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古墓防盗师

更新时间:2022-11-21 14:15:13

古墓防盗师 连载中

古墓防盗师

来源:落初 作者:小东坡 分类:灵异 主角:易秋韩总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古墓防盗师》的小说,是作者小东坡创作的灵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本书就讲三个故事。1,他被激怒,不能发泄,那就去育鬼吧,育出一个鬼萝莉来,激怒他的人,鬼萝莉就去吓死他,吓死人鬼偿命!!!2,要问鬼萝莉是谁,去古墓吧,古墓里的时光宝镜能告诉你!古墓里还有许多机关陷阱,那是自己设置的?自己盗自己的墓?3,怎么会自己盗自己的墓?要知真相,就去穿越吧,可修炼千重墓,千重墓中一千个不同年代的鬼魂,可作为你穿越的引路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易秋回到千重山管理房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过了,易秋的姐姐易姗就坐在大铁门右侧的石阶上,背靠着一株黄葛树的树干睡着了,看来已经等得发困了。

旁边放着一篮鸡蛋。

看着很土气的样子。

易姗初中毕业后,就去了大城市打工,认识了在外面承包工地的易秋的姐夫,两人很快就在一起了,然后就奉子成婚,到现在已经六年了。

结婚后易姗在家带孩子。

姐夫则在外天南地北的跑,哪里有工程就往哪里跑。

一年很少回家。

两人的感情开始经受考验。

易姗在家做一些可带回家做的手工活儿,补贴家用。姐夫却觉得自己有能力养活老婆,不要易姗干活儿,只要易姗在家将儿子带好就是了。两人因此在电话里争吵不休。还有就是姐夫偶尔回家,总是埋怨易姗穿着太土,舍不得花钱买点好看的衣服,看着朋友们带出来的老婆都是很时尚的感觉,心头就很不是滋味。两人的消费观念不同,免不了又是一番争吵。

最近两天。

姐夫回来了。

姐夫累了一年,想好好休息一番。

但是因为易姗要赶着按时做完手工活,便要姐夫做这做那,甚至连接儿子放学也要姐夫去,两人就彻底的吵翻了。然后,易姗就摔门回娘家了。

看着易姗现在这样,易秋心头很酸楚。

他走了过去。

将易姗叫醒。

现在已是秋冬季节,时间久了会着凉的。

易姗醒来。

见到易秋,当即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有点埋怨的说道:“秋娃,你到哪里去了?既然要这么久才回来,就给我说一声嘛,我到外面去转转也好啊。”

易秋忙赔笑。

说道:“姐,都是我不好。走,到城里去,我带你去吃自助餐。”

易姗面色不悦,说道:“秋娃,你就这么大手大脚的,不晓得节约点钱,以后你还要买房子,买车子,娶媳妇,都是要钱的。你看看你姐夫,虽然能挣点钱,但是一年下来乱七八糟的费用太多了,光车子加油都是上万的费用,不然早就可以到城里买大房子了。快把铁门打开,我给你做一顿饭。唉,你一个人在这山上,估计没怎么吃过可口的饭菜吧?”

易秋犹豫了片刻。

还是从兜里取出钥匙,将大铁门打开了。

进去之后,易姗径直去了厨房。

看了看。

里面只有一袋米,一把面,一袋从超市买来的饺子,以及一碗猪油,一袋盐,一瓶酱油,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易姗看到这些,呆了好半晌。

这秋娃过的是什么日子啊?

易秋摸着脑袋,说道:“姐,这些都是我饿了的时候,加餐用的,我平时都在就近的村民家吃的,我每个月给他们一点伙食费就搞定了。”

易姗“哦”了一声。

竟然信了。

说道:“那你去他们那里弄点青菜来嘛。”

易秋说道:“好,我这就去。”

他准备去村民那里买点青菜。

正在这时,从外面走进来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子,长的很高挑,身材很苗条,只是呢,穿的是一身地摊货,人有点黑,手指有点粗,长相也没那么让人心动,甚至说有点丑。

那女子提着一块猪肉。

走到厨房前。

大声说道:“易哥,我给你提了一块猪肉来。哟,有客人啊?”

易秋正准备走出厨房呢,见到这女子,先是一愣。然后脸色尴尬的说道:“黄小妹,这么客气干嘛?嗯,这是我姐,易姗,你叫她姗姐就是了。”

“姗姐好。”

“小妹好。”

“姗姐,你来看易哥啊?你来准备住多久啊?我给你说啊,易哥他脸皮很薄,他一个人生活不容易,我们叫他到我们家去吃饭,他死活都不去,真是的,又不是要你去我们家做上门女婿,那么腼腆做啥子嘛。”

易姗尴尬的笑了笑。

这黄小妹,还真是啥都敢说啊。

“我家秋娃从小就这样,怕生。”

“姗姐,你准备做菜吗,来,我帮你。哟,看来没啥可做嘛,等等,我回去带点来。”

说完,一溜烟的走了。

没多久,就带了大量的菜来。

半个小时后,饭菜做好,摆上了桌。

那黄小妹毫不客气的坐了下来,一点也不见外,准备跟易姗和易秋一起吃。

又花了二十多分钟,吃完了饭菜,易秋收拾了碗筷,然后催促易姗赶紧离开管理房,离开千重山。但是易姗却握着黄小妹的手,聊起家常来。

看来两人聊得是越来越投缘啦。

易姗看得出来黄小妹的心思,她也想给易秋找一个能够照顾他的女朋友,而眼前的黄小妹虽然说话大大咧咧的,但是人还是很不错的,最主要的是,黄小妹很体贴人,会做饭,会做家务,这都是易秋欠缺的。

易秋也明白黄小妹的心思。

但是,黄小妹却并不是他的那盘菜。

没有心动的感觉。

就算黄小妹隔三差五的给他送吃的来,易秋的心里也只有感恩而已。作为回报,他也经常摘一些柚子给黄小妹,黄小妹接过柚子的时候,也许是会错了意思,当时甭提心里有多高兴了,于是她往易秋这里就跑的更勤了。

此时。

黄小妹和易姗正聊的欢。

易秋也没办法。

看着距离天黑还有四个小时,也就任由她们了。

一个小时后。

有十多个村民闯进了管理房来。

那都是一些年轻人。

这十多个人有的拿着锄头,有的拿着镰刀,个个都是穷凶极恶的,吵着要管理房的人滚出来,有的用锄头和镰刀敲打大铁门,发出哐当一阵乱响。

易秋一惊。

侧耳听了听。

然后吩咐易姗和黄小妹呆在屋子里不要出来,才走出了屋子,来到了外面的院坝。他看着大铁门内外的那些年轻人,都是很嚣张的样子,不由的眉头一竖,心头顿时火起,这些人不管是什么来历,也不管是有什么恩怨,想到我这里来撒野,就算你们十几个全部都一起上,我也能干翻你们七八个。

当首的一个年轻人来到易秋面前。

那年轻人叼着一根烟,猛吸一口,吐了出来,然后露出一副霸道的表情,说道:“我是山下的村民,我叫文峰,最近几天才出的狱,所以你不认得我。我出狱后,就听说周围的果园都涨了地租,因为粮价都已经涨了好几回了,但是,你们为啥还是十年前的价?你们这不是欺负人吗?”

易秋一听。

这家伙叫文峰?

跟“闻风丧胆”就差两个字啦。

易秋冷哼一声,说道:“原来是因为这个事啊。嗯,一切都要有个法律依据,我跟你们说,我们是签有合同的,你们村委和大队都盖章了的,你们村民代表也签字了的,就算你们去告我们,我们也还是这个价,绝不增加。今天你们这个阵仗,是要干架吗?我奉陪,干完了架,还是这个价,到时你们还得赔偿我们的损失,甚至还要遭拘留......”

另一个光头站了出来。

说道:“小子,你们公司给你多少工资?用得着这么卖命啊?我告诉你,你就是个打工的,上次你不是还被你上头扣了工资吗?你只管将这里闹的群体事件告诉给你上头就是了,我们只要那地租差价三万多块钱,那是你们公司差我们的,不是你小子差我们的,你小子不要做冤死鬼。”

易秋想了想。

也对。

便说道:“这个也行。这样吧,你让我们出去,接下来你们怎么闹我也不管了。”

“这个你不能走。”

说完。

那文峰取出一把自带的大铁锁,将大铁门锁了,将钥匙丢给了外面的一个小子。

“草!”

易秋又是一阵火起。

但是,他强自压下怒火。

现在别将事情搞大了,因为屋子里还有他姐姐易姗和黄小妹呢。想了想,他还是拿出了手机,拨通了韩总的电话,按成免提,然后递给文峰,说道:“这是我们韩总,她经常来的,你们应该见过。你们要说啥,就跟她说吧。”

心想,你们就去跟一个死人要地租的差价吧。

电话通了。

“喂。”

那边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那文峰楞了一下,然后对着身旁的人一挥手,那些人当即会意,拿起锄头和镰刀就敲打起大铁门和门窗来,弄出很大的声响,然后文峰扯着嗓子说道:“韩总,我是文峰。那个是这么回事,我们周边的租地的业主都涨了地租,唯独你们不涨,其中的差价有三万五千六,今天呢,我们有好几百村民都义愤填膺,上来找你们理论,都激动了点,所以,这个钱的事......”

“哦,这个事啊......”

顿了片刻。

“你们要冥币吗,我这里有好几个亿,随便弄点就够你们花了,只是呢,这冥币只能在地下用,你们要的话,我可以先给你们在地下买几栋地宫,怎么样?”

文峰一愣。

竟以为是遇到一个无赖了。

无赖的理由,竟是这么荒诞。

但是,易秋却听得心惊。

这正是韩总的声音。

易秋急忙问道:“韩总,你在哪里?”

“易秋啊,我在第一人民医院,在住院部,负七楼。这里很冷。你空了,就多烧几件衣服给我吧。嗯,对了,那冥币,你们活人用不了的,不过我身上有一枚钻戒,值好几十万呢。我死前的那天早晨,我去上班,在地下停车库遇到歹徒抢劫,准备抢我的钻戒,我赶紧将钻戒取下,吞进了肚子里,那些歹徒没得逞,就走了。哪晓得没多久,我就死了。只要你帮我找到那个歹徒,那么钻戒就是你的了,虽然我是死人,但是我现在说的话,只要录了音,也算遗嘱,是有法律效力的,只是要得到这钻戒,你需要到负七楼来,找到我的尸身,然后割破我的身子,从里面找到那枚钻戒。”

一席话说完。

易秋全身一阵发冷。

谁敢去取那钻戒?

不要命了吗?

易秋赶紧接过手机,说道:“韩总,钻戒的事,以后再说吧,我现在要处理一些事情,先挂了。”

说完,就挂了电话。

易秋将手机放入兜里。

面对着那文峰,说道:“你看这样行不行,你们给我三天的时间,我回公司去请示,如果三天后还答复不了你们,到时你们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咋样?”

那文峰说道:“别跟我扯这些,我们今天就要拿到钱,否则,你们谁都别想离开。”

“嘿,这屋子里还有两个女的。”

那光头突然大喊起来。

有五六个都一起围了过去,说着一些极其难听的话。

易秋的怒火被彻底点燃了,大吼了一声“草”,然后就扑了过去,抓着最外面的一个年轻人的领子,向后一拉,然后按在地上朝着脸就猛击一拳。

那人干嚎一声。

顿时满脸是血。

接着。

易秋站起身,抡起拳头,一拳一个,将那几个年轻人都打翻在地,一时哀嚎连天。

“我靠,还挺能打的嘛!”

文峰从腰间拔出一把匕首。

然后,一步一步的向易秋逼来。

他身后的几个年轻人都拿着锄头和镰刀,也一起逼来,做了个合围之势。

易秋一见,这阵仗很凶险,他不敢大意,赶紧冲进一间屋子,将地上的一圈电缆线捡起,一端是早已插上了电的,一端是剥了一点皮可见铜丝的线圈,易秋拿在手里,走了出来,那电流火花一阵嗤嗤作响,异常骇人。

那文峰和几个年轻人见此,都吓得后退了几步。

就这样僵持了下来。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

没多久,易秋发现,那文峰突然狞笑一声,指挥着几个年轻人向易秋逼来,易秋感觉不对,顿然醒悟,大铁门外的那几个年轻人将外面的电线弄断了。

易秋感觉不妙。

虽然自己能一拳抵挡四手,但是这刀子,却不是百分百的能够防御得住的。

易秋突然又心生一计。

他又进屋。

取出了一个汽油桶,那汽油是拿来加喷药机械的,现在让易秋拿了出来,全倒在了地上,那汽油一直流到了大铁门以外,散发着浓浓的汽油味道。

易秋举着打火机。

脸上透着一股子狠劲。

说道:“来吧,看我们谁斗得过谁。”

那文峰怕了,退到了大铁门处,说道:“算你狠。”

然后对外面的人说道:“把门打开。”

谁知,外面那人说道:“钥匙掉了。”

“我靠!”

文峰对着外面的人一阵乱骂。

骂完。

看了看四周的围墙。

那围墙有两米多高,上面镶嵌了大量的玻璃碎片,想要翻墙逃走,看来是不可能的了。

此时。

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易秋举着已经打着了火的火机,那心头的一股子狠劲已经消退了去,现在开始心头发毛了,这个事情,好似让自己推到了一个无法收拾的地步。

汗水浸了眼睛。

易秋用手抹了抹。

拿着火机的手,都开始颤抖起来。

那火苗开始翩翩起舞。

突然一阵冷风吹来,一下子将那火苗从火机上吹落,而火苗却不熄灭,像一个幽灵一般,随风而起,随风而落,撞击在玻璃窗上,再反弹回来,眼看就要落到满是汽油的地面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