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婚途漫漫:爱你至清至浅

更新时间:2021-09-11 05:03:48

婚途漫漫:爱你至清至浅 连载中

婚途漫漫:爱你至清至浅

来源:微小宝 作者:清浅 分类:都市 主角:沈冷非墨 人气:

《婚途漫漫:爱你至清至浅》作者:清浅,都市类型小说,主角:沈冷非墨,本小说主要讲述了:爱过,恨过,生过,死过,到最后竟是连恨都恨不起来…… 也许这就是爱情里最大的绝望。 冷非墨,如果这是你想要的,那么,我成全你。 是痛是苦,我都心甘情愿。 只因为,那个人,是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冷非墨很少来找自己,但是却在那件事情之后找到自己,和沈清浅说起检查身体移植的事情。   冷非墨无情的站在沈清浅的身边毫不在乎的告诉她:“准备好时间去医院,剩下的检查做完了就能移植。”   沈清浅看着冷非墨还是依旧冰冷的脸庞,不知道自己这些年来坚持的到底是什么。   眼眶一直都在打转的泪水终于还是不争气的顺着脸颊流下来。   冷非墨冷冰冰的看着沈清浅,嘴角带着一丝嘲笑的说:“你觉得我能相信你吗,还是说,这个也是你想好的一个对付我的招数?”   沈清浅张开嘴巴,哑然了很久没发出声音,她心里面却已经完全崩溃了,惨然的说到:“所有的一切我都说了,可是你不相信我,为什么就不能相信我,为什么啊!”   她又泪流满面的摇了摇头,说:“你没有爱过我。”   冷非墨冷笑说:“不用和我说这些话,我告诉你,把心脏移植给阿离,这样的话,你才能赎罪!”冷非墨的话强劲而有力,容不得任何人反抗。   沈清浅仰着自己的脸,看着冷非墨,脸上的泪痕早已风干,干在脸上有点生疼生疼的感觉。   她终于在这一刻幡然醒悟,从头到尾都是为了江语离,自己在他的心里,或许从来都没有一点位置,所以这三年来的隐忍和付出,在他的眼里就像是一种赎罪。   她低着头,蹒跚着脚步转身离开。   回到房间之后,她就捂着自己的腹部,痛苦的蜷缩在了地上。   强烈的抽痛感觉,几乎要让她整个人都崩溃了   她一边哭着,一边想着,恐怕她也是快要死了吧。所以他才会这么无情?   泪水不停的流,划过脸颊,落在地上,也淹没在了心里。   昏昏沉沉的,她就这么蜷缩在地上,疼痛夹杂着心痛,而昏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醒来,看着时间已经到了饭点,沈清浅慢慢的朝着楼下走去,   看见一个穿着短裙拿着迷你小包的女人背对着她坐在沙发上,头发简单的披在身后,就算是坐着,只是能看出来,是一个身材极致的女人。   她手上拿着协议,小声的叫住了沈清浅:“你好,是沈小姐吗,我是冷总叫来和你签协议的,您现在有时间吗?”   那个女人脸上带着标志性的笑容,对着沈清浅说着。   沈清浅呆呆的站在原地,原来是这样的,他是害怕自己反悔还是怎么样,难道说,他就这么想要剥夺自己的生命,去救江语离吗?   沈清浅苦笑,对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女人,毫不在乎的说道:“签吧。”   那个女人依旧带着标志性的笑容,拿出了自己早就准备好的协议,递给了沈清浅。   沈清浅接过手去,刷刷的几下在合同上签字,一下放在了桌子上,一点都不含糊的朝着厨房走去,边走边背对着那个女人说:“你告诉你们冷总,我沈清浅什么都不好,但就是说话算数。”   那个女人点了点头,没想之前在外面听说的这个夫人会是这样的脾气,拿起签好的协议朝着外面走去。   沈清浅听着客厅没有了动静,正在拨菜的手一下就停了,心里明白但是依旧不相信他能做到这么无情。   晚上已经很晚了,沈清浅躺在床上,听到似乎客厅有点动静,可能是冷非墨应酬完之后回来。   但是只要想到今天早上签字的事情,沈清浅心里开始难受起来,并不打算出去。   冷非墨回来的时候站在客厅里,并没有看到沈清浅的身影,本来就不是很满意她。   他故意在客厅里弄很大声,想要引起沈清浅的注意,但等了很久,居然一点动静都没有。   冷非墨大步的朝着沈清浅的房间走去,一脚踹开了她的房间门,朝着躺在床上一脸不知所措的沈清浅走去,一把抓住了她纤细的手臂。   沈清浅被冷非墨的动作吓到一句话都不敢说,只能呆呆的盯着站在自己面前浑身散发出危险气息的男人。   冷非墨斜眼盯着只穿了一件薄薄睡衣的沈清浅,低声怒吼着:“你觉得你是有享受好条件的人吗,要不要我教教你为人妻子到底应该做点什么事情?”   沈清浅盯着站在自己眼前的男人,她很清楚冷非墨是再次来找茬的。   沈清浅说;“我在没有死没有和你离婚之前我都会做你想要我去做的事情,你尽管说,我能做的我都去做。”   沈清浅从来都是顺从,这三年来,这样的事情早已经习惯,对他这样的人只能乖乖的缴械投降,不然到最后,肯定会遍体凌伤。   冷非墨盯着沈清浅扯了扯嘴唇,戏虐的笑着说:“是吗,我说什么都会照做,你知道什么是夫妻义务吗?嗯?”   沈清浅被冷非墨这样一说,低着头一下就不说话了。   她想了想,还是妥协,站在冷非墨的眼前,麻利的脱掉了自己身上仅存的睡衣,光溜溜的站在他的眼前。   冷非墨皱了皱眉头,没有想到这个女人会妥协的,黑色的瞳孔慢慢的收紧,盯着她的身体不说一句话。   沈清浅低着头,不去看他,此刻房间里只有她和冷非墨,安静的离奇,自己光着身体站在他的眼前。   冷非墨看着已经脱光了的沈清浅,果然,这也是她为了吸引自己的目光用的手段。   冷非墨走到沈清浅的身边,一把掐住沈清浅的脖子,迫使她站在自己的跟前,脸上带着嘲讽的表情说:“你看,嘴巴倒是很坚硬,身体却很诚实。”   说完,朝着外面走去,剩下沈清浅一个人站在屋里,开始回味起刚才他说的话。   还没有等沈清浅穿上衣服,冷非墨站在屋外大声的命令起来:“明天早上直接到医院来,做你该做的事情。”   说完,门外已经没有了动静,沈清浅叹了一口气,强忍着自己心里的难受劲儿,勉强的坚持到了早上。   到了之前说好的时间点,沈清浅很快收拾好了自己,毕竟也是快要死的人,不在乎时间的长短。   打车到医院,沈清浅知道自己当时答应他的时候意味着什么,但是当自己知道那一份协议的时候,早就放弃了所有的心里挣扎,他想要自己死,那自己便把命给他就是了。   冷非墨早早的就到了医院里,身边站着之前来找过沈清浅的那个高挑好看的女人。   他有点不耐烦的看了看时间,一直朝着门口张望着,不一会儿,沈清浅很快出现在医院的门口,冷非墨一颗悬着的心才算落下来。   冷清浅一路小跑着到了医院,胃部因为剧烈的跑动一阵阵的开始痛起来,但是她还是忍住面不改色的站在冷非墨的面前。   冷非墨很不耐烦的朝着她大声的呵斥起来:“你不知道时间是吗,之前说好的,要是你敢不来,我一定会杀来你!”   冷非墨说完朝着病房走去,沈清浅站在原地冷冷的笑着,难道来了,这就不算是杀我了吗?结局都是一样的。   沈北刚刚才从值班室走出来,昨晚上的病人实在太多了,沈北一晚上都没有睡,刚刚才交接了工作走出来,就看见一抹白色都身影从前面跑过。   沈北从来都不会看错沈清浅都背影,他知道沈清浅生病的事情,但是在这里见到沈清浅还是很惊讶,想了想,马上朝着那个白色的身影追去。   冷非墨带着沈清浅来到医生办公室,给医生在说着什么,沈清浅没有心情去听,只是呆呆的站在门口。   很快冷非墨走出来,冰冷的对着她说;“这个是你自己愿意的,能把心脏给我们阿离,也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沈清浅转过身去不再看他,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转,但是为了自己最后的一点尊严,在难受都只能忍着。   沈清浅被医生带进去很快出来,冷非墨站在一边不说话,沈清浅低着头沉默着,这次之后,真的和冷非墨之间什么都完了。   医生在十分钟之后拿着报告单出来,脸色不是很好看,冷非墨听见动静马上站起来,着急的朝着医生走过去。   医生表情严肃看着沈清浅和冷非墨说:“她的身体出了一点状况,我想移植只能中断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