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心愿你好

更新时间:2021-06-23 11:18:29

心愿你好 已完结

心愿你好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徐明明158 分类:都市 主角:思凡陈 人气:

主角叫思凡陈的小说是《心愿你好》,它的作者是徐明明158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离开赵爽爽之后秦淮不是没有看开也不是没有女人缘,不过是还没有遇上那个喜欢的,可最后兜兜转转还是回到的原地。赵爽爽拖着行李箱坐到了秦淮的身边,带着淡淡的裸妆,对着秦淮展现着好久没有露出的轻松的神态。“我觉得还是我们适合彼此”生活就是这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对于许愿而言不是一个好消息。

这是一个在平凡不过的清晨,陈思凡一如既往的抱着楠楠,带着一大堆的零食,从大门口的鞋柜下摸出备用钥匙开门。

这是一个在平凡不过的天气,带着雨后的凉风和明媚的骄阳,天空一片碧蓝。楠楠脚步轻盈,油亮的毛发在太阳底下闪亮着光芒,黑溜溜的大眼在屋内徘徊一圈后,开始艰难的一格一步的爬上通往二楼的楼梯。

陈思凡在下头准备着早饭,等候着一身生惨叫之后和某位黑脸拎着楠楠的人道早安,可在等待许久,连锅里的稀饭都要糊掉的时候还没能听到那一声凄惨声,这让陈思凡感到疑惑,于是陈思凡决定亲自上去瞧瞧。

刚到楼梯口就听到一身尖锐的叫声,通过声音来判断可以确定不是由许先生发出的,在往上走两步就见到一团深棕色的毛球状物体从楼梯上滚下,陈思凡急忙伸手接住心道许先生什么时候这么变得狠心居然直接用丢的!

在陈思凡怀里无辜的楠楠挤出脑袋正用着乌溜溜的大眼看着楼上。很快一抹人影出现,想都不要想肯定是许愿。

他一手撑着墙一手握着手机,嘴里不知在嘀咕着什么,最后双唇紧紧抿起,狠狠的挂断了电话,手机随手往口袋撸一塞,就向着陈思凡走来,一伸手拎起她怀里抱着的小东西上上下下的看了一圈确定没伤着之后塞回了陈思凡的怀里。

楠楠见到许愿要走立即就待不住了,蹬着小短腿要从陈思凡的怀里挣脱出来,陈思凡瞪了一眼这没良心的小白眼狼便放了下去,刚一接触到地面楠楠就迫不及待的跑到许愿身边去,各种撒泼打滚可爱的直要人命!

卖萌可耻啊!卖萌可耻!

许愿一下楼的目标就是餐桌,陈思凡也跟着来到厨房,开火吧锅里的稀饭加水在煮一下,又到冰箱上拿出狗粮倒些到楠楠的碗里,之后在吧热好的稀饭盛好端上桌,喷香的稀饭和桌上一碟碟小菜勾起着陈思凡的食欲。

虽然在来之前她已经她已经在路上买了个馒头应付过去,但馒头毕竟不顶饱啊!在受到食物诱惑的时候陈思凡的肚子很不争气的叫唤起来,咽了咽唾沫,陈思凡在内心里祈祷着等等许先生能多留一点饭菜下来。

许愿在听到陈思凡肚子叫的时候就扭过头来看她,双唇轻起似乎想说点什么,可口袋里忽然震动起的铃声打断了他未出口的话,同时也惊到了正吃的不亦乐乎的楠楠,只见它全身肌肉紧绷,毛像炸开一帮,根根直立像只小刺猬一样。

我不去!逼我也没有!我说不去就不去!

这是陈思凡第一次见许愿这么气愤,楠楠是在许愿接起电话的时候才放松下身子解除了警惕的状态。许愿腿不方便接电话就在原地接,倒也不怕陈思凡听见,等到气愤的说完立马挂断。

话说起来许先生一气愤脸就会浮上两片红晕,很是好看,陈思凡在心里默默的想着。

楠楠吃完饭后跑到许愿的脚下蹭了蹭,许愿从脚下把它拎起,楠楠也不乱蹬吧短短的四肢乖乖收好,无辜的盯着许愿,在等待着他下一步的动作。

噗嗤许愿被它这模样逗笑胆小鬼!

呜呜楠楠似乎听得懂他的话,叫唤了两声。

陈思凡觉得要给他们一人一狗这幅冒着粉红泡泡的场景给闪瞎双眼!

这是一个在平凡不过的一天,陈思凡照常的进行着永无法完结的搞卫生工作,许愿龟缩在沙发里啃巧克力,不过电话声不绝于耳,导致这许愿一时恼怒吧电话线拔了,手机一同关机,世界顿时清净。

咚咚敲门声响起,在忙碌中的陈思凡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在她在许愿公寓工作的这几天她从未见过有谁来拜访过他,眼神飘到客厅里的许先生,见他还是老样子一点要起身开门的意思都没,陈思凡只好吧收擦干,去开了门。

门外站着一名身穿白大褂的男人,带着金丝边框眼睛,整个人迷茫了着一股书卷气,他见到开门的不是许愿,怔了下,眼神往里飘。

请问许先生在家吗

在的

陈思凡侧身让男人进门,正在沙发上啃饼干啃的正嗨的许愿听到脚步声微微抬了抬眼皮,见到男人他理解不顾零食不顾腿伤的跳起来,想要逃。男人仗着他四肢健全,跨出一大步一把就揪住了许愿的衣领,正蹲在许愿沙发前的楠楠不干了,冲上前去伸出小爪子又是挠又是叫。

两人一狗闹的不亦乐乎。

楠楠的攻击力几乎为零,男人连理都不理,就揪着他的衣领要往门外拖。

我不去!许愿在挣扎,腿上带着的石膏成了一个特大的阻碍他发挥不出以为的水平。

你不去也得去!你想要拖到什么时候!

许愿被男人一路拖到门口,在挣扎之时注意到一旁在围观的群众陈思凡同志,许愿像是见到一根救命稻草,伸手就拽住她胳膊,陈思凡给他拽往前踉跄了一步,然后就迎接到一个温暖的物体——许愿特无赖的跟条壁虎一样缠绕在陈思凡身上。男人见此,只好罢手。

许先生,只不过是去拆个石膏不是要你去动手术,你这又是何苦呢?男人是第一次见到这么麻烦的患者,若不是秦少再三嘱咐他看好许先生,他早就撒手不管。

许愿不说话,就只是偏过头去,陈思凡好不容易从被许先生抱了这一点上反应过来,又给男人这句话弄蒙了,她低头看向许愿被石膏裹住的腿,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许先生最近的行动是比以前要灵敏的多。

许先生,一个这么大的石头裹着脚不难受吗,为什么不去拆掉?陈思凡凑到许愿耳旁小声询问,温热的气息喷打在许愿敏感的耳上,痒痒的,但感觉很舒服。许愿不自在的动了动耳多,小声的回答

不想,就是不想

但你不会觉得这个裹着很难受吗,行动很不便啊

不难受许愿这句话说的连自己都不相信。

骗鬼啊!那天天用嫌弃的眼神盯着那石膏的人是谁啊!陈思凡在心里吐槽。男人见着许愿没有要动的意思,从白大褂上的口袋里掏出手机

许先生,你要是在不配合,我就打电话给秦少让他自己来处理!

许愿听到这话身体猛然一阵,眼睛死死的盯着那部手机,一副你敢挂试试看!的模样。

男人见许愿这样,觉得有戏,便装模作样的开始按动键盘,每按下一个数字键手机就配合着震动一下,每次震动声就像是一个棒槌在敲打着许愿的心脏,使得许愿陷入纠结,每次震动也使得楠楠把自己肌肉绷紧弄个小刺猬一样,对着男人低吼。

在男人按下最后一个数字键的时候,陈思凡只觉得身上一轻,许愿特灵敏的窜到男人面前伸手想要夺过手机,男人快他一步把手机塞到口袋里,反手捉许愿衣领,成功拖出大门。

我说我不去啊!许愿张牙舞爪的想要挣脱,楠楠在门里见到这一幕想要冲上前去解救许愿,但给陈思凡一把拎住抱到怀里。

呜呜可怜的小家伙只能看着它主人一步一步消失在视野中。

待到许愿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腿上少了石膏的裹着,双腿立即显的修长许多,不过走路还是有点一瘸一拐。

陈思凡看了眼时间,觉得男人在路上肯定遭遇了很多波澜,一般拆个石膏是不需要这么久。男人的服务还挺周全,把这小祖宗送出去也负责吧这小祖宗送回来,然后彻底告别这个小祖宗的男人心情格外明亮。和许愿阴郁的脸色形成一个鲜明的对比。

楠楠欢脱的跑出去,之后可怜巴巴的回来,趴在地毯上远远的观望着许愿,陈思凡吧切好的水果往茶几上一搁,控诉道有气也别撒在楠楠身上啊

我没有!许愿反驳是它自己跑出来又跑进去!

陈思凡也没多在这上面做纠结,拎起可怜巴巴的楠楠报在怀里,之前她抽空给楠楠洗了一个澡,柠檬的清香从楠楠身上发出来,格外好闻。

你为什么不想去拆石膏?陈思凡对于今天中午的事还是很好奇,许愿听她这么一问,眉头一拧很是不情愿的样子。

你能别问吗!

可以可以

在过了很久之后陈思凡才知道,许愿是因为不想去上班才不愿意去吧石膏拆掉,因为石膏一拆就证明他的带薪假期到头了,联想到许愿懒散的模样,陈思凡表示理解。

许愿的确是懒的去上班,晚上时候在床上翻来覆去好一会儿一想到明天还要去电台就难受的难以入眠,终于,在困意和心里难受的夹攻下许愿的小脑袋瓜子了浮想出一个好主意。想到就要立即去执行,于是许愿拿起了手机,拨出那一窜号码。

喂接通的时候,从话筒那边传来的是一苍老但不失中气的声音,许愿酝酿了一下感觉

老爷子,我想请假

嗯?

你看我虽然拆了石膏但腿脚还是不便,不能开车也没办法挤地铁赶公交,不如等我修养好了再去上班?

这是一个问题话筒那边的人沉静下来,像是在思考,听的许愿的心七上八下,很快电话那头的人给予回复,一举击破许愿计划。我让淮儿去接你好了,刚好他最近也闲的慌,还有什么事吗,要是没有我就去睡觉了

没了,老爷子晚安!

听着电话那头的忙音,许愿脸部紧绷大有要爆发的兆头,他还是爆发了,在月黑风高杀人夜里疯狂的撕扯着零食包装袋并且吧里头零食消灭殆尽,等到心情平复的时候零食也已经所剩无几,许愿吃的小腹微微隆起,心满意足的回到二楼床上睡觉去了。

等到第二天,还是一个在平凡不过的清晨,陈思凡抱着楠楠心情好好的要开始她一天的工作,忽然停下了脚步,远远看见了一辆拥有着骚包颜色的兰博基尼霸道的横在门口,陈思凡怎么看怎么觉得这辆车眼熟。车门处站着一位男性,一身得体的西装,往这许先生家眺望。

许先生破天荒的早起出门了!陈思凡讶异的看着许愿上了车,男人也跟着上了车。之后陈思凡看着这车用着极快的速度冲了出去,歪歪扭扭的向前形式。

陈思凡担心起许先生才刚拆了石膏腿。话说现在驾照真的已经好考到这种人都可以上路了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