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唯我极道

更新时间:2023-01-20 17:58:32

唯我极道 已完结

唯我极道

来源:落初 作者:小道1501 分类:灵异 主角:李显师傅 人气:

主角是李显师傅的小说《唯我极道》此文是小道1501原创的灵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新书《末世鬼行》,书号3485928,下面广告位有链接,喜欢的朋友帮忙收藏推荐一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李显的神识一点点进入玄光金甲内,祭炼着金甲的灵Xing,神器有灵,李显要想将玄光金甲运用自如就得在它的灵中留下自己的烙印,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稍有不慎神识就可能会被器灵无意识的自我保护击伤,被击伤,神魂俱灭倒是不会,但难免也要落得个道力大减,三魂七魄同衰的下场。

神识融入器灵,待感觉到器灵出现波动之后李显的神识就退了出来。

神识返于三魂,李显运转道力开始吸收虚空之中庞大的灵力,这些灵力进入身体,缓缓进行大周天运转,被道力一点点炼化,去糟留精随后汇入丹田。

丹田内的无尽空间中,玄光金甲犹如星辰般傲世独立悬在一处,李显常年炼化的道力形成云雾将金甲包裹,这些道力浓郁缓缓有着结丹的征兆。

以李显从小接受的教导和修炼的道力,本来若是想结丹走上金丹大道,那几乎是妄想,但玄光金甲自带的三茅真君神力,和这几天庞大灵气的支持,让李显的丹田道力出现了极为明显的变化,金丹大道现在对他来说只是一悟之间。

“李道长,您看这现在,似乎有些不太平,我这心里隐隐有些不安!”跟着余老头吃了一顿飞的最高的禽,潜的最深的鱼,李显品着大红袍颇有点自得意满,优哉游哉的感觉。

修道之人,戒财,戒色,戒荤腥,李显跟他师傅俩却是什么都不戒,他俩是茅山龙虎宗传人,修的是龙虎阴阳道,他师傅不仅有老婆,还生了一个漂亮女儿,可惜,师傅的老婆后来嫌师傅不务正业跟他离了婚,把他的漂亮小师妹也带走了,现在前师娘一家人住在上京城,师傅临终前还托李显照应一下她们,这离得太远,李显是有心无力。

“余先生,这天下之事自有天定,徒自伤神也只是劳心劳力却无结果罢了!”李显一副得到高人的样子说着得道高人的话,他的手上却拿起一张餐巾纸擦着嘴角的油腻,做着与得道高人不沾边的事。

“李道长,您的意思是不是人一出生他的命运就决定了,无论你努不努力结果都是一样的,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一个的拼搏努力又有什么意义?”李显的高人形象还未维持到半分钟就有人提出疑问,余婉儿挺着篮球般的胸部一双美目牢牢盯着李显不放。

“婉儿,怎么能对道长无礼,快给道长道歉,我平常是怎么教育你们的,大人说话小孩子不要插嘴。”实在不愿得罪李显,他是有本领的人,哪怕满嘴胡说也无妨,余老头板起脸对着两姐妹中的姐姐教训道。

余婉儿妙目闪闪看着李显,又看看她爸爸腮间鼓鼓拗不过他低头就准备道歉。

“余先生不必如此,婉儿小姐既然想听道,我就给她讲一讲。”如果是个挫男敢对李显提出质疑,那李显一定会配合余老头教训教训他,不过如果是美女的话那自然就不同了“若把‘道’比作一条长河,那么我们便是这条河中的鱼,鱼的命运也许很多时候是随波逐流,但往往也有很多鱼会奋力游动,游到别的地方,只是它始终还是在水里,在这‘道’中,小姐可以把这理解成鱼的努力获得了水的认可。”

“哦?”余婉儿目光微动似有所悟,看着李显这个年纪只比她稍大的人,她心中又有些奇怪的不服“那李道长说的人的命运有天定,这个‘天’又是什么?是神仙吗?现代科技已经探索到太空了,也没见仙宫座座,神鸟寥寥啊?”

“‘道’若是长河的话,自然会有那‘舟上之人’,你在河中钓鱼,把那鱼儿钓起,鱼会理解你是什么吗?鱼的理解只能是水中之物,而人,也不过是被那一叶障目的愚昧生灵罢了。”李显放下茶杯缓缓摇头,似乎是替人类叹息,末了他正视余婉儿道“只是大多数人都做了井底之蛙,以为看到就是真实的世界。”

余婉儿愣愣看着李显,她和妹妹本是国立武大的高材生,从小对那些穿着道袍装神弄鬼之徒极是不屑的,这几天发生的事才让她稍稍有些怀疑以前认知的东西,但见李显这么年轻她的爸爸却始终处处小心巴结,这让她一时有些难过又有些不满,是以才出言质疑,李显的解释虽然几乎等于没说,不过其中蕴含的浅显道理却也是真正的智慧,是道门中人对这世界的思考与理解。

“李道长,对不起,婉儿莽撞了。”直把李显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余婉儿才回过神陈恳道歉道,无论如何李显都是她的救命恩人,纵有不满她也该以礼相待,这是基本的为人道理“道长修炼的道,就能成为‘舟上之人’?”

“逆天而行谈何容易,鱼儿纵然是想逆流而上都极难,更何况是想离水而活,道门中人多数人的道,也只是妄想罢了!”摇摇头,李显突然也被触动了心事,以前,金丹大道都是他不敢想的事,更不要说成仙成佛了,可是如今天地间灵气充盈,仿佛是传说中那灵智未开时的上古时代,难道这混沌之劫还能成为他们修道之人的机会吗?

“李道长,您能收我为徒吗?我也想看一看这个世界真实的样子。”36E的**凑到眼前,余婉儿竟就那么对着李显跪了下去。

她的这个动作可让客厅中所有人都乱了手脚,李显手上茶没端稳差点泼到自己身上,小妹余沫儿神色呆泄一脸惊讶,余夫人那边就已经扑了过去抱住女儿神色紧张道。

“女儿,你这是做什么?有什么想不开要出家啊,你出家了爸爸妈妈怎么办,女儿你不能啊!呜呜!”

余夫人说着竟是就哭了起来,两个女儿可是她的心头宝贝,这刚刚大劫过去,可不能就想不开了。

余老头初时也想起来去拉女儿,可是脑筋瞬间一转却又坐了下去,这神神道道的不安稳,让女儿学点本领也好。

“婉儿小姐,你快起来!”茅山道人内外兼修,李显手劲极大,可你莽汉子也不能对一个细瓷娃娃般娇滴滴的小娘子动粗吧,李显拉着余婉儿的手轻轻拉了一下,却反而被余婉儿把他的手抱进了怀里。

“张道长,你就收我为徒吧,你不要看家里佣人很多,但端茶倒水,洗衣做饭我都会做的!”

“这…….,婉儿小姐,其实我也还未出师,是不能收徒的。”杀很大是什么意思李显不知道,他此时只知道‘山峰’真的很大。

“李道长,那不行你代师收徒,把婉儿待在身边帮你做做杂事也好,令师傅那里到时若是不同意,我便去说,绝不让道长难做!”余老头也起身帮着劝道。

“爸爸!”

“展良,你疯了?把女儿往火坑里推,女儿长大还要嫁人,你不能让她去。”

第一句是小妹余沫儿叫的,第二局是余夫人说的,两人都不同意余婉儿学道,李显很尴尬,道门什么时候成了火坑了?以前不是说窑子是火坑吗?而且,道门中人也是可以结婚的。

“你哭什么,天大的缘分在面前你还哭,沫儿,你也过来给道长跪下,也去学道。”余老头怒目圆睁自有一番威势,余夫人顿时止住了哭泣。

“爸爸,我也要学?”余沫儿指着自己的小鼻子,懵懵懂懂的样子非常可爱。

“快点跪下!”

“不嘛。”余沫儿撒娇一声,不愿意跪下她抱着李显的另一只手臂在怀里蹭来蹭去道“道长哥哥,你就收了我跟姐姐吧!拜托吗!”

收了?极有诱惑力的字眼,‘山峰’压顶,当年被压在五指山下的猴子极有快感,正要说话,李显眉头一皱,‘咦’了一声,手上道力一震从两女怀中脱开,脚下在沙发上一点就如飞鸟御空,滑到别墅门外。

“哇,道长哥哥你好酷啊!”余沫儿眼中闪着小星星尖叫一声,她Nai声Nai气的叫声十足的萌人。

李显此时却没时间管她,一双眼睛牢牢盯着从别墅中正缓缓开过的车队,这是一支几十辆辆高级轿车组成的送葬队伍。

李显的目光正盯着的是那辆拉棺材的灵车。

灵车上,鞭炮纸钱纷纷被人抛下,刺耳的鞭炮炸裂声响遍静宜的别墅区,黄色的纸钱纷纷扬扬飞舞,哀婉的唢呐声中,没有一丝黄色的苍白阳光下,送葬的人脸上一片死灰,似乎他们送的不是那口棺材里的人,而是一支鬼车队正在送自己。

“张局长的父亲死了,今天出殡,这里不准放鞭炮,不过这种规定都是针对小老百姓的,惊扰到李道长,真是不好意思。”余老头也很无奈,强龙也压不过地头蛇,更何况别人是体制内的人,他也不想因为这点小事就跟人翻脸。

李显缓缓摇头目光凝重,车队正准备从岛外长堤上江夏大道,就是这时李显灼灼的目光下分明见到那棺材震动了一下,随后棺材的震动越来越明显,灵车上的人很快也察觉到异常,灵车刹车灯亮起停下,高级轿车上的人许多下车查看,众目睽睽之下那棺材盖竟被掀开,一个身穿寿服的老人从棺材里坐了起来,老人脸色惨白,身形枯瘦犹如深山中的老妪。

灵车上的人惊叫逃开,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脸色都极为难看,一个肥脑油肠的中年人站在老人远处,远远的喊了几声,慌忙又指挥人把老人带进车里,一群人不去火葬场改道去医院。

只是分明有许多车上了江夏大道之后离开车队消失无踪,开玩笑,没见过死了三天的人送葬的时候还能活过来,这明明不可能是什么误诊的事情。

“这,这,李道长,这是,这是………?”余老头抓着李显的手臂,他的手冰凉湿润,已经全被冷汗布满。

“快吩咐人去买朱砂黄镇纸,还有糯米。”李显语气里藏着一丝紧张,甩开余老头的手他喊道。

数小时之后,余老头的保膘不仅买回了李显要的东西,还买了一堆大米饮水罐头,几乎堆满了一楼的三间佣人房,别墅外他还找的人在加固房子,一大堆东西里他还请了一尊元始天尊像回来。

“我要开坛画符,你把无关的人都散了!”

余老头让佣人和保膘先出去,李显却暗示他把这些人都放假。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