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草根特工

更新时间:2020-10-16 15:00:54

草根特工 连载中

草根特工

来源:落初 作者:已知天命大叔 分类:军事 主角:陈晓峰刘三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已知天命大叔原创的军事小说《草根特工》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陈晓峰刘三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一名普通的人力车夫,从未接受过任何特工训练,却阴差阳错供职于特工总部,国难当头之际,目睹日伪的暴行,最终投入抗日救国的洪流之中,成为草根出生的红色王牌特工。在外站完本过五本书,总字数700万,成绩最好的一本万订,人品和质量都有保证,放心阅读,绝不太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陈晓峰打了个激灵,循声朝门外跑去,只见魏先生满身是血从面前经过,看到他时怒目而视,冷冷地说了句:“我不是跟你说过,一定要保护好我给你的那个箱子吗?你这个叛徒,我那么相信你,你居然出卖了我?”

陈晓峰一听,顿时明白了,一定是刘三愣和菊子,以把自己送到派遣军总医院治疗为名,其实是控制住自己,这样的话,他们就可以前往自己家里搜寻证据,估计是发现了那只皮箱子。

陈晓峰正想解释,魏先生擦肩而过,直接朝前跑去,他正想追赶,但浑身疼痛难忍,只得大声叫道:“魏先生,魏先生,我没有叛变,你看我都被打得皮开肉绽,但却没有说一句话呀?”

魏先生突然回过头来,朝他冷笑道:“是吗,你不是坦白了自己是刺猬吗?你这个胆小鬼,你就是个叛徒!”

陈晓峰急出了一身的大汗,赶紧申辩道:“我算是什么叛徒,我都不是你们共产党的人!再说了,那什么刺猬是国民党的特务好不好......”

就在这时,菊子和刘三愣带着人赶了过来,菊子一挥手,刘三愣带着人继续追赶魏先生。

菊子则转身对着陈晓峰,面露微笑地说道:“我早就知道你不是军统‘刺猬’,而是八路军办事处的‘喜鹊’!”

陈晓峰吓得浑身冒出大汗,赶紧解释道:“不是我,不是我,我不是喜鹊!”

菊子把脸凑到他的面前,一股清香之味扑鼻而来,让陈晓峰在感到瞬间的愉悦之后,立即陷入了无边的恐惧之中。

菊子手里的枪,已经顶住了他的头,冷冷的问道:“那你告诉我,你不是喜鹊,谁是喜鹊?”

此时此刻,陈晓峰想到了瘫痪在床的父亲,如果自己死了父亲怎么办?

陈晓峰脱口而出:“喜鹊是魏先生,魏先生是喜鹊!”

这时,他的脑海里浮现出了魏先生愤怒至极和不屑一顾的表情,大声怒斥道:“你这个叛徒!你这个叛徒——”

可菊子却两眼一眨不眨地注视着他,冷哼了一声:“你就是喜鹊!”

话音一落,菊子扣动了扳机。

陈晓峰瞪大着一双恐惧的大眼,看到一颗正从橘子的枪口射出,慢慢地飞向自己的额头,他感觉自己双腿立即坦然,根本就站不起来,惊得大叫。

“啊——”

他突然从床上坐起来,刚好碰到了菊子的额头,“咚”地一声,菊子被他撞得往后踉跄了一步,伸手抚摸着额头,瞪着一双疑惑的大眼问道:“你干什么?”

已经浑身大汗,坐在床上的陈晓峰这才发现,自己刚才做了一个噩梦。

巧的是菊子来到病房,正凑过来,仔细端详着他英俊面孔的时候,一股清香正好进入他的梦境,当他被噩梦吓得尖叫坐起来时,刚好撞到了菊子。

还没回过神来的陈晓峰,并没有答话,只是在心里告诉自己:梦是反的,梦是反的,自己在梦中成了叛徒,那就证明在现实中,自己最终会成为一名英雄!

见他半天不吭声,菊子又走到他面前,躬身歪着脑袋打量着他问道:“做噩梦了?”

陈晓峰脸色变了几变,做贼心虚的他,不禁担心自己说了梦话,还以为菊子也进入了他的梦境,已经从他的嘴里得知,魏先生不仅是共产党的地下工作者喜鹊,而且还把那个皮箱放在了他的家里。

好不容易回过神来,才心有余悸地朝菊子点了点头:“我......我梦见你用枪指着我的额头,而......而且开了枪。”

菊子听完微微一笑:“难道你不知道梦是反的?梦见我朝你开枪,恰好证明我是你生命中的贵人,如果早上不是我及时赶到,恐怕你这条小命就交代了。”

陈晓峰听说过菊子,一直在国军的大后方进行谍报工作,却没想到她的中国话说得这么地道,而且声音十分悦耳,这使得陈晓峰肯定,自己过去见过她,只是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所以忍不住仔细打量着菊子。

菊子笑了笑:“怎么,你不认识我了?”

菊子的话,让陈晓峰确信,自己一定与这个口蜜腹剑的东洋女间谍,曾经有过一次偶遇,但怎么也想不起来。

菊子在他的床边坐下,身上散发出来的清香味再次扑鼻而来,让陈晓峰在倍感愉悦的同时,已是满身创痛的他,身体居然还产生了强烈的反应。

“两年前的一个下午,我在租界被巡捕追赶,如果不是你,我不仅会被他们抓住,恐怕后来也逃不出那两个浪人的魔爪。”

菊子的话让陈晓峰心头一震,他瞪大一双愕然的眼睛,面颊同时泛起了红晕,感到不可思议的问道:“你......你是吴雅仙?”

菊子这个曾经让国民政府感到头痛的东洋头号女间谍,此时此刻居然嫣然一笑,表现得像个大家闺秀似的,面颊也微微泛起了红晕:“是呀,我还以为你会记着我一辈子,没想到这么快就忘记了?”

陈晓峰突然伸手抓起菊子的手,感觉到她的那只手,就像当年一样细嫩柔软。

在这个瞬间,陈晓峰的脑海里甚至闪过一丝念头:难道她是八路军办事处,或者山城方面打入梅机关的特工吗?

不过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因为在特工总部工作期间,菊子几乎是那些汉奸谈虎色变的人物,这不仅仅是因为她当年在谍报工作中的出色表现,更因为她心狠手辣,别说是对抗日志士,就连汉奸一个没注意,都有可能被她往死里整,像她这样的女魔头,怎么可能是抗日的地下工作者呢?

想到这里,陈晓峰正准备把手缩回来,但菊子一直含情脉脉地看着他,他担心自己一缩手,又会引起这个女魔头的怀疑,要是跟到自己家里,把魏先生的那个皮箱子找出来就麻烦。

在进退两难之时,本来身体就虚弱的陈晓峰,一下气血攻心,只觉嘴里一甜,“噗”地吐出一口血雾。

菊子见状,立即扶着他躺下,陈晓峰正好顺势把手缩了回来,菊子则转身朝外走去,立即把主治医生叫了过来。

主治医生检查了一下,对菊子说道:“病人身体没有大碍,但却需要休息,你最好不要在这个时候,跟他谈一些敏感和能够刺激他的话题。”

菊子点了点头,又让医生叫护士进来,给陈晓峰换了一床干净的被子,陈晓峰躺在床上,因为不知道如何面对菊子,只好闭起双眼,想起了两年前的情景。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