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弃爱之王爷请滚蛋

更新时间:2022-01-22 18:27:31

弃爱之王爷请滚蛋 已完结

弃爱之王爷请滚蛋

来源:落初 作者:一梦倾城 分类:都市 主角:柳荷小七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一梦倾城的原创小说《弃爱之王爷请滚蛋》,主角柳荷小七,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在无良阎君的哄骗下,芍小七附魂到了南月朝最妖孽、最冷酷的冷清王爷的王妃身上。话说这王妃当得真叫一个悲催,新婚当日就被冷血的王爷家暴于王府最破败的冷院里,嗯哼,连她芍小七也敢欺负?这男人是在找死么!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芍小七在床罩上方看的是脸红心跳,还好是自己现在是鬼魂,不然要是被别人知道了,还了得。

赫连铭在一声吼叫中结束毫无留恋。赤条条的站在地上,张开双臂。芍小七不得不赞叹,这王爷的身材还真是一级棒,骨健筋强,完美的倒三角,淡古铜色的光洁皮肤,健美的肌肉不多不少刚好,整个人散发着如猎豹般危险的气息。刚经历了一场鱼水之欢后的夏碧月脸色潮红,眼里是还未退去的情潮,媚眼如丝。

“去送你姐姐最后一程,别让夏言询看出什么来。”赫连铭穿上衣服离开时朝夏碧月冷然的说道,哪还有刚才的情、欲。

“是。”夏碧月很是不愿,但碍于是赫连铭吩咐的,她不敢不从。

屋子里还充斥着糜烂的气息,然而已只剩夏碧月一人跪坐在床榻上,刚才的景像似乎是一场海市蜃楼。

芍小七见现场版的AV也谢了幕,赶紧飘出房间,得赶着在封棺之前附身才行。

刚飘到灵堂,就听到祭祀在让封棺,芍小七赶紧飘到尸体上方,躺下去,融入了那具寄体中。

四个抬着棺木盖得家丁正准备盖下去,棺中的尸体突然坐了起来,吓得他们维持那个动作站了许久。

“啊!诈尸啦!”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刚还热闹的灵堂瞬间只剩下刚从棺材中爬起来的芍小七。

夏风从庭院中刮过,芍小七搓了搓肩膀,不是吧,人呢?

低头看到身上的寿衣,笑了笑,上面的牡丹绣花竟是纯金丝秀成。抹了抹头上,也满是金步摇的,看来有的人死了才算是个人。芍小七为这个身体的原主人感到悲哀,身前受了那样的酷刑,死了确实荣耀,风光,也不知道是做给谁看的。同时,她又为自己叹着气,六十一岁啊,也不知该如何度过这样漫长的时间。

赫连铭看到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家仆,皱了皱眉,怎么还有这样的事?

“王爷……”王福轻身唤道,提醒着王爷或许该去看看,毕竟死了两日的人复生确实是一件让人匪夷所思的事。

赫连铭站起来,朝灵堂走去。他绝不相信死了两日的人还会复生。

夏碧月也听说了夏沉鱼死而复生的事,提着围裙朝灵堂跑去,她绝不相信。

芍小七看着突然进来的一大圈人,愣在原地,不是都吓跑了吗?

人群让开道来,走来一人。

只见那人俊美绝伦,脸如镌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黝黑深邃的眼眸,泛沉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一袭墨色锦衣包裹着完美的身材,骄傲的睥睨着站在他面前的女子,整个人如猎豹危险而优雅。

芍小七算是第一次看清那个王爷的长相,眼里滑过惊艳,暗自点点头,长的挺有骄傲的资本。

赫连铭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个本已逝世的女人。一眼不眨的看着夏沉鱼,似要讲对面之人看穿。

芍小七在赫连铭的冰冷的审视下,挺直了小腰板,藏在广袖里的手心却冒出了汗液,心里暗道,这人的眼神好犀利。两个人就在众多人面前对视着,你不言我不语。

夏碧月扭着细腰妖娆的走来,打断两人的凝视,她很不高兴。“王爷,妹妹这是……鬼附身了吗?”有点害怕的语气,我见犹怜。

芍小七暗自惊奇,这不是刚才和眼前的王爷缠绵的女子吗?妹妹?既然夏沉鱼是王妃,应该是叫姐姐吧?竟然叫的是妹妹?再瞧瞧那个女子的外貌,似乎和这个身体长的有六分相像,难道是亲姐妹?

“夏碧月。”赫连铭开口阻止,他并不相信鬼神之说,难道是说眼前的这个女子另有其人,毕竟没有人死了两日还活生生的站起来,然而,若是夏言询和赫连玉联合悄悄换了人呢?冷冽的视线滑过夏沉鱼的脖子,上面的疤痕竟然没有了!

快步走上前,他需要确定一下。

锦袍撕裂的声音在寂静的灵堂里格外的刺耳。

芍小七还没有反应过来,身上已经一寸不剩,赤条条的暴露在众人面前。这样的突发情况,让她始料不及。等到反应过来,院里的众人全都看着自己。抓起地上的破布,遮住重要部位,怒瞪着那个罪魁祸首:“流氓!你妈没教你什么叫尊重吗?”芍小七羞愤又悲怒,上辈子虽然总被嘲讽,可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羞辱。抓着衣料的手愤怒的颤抖着。

一丝不挂的身体上疤痕还在,但是已经淡了许多,两天可以把疤痕恢复到此等地步吗?且还是尸体自动修复?深邃冰冷的眼眸是藏着疑惑。“妈?”这女人说的是什么意思?

“就是娘亲的意思!”芍小七收起了羞愤,剩下的只是对眼前这个王爷的不满和愤怒。残破的衣服足够裹着重要部位了,现在露胳膊露腿倒不怎样,毕竟她也做了二十年的现代人,比基尼美女又不是没见过。

“住嘴!”赫连铭怒吼道,看芍小七的眼神危险极了。

芍小七不明白他为何会突然生气,讪笑着:“难道不是吗?没教养的男人。”

然而这句话彻底激怒了赫连铭,一直强有力的手掐在芍小七的细脖上。

赶到严重缺氧,四肢胡乱的踢打着,芍小七暗想,以后肯定不能再提这变态王爷的妈了。“放开!快放开我!”若是芍小七在二十一世纪的身体还是能打痛人的,这夏沉鱼的细胳膊细腿打人就和打空气一样,软绵绵的毫无威胁。

愤怒中的赫连铭看到夏沉鱼的脸变成了绛紫色,甩开了她,警告道:“夏沉鱼,你给本王听着,最没有资格评论我母亲的就是你!”

芍小七跌坐在地上,咳嗽着,从新呼吸到新鲜空气真好。那些话被她过滤分析了一下,看来夏沉鱼似乎和这王爷有着什么深仇大恨,该不会是杀母之仇吧?不对啊,夏沉鱼还这么年轻绝对不可能去杀皇宫里的娘娘的,或者说是夏沉鱼的老爹和他有仇?啊!不是吧,那她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过啊,难道要受四十多年的家庭暴力?要不告诉他,我不是真正的夏沉鱼?他肯定不信的,如果不是我亲生经历了,我也不会信的。芍小七心里愁着,这什么破身份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