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我是船长

更新时间:2020-06-28 06:52:27

我是船长 已完结

我是船长

来源:落初 作者:君不见 分类:科幻 主角:古帆小镇 人气:

《我是船长》作者:君不见,科幻类型小说,主角:古帆小镇,本小说主要讲述了:铜族被称为巨人之族,他们憨厚坚忍,骁勇善战,为了责任、承诺与荣耀,铜族人无所畏惧。  一名普通的黄族少年,从自己的养父那里继承了一颗铜族人的心,同时还继承了他深藏在心中,不曾完成的梦想——成为一名真正的船长。  在浩瀚的宇宙之中,不停前行,前行,从不停留,永不驻足,穿过一个又一个星球,穿越璀璨星河,到达宇宙的边缘……  我所到处,众生敬服,我所过处,万马齐喑!  这是宇宙大航海的末期,又一个英雄时代宣告到来,一艘飞船,便敌得过千军万马,无数战舰。  那一天,古帆为残破的白帆号挂上一叶光帆,离开即将毁灭的星球,飞向了浩瀚无垠的宇宙,以宇宙星空为背景,写下属于白帆号船长的辉煌。  (2012到了,各位打算登船的童鞋请准备好月票、推荐票、评价票,凭票登船……)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格兰镇是一个很小的小镇,说是小镇,其实是散落在垃圾山附近的几十座建筑。这些建筑大多是用某些飞船的骨架当做主体搭建起来,零星散落着,在这些建筑中间,那些分拣出来还有用处,等待出售的零件堆积如山。

在格兰镇生活的,大多是光棍的佣兵或者等死的老人,像古家这种一家四口的,委实不多。而这些人最经常在的地方,不是镇外的垃圾山,而是小镇中央部位的那处小酒馆。

来自外星系的昂贵美酒早就已经卖光了,现在酒馆出售的是自己酿制的酒,在酒馆的院子里,堆满了各种金属桶,距离很远,就能嗅到一股股酒香。

也只有在这里,那些落魄的佣兵和老人们,才能回忆起当年格兰星曾经辉煌的年代。每天都有小飞船从天空中降下,在这里淘到一些物美价廉的零件,带上愿意出去闯荡的格兰星的年轻人们,远走他乡。

曾经对那些佣兵们来说,格兰星是天堂,因为在佣兵们的手中服役的飞船,其型号五花八门,很多都可以直接送到博物馆里面当古董收藏了,想要再寻找到正规型号的材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就在昨天,又有一艘飞船降落在了格兰镇,这还是这个月第一次,这艘飞船已经算是格兰星的常客,来过几次,但是从船上下来的人,却并不是小镇上熟悉的那几个。

昨天晚上,他们就在酒馆里进行了慷慨激昂的演讲,在格兰星上,确实有很多的星盗的后人,他们睡梦中,或许也想到过恢复历史上格兰星的“辉煌”,只是他们并没有这个勇气,也没有这种资格。但是这群来招揽星盗的人,却算是投他们所好。

只是,他们的演讲以一场混战而结束,最终成了古顿和孩子们的谈资。

格兰镇外,无数的废弃飞船堆积成的垃圾山,高耸入云。这些飞船,有体长5000米的中小型货运飞船,也有体长几百到几十米不等的家用飞船,更有一些体长只有十几米的侦测飞船,个人观光飞船,还有一些圆筒状的救生舱。

这些残破的飞船大多被切割机切开了,裸露的地方被格兰星的大气锈蚀成了各种颜色。切割机的高温融化出的铁水,把这些垃圾飞船溶合在一起,更成了天然的道路。

而现在,就有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正在这铁水凝结之后的通道上向上爬着,他们敏捷地如同两只大猴子,避开了道路上突出的各种尖锐的金属,抓着飞船残破的外壁、荡着断裂的线缆,一路飞奔向上。

在这重力加速度为17g的格兰星,以普通人的体质,可以一口气跑到距离地面一千多米的高处,但是对于这座十几万米高的垃圾山来说,这还只是山脚下。

而此时,这两人已经爬到了半山腰的地方。

“阿帆,休息一下吧。”在前方飞奔的古峰故意深吸了两口气,转头对身后咬牙跟着的古帆道。

这里的空气已经很稀薄了,对普通的黄族人来说,已经足够引起不适了。

古峰记得,很久之前父亲说过,不准带着古帆到太高的地方。

“不用,这次说好要爬到男爵号那里。”身后的古帆头也不抬,从古峰的身边跑了过去。

看着已经累得气喘吁吁的古帆,古峰有点无奈,不过他顿时也兴奋起来,大叫了一声:“好!”

两个人一路风风火火跑到了男爵号的前面,古帆一屁股坐了下来,抬头看着眼前的黑胡子。所谓黑胡子,是格兰镇对这艘男爵号飞船的俗称,它是一艘7000米长的中型货运飞船,斜斜倾覆在垃圾山之上,船体已经被分割得七零八落,只剩下一些骨架和船首像上巨大的黑胡子男人。这船首像即便是在格兰镇上也能看到,往往太阳照到黑胡子的左边一撇胡子时,就代表了格兰镇新的一天的开始。

身为良导体的垃圾山,昼夜温差极大,夜晚时整个垃圾山会被冰霜覆盖,而到了白天太阳出来了,这些水汽凝结的冰霜,就会迅速融化,变成锈蚀的水流冲刷而下。水流在男爵号的眉毛处汇聚成了一条锈红色的瀑布,沿着一条冲刷出来的锈蚀的河道,流入下方的锈湖里。

休息了一会,古帆站了起来,向下看去,从这个角度,可以完全俯瞰整个格兰镇,各色的建筑,大多是用各种飞船的残骸建设而成,各有特色。古家的帆船式建筑,在其中并不显眼。

在格兰镇外的小广场上,有一艘长约四百多米的飞船停留着,那艘飞船整体的造型是简单的椭圆形,突出的武器支架已经残破不堪,并没有武器在上面。飞船的漆早就已经斑驳,露出了如同补丁一般的修补痕迹。这艘飞船之前似乎也曾经来到过格兰镇,都是寻找废旧的飞船金属进行简单修补。但是这一次,父亲却说,飞船上的人似乎打算成为星盗。

“阿帆,咱们下去吧,老爸不让越过男爵号,他说上面有怪兽。”抬头看着男爵号侧面的几条金属板搭成的狰狞道路,古峰显然有些犹豫。其实他自己一个人也曾经幻想过男爵号后面有什么,但是……怪兽,好可怕。

“我已经打听过了,男爵号上面根本就没有什么怪兽。”古帆道,“老爸是在骗我们,怪兽什么的,傻瓜才信。”

被说成傻瓜的古峰一脸郁闷,嘟着嘴不说话了。

“走吧。”平复了一下急促的呼吸,古帆抓着男爵号旁边突出的金属棒,一个翻身,爬到了几块钢板上,然后向前大步跑去,回头道:“你一个人在这里,才会有怪兽来抓你。”

“喂……等等我……”古峰瑟缩了一下,连忙跟上,那些古帆必须全身使劲才能爬上去的地方,身高体壮的铜族只是抬腿就上去了。

绕过了男爵号,眼前顿时呈现出了不同的风景,古帆顿时兴奋起来,四下张望着。

其实这里还是那锈蚀的垃圾山,只是对从没来过的小孩子来说,这里便如同魔境一般吸引人。

“喂,小家伙,不能再向前了。”一个声音突兀地响了起来,嘶哑如同破旧的风箱。

“哇,怪兽!”古峰顿时吓了一跳,身体下意识就缩到了古帆的身后,蜷成一团,小心翼翼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不过他立刻就意识到了自己在做什么,一把抓住了一根金属棍,拦在了古帆的面前,警惕地四下张望着。

“在看哪里,小家伙,我在你们头顶上。”那声音明明是从眼前传来的,但是那里却什么也没有,古峰抬起头,就看到自己头顶上十多米高的地方,吊着一个脑袋大小的圆球状物体,在他们抬头看时,那圆球状物体突然张开了一条细缝,露出了一个巨大的眼珠来。

“哇,大眼球怪兽!”吓了一跳的古峰一把把古帆拉到了身后,转身就打算跑。

“喂,铜族的小家伙,我可不是什么大眼球,我是老爵爷。”那声音道,“这里向上有很多生化飞船,那些东西可不像下面那么安全,你们还是不要向前的好。”

“生化飞船?”古帆走出来,有些疑惑,“生化飞船是什么?”

“看到我了么?就是我这样子的,不是金属,而是生命体。”老爵爷这样说着,巨大的眼睛又眨了一下,“怎么说呢……本来大部分飞船都是金属的机械飞船,但是从……抱歉,我的数据库损坏了,所以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生化飞船越来越多。那些家伙都被堆在上面,虽然已经损坏了,但是并不是完全死亡了,而是以无意识的组织体的状态生存着,互相吞噬吸收物质和能量……它们的基因很不稳定,说不定就会发生变异,成为很危险的生物……对你们小家伙来说,上面太危险了,回去吧。”

“阿帆,回去吧……”古峰又缩了缩身体,回头道,但是他看到的,却是阿帆的眼中,燃烧起的名为好奇的熊熊烈焰。

“生化飞船,我想看……”古帆向前走了两步,抬头看向老爵爷:“你会阻止我们吗?”

“阻止?不,我被命令在这里告诫那些打算上去的小调皮鬼,不过我并没有力量阻止你们,你们也看到了,我其实也只是一块组织体,不过我还残留着一些意识。如果你们一定要上去的话,能不能抽出几分钟时间,听我一个请求?”

“请求?”古帆抬头看着这有些吓人的大眼球,那蔚蓝色的眼珠如同天空一般纯净,古帆看不出什么恶意。

“是的,你们也看到了,我被吊在这里执行人类的命令,但是我残留的只有这个眼珠而已,并不能发出声音,我现在是通过你们面前那块残破的扩音器发出声音,不过这东西需要的电信号和我本身并不符合,用这东西说话会很消耗能量,如果你们一定要上去的话,能不能帮我找一块合用的生物振膜?”

“生物振膜?那是什么?”古帆好奇,这种东西他从没听过。

“大概是这个样子的东西。”蔚蓝色的眼珠中,映出了一个淡红色的薄膜的映像,“这是一种生物组织膜,通过震动可以发出不同的声音,他就是我的声带,小家伙们。”

那淡红色的映像敛去,蔚蓝色的眼珠也闭合了起来:“我每天积存的能量只能说这些话,好了,小家伙们,回去还是上去,你们自己选择吧。”

古峰和古帆在老爵爷的下方争论了一会儿,终于还是手拉手向上方爬去,老爵爷把蔚蓝色的眼珠睁开了一条缝隙,然后发出了轻微的叹息。

这便是人类,他们可以罔顾自己的安危到危险的地方去,为的就是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吗?这便是自己和人类的不同之处吗?

老爵爷生产于生化飞船刚刚兴起的那段岁月,曾经的男爵号,也就是现在的黑胡子,是一种实验性的机械与生化相结合的飞船,作为男爵号的主控系统,老爵爷曾经也有完整的人格,不过因为肩负整个飞船的Cao纵,它被设定为只能够循规蹈矩,精确执行命令,绝对不会为了任何的因素而冒进。在男爵号被毁掉之后,老爵爷残存的一部分组织体自我封闭,记录下必须记录的讯息,以最节省能量的方式生存下来,已经过了几千年。

简单说,现在的老爵爷,其实是男爵号的黑匣子系统,其中大部分的数据都是男爵号坠毁时的具体参数。理论上来说,这部分是被保护的最好的,等待着厂商回收分析。它的序列中,最高级序列就是在保持自身数据完整的情况下生存尽可能长的时间,但是老爵爷自己也知道,几千年之后的现在,再也没有人关注一艘被星盗劫掠的飞船是如何坠毁的,这种黑匣子系统也完全卖不出去,即便是带回去当食物吃掉,都要担心被基因**。而它唯一存在的价值,就是在这里提醒越界的小家伙们,当时的格兰镇还很繁华,有着众多的落魄佣兵。

这些年来,不知道有多少小孩子越过这条界限,前往上方。他们大部分都活着回来了,毕竟那些无意识的组织体并不特别危险。但是并没有什么人带来他想要的东西,因为他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和其他人交换。

此时的古峰和古帆,正行走在渐渐变得滑湿的道路上,这些奇怪的粘液,是那些组织体蠕动过后残留下的,尽管古峰和古帆都戴着手套,却依然很不舒服。

“那就是组织体了吧。”在金属的骨架上,有很多东西蠕动着,它们颜色各异,有的呈现粘液状,有的像是一团肉,有的长着触须,还可以发出奇怪的声音,更有一些,还在蠕动着前行。细小的金属被卷入了它们体内,一小部分被消化掉了,另外一些,却残留在它们前进的路上。偶尔有一两个组织体狭路相逢,彼此接触,就会翻卷上去,互相吞噬着,如同沸腾的开水,发出尖叫一般的声音。

“好恶心……老爸带回来给我们吃的东西,不会是这些吧。”古帆缩了缩脖子,有点后悔上来了。

第三章:

“怎么会,老爸带来的都是些野物……”古峰说着,突然面色变了,指向了上方一处突出的金属板上:“你看!”

一只有着漆黑毛发,身高足有1.5米的犬型生物正蹲坐在金属板上,撕咬着一块蠕动着奇特触须的组织体,它也发现了侵入了他的地盘的兄弟两人,丢开了嘴边的组织体,伏低了身子,发出了呜呜的声音。

“吱嘎”一声,古峰扭断了一根支愣在身边的金属棒,擒在手中,发出了威胁的吼声。

“那是黑狼吗?”古帆从腰间抽出了一把磨得很锋利的轮叶片,这是很久之前他从一艘飞船残破的排风装置上拆下来的,扭曲的轮叶片看起来就像是一把造型怪异的弯刀,这排风扇估计是装在动力室的,米列合金的扇叶不但耐高温、耐腐蚀,而且非常坚韧。

古帆也帮古峰准备了一把,不过这东西对铜族人来说,只能算是一把水果刀。

“和老爸带回来的一模一样!”古峰咧开嘴巴,露出了带点狰狞的笑容,古峰只害怕虚无缥缈的怪兽,却从不会害怕这些真实存在的东西,铜族人是天生的战士,从不会在战斗中退缩,他口中发出了一声怒吼,挥舞着手中的铁棍冲了上去,

“吼!”黑狼猛然扑下,尖锐的牙齿如同弯折的电光,它认识这种生物,若是往日看到这些生物,它会躲得远远的,但是现在这两个,很显然是幼年体,正是最美味的时候。

“嗷!”黑狼被一棍子抽中了头部,打了一个滚,在金属板上一蹬,又跳了回来,古峰的一棒子似乎只是给它挠痒一般。

“刷!”闪电一般的刀光从他的侧身劈下,黑狼又是一个翻滚,却感觉到腰间的剧痛,古帆已经逼了上来,手中的米列合金刀在它的身上划出了细长的刀口,鲜血一滴滴滴在地上的粘液中,粘液中蠕动着细小的组织体,吸收着鲜血,迅速成长着,如同雨后的真菌。

发现自己并不是对手,一番试探之后竟然就受了伤,黑狼并不恋战,转身爬上了一根纤细的飞船骨架,就要逃跑。

“哪里跑!”古峰一抬手,手中的金属棍电射而出,噗嗤一声插在了黑狼的背部,黑狼哀嚎一声,跌落下来,落到了远方。

“哈,死了,快追!”兄弟两人对望一眼,连忙追了上去。

“阿峰,拿着这个。”古帆从一旁捡起了一块还覆盖有防腐蚀涂层的飞船船板,丢给了古峰,然后自己也挥舞着一块,跑进了很多组织体的区域。

“滚开!”挥舞着手中的船板,古峰推开了一只长了很多肉芽的组织体,四周很多组织体感应到了脚步的震动,纷纷围拢上来,两兄弟连忙加快了脚步。

“在那里!”那只被杀掉的黑狼身上穿着粗大的金属棍,正躺在前方不远处,鲜血从它的伤口和面孔上流出来,粘液中残留的组织体得到了滋养,正如同杂草一般生长起来,而正有一块五六米高的肉球状组织体伸出了触须,打算吞噬掉它。

“混蛋,那是我的,不准抢!”古峰大吼。

“阿峰,那东西才五十吨,弹性形变22%,打飞它!”古帆抬眼看去,现代人发达的智力,让他一眼看去,就能测量出这东西的大致体积与重量,然后根据重量与身下接触地面的形变量,计算出弹性形变的系数,这种移动缓慢的东西,对他和古峰来说,只是一种活靶子而已。

“好!五十吨,22%,六十四吨,我打!”古峰身上的肌肉一瞬间鼓胀起来,如同无数的兔子在他的肌肤下钻来钻去,强韧的肌肉纤维瞬间收缩,爆发出了恐怖的力量,巨大的金属板被他挥成一堵白色的墙,身为铜族人,即便只是一个未成年的铜族少年,举起百吨重物都不算是什么难事。

“嘭”一声巨响,满身肉芽的球状组织物被猛然一击打得凹陷了进去,形变达到极限之后,它嘭一声炸成了漫天的肉块,向外喷射而去。

“阿勒……”身体猛然缩到了变形扭曲的金属板后面,铜族少年抱怨道:“阿帆,算错了啊!”

“笨蛋,是你用的力气太大了!”早就缩到了金属板后面的古帆等这场肉糜的暴雨过去之后,才探出头来,反驳道。

“啊,是吗?”铜族少年抓了抓脑袋,嘿嘿笑起来,连忙转移话题,“我的黑狼!”

“呜,好恶心。”黑狼的身上被覆盖了一层肉糜,此时那些肉糜正蠕动着,想要重新组合起来,古峰一把抓住了那金属棍,把那些肉糜都抖开,从腰间抽出了一把和古帆一样的轮叶片,剜去了已经被腐蚀的伤口。

“这东西……能吃吗?”铜族少年把手中的铁棍举起来,被穿在上面的黑狼正对着太阳,似乎这样就能看穿这东西究竟能不能吃,然后少年露出了垂涎的神色,“这东西和老爸带回来的黑狼一模一样……应该能吃吧……”

“阿峰你好恶心,这东西都是吃那些恶心的组织体长大的,老爸带回来的,是从森林里猎回来的吧。”古帆咧了咧嘴,然后他惊讶道:“你看。”

他伸手指向了刚刚因为铜族少年的大力挥舞而扭曲了的船板,船板上粘着一层薄薄的红色薄膜样物体:“那是老爵爷说的生物振膜吧。”

“看起来很像。”铜族少年很是确定地点头。

用手中的轮叶片挑起了那薄膜,抓抓脑袋,道:“算了,拿回去给老爵爷看看。”

两兄弟一个扛着穿有黑狼的金属棍,一个挑着生物振膜,挥舞着船板赶开那些组织体,雄纠纠气昂昂地向男爵号走去,一路上再没有遇到什么让人兴奋的东西,兄弟俩却依然很高兴,他们大声唱着歌儿,很带劲地吸引着那些无意识的组织体,再把它们都赶开。

“老爵爷,你看看这东西是不是你要的生物振膜?”少年兴奋的声音从下面传来,老爵爷睁开眼睛,目光聚焦在那红色的薄膜上,然后蓝色的眼睛眨了一下,对比了数据库之后,确认这确实是一种生物振膜。

“是的,这正是生物振膜。”风箱一般嘶哑的声音从侧面传来,“能不能帮我把这生物振膜装上?就在侧面声音传来的地方。”

“哦……”古帆眨了眨眼,然后走到了那声音传来的地方,就发现在那里有一个落满了灰尘铁锈的破旧振动单元正在震颤着,上面缠绕着一段如同触手一般的组织体。

“把那振动单元拿下来,然后把生物振膜放上去就可以了。”沙哑的声音从震动单元上响起,然后缠绕着振动单元的触手松开来。

古帆小心拿起了振动单元,研究了一下那正在蠕动的触手,把挑在刀尖上的生物振膜放在了那触手上。

触手卷起了生物振膜,然后慢慢发生着形变,触手膨大,慢慢把生物振膜包裹了起来,然后缓缓蠕动着,最终变成了一个膨大的球体。

“谢谢你,小家伙。”平淡沉稳,略显嘶哑的男声传来,这才是老爵爷当初被设定的声音,男爵号飞船主控系统的声音。

“喂,老爵爷,你现在能多说点话了么?”好奇跟过来的古峰抬起头来,把手中穿在金属棒上的黑狼举起来,问老爵爷:“这是我从上面猎杀的黑狼,这东西能吃么?”

“那要看对谁来说了。”平淡的男声道,“这种吃组织体长大的黑狼体内基因已经紊乱了,如果是普通人吃掉,会被基因**的,不过对我们人工制造的生物体来说,这种紊乱的基因,却还算是比较适合的食物。”

“基因**啊……”古峰顿时把手中的黑狼丢开。

“阿峰你为什么那么怕?”古帆却是很好奇,“基因**……好像很熟悉的样子。”

“阿帆你不知道么?你刚来的时候,就被基因**了,发烧了好久。”那时候古帆还小,但是古峰却是记得很清楚,父亲母亲不分昼夜地照顾下,满身青紫的古帆到底是活了下来。

当然这种事情,家里人都没有向古帆提起过。

“基因**是什么?”古帆抬头问老爵爷。

“每种生物的基因都有其稳定性和优先度,基因**就是优先度更高的基因强制同化优先度更低的基因,最常见的基因**就是病毒,他们会分解你们的细胞,变成自己的养料。”老爵爷中规中矩地回答,显然这是它调用的数据库,然后它接着回答道:“有很多生物通过基因**的方式繁殖,他们并不会杀死宿主,而是会寄存在宿主的体内,人类的历次进化都和基因**有关,我建议你做一次基因检查,小家伙,当初**你的生物如果是此类的,会造成不可知的后果。”

“基因检查……”古帆一脸茫然,古峰更是什么都不知道。

“基因检查就是检测你的基因中是否有未知的基因序列,如果有合适的设备的话,速度很快。”老爵爷道,“不过这种设备,应该是只有生化师们会有。不过不用担心,我看你的身体很健康,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呼,那就好。”古峰吸了一口气,拉了拉古帆,道:“快走啦,阿帆,再不下去就赶不上吃午饭了。”

两个小家伙在老爵爷前的瀑布上冲洗了一下黑狼,洗干净了轮叶片,耀武扬威地回到了小镇上。并不是所有人都像铜族人那么强大,黑狼这种生物在格兰星也算是食物链上层的存在,一般的黄族、白族或者黑族人是对付不了的。两人在众人的注目中回到了自家形似帆船的房前,父亲照例是不在家的。虽然不能吃,但是古峰还是把那黑狼猎物插在了门前,如同一只怪异的旗帜。

酒馆里,人声鼎沸,各种零件拼接成的座椅上,坐满了人,众人呼呼喝喝着,正在举行一场庆功会。

这一次来到格兰星,算是招到了许多的有生力量,那些不想在这个渐渐死去的小镇终老的男人们,因为这艘飞船的到来,开始有了各自的想法,他们响应了征召,从今天开始,他们就披上了星盗的战衣了。

这些人胸口大多挂着一级二级佣兵的徽章,也有一些年轻人,还不曾离开过格兰镇,满脸的兴奋。

就在此时,酒馆的大门突然被人大力推开,然后一个洪亮的声音响起来:“给我装满。”

一个巨大的酒壶丢了过来,对普通人来说是个小号酒桶的巨大金属壶“咣当”一声落在了金属柜台上,让整个酒馆瞬间安静下来。

古顿的身影堵在了酒馆门口,阳光呻吟着从他的身边挤进房间来,整个酒馆顿时一暗。

坐在角落里,一个鼻梁上还贴着矫正贴的男人面孔立刻阴沉了下来,他对身边的人打了一个眼色,那人顿时诡笑了一下,侧了侧身子,露出背后用布包裹着的粗大武器。

看到面色阴沉的男人逼近,古顿笑了:“昨天还没受够教训,今天还敢来?”

那男人冷笑道:“我看你今天还能不能嚣张得起来!给我打!”

顿时有四五个人扑了上来。

古顿呲牙一乐,道:“看来昨天给你们的教训还不够!”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