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天灾妖祸

更新时间:2021-10-19 18:58:00

天灾妖祸 已完结

天灾妖祸

来源:落初 作者:白某人 分类:都市 主角:小翠小姐 人气:

《天灾妖祸》是白某人写的一本都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天灾妖祸》精彩章节节选:为什么她家会睡着被重金悬赏的通缉犯?为什么当她准备把他绑起来领赏的时候反而被绑了起来?为什么他还要害她跟着被刺杀?为什么这个通缉犯不管是外在还是内在都如此的妖孽?!她真的没希望变成有钱人,也没指望过上好日子,但是可不可以至少遇上的事情靠谱一点?这个愿望太虚幻了吗?【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里也没外人,我可就说了,我家那位啊就是三皇子殷贤。他虽然脾气不好,不过其实人很温柔的啦……来,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动身去找他吧……”无视陈老爷的慌乱,殷水月俏皮地说,扯着他的衣袖就要往大门处走,吓得脸色本来就不好的陈老爷浑身直打哆嗦。

“不……不用了,真不用了,要不就改日再还吧!”陈老爷慌不择言道。

“那怎么行?欠债还钱乃天经地义之事,要是不还,你说我和小舞怎么过意得去啊。”可是殷水月却不打算放过他,继续笑盈盈地拦着可怜的陈老爷不放。

而此时,我正坐在他们面前,好像没看见他们的拉拉扯扯一样,一口接着一口地喝着手里的茶。我现在已经心如死灰,就算现在突然冲进来一群官兵把我们就地正法我也不会有多大反应了。

然而此时我却不知道这话题人物的殷贤已经离我们不远了……

“还有多远。”稍稍掀开马车上的布帘,殷贤不带感情的音调生硬地响起了。

一切,都应该照他的计划来走才是,他从来没怀疑过。从姐姐被迫离开他的那天起,他就一直这么认为着,自己所做的每一件事也都是计划好的,为了那个目的。

没有权力的人是人偶,就算拉扯的线被粗暴地弄断,也只能残缺地舞着。

“回禀殿下,还有一条街就到了。”守在车厢外的执焕恭敬地回着话,眼里有些不舍。殿下每天公务都如此繁忙,却每一件事都要亲力亲为,只怕有朝一日身子会撑不下去,“恕属下直言,只是送请帖的话,由我代劳不就……”

“你懂什么,我自有分寸。”殷贤冷冷地打断他道,“那个叫韩舞女子,我必须要见一见。”是的,每一个棋子,要怎么走才能发挥它最大的力量,不明白是不行的。

“是,属下失言了。”既然是殿下已经决定好的事情就没有办法了。执焕这么想着,飞身跳上一旁的屋顶,跟着马车的步调开始在房屋间跳跃起来。

远远望去,韩俯已经不远了。

已经过了午时了,可是还没见着永涵的影子。半卧在床上,严永涵的父亲眉头紧锁着,那孩子,竟然放着有病在身的父亲不闻不问。

他知道永涵怨他不该羞辱那韩家的小姐,但是他这么做也是为了永涵好。现在韩家家道中落,一贫如洗不说,那韩舞的父亲更是个不知所谓的赌徒,她根本配不上他的永涵!他怎么就不明白呢?

再也难以忍耐,严老爷唤上丫鬟搀扶着勉强起身去了严永涵的别院,一进去,就远远地看见了严永涵的背影,他面前,还有一个侍从,他们好像在说些什么。

“韩家现在有动静吗?”虽然一切都是他在背后主导,但是还是担心不已。事实上他早就后悔了,一想到韩舞难过的样子,他就寝食难安。从她出生起,他就决定要守候着她了,就算对别人再怎么心狠手辣,遇到了韩舞,他严永涵也只有化作绕指柔的份。

“并没什么多大的动静,只是昨天有官兵去搜查要犯,并没有发现什么,便马上离去了。”来人回禀着,又端上来一纸书信和一本精致的册子,“另外,少爷,这是三皇子派人送来的请帖,还有参加人员的名册,请您过目。”

是吗,又是一年一度的盛宴吧,贪得无厌的朝廷今年不知又要抿去多少钱财。

“永涵!”严老爷再也按耐不住,出声唤住了他。而严永涵见来人是父亲,也没有什么动作,马上低下头看起了名册。

他从来都知道父亲嫌贫爱富,那都与他无关,但是竟然当众羞辱小舞还悔了他们的婚,就算是父亲他也不能原谅。

没有看出他的冷漠,严老爷已经被怒气冲昏了头脑,“又是韩舞的事情是不是!你这小子怎么这么不听话,凭我们严家,什么样的女人弄不到手,你醒醒吧!”

“父亲,请您不要把小舞和别的女子相提并论好吗?”严永涵冰霜般地说道,望着他眼神无比冷冽。

“你竟然这样跟父亲说话!那个女人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严老爷痛心疾首,却只惹的严永涵更加厌恶。他转身,继续翻着名册,看也不看严老爷一眼,厉声道,“老爷还有病在身,不宜久站,还不快送他回房休息。”

“是,少爷。”搀扶着严老爷的丫鬟马上应声道,不顾他的反对,和一旁的小侍驾着他离开了别院。没办法,虽然说起来对方是老爷,但是现在严家的财产却大部分都在少爷名下,也只有不敬了。

这么想着,他们回头看了看少爷,却发现他正满是震惊地望着那册子,神色沉重地喃喃自语着,“这怎么可能,那个三皇子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严永涵一直翻着名册的那一页,手指轻触的地方分明地写着……韩氏布庄韩舞。

而此时,还不知道命运即将发生转折的我,还平然地坐在茶几前,看着眼前的一幕。

殷水月还是妖孽地拉扯着陈老爷的衣袖,陈老爷也还是面无血色地想要躲闪,戏剧性的是,门边又站了一个神色凌冽的男子,背着手,冷冷地看着这出闹剧,直到他把目光定到殷水月的脸上,才阴沉了下来。

“是你。”来人正是殷贤,他深知殷水月的不按理出牌,也没想到自己的手下能真的抓住他。不过这样的相遇会不会太戏剧性了?

“三……三皇子!”陈老爷惊叫道,一屁股跌坐在地上。而殷水月还是灿烂地笑着,顺势从陈老爷身边飘到殷贤边上,双手肆无忌惮地就攀了上去,让我为他捏了把冷汗。

这个人是疯了吗?陈老爷是不知道。但是除了他之外的人却清楚的很!殷水月是朝廷的通缉要犯,而来人则是三皇子殷贤,这……这这这,这不是肉碰上了砧板吗?而且殷水月这个家伙身为肉还自动往砧板上靠,一副很亲昵的样子,他还真以为自己是人家的情人了不成!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