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妃冠后宫

更新时间:2021-04-08 12:07:44

妃冠后宫 已完结

妃冠后宫

来源:落初 作者:安能忆 分类:都市 主角:水菀云水雨斋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安能忆原创的都市小说《妃冠后宫》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水菀云水雨斋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月黑风高夜,她笨拙地翻上宫墙,却被巡逻的侍卫发现——“抓小偷,抓小偷——”惊慌失措的她一个重心不稳,从墙头跌落,原本以为会啃得一嘴泥,却意外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小偷?”他嘴角勾起一抹戏谑的笑意,将她从头打量到尾:“你偷了什么?”他的笑容宛如白月光,生平第一次让她有了心悸的感觉,她抬头,回以嫣然一笑:“偷了你的心,这还不够吗?”看一代落魄嫡女,如何在勾心斗角的深宫步步为营合纵连横,以妃位宠冠后宫!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奴婢今晚给您守夜。”柳绿轻声道。

水菀云摇头道:“不用了,忙碌了一天,你们也都累了,今天就都回去歇息吧,睡个好觉,明天带我好好熟悉熟悉水家,我还有很多不懂的地方,需要向你们两个请教呢。”

两个小丫头见水菀云这般说,不由面色一红,低下头去不好意思地道:“大小姐这么说,就是折煞奴婢了。”

这一夜,水菀云一直被噩梦纠缠着,挣脱不得。

恍惚当中,似乎看到了娘亲,她一身缟素,看着水菀云泪眼朦胧,道:“云儿,娘亲好孤单,娘亲一个人好孤单。这里好黑,娘亲什么都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云儿,我的云儿,你现在在哪里,你过得好吗?云儿,我的云儿啊……”

“娘亲,娘亲……”水菀云伸出手,试图拥抱娘亲,可是不论手探得有多长,都够不着,她急得浑身冒汗,整个人犹如堕入了汤锅当中。

“大小姐,大小姐醒醒,醒醒……”Chun桃轻轻摇晃着水菀云的手臂,看她脸色潮红,轻薄的锦被几乎被汗水浸透,心中不由泛起一丝心疼。

水菀云原本一直困在梦魇中醒不过来,亏得Chun桃这番推搡,晕晕乎乎醒转过来,只觉得分外疲惫,轻声问道:“现在什么时辰了?”

“已经五更天了。”

“给我打盆热水进来,我擦擦身子。”水菀云挣扎着坐起身,眼睛看向窗外。

Chun桃很有眼力见地取过一件薄长衫给水菀云披上,然后走到窗口,将帘子打起,这才退了出去取热水。

五更天,窗外依然漆黑一片,星子似乎也都消了踪迹。夜风有些凉,从窗口吹了进来,拨动水菀云的长发,迷了眼。梦中的情景,在水菀云的脑海里清晰无比地浮起。

娘亲,娘亲……

娘亲的死,一直都是水菀云心中的一个谜团。尽管婶娘一直强调娘亲是因病而亡,但是在水菀云的潜意识里,真相分明不是如此。可真相却犹如镜花水月,她总不能明朗地窥见。

Chun桃很快取了热水回来,关切道:“大小姐刚才是做噩梦了吧,奴婢特地在水里放了一些可以宁心静神的香料。”

“你有心了。”水菀云轻轻拍了拍Chun桃的手,感动地道。

Chun桃抿嘴笑了起来:“大小姐客气了,这是奴婢的本分。”

水菀云已经没了睡意,擦干净了身子,便索Xing开始对镜梳妆。Chun桃站在一旁,含笑看着水菀云点朱唇。

天光逐渐大亮。

柳绿走了进来,看见水菀云已经洗漱一新,瞠目结舌:“大小姐,Chun桃,你们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

随后,眼里有着浓厚的懊悔与自责:“都是奴婢不好,奴婢竟然睡熟了,都不知道…”说到这,忙屈膝跪下,惶恐道:“请大小姐责罚。”

水菀云摇头道:“快快起来,别动辄就下跪。我做了个噩梦,睡不着,索Xing就起来了。再说有Chun桃一人侍候着已经足够,你睡着又何妨。”

这时,管家王安平过来敲门:“大小姐请快点洗漱好到大厅,宫里来人了。”

来的,是宫里的教习嬷嬷。

因着是宫里的人,水家上下不敢怠慢,五色鲜果与各种小吃一溜儿地排开,竟铺满了一张金丝楠木八仙桌。墙角还特地放了一盆开得正好的水莲花。据说是这位嬷嬷最爱的花。

水菀云进了大厅,盈盈拜倒,恭声道:“菀云给爹娘请安,给嬷嬷请安。”

史晴喧掩嘴笑道:“哟,菀云这孩子到底是放养在外头,这宫里头礼数竟是半点都不懂得,宫里嬷嬷当前,我与你爹自然得排后才是。”

水摘月这几天憋着一肚子火,此番听见史晴喧这般奚落水菀云,心里头终于舒服了些,当下跟着讥笑道:“幸亏皇上聪慧,派了教习嬷嬷来教导,否则姐姐半点礼数都不懂,这入了皇宫,啪啪打脸的可不只是长姐一人,还有我们水家的百年声誉啊!”

水菀云此刻仍然跪在地上,也不擅自开口为自己申辩。挺直的背脊,挺拔如青松。

教习嬷嬷来之前,也听过水家长女的一些流言,此刻水家的态度,也多少证实了流言的真实Xing,但水菀云到底是要入宫嫁给三皇子的,三皇子再不得宠,可也是皇子之身,这皇子妃的帽子压下来,也不是她们这些嬷嬷担当得起的。

所以,老Jian巨猾的教习嬷嬷心思转了几番,扯着一张老皮笑了起来,道:“百行孝为先,长姑娘真是个孝顺的孩子。至于礼数,调教调教就好了。起来吧,孩子。”

“谢嬷嬷。”水菀云起身,走到水摘月前面坐下。

这让水摘月心头又是一阵不爽,在她看来,这家里的长女位置,分明就是她的。至于水菀云,她是个什么鬼东西,半路上冒出来的傻子一个罢了。可今日教习嬷嬷在场,她也不能够做得太过分。

“其实,奴婢并非皇上派来的,而是太子派来的。”教习嬷嬷说话间,目光落在水摘月的身上。

虽然只是轻轻一扫,但是水摘月还是觉得如同Chun风拂面,心头的烦躁感顿时烟消云散,脸上的笑意不加掩饰流淌出来:“太子哥哥对我们水家真上心,改天我一定要好好谢谢他。”

在她看来,太子派教习嬷嬷来教导水菀云,看的都是她的面子。

史晴喧笑道:“女儿家家,也不知羞,嬷嬷还在场呢。”

教习嬷嬷忙赔笑道:“儿女情长是美事,嬷嬷年纪大了,什么没有见过,脸皮早厚了,也不知羞是甚么回事了。”

见水菀云自起身后,便一直安静地坐在座位上,身畔人的谈笑,她仿若充耳不闻。教习嬷嬷不由多看了水菀云两眼,心中暗自揣测水菀云这番淡定,要么大智,要么便是大愚。想起太子的托付,教习嬷嬷起身道:“奴婢来这是为了教导水家长女宫中礼仪,眼看婚期就快到了,此事宜早不宜迟,奴婢看就从今天开始吧。”

史晴喧点头道:“嬷嬷所言极是,让嬷嬷费心了。”

水摘月想起宇文落影,顿时心花怒放,当下娇嗔道:“嬷嬷,我也想跟你学学宫中礼仪。”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