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贼被贼偷窥

更新时间:2023-01-22 19:32:17

贼被贼偷窥 已完结

贼被贼偷窥

来源:阅读云 作者:西风吹月 分类:科幻 主角:朱先生于默琳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贼被贼偷窥》是西风吹月最新写的一本科幻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朱先生于默琳,书中主要讲述了:李晓婷,绝色丽人,嗜财如命,抛眉眼、脱裤子是她的强项; 于默琳,纯朴女孩,一不小心卷入了官场,当了市长; 八月桂,缉毒警花,却沦为娼妓,成了全市的鸡王; 罗三江,一介流氓,混到警察局长、副市长官阶; 赖子恢,高官子弟,背景厚实,扯大旗当虎皮充饱私囊。 他们和她们,在演绎......故事。我,一只老鼠,穿插于他们之间,把这个故事告诉亲爱的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雷青涛拆开的那两个大红包里原来装满了人们用来烧给死人用的冥纸钱!每张面值一万元,共计二十万。夫妻俩人的脸色在倏忽之间变得象死人一样惨白,他们愣愣地面面相觑良久。李娘子蓦地呜呜哭啼起来,象是受了莫大的委屈,那哭相声泪俱下,楚楚可怜。雷青涛神色黯色,长长叹了口气,略带悲哀的口吻轻轻安慰道:“别哭了,别哭了……”谁知,李小婷不仅不停下,反而突地发起镖来,斯声力竭叫嚷起来:“我的天啊,我怎么这么命苦啊?我刚嫁到你家就碰到这种事,我是不是嫁错人了啊!”她这一哭一闹,老雷夫妇听到了,急急赶来。老太婆问:“出什么事了?”雷青涛指了指扔在地上的一堆“钱”,道:“你们看这个吧。”“这……”雷夫人似有疑惑。李小婷嚷嚷道:“是你们的亲戚朋友送来的礼物!”雷夫人惊道:“啊!”雷镇长气愤地了一句:“他妈的!”这两个大红包让雷镇长一家人极度尴尬,太不好意思了。尤其是雷镇长,脸上象是给火烤了一样,热辣辣的。雷夫人越想越气,哆嗦地说:“这……这……这是谁干的?怎么能干这种缺德事呢?不送你就不送嘛,为什么送这些玩意?我咒他断子绝孙!没娘教的东西!”

三人都默不作声,脑里在想着什么,唯有李小婷还在悲悲切切地抒发自己的委屈。

一会,雷夫人安慰儿媳说:“哎,我的好儿媳哟!别放在心上,别放在心上,啊?叫你公公查出这两个人来,好好整他一番,为你出出气。啊?别哭了,别哭了。”雷镇长咬着牙怒道:“这两个混蛋我叫他们一辈子都不好过!”只有雷青涛低头不语,他心里明白,谁会无缘无故送这些东西的!?这个家已经让人恨之入骨了!

发生这样的事,使雷家在亲家面前颜面丢尽,在熟人面前威风扫地。两人年轻老师送礼时不少人是看见了的,因为这两个红包太特别,很多人也记住了的。少不了有几个马屁精便向雷镇长告了密,闹恶作剧的两个年轻老师不久就双双被调到山里去了。

如果你再仔细一点地观察,就会发现李小婷那双亮丽的眸子里有时候倏地似有剑光射出,与此同时她的脸上就会出现一种诡秘的表情。从这种神情可以看出,这个女人绝非等闲,心机很重,相当的不本份。这倒与她公公雷小剑有几分相似之处。雷小剑也是一样,突然脸皮一收,眼睛一翻,毫无疑问,他肯定又是计上心头了。新婚的那天夜里,哭够了的李小婷跟新郞说:“你去洗澡吧。”雷青涛应了一声就出门去,这时她就是用了那种眼光来送走了雷青涛的背影,之后就赶快取出一团卫生纸蘸了一块红红的什么东西,藏在床底下面,最后才脱去外衣,只穿上三点准备上床。我的眼珠睁圆了!李小婷的皮肤真是太好不过了,全身上下,除了黑色三点式和一头秀发是黑色之外,其余全是白白的,一点点斑色都没有。胸前*傲立,把两只崭新的黑色胸罩胀得欲破,胸罩似乎小了点,*上半部微微曝着光,白得象两砣嫩豆腐。两条腿好似没有膝盖,直挺挺的。她穿的是黑色弹性棉质三角裤,紧贴着肉,两瓣臀部就象一个圆球被切成了两半,然后又并列地放在一起一样。前面,两腿夹缝就象一个鸡蛋半埋在两腿的肉中,微微地鼓起。

嘿,真遗憾,没意思,老子还没赏个够,她就上了床,披上了褥子。

雷青涛草草地洗了个澡,急急忙忙跑回来,见老婆李小婷侧卧在新床新褥子里,面朝墙壁。他呆呆地望了几秒钟,很快就把外衣外裤脱了。我一瞧,灰色短裤里有一根硬硬的棍子在往外极力地挺。雷青涛极力控制住情绪坐到床边,微笑着要去揭开红色褥子。李小婷却道:“先把灯关了。”雷青涛站起来关了灯。

两人一阵急促地喘气、狂吻、抚摸之后,就见两只短裤,一只胸罩扔在地上。刹那间,李小婷轻轻地尖叫一声,然后说:“轻点轻点,疼死我了,疼死我了。”

好事久久才结束,她下床拭擦下身,雷青涛疲倦地闭目回味刚刚的情景,李趁他不留神,迅速从床下取出沾着“红血”的卫生纸来,递到雷青涛面前,娇嗔羞怯地道:“你看你,把我弄出这么多血来!”雷青涛睁眼一看,满意而羞怯地一笑:“还看什么?扔掉吧。”

这一场的幕前幕后,我都看在眼里了,终于明白了李小婷刚才的作为是为了什么,只有雷青涛这个笨驴给蒙了还这么开心。这个女人还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用通常的话来形容,是个狠人。

我想念金珠姐姐,想念村里的鼠朋鸟友们,参加李小婷婚礼后的第二天,我就回到弯塘村去了。

一回到家,就见到金珠显出一幅木讷的呆相,心事重重,满脸的愁容,眼睛已哭得红肿,见到我之后又哭起来,鼻涕流得比眼泪还多。我一看这种情景,心里就明白了,这家人一定又碰到什么霉运了!

原来金珠爸老阮头已托人联系好了没有生育的人家,打算把两岁的么妹玉珠以五百元的价格卖掉,以此减轻家里经济危机的压力。这个老阮头实在是养不起四个小孩了。我想也对,家里穷得叮当响,何苦大家揍在一块受罪呢?别说卖给人家,就是白送也是值得,就开导金珠说:“这也不是什么坏事,你小妹到了有钱人家,生活也过得好,你家呢,也减轻了许多负担,说不定以后你还可以到镇上去念书哩!”

金珠边哭边说道:“理是这么个理,可我怎么舍得让妹妹离开呢?我妈也舍不得。”

我嘟哝道:“你爸妈也真是的,生了一个又一个,象老鼠似的,生这么多干嘛?”

“生都生了嘛,生来当然就有感情的了。”金珠说。

这我能理解,她是从感情上接受不了骨肉之间的生离死别之苦啊!事实上,她也愿意把妹妹让给别人,当然这是无奈之举。我一拍胸脯,坚定地说:“好了,那就不卖给别人吧,不就是几个钱的事吗?我给你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