说香江节让高弦品味出了,港府在镇压前年暴动之后,疏导民怨和安抚民心的急切,那远东交易所则让他一下子找到了前进的方向。

在小装那里检索了一番相关信息后,高弦的兴趣越发浓厚了。

到了二十一点,高弦校对了一下手机时间,这才安心合上眼睛——自己终于不用再四顾茫然了。

神经这一放松下来,高弦就睡得有点沉,毕竟这段时间境遇变化实在太匪夷所思了,说是折磨得他身心俱疲也不为过。

……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睡得正香的高弦,突然感觉有人用力推他。

一激灵,高弦顿时醒了过来,鼻子闻到一股呛人气味的同时,耳边传来秦素梅惊慌失措的声音,“宝仔,高先生,快起来,失火了。”

几乎是和衣而卧的高弦,一下坐了起来,惊声问道:“哪里起火了?”

“外面烧起来一大片,我们这间木屋也肯定避不掉。”秦素梅一边快速回答着,一边用力摇晃着陆仁宝。

已经听到哭天抢地之声不绝于耳的高弦,连忙跑到门外,举目四望,瞬间心里一沉,只见浓烟密布,烈焰腾空,而身后的陆家木屋也冒起了火苗。

高弦赶紧转身回到屋里,急声道:“秦姨,我来背大宝,你收拾一下有价值的东西,一起逃离这里。”

“好,好。”秦素梅跌跌撞撞地找来一个提包,跑到桌前,将那张遗像装了进去。

“家里还有水么?”高弦拎起自己刚才盖的那床薄被,又找到了毛巾。

“我记得还有半缸水。”已经收拾完毕细软,将包斜背在肩上的秦素梅回答道。

“用这个捂着口鼻。”高弦把浸湿的毛巾分给秦素梅,自己则背起陆仁宝,披上淋湿的薄被,然后大声吼道:“秦姨,跟着我一起冲,千万别掉队。”

他们跑出门口没多远,一阵风刮来,火借风势,风助火威,陆家木屋转眼便被吞没。

此时,一直迷迷糊糊的陆仁宝总算完全清醒了过来,随即被四周的大火吓得哇哇大叫。

“没事,大宝,我们都在呢。”高弦反手用力拍了一下对方。

秦素梅也在旁边安慰道:“宝仔,你看,前面已经没有火了,我们马上就安全了。”

当然了,逃难者不止他们,高弦这一路上遇到携家带口的人加起来,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震惊于这场火灾无可收拾程度的高弦,乍舌不已,“白天也没看到这个寮屋区有如此稠密的人口啊!”

不幸中的万幸,这场逃难还算顺利,高弦背着陆仁宝,领着秦素梅,避到了寮屋区外的安全所在。

这时候再向寮屋区望去,只见大火已经把整个天空照得通亮,其间不时传出应该是来自煤油的燃爆声,而逃过一劫的人们,面对着毁于一旦的家园,纷纷捶胸顿足着。

说老实话,高弦对这个才呆了不到一整天的寮屋区谈不上什么感情,自然也不会随着如何难过,但他却动容于看到仍有众多老幼蹒跚逃离火场的艰难场景。

瞧了一眼面带愁容的秦素梅和呆呆发愣的陆仁宝,高弦低声道:“你们休息一下,我去帮帮那些跑得慢的小孩和老人。”

“高先生注意安全。”秦素梅叹了一口气,“这里只要一失火,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很快陷入扶老携幼忙碌当中的高弦,一开始并没有品味出秦素梅话里的潜台词,直到看见那位忽悠秦素梅改嫁的王老板。

此时的王雄,丝毫没有在孤儿寡母面前的那种趾高气扬,其正哀求着一个警察,“阿sir,行行好,保住我那个仓库。”

“这时候谁不想保住自己的财产,可怎么保?”对方义正词严地反问,“如此大的一片木屋区,每家都使用和存储火水,一眼望过去全是易燃物,再加上夜里风大,烧起来连龙王爷来了都没法。总部已经认定这是五级大火了,我们的任务是确保火灾不蔓延到寮屋区外,至于里面的情况,哼哼……”

王雄继续哀求道:“阿sir,我的仓库就在这片木屋区边上,只要您让兄弟们打开水喉,不让它烧起来就行。”

“水喉是随便开的么?”那名警察斥责道:“这么大的一个火场,我们不要预防意外情况么?”

“阿sir,您和兄弟们辛苦了。”王雄满脸讨好地塞过去一沓钱,“拜托了。”

“看你也不容易,我们尽量照顾一下吧。”对方语气随即缓和下来,指挥着一队消防员道:“你们打开水喉,给他的仓库降降温。”

正背着一个在火场里跑迷路的小女孩的高弦,见此情景后,不由地一咧嘴,“我去,消防员要先收钱,才肯开水枪灭火,现在的香江有点黑啊!哥这么耿直,该不会仍然悲剧地混不下去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