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重燃1990

更新时间:2020-09-15 20:51:30

重燃1990 已完结

重燃1990

来源:落初 作者:醉卧人生 分类:军事 主角:林远林志 人气:

火爆新书《重燃1990》是醉卧人生所创作的一本军事风格的小说,主角林远林志,书中主要讲述了:退伍后,林远奋斗五年,却没车没房还被甩,他喝醉了,醒来竟回到1990年,看他如何改变自己的命运……抗战烽火《疯狂指挥官》新书开启……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小舅可不是一般的狠!

因为这事,差一点没有被公安局录用。还好后来查出那家伙本来就是镇上的混混,舅舅才当上了警察,真是一波三折。

“哇哈哈……来!小远,让小舅抱抱。”说着,张四龙就伸开了双臂。

林远准备躲开,还是不抱的好。当家当兵的时候可没有少听他的唠叨。

“臭小子!你娘不在了,你爹走了,你丫的就是俺儿子。”

“给你说过多少遍,啊!当兵你去也要去,不去,也要去!”

“我姐咋就有你这么没有出息的儿子,连个高中都考不上!我踹死你!我。”

“你还躲,兔崽子,老子可是看着你长大的。”

想想林远的额头都冷汗直冒,这个舅舅啊!退伍回来后,每天盯自己的梢,自己做什么事情都逃不过他的掌控。

林远一直感叹!小舅不愧是侦察兵出身。

虽然没有考上高中,还是被小舅通关系读了高中两年,就被小舅扔到了部队。

“哟呵!小子还不乐意,跑哪儿去你。”张四龙伸手就把林远揽进了怀里,张大嘴就呵呵笑了起来。

“来!给你这个,这可是你姐包的。”林志把两个肉粽子放在张四龙的怀里,喉咙滚动了一下,吞了吞唾沫。

“嗯!这还差不多。二姐嫁给你后,可是好多年没有吃过二姐亲手包的粽子了。”张四龙看着手里的粽子,叹息不已。

“来!小远,舅舅给你拨开,咱爷俩一起吃。”张四龙把粽子撕开就往林远的嘴里送。

林远推了推,摇了摇头道:“俺吃过了,不吃了。”

“嗯?小远懂事了,吃了就不吃了。你要是不吃,小舅可是吃了啊……”张四龙诱惑道,自己咬了一口。

“还是那个味道,可以啊!还是肉馅的。”一个粽子几口就被张四龙给吃了个干净,对着林远吧吧嘴。

林远从张四龙身上挣脱下来,对着张四龙做了个鬼脸,咬着还剩一半的苹果就一边玩去了。

林远可不是去玩,他要去看看,外婆家里的那破渔网还在不在。

根据记忆,林远跑到了屋后墙根处,正看到一个破旧的渔网被几个破木棍给顶着。

外公好捕鱼,坐着贩卖鱼的生意。在上坝有条河,河水流淌的急,很危险!没有几个人敢去下河。

这上坝的黑桥河也就成为了几个跟外公一样,胆子大,水性好!这么几个人的收入来源。

黑桥河,水深鱼多。林远就是打了捕鱼的注意,别人不敢干的不代表他不能干。

林远把破渔网收了收,把几个破木棍给放下来,累的气喘吁吁。

收了渔网,林远感觉自己的小身板应该锻炼锻炼了,这也让林远坐下了一个决定。

“***,这小身板子,要是到了河里不被河水给冲走了。不行,要训练,自己给自己军训,加强体魄!”林远想道。

这么一想,眯着眼睛就意淫起来:要是现在就开始自己军训?那么到参军的时候,不是甩那些家伙一条街。

嗯!就这么干。

林远打定了注意后,立即瞪大了眼睛。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当年癞子也是跟自己一起参的军,自己的特种兵指标就是让给了他。”林远嘀咕道,开始寻思起来。

“要不,把癞子忽悠过来,一起干!”这同样也让林远想起了关于癞子的事情。

癞子王子豪,住在隔壁王家村。在林远退伍三年后,战友聚会上,听说了关于癞子的事情。

癞子成了特种兵后,在一次边境任务中失去了生命,享年二十六岁。

这可是林远的铁哥们,也是在连队中唯一的老乡,而且是一起光屁股长大的发小。

那时候林远就后悔过,干啥自己把这个名额让出去啊!要不然癞子就不会牺牲。

那个告诉林远的也是他新兵连的时候,认识的哥们,一起和癞子通过了特种兵考核。

他叫刘大鹏,因为负伤申请退了伍。因为立了功,被部队安排转业做了警察,在特警大队喂警犬,成为了一名铲屎官。

“小远,你那这破渔网干啥?”张四龙突然出现在林远的身后。

林远吓了一跳,从回忆中惊醒过来。舔着脸嘿嘿一笑:“小舅,看着好玩,先拿回家玩玩中不?”

张四龙沉思了一下,反正这破渔网也没有用!自己也不喜欢打鱼,也没有修理过,让孩子拿走玩去。

“告诉舅舅你想干啥?”张四龙可不想林远去河里打鱼,一个八九岁的孩子,狗屁不懂!

可林远这小子很虎,说不定就拿去跑河里去了,不免也是有些担心。

“家里有鸟,看看我能用渔网捉住不?”林远呲着牙说道。

“捉鸟啊!拿去吧。”张四龙放心下来,他小时候也用过这张渔网捉过鸟,没有啥稀奇的。

小孩子吗?异想天开的事情多了。

张四龙把破旧的渔网收拾收拾,找了一个麻袋给装起来,扯着林远就从后院的走了出来。

这个时候,林远看见父亲正在低着头,外婆用烟枪对着父亲捣个不停,冷声训斥着。

“你瞧瞧你什么出息,连老婆孩子都吃不饱,你还是个男人吗?”外婆训斥着,身体都在颤抖。

“娘!你又咋了?你都不会说掉好听的,二姐好不容易回家一趟。”张四龙有点不乐意道。就是因为娘没有好脸色,才让二姐很少会娘家。

“哼!”外婆冷哼一声。哆嗦着手,坐在小凳子上,吧唧吧唧的抽着烟。

张桂芝拉了拉林志的手要走,外婆抬眼瞄了一下,深深叹了口气。

“回去就回去吧!家里有些玉米面,刚刚摘下的一篮子槐花,回去给小远蒸了。”外婆说着,瞪了张四龙一眼。

张四龙会意,把收拾好的破渔网递给林志让他拿着,转身就进了屋。

半袋子玉米面就给扛了出来,手里提着一篮子槐花,把槐花倒进了玉米面的麻袋里。

“二姐夫!走吧。”张四龙把半袋子玉米面扛起来,放在自己的肩膀上说道。

林志的心有说不出的难受,嘴角颤了颤,没有说什么?

他知道岳母训斥自己也是好心,还不是自己没有出息,光是一身的武艺也是没有啥用。

这个年代,会武不能挣钱当饭吃。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