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竹马男神在身边

更新时间:2020-10-20 15:22:34

竹马男神在身边 连载中

竹马男神在身边

来源:落初 作者:诺澜之心 分类:都市 主角:骆溪吴佳妮 人气:

完结小说《竹马男神在身边》是诺澜之心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骆溪吴佳妮,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相识于孩童年纪,两小无猜一路相伴,青春岁月打打闹闹,分不清的情感剪不断的感情,好不容易理清了彼此的关系,原本以为从此甜蜜无比的道路,却意外的误会重重……一别十年再相见,曾经最爱的人就在眼前却无法再次拥抱,鼓足勇气再提当年,却发现原来一切并非原来看到的模样……如果当一切再次回到原点,同样的事情又该如何抉择……“丫头,我们重新来过吧,回到开始的那天。”周昊双手拉着耳垂,一脸陪笑讨饶的站在原地。“臭小子,我凭什么要听你的!等我抓到你,我保证不打死你!”骆溪双手叉腰,喘着粗气大吼,脸上的笑容却异常耀眼。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呼~终于结束了!你说我们怎么命这么苦,碰上这么个大魔头!”一下课贝清清就一脸哀怨的看着骆溪。

“治你正好~”骆溪摇了摇头。

“上课不能说话不能睡觉实在是太难受了,早晚得憋死我!”贝清清趴到桌子上,垂头丧气的闭上了眼睛。

“好了,别要死不活的了,明天要军训了,苦的还在后面呢!”吴佳妮拍了拍贝清清,好心的提醒了她。

“我的天……没法活了……我必须去冷静冷静,你们不要拦着我,我去个厕所先……”贝清清一脸慷慨就义的表情往教室外跑去。

“明天就是军训了,你们今天晚上都早点睡,省的明天一个个都倒在地上,那样的话会很丢人的。”严素在下课后走进教室,叮嘱着一些军训的注意事项。

“哦,对了,你们只要带几件替换的内衣内裤就好,其他什么都别带。”

“啊……”

“不会吧……”

“没有手机怎么活……”

“我还想着带几本小说呢……”

教室里顿时炸开了锅,一个个交头接耳的哀叹起来。

“当然啦,你们想带我也不会阻止你们,毕竟到时没收了也好,就当是为教官们枯燥的军营生活提供了些友情赞助吧。”虽然严素的语气里带着调侃,但脸上的表情却明明白白写着“我不是开玩笑的”。

“唉……感觉灵魂已经离体了……”

“天都变成黑色的了……”

“不……我的七龙珠……”

……

“还真是苛刻!”骆溪摇了摇头,感叹起来。

“很正常!”周昊倒是一点都不惊讶的耸了耸肩。

“这次是去真正的军营,所以这些要求很正常。”王柏仁转过头,看了一眼骆溪。

“可南海的军训往年不都是去个什么集中营,找几个教官然后拉个队伍随便耍耍就结束了吗?”骆溪有些不太明白的看着王柏仁。

“估计今年校长抽风了!”白洛辰一甩刘海,贱贱的开口。

“嗯,也不是不可能!”骆溪点了点,表示有些认同。

周昊看了看一脸认真的骆溪摇了摇头。

因为第二天要早起,于是这一天放学后大家各自都早早回了家。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骆溪听到闹钟响后伸手一把按掉,然后挣扎着起了床,迷迷糊糊的去了厕所,闭着眼睛开始洗漱起来。

“这么早起来我都快困死了……估计那头猪现在还在梦乡里呢……”全部收拾妥当后骆溪看了一眼时间,无奈的摇了摇头。

骆溪一边想着一边出了门打算按惯例去叫周昊起床,可是刚走出院子就看到周昊已经等在门口了。

骆溪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出现了传说中的幻觉。

等到确定眼前的人的确是周昊后,骆溪立刻跑到他面前伸出手,在周昊脸上各种蹂躏起来。

“我的天啊,耗子,你还是我认识的耗子吗?这是要变天了?”骆溪夸张的叫了起来。

“注意你的形象!这可是在你家门口,也不怕你爷爷看到!”周昊没有躲开骆溪的动作,只是淡淡的开口提醒着。

“我太惊讶了,把这个都忘了!男女授受不亲,授受不亲!”骆溪最后捏了一下重的,然后煞有介事的松开手站好,还不忘往屋子里看了一眼。

“嘶~你个没良心的!亏我想着让你少走点路,保存些体力,你倒好,下手这么重,早知道我就多睡会了。”周昊揉了揉自己的脸。

“嘿嘿,我的错,我的错,你最好了,我的小耗子最好了!咱们不委屈哦,乖~”骆溪踮起脚摸了摸周昊的头。

“你俩够了吗?还走不走了!”白洛辰站在王柏仁身边忍不住开了口。

“也?你们也在啊!”骆溪听到声音后侧头看了看周昊身后不远处。

“靠……搞半天咱俩搁这半天,完全是透明的啊……”白洛辰不敢相信的看向王柏仁。

“下次再自取其辱的时候记得千万不要带上我!”王柏仁和骆溪挥了挥手后,嫌弃的小声说着。

“走吧!”周昊跨上自行车,对身边的骆溪说。

“好嘞,出发~”骆溪上车后一手搭在周昊肩上,一手指向前方。

……

“安静一下,我说一下注意事项。”严素一边走进教室一边说。

“那个……今天就是军训第一天了,等下我说完话后就全体去操场集合,七点半准时发车,我们是3号车,你们都给我记清楚了,别到时上了别班的车,丢了我的脸有你们好受的,听明白了吗。”严素站在讲台前,威胁的语气毫不掩藏。

“另外,到了军营之后会有教官接管你们,有事没事的都别找我,除非出了什么人命关天的大事。”严素一边说一边敲了敲讲台。

“当然啦,我更不希望是教官来找我,因为那就说明你们给我捅了大篓子,到时别怪我心狠手辣。”严素扫了一眼众人,随后走到教室门口。

“走了,去操场集合。”严素一挥手,示意众人离开教室。

“耗子,我怎么突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骆溪一边站起身一边拽了拽周昊的袖子。

“没事的,有我呢。”周昊摸了摸骆溪的头。

“嗯,我知道,但就是突然有些不安,希望是我想太多了……”骆溪点了点头,声音有些不确定。

“别想太多,就算真的什么事,这不还有我们几个在呢嘛,把心放到肚子里。”王柏仁拍了拍身边的白洛辰,然后认真的看着骆溪。

“嗯,要不是因为有你们几个在,估计这会我就开溜了,哈哈。”骆溪笑嘻嘻的看着王柏仁,心中的担忧扫去了几分。

“别磨磨蹭蹭的,赶紧走吧,我倒还蛮期待这次军训的。”白洛辰摩擦了几下手掌,脸上露出了一个迷人的笑容。

“别怪我没提醒你,这次去军训你最好还是安分些,别到时真惹了什么事哭都来不及。”王柏仁看了一眼白洛辰,好心的提醒到。

“少来了,我会哭?开什么玩笑……”白洛辰不屑一顾的甩了甩刘海,大步向外走去。

这时的白洛辰怎么也不会想到,三天后的自己在军营里是想哭都没了力气。

“你说这次军训会不会很辛苦啊,感觉自己这次回来得瘦个七八斤。”贝清清拉着吴佳妮坐到了车上,立刻开始喋喋不休的叨叨。

“那不是挺好,省的你特地减肥。”吴佳妮看了一眼贝清清说。

“切,好像你不去一样,说的倒是轻巧,诶,骆溪,你紧张吗?”贝清清撇了一眼吴佳妮,把头探到了前座的骆溪身边。

“她睡着了……”周昊看了一眼贝清清,淡淡的开口。

贝清清看了看骆溪确认她的确睡着了,也就无趣的坐回自己的座位上去了。

“什么呀,这才刚刚开车十五分钟,竟然就睡着了……”贝清清摇了摇头,自顾自的嘀咕起来。

“你就省省力气吧,接下来一个星期有你精神的时候。”吴佳妮闭着眼睛慢悠悠的说。

“额……好吧……睡觉睡觉,我也补个回笼觉,一个个都这么无趣……”贝清清挪了挪身子,找了个舒服的姿势也跟着闭上了眼睛。

……

“都醒醒,再有一个路口就到目的地了,都给我打起精神来。”严素从座位上站起身,拍了拍手大声喊了起来。

“到了?”贝清清揉了揉眼睛看向窗外。

“丫头,醒醒,到了。”周昊轻轻拍了拍骆溪的脸。

“嗯,这么快啊……”骆溪眨了眨眼睛说。

“好,下车吧!祝你们好运!”严素说完后第一个下了车。

下了车之后,迎面站着一排雕塑一样的人,他们身穿迷彩军装面无表情一动不动。

“我的天……这阵仗……这是要搞事情啊!”白洛辰吃惊的看着眼前的一排人,夸张的往王柏仁身上靠去。

“滚!”王柏仁很不客气的甩开白洛辰,然后嫌弃的拍了拍衣服。

“要不要这么正规……”贝清清挽着吴佳妮下车,看到面前的场景后立刻停下了脚步。

“耗子,我有点想爆粗口……”骆溪拽着周昊,咽了一口口水。

“批准了,不占本月额度。”周昊看着骆溪,点了点头。

“amp;amp;amp;#×*@*……”骆溪毫不迟的低咒起来。

“明显你比他们可怕多了……”身边的白洛辰听到骆溪的标点符号后,一脸嫌弃的看着她,然后往王柏仁身上靠了靠。

“滚!”

“滚!”

“滚!”

骆溪、周昊、王柏仁三人异口同声的开口,然后默契的扔下白洛辰跟着人群走了起来。

“你们……要不要这么默契……我又没说错……三个变态……”白洛辰摇了摇头,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同学们,欢迎大家来到这里,接下来的七天你们将在这里度过一个永生难忘的时期,我身后的这些教官等下会各自接收你们,希望你们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能相处的愉快……另外……”

……

一个身穿迷彩军装的中年男子中气十足的讲了五分钟的话,大概意思也就是很高兴见到大家、他们是你们的教官、接下来的七天很美好、祝你们一切顺利之类的废话,毫无营养。

“你们好,我叫穆子阳,是你们的教官,她是卫生指导员李月,女同学要是有什么特殊需求可以找她,男同学有事一律找我,明白了吗?”穆子阳面无表情的开口,声音铿锵有力。

“好的。”

“知道了。”

……

“我只说一次,在这里的七天,当你们回答我问题的时候,只有一个标准,那就是明白了教官,而提问前必须喊报告教官,听懂了没有。”穆子阳拔高了音调,整个人散发出不容置疑的威严。

“报告,教官!”

“明白了,教官!”

所有人在穆子阳的威严下显得格外默契,就连懒散不着调的白洛辰也跟着一脸严肃起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