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殇神孽天

更新时间:2021-04-07 11:44:38

殇神孽天 连载中

殇神孽天

来源:落初 作者:二师兄的师哥 分类:科幻 主角:聂天宁帅 人气:

新书《殇神孽天》全文在线阅读,作者二师兄的师哥,主角聂天宁帅,是一本科幻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殇,为国战死者。殇神,为神域战死之神。孽,邪恶。孽天,邪恶的万物主宰者。一个懦弱人类少年,深陷邪恶的阴谋中,却因此一步步探知自己真实的身份。一场万年的精心设计,就为了让脑中宇宙最强大的装置,渐渐觉醒。当他苏醒的那一刻,必将神魔哀鸣,宇宙重生!“炁”,中国传统文化中神秘的物质,组成世界万物的基本元素。“暗物质”现今世界三大顶尖物理学课题之一。两者都无法捕捉,无法证实。“炁”被视为迷信,“暗物质”在科学的殿堂之巅。当真是古人的愚昧,还是今人的傲慢与偏见。道家文化与物理学结合,全新立意的升级系统,宇宙系统。科幻,玄幻,悬疑,穿越多元素的无限流小脑洞爽文。本书老少皆宜,居家外出,必备佳作。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三人寻着声音齐齐转头,见一人晃晃悠悠现身,来人身高180多公分,体壮膘肥,满脸的横肉,鼻孔仰露,一张大嘴斜咧着,是笑非笑对着三人揶揄:“不错不错,能把老子搞到大牢里,还是有些脏腑,不过出来混早晚要还的,今天你们就说说怎么个还法?”

看清是毛三,聂天心跳加速,吓得腿肚子发软,脑子一片空白,毛三说了什么,全然不知,一门心思就想掉头逃跑。

毛三从童年,就比同龄的孩子长的胖大,秉性顽劣,以欺负同学为乐,尤其喜欢欺凌聂天,每次瞧着聂天抱头鼠窜的狼狈样子,心中总能产生莫大的快感。

而他却成了聂天的巨大童年阴影。

此时聂天的内心,就像一头大象从小被一根细细的铁链拴住,在最初时它会用尽全力不断的挣扎,经过多次的尝试,每次的失败逐渐消磨着它的斗志,直到最终放弃了逃脱的想法。

到了成年后,那细细的铁链对它来说,已经可以轻而易举的挣脱,可幼年时的经验告诉它,自己永远不可能成功,那细细的铁链就成了它心中巨大坚固的枷锁。

而聂天心中的枷锁,是童年时,毛三一次次欺侮,他一次次抗争,而又无法摆脱,产生的对毛三的恐惧。

恐惧形成的枷锁,让现在的他毫无战斗的意志,他必须击破自己心中的枷锁,重拾斗志,才能不断成长,不断强大。

毛三一步一步,慢慢靠近,聂天的心里防线终于全面崩塌,大喊一声:“快跑!”刚转过身去,只见巷口处,走进几名壮汉。

转身要逃的三人愣在原地,缓过神来,明白已经被堵在巷子中了,回身傻傻地看着毛三。

毛三欺身过来,乌头刚才还直挺挺的身子,在毛三气势的压迫下,已经佝偻着背,眼睛连看一眼毛三的勇气都没有了。

毛三伸出手,一边在乌头的左脸上轻轻拍着,一边问:“你不是要和老子拼了吗?我现在站在这里不还手,你来打我啊?”

突然,提高嗓门,拉长音,“你来啊!”

看着僵硬不敢出手的乌头,放肆地大笑,猛然一个耳光,将乌头扇翻在地。

乌头倒在地上,用手捂着红肿的脸,双眼死死的盯着毛三,眼睛里充满了惊惧,同时也夹杂着愤恨和羞耻。

毛三没想到乌头竟然敢直视自己,极大得刺激了他的变态自尊,他又狠狠地在乌头脸上踩了一脚。

乌头眼角的殷红血液瞬间染红了半张脸。

聂天睚眦欲裂,内心在挣扎,整个心都揪在一起,他的脑中浮现着冲上去,拳头重重的砸在毛三那张让人厌恶的脸上,最后将毛三踩在脚下的画面。

想象很美好,现实很残酷。

此时,聂天全身僵硬,根本不听他的指挥。毛三狠毒的瞪向聂天,眼神只是相遇一瞬,聂天慌忙将目光收回,局促不安的不知将目光放在何处。

这种的表现,毛三很是满意,享受着聂天害怕自己的样子,每一次聂天都没有让他失望。

“小甜甜,还是你乖,来给你毛爷说说,你怎么个还法?”毛三戏谑着问。

聂天紧张的有些结巴,“我...我...”

“你什么你!”毛三咧咧一句,缓缓抬手做出欲扇耳光的样子,吓得聂天捂头连连后退。

这种猫玩耗子的快感让毛三笑的前仰后合,干咳两声,止住笑意:“小甜甜,你知道吗?其实我是很喜欢你的,知道为什么吗?”

聂天小心翼翼地摇摇头,毛三眼睛眯成缝,笑嘻嘻:“因为只有你才能让大爷我这么痛快!”

“看在你给大爷我带来这么多快乐的份上,我也不为难你,拿十万出来,你再陪我那个喜欢小鲜肉的兄弟乐呵乐呵,这事就算过了。现在人工这么贵,我请哥几个大热天的到处找你,辛苦费不能少吧?还有你跑的这么快,跟着你也不容易,要加点钱吧?更重要的是,我进去两年,这精神损失费要算吧?误工费要算吧?这样算下来,十万元还是真便宜的很了。”

旁边几名壮汉,嬉皮笑脸附和着:“对、对,毛哥说得不错,十万可真是便宜你小子了!”

随即,一个身材魁梧,但神情中有几分阴柔的壮汉,坏笑着嘲讽:“就他这样,都长残了,还小鲜肉,皮粗肉厚的,就像涝秧的茄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中年大叔呢!我可没兴趣。毛哥,你要是想解气,往死的揍他一顿得了。”

毛三挠着脑门,嘀咕:“你看他这怂样,我都提不起兴趣揍他,要是兄弟真是下不去手。要不这样吧?”说完俯身一把拽掉了聂天的鞋,随手一扔,解开了裤腰带,酝酿了会,随着哗啦声,一股骚臭扑面而来。

毛三指了指装满尿液的鞋子,嚣张地命令:“把它喝了,我今天就暂时放过你。限你一个星期内拿来十万,我们的事就了了。”

乌头被那一脚踩的不轻,起不来身,躺在地上,大声喊道:“天哥,不可以啊!”

一直噤若寒蝉的宁帅,鼓起勇气,想冲上前去,一脚踢翻鞋子,但被后面两名眼疾手快的壮汉冲上来架住双臂,动弹不得。

毛三不慌不忙,戏谑:“你们两个也想尝尝大爷我的神仙水吗?不用着急,老子存货多着呢!一会就轮到你们。”

聂天看着满脸鲜血的乌头,不停挣扎的宁帅,心中满是愧疚,都是自己将他们牵连了,现在打也打不过,跑也跑不掉,难道真要喝了尿,才能过了这关吗?

毛三用脚将鞋向聂天轻轻推了推,得意的用眼角扫了一下,颇为不耐烦地叱喝:“还不快点,老子时间可宝贵的很,耽误了,是要加钱的!”

聂天觉得这次是躲不过了,又不想再连累他们两人,颤颤巍巍伸手去拿鞋子。

乌头痛心疾首,不顾疼痛,大叫:“喝不得,喝了你一辈子都抬不起头做人。”

看着认怂的聂天,宁帅感到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无奈。但更多的还是对兄弟的痛心,“天哥,宁肯被他们打死,你也不能喝啊!你要喝了,我们从此没得兄弟做!”

毛三大怒,“把他俩往死的打。”

几名壮汉,围拢上来,对着乌头、宁帅一阵拳打脚踢。聂天看着两个兄弟为自己受苦,痛彻心扉,心一横,求饶道:“毛哥,我喝,我喝,你们不要打他们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