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至尊隐门

更新时间:2020-10-17 15:58:40

至尊隐门 连载中

至尊隐门

来源:落初 作者:古陵の蜗牛 分类:都市 主角:莫言师兄弟 人气:

主角是莫言师兄弟的小说《至尊隐门》此文是古陵の蜗牛原创的都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正邪,谁人能定?善恶,任你评说。  道心种魔,以道心佛根为基,化身成魔,屠戮万千,并在杀戮中破而立之。  机缘巧合下,本应流浪街头的孤儿莫言被隐门门主收为门徒,并在隐门三个不良老头的折腾下习得了此门绝学。然在其涅磐重生后,却被师傅们奇葩地发现由于他们的大意忽略,自己这一宝贝徒弟的情商简直低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唉,没办法,只有不负责任地把他扔到红尘中回炉啦。  红尘历练,且看一个山中少年如何玩转都市,佛、道、魔三修,逍遥天下!  蜗牛的群140503742,小说交流群207967466,欢迎大家有空进来唠叨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看到所有人都盯着自己,莫言很是无奈地苦笑了一下。

他本来是不想卷入这样的事非。因为通过观察,莫言发现那位病危老者其实并不是因为突发急症而造成的昏迷,是中毒了。不出所料,毒素已经深入到了他的五脏六腑,绝非一般药石所能凑效。

至于名医萧清云为什么没有诊断出来,这恐怕就要涉及到修行者世界里的一些隐秘了。病危老者所中的奇毒,恐怕就连一般的修行者,也不一定能看得出来,更别说萧清云这一世俗名医。

“归魂散”,药如其名,药入魂散。无色无味,并且还存在着一定的潜伏期,令人防不胜防,但如若让其爆发,此药必将取人姓命。更恐怖的是,它还会造成中毒者正常死亡的假象,实在是歹毒至极。

这一歹毒奇毒,是百年前以研制各种奇毒怪药为己任的万毒门镇门之宝。当时的百毒门,一度横行霸道,肆意利用该奇毒毒杀了各门派不少高手,最终却因纸包不住火,东窗事发后被修行界各大门派联手**,门人弟子被屠戮了一干二净。

万毒门被灭绝后,这一千古奇毒便彻底在修行界里销声匿迹。如今,时隔百年后它却奇迹般出现在眼前这个世俗老人身上,不得不让莫言倍感惊疑。

莫言他自己之所以认识这一奇毒,还是主要归功于山上那三个死老头。

闲云、了空、周儒生,这三个老头都是闲不住的主。老魔头周儒生Xing情偏向阴险,历来喜欢收集毒经进行研究,对修行界内一些稀奇古怪的毒物兴趣极浓,因而时常能捣鼓出一些据说失传已久的奇毒。了空和尚慈悲为怀,却总是钻研着怎么解开那些奇毒,救苍生于水火。

在老顽童闲云老道的挑拨下,周儒生经常会用自己捣鼓出来的奇毒与了空和尚打赌,想证明老和尚所做的一切努力都会是徒劳无功,因为那些奇毒根本是无药可解。

莫言耳濡目染之下,自然对一些毒学药理有一定的见识。

“你是什么人?”与萧清云同行的青年男子张青,显然对莫言破坏他接近靓丽少女的“机会”,十分恼火。

见莫言年纪轻轻,打扮穿着又像个刚从乡下出来的民工一样,轻蔑地瞟了莫言一眼,十分不客气地教训道:“哼,连咱们萧老师这样的医学泰斗,都觉得目前最好的办法,便是让病人尽快转移到安静的地方休息等待,你这黄毛小子懂些什么?”

“张青,不得无礼!”萧清云作为华夏有名的医学泰斗,自是有一番风度。

呵斥完青年男子后,萧清云又转过身对莫言和言说道:“这位先生,听你刚才口气,似乎知道这位老先生的病症,老夫刚才的安排可有什么不妥?还请不吝指教!”

“谦逊有礼,不骄不躁,不愧是医学界一代大师”。莫言目睹萧清云对自己的谦逊态度,心中不由暗暗点头。

“萧大夫您言重了,指教这晚辈倒说不上,况且一般来说,萧大夫刚才的安排也的确没有什么不妥。”人敬我一尺,我敬他一丈,莫言本身也不是什么孤傲之人,做人起码的礼貌还是懂的,因而微微向萧清云颔首,说道。

“哼,你不是在废话吗?我们萧老师从医几十年,什么奇难杂症没见过,治好的病症恐怕比你走的桥还多。”不得莫言说完,站在萧清云身旁的张青鄙夷地看一下莫言,见他半天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便认定莫言是想出风头吸引靓丽女孩的注意,遂阴声怪气打断教训道:“就知道你这小子是出来捣乱的!年轻人,想要在美女前扮英雄也得分个场合嘛,可不要误了老人家的姓命呀!”

张青言罢,周围的人都露出了一脸鄙夷的表情,就连在病危老者旁边哭泣的靓丽女孩也不由瞪了莫言一眼,眼中露出了丝丝怒意。

莫言不悦地蹙了蹙眉头。

这张青到底怎么回事?自己又没招他惹他,老是对自己恶言相向,鸡蛋里挑骨头干嘛?

“年轻人,快回去坐下,不要耽误了萧大夫救人!”旁边的女乘务看不过去了。她也不相信莫言这小年轻能给大名医萧清云大夫什么“指教”,当下便认定他是在哗众取宠。

莫言看着附近群情激愤的旅客们,不由得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没有说话正准备安静返回自己座位。

事有所为,有所不为。自己既然都已经尽力了,他们不相信自己,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慢着,先生请留步!”萧清云见到莫言脸上露出无奈神色,心中一动,便出言留住了莫言。

也不知道为什么,萧清云心中老是觉得应该相信这个年轻人,否则那病危老者真的极有可能会出事。毕竟这是一条人命呀,轻易怠慢不得。

“这位先生,你是不是有什么可以施救的方法。如果有,咱们不妨拿出来讨论下,可不能耽误了病人的姓命呀!”医者父母心,萧清云一脸严肃地说道。他实在不想因为自己的一时大意疏忽,耽误了病危老者的姓命。

“萧大夫,办法我倒是有,不过却恐怕难以详细跟你解说,因为我准备用家传的中医针灸方法,刺激病人Xue脉,增强病人的生命力,让他从昏迷中苏醒过来。”莫言被萧清云留了下来,又在萧清云的好言相劝下,最后无奈说道:“这其中过程,一时间也跟你说不清楚。”

“这?”萧清云对莫言的回答显然有点不知所措。毕竟他所学的是西医,对华夏国历来神秘的中医不是太了解,更别说是一些家传的“旁门左道”,所以一时间也不敢断定。

“请问先生贵姓?”萧清云看了一眼莫言,思索一番后,客气问道。

“免姓莫,草头莫,单名一个言。”莫言回应说道。

“莫先生您好,恕我冒昧,可以请教下您这位老病人患的是什么病症么?”萧清云仍然不放弃,开始打听起病危老者的病情来。他相信以自己的医学经验,只要能确切知道老者的病情,肯定可以对症下药,做出自己的专业判断。

莫言看了看昏迷在座位上的病人,再看了看萧清云,最后摇了摇头说道:“萧大夫,不瞒你说,对这位老先生的病症,晚辈也是没有确切的结论,不过看这位老先生的脸色,恐怕要难以熬到下车了。如果你相信晚辈,不防就让我试试,治好我不敢保证,不过应该可以让他坚持到下车。”

“这……”萧清云无奈地看了看莫言,又看了看座位上的老人,发现病危老者气若悬丝,脸色果然比刚才苍白了不少。

“这位姑娘,你也听到了,你爷爷现在的病情,恕老夫才疏学浅,现在实在是没有什么好办法处理,而且这位莫先生也说了,你爷爷的病情十分地严重危急,你看,是不是要让莫先生试试?”

毫无头绪下,萧清云干脆不想了,直接把问题交给了病危老者的家属,那个打扮靓丽的少女。这等情况下,也唯有死马当活马医了,希望这位莫先生不是大言不惭,的确有那本事吧!

正在哭泣的靓丽女孩,看了看躺着座椅上的爷爷,又看了看莫言。看到爷爷的脸色真的开始逐渐苍白僵冷,靓丽女孩咬了咬牙,起身对莫言一躬道:“莫先生,求求您了,请您务必要救活我爷爷!无论怎么样,您的恩情,我们叶家一定会铭记在心,日后定有厚报!”

靓丽女孩梨花带雨的脸上,表露出无比的真诚与希冀。

看着女孩梨花带雨的倩脸,莫言微微点头,也不再说话,大步跨了过去。

只见莫言打开随身携带的小行李袋,掏出一个土布包裹,慢慢翻开,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古朴的木盒。

这个木盒是莫言下山时了空和尚为他准备的,里面是一套做工古朴精细的银针。莫言明白,了空和尚这是让他下山游历时,多普度众生,少造些杀孽。

莫言从木盒中取出三根造型古朴的银针后,随手一弹,随即真气运转,银针便“嗡嗡”地响个不停。在银针停下振动之后,莫言手若闪电,快速地往老人胸前刺去,三根银针泛着点点银光,一气呵成齐齐刺入了老人胸口的几个大Xue。

萧清云在莫言出手的瞬间,便知道那个病危老者有救了。

萧清云虽然西医出身,没有系统地修习过华夏传统中医,却也有从老友处了解过一些关于中医针灸的基本常识。看莫言出手稳健果断,扎下Xue道丝毫没有半点犹豫,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般,准确、利索,就算一些沉湎在此道的一些老中医恐怕也一定能做到。

“咳咳!”随着几声轻咳响起,脸色苍白的昏迷老者张开双眼,幽幽醒了过来。

“噗”

刚醒过来的老者,冷不丁吐出一口黑血。幸亏莫言早有准备,顺手从身旁桌子上拿起一个大塑料袋,稳稳将它接了下来,不然车厢上恐怕又要响起一阵惊叫了。

莫言随后又从行李袋中取出了笔跟纸,龙飞凤舞写了一张药单,并随口叮嘱靓丽女孩一些服药的注意事项。

忙完一切,已经是半个小时后的事了。

在靓丽女孩的千恩万谢下,莫言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发病老者及靓丽女孩被萧清云让弟子张青带领下,安排到了他所在的车厢去休息。

萧清云自己却没有跟着回去,反而兴致勃勃地请莫言身边的旅客让了个位置,坐了下来。他似乎对莫言用几根小小的银针便救醒病危老者的医术十分感兴趣,当下硬是拉下了面子要向莫言求教。

莫言耐不过他,见他又是一代医学泰斗,并且求学心诚,遂将平时几个老头子常谈论的一些岐黄之术讲授给了萧清云。

萧清云耐心听完后,以前许多想不通的问题瞬间有了灵感,茅塞顿开下,不禁连连跟莫言大叹相识恨晚。

莫言对萧清云这老头的举动很是无语,也不想想他现在才几岁了,怎么早跟他这个老头认识。

有人陪伴的旅途是不会寂寞的,二人相谈甚欢下,时间就那样子不知不觉从手中流逝过去。

很快,华夏的经济重心,中海市到了。

萧清云本来是想邀请莫言到他家做客的,但却被莫言以家里有人来接车而婉言拒绝了。

萧清云无奈下,只好作罢,只是给莫言留下了他的联系方式与地址,并叮嘱莫言在中海安顿好,务必要去他家做客,到时可以介绍一些医学界里的朋友给莫言认识。

之后萧清云便带着弟子张青,匆匆而去。他们还得赶着回医院,给刚才那病危老人做检查,继续进行治疗。

“中海,我来了!”望着周围拥拥挤挤的人群,莫言心中默念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