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校园绝恋——老师,请许我来生

更新时间:2023-01-22 19:19:37

校园绝恋——老师,请许我来生 已完结

校园绝恋——老师,请许我来生

来源:阅读云 作者:诗乐流年 分类:灵异 主角:常欢凝敬佩 人气:

火爆新书《校园绝恋——老师,请许我来生》是诗乐流年所创作的一本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常欢凝敬佩,书中主要讲述了:性情极端,爱憎分明的女学生,身世离奇,智慧果敢,为朋友两肋插刀,为爱人肝脑涂地,对敌人心狠手辣,对叛徒深恶痛绝。 她的眼中,他是闷葫芦的老师,他们暧昧、试探、躲避、甜蜜、误会。 他木木的表情下,有着隐忍和野心。他维护挑衅她的学生,他在新欢与旧爱中迷茫,他不止一次让她失望,寒心。 她唯一的血浓于水的亲人,死在他的手下,他们最终反目成仇。 虐,绝对的虐身虐心,师生绝恋,演绎别样的爱恨情仇的传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5、往事不堪(一)

走廊边上的墙壁是暖洋洋的米黄色,不过是灯光太暗的缘故,暖黄色也变成了暗色。墙上的壁灯也发着昏黄的光,灯的外壳雕成了各式各样的花朵的性状,十分精美,房顶有古代宫灯样式的吊灯,红褐色十分高贵典雅,有红色的流苏垂下,让人仿佛置身于另一番天地中。若是除了走廊两边站着的向我们问好的黑衣人身上的杀气,这样的环境,当真是十分温馨的。

我没有什么表情,只是任由心中的思绪澎湃着,手指在不自觉的想要握紧,却只得仰起头,抑制住我的紧张。想要加快几步,却又怕被人看出了端倪,也只得忍着,慢慢走过去。还好,旁边有萧楠,我们是自小到大的姐妹,情分自然是不同寻常,有她在,我即使是身处炎炎的大漠之中,也能够寻找到一丝清凉的慰藉。

我一路走过来,一路也在观察。这里不是我原来的住所,也不是从前人的住所,然而这风格,一如既往,没有半分的改动,少了的,只是原来有的菊花罢了。那个喜欢菊花的女子,他保留了她的所有爱好,唯独她最喜欢的菊花,他再也不忍心看见,才摒弃了。这是深情,又是绝情,我心头感伤不已,这时候也不适宜发作,将要见到的这个人,是已经改变了我一生的男人,我想恨却不应该恨,不想爱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如果没有这个男人,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像一名普通的学生一样,考学,工作,结婚,生子。

走到了一个房间门口,是雕花的木门,果然是他一向喜欢的风格,也是她所喜欢的。没有菊花,周围也充斥着菊花淡淡的香气,一路上,气氛太过沉闷,我闻到这样清新的味道,心头才放松了几分。

门前也是两个严肃地穿着黑色西装的人,眼神锐利刚毅,古铜色的皮肤一看就知道是经历过了不知道多少大风大浪,面部表情不怒自威,普通人看了不寒而栗。

二人看到我表情有些变化,还是一副冷冷的样子,问候的声音中却夹杂了些许的哽咽和温情:

“墨菊小姐回来了,小姐好!”又看了看凌霄,目光中也带了几分慈爱,“凌霄也长大成为一个大姑娘了。”

我也是哽咽,他们,是从小疼我爱我,也教我练武的,我跟凌霄,也是在他们的爱护下长大。他的事情繁忙,无暇顾及我与她,若非他们相互,我和她,早就到了另一个世界了,我更不能长成如今的样子。

“贺叔,望叔,好久不见……”一语未完,已经说不下去。长久不见,不欲与这些人往来,自然是很久没有相处,然而见到了这些久未蒙面的故人,又是素来疼惜我的人,无论是多坚硬如磐石的心肠,也会动容了。眼前是一片迷蒙的水雾,鼻子的酸涩是积蓄已久的委屈一下子决堤,再也止不住。

一方手帕递到了眼前,脸上由温热转为冰凉潮湿的触感随即被擦拭干净,蓝色的帕子上用粉色的丝线绣着一朵微微卷曲的凌霄花,花的下面是用淡青的丝线绣出的嫩叶,十分素雅,散发着凌霄花特有的清香。我一怔神,立即反应了过来是凌霄,除了她与我一样喜欢素净,喜欢这样清冷素雅的搭配,这里也没有别人会有这样的东西。

凌霄把手帕递给我,头却一偏,已经朝向了望叔和贺叔,“哼,亏你们还是叔叔呢,小姐一来,你们就能把她弄哭了,看吧,小姐见了你们,果然是没有好事的!”若是一般人,这样跟他们说话,我定是要吓了一跳还是要斥责的,若是跟我无关的人来惹这两个冷面阎王的话,我或许还能够抱着看戏的心思,看看得罪了这两个人的下场是什么样子,可是凌霄就不同了。

这两个大男人,又听见凌霄这样不知天高地厚的说话,同时都皱了一张脸,显然是在凌霄这样一副伶牙俐齿下吃了不少的亏,此时可怜兮兮的求救似的望着我。我忽然想起了以往,以往,我何曾有这么豪放不羁,以往,我也是极其文静端庄的一个小女孩。刚开始与凌霄跟着望叔他们习武的时候,纵使性格坚毅,也是温柔静默的。那时凌霄却不同,总是活泼的样子,两位叔叔为人古板,在她层出不穷的花招中吃了不少的闷亏,又怕说出去被人笑话而忍着,这时候,他们便会求救似的看着我。凌霄是陪着我保护我的,只要我说什么话,凌霄必定是言听计从。现在,两位叔叔又这样看着我,以往的种种又浮现在眼前,我也开怀了一点。

望叔和贺叔看见我笑了,望叔看着四周无人,对着凌霄哂笑道:“我的小姑奶奶,您可是一点都没变,现在还是这么牙尖嘴利,怎么就不分给小姐一点活泼呢?你看看,你们一样的年纪,小姐多有大家风范,你怎么就不学学?”

我听了暗笑,望叔可能是没见过我的样子,而一直暗中监视我的人,也定然不是他们其中的一个了,否则,我在学校的所作所为,他们怎会不知呢?若是知道了,恐怕现在也不会停留在当年对我的印象上了,现在的我,是一个比凌霄更能让他们头疼的“小姑奶奶”。

凌霄一听就不乐意了,我从这里出去之前的话,凌霄听见他们这样说,准会朝我不好意思的一笑,然后继续跟他们斗嘴,但是现在……

“哼,你们这对老不羞,睁着眼说瞎话的本事越来越大了,小姐是大家风范,我看她是母夜叉还差不多……”

话未说完,就被贺叔打断,“胡言乱语,怎可对小姐无礼,对我们这两个叔叔无礼也就算了,小姐的名声,岂是你可以污蔑的?!”

他们的脾气果然还是没变,一样的古板,却充满着正直之气。即使他们曾经杀戮过许多人,他们对我,也是很好的,对他,也是忠心的。

凌霄早就料到了他们会这样说,预先捂住了耳朵,抵御住这“穿脑魔音”,眼睛看向我的时候,已经是那样愤世嫉俗的模样,仿佛我是一个窃国大盗,这时候窃取了两位叔叔“纯洁”的感情一样。

我一脸无辜,凌霄的“怒视”却让我开心不已,望叔和贺叔极其古板,若是让凌霄跟他们胡搅蛮缠下去,真是有凌霄受的。我压抑了许久,这件有趣的事我当然有兴趣拿来寻一下开心。“望叔,贺叔,你们别怪凌霄,她的性格也是比我好过许多的,我总是沉默,在外的几年里,也是幸好有她的陪伴,才能够安全的度过……”

我的话还没说完,望叔就接了上去,“你这个小凌霄,看小姐对你多好,反而还想诬赖小姐,屁股痒了不是,看我不……”

凌霄被我骤然的“反叛”弄了个措手不及,一边躲避着望叔的“追杀”一边埋怨我六亲不认,我则在一旁忍着笑意,一边劝慰着望叔,肚子里早因为强忍着的笑意而抽筋了几次,直到喘不过气来。

正在闹得不可开交之际,忽然听到了一个清冷的女声传过来:“在这里吵闹成何体统,果然是没有家教的东西,上不得高台面!你们两个也是老爷身边的人,自然也知道老爷喜欢安静,现在还跟这两个小杂种在这一起闹,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

来的女子身上是一身明艳的深紫色的衣裙,因为是在室内,穿的衣衫并不多。脚上是黑色的高跟凉鞋,并没有袜子,脚趾露出来,涂了红色的指甲油,十分性感。裙子只是勉强盖住大腿,上身却露出了肩膀。白皙的皮肤在深紫色的映衬下显得更加吹弹可破,室内的光线也为她的冰肌玉骨镀上了一层迷离的色彩。裙子的前襟开的很大,女子胸前****,饱满的*之间一道诱人的沟渠,让人看了就不会轻易挪开目光。不要说是男人,就连我和凌霄这样自幼听人讲过男女之事的人,也会忍不住脸色发红发烫。女子神色倨傲,嘴唇上是粉色的唇彩,唇形又很好,娇艳欲滴。琼鼻也精巧的很,仿佛是天然的羊脂玉雕刻而成,最美的是眼睛,水汪汪的,清亮无比,要勾魂摄魄一般。女子的头发是张扬的酒红色,被盘起成一个像是古代宫廷夫人的发髻,插着一根黑玉簪。第一眼看上去,是一个美的窒息的人,每个人,都要被她所吸引。

这样美的窒息的女子,说出的话却让人难以接受,“没有家教的东西”“上不得台盘儿”“小杂种”这些话,明着是说的与望叔闹的凌霄,言外之意,在场的人都知道。我看着她的时候心里是惊讶不已,已经过去了几年了,她竟然还是这样年轻,即使再保养得宜,已经是快要奔四十的女人,岁月果真没有在她的身上留下一丝痕迹吗?不过,这些都是次要的,她若是以为我还是七年前那个任人欺负毫无还手之力的小丫头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刚才我为了让凌霄吃瘪而故意说的话,她定然也听见了,那么,她也肯定以为,那个低眉顺眼的丫头,还是我的本色吧?很好。

望叔听见她这番盛气凌人,已经是忍不住了。“太太,小姐她家教很好,不是小杂种,您别乱说……”

“我并没有说小姐是小杂种啊,难道望叔认为,小姐是小杂种吗?”望叔的话被她极其无礼的打断,更加尖锐的话不断地出来,“还是望叔在心中已经认定了我是说的小姐,难道,你要诚心挑拨我跟老爷之间的关系吗?”这个女人,是早有准备,要给我一个下马威。望叔和贺叔这样忠厚的人,让他们跟人打架是以一当十的英雄豪杰,但是在女人斗嘴这一方面,让他们如何来对付?

里面的男人我不在乎,但这个女人的心思已经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不仅侮辱我,还侮辱了她。我没有叫过她一声母亲,心中,是十分愧疚的。我被这样骂,心中已经是不服气,更何况,还牵扯上了她。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已经印上了她的脸颊,我的五指有微麻的感觉,右手在不易察觉的颤抖,手臂被擦破已经开始结痂的伤再次裂开,不是很疼,却让我皱眉,为这样的女人动气,我实在是不值得。

“你说谁是小杂种?!这里我是小姐,凌霄是我的朋友,望叔和贺叔是我的长辈,你这样出言不逊,是什么道理,你有什么体统?再敢这样出言不逊,我必定不饶你,也让你知道我的厉害!”我的疾言厉色,让正在怔忪不可置信中的刁蛮女人清醒了过来,方才在震惊与不可思议中的沉默,让此时的她暴跳如雷,没有一点与身上的装束协调的气质。

“你……你这个小杂种……你竟然敢打我?!真是野女人养的不知天高地厚,不知道是从哪里抱来的野种,竟然说是老爷的女儿,真是贱人生的野种!”

我一向跟别人斗嘴,却也不接触极其粗俗的人,这个女人说的话实在让人难以忍受,平时的修养在这时竟然一点都派不上用场,只说了一句“你这个疯女人……”便再也说不出话来,果然是秀才遇见兵,我平时引以为傲的口才,一点都没用了。

望叔和贺叔两个人却忍不住了,他们一向疼我,又很是怜惜她,见我被这个疯女人如此侮辱,也是气愤不已:

“太太,请您不要出言不逊!小姐是大哥和夫人亲生的女儿,这是任何人都无法改变的事实,您没有真凭实据,请不要说这些话。否则,我们在场的几个人都要吃不了兜着走!”贺叔比望叔更加沉稳,一向是很少说话,我只有在记忆力他为我与这个疯女人争论的时候才会如此,正因为他的惜字如金,对眼前这个女人才更有威慑性。

贺叔说的我是他们的亲生女儿的时候,我的心狠狠地疼痛了一下,一出生的抛弃,几年之后又突然说是我的亲生父母,真是天大的笑话!我最关心的还不是这个,而是,贺叔的称呼。我记得,以前贺叔是称呼她为曲小姐的,现在的称呼,是太太。

我看着贺叔,贺叔却转过头去,望叔也不敢看我。凌霄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她是最没有话语权的,事情因为她和望叔打闹而起,现在她却帮不上我。此时见到望叔和贺叔都沉默,她终于忍不住了:

“望叔,贺叔,你们说,这是怎么回事?这个疯女人怎么会成了太太?难道老爷会背叛了夫人吗,你们说话呀,你们是存心让小姐难受吗?”凌霄一时气急,连尊称也没有了,直接称呼起来了“疯女人”,这话一定会让曲纤非常生气。我见势不妙,忙走上前去,眼疾手快的架住了曲纤挥向凌霄的手。曲纤是宠着我来的,凌霄的注意力全部都在望叔和贺叔身上,哪里能够躲避?而望叔和贺叔虽然机敏,哪里敢跟曲纤动手?我绝对不能让跟我一起的人受到伤害。

曲纤的手被我牢牢地抓住,虽然气势汹汹,也抵不过我这些年的苦练,只能是干瞪眼。忽然轻笑一声,“你生气吧,你就好好地生气。你不是奇怪吗?你想知道吧,那我就告诉你,你的父亲,已经和我结婚啦!哈哈哈,你生气吧……”

我看着曲纤放肆的笑,心头的火再也忍不住,看着害死自己母亲的凶手再次在自己面前嚣张,任是我修养再好,也忍不住。

我的手刚刚要挥下,想要教训这疯女人,却被一只更加有力的手架住,是他。

他不顾我的愤怒,强行把我拉到了身后,“沁儿,跟爸爸来。”又回头对着曲纤,“没有我的话,谁让你来这里的?我这次饶过你,不代表你有下次,不要以为你身后的靠山,我就不敢动你!这是我的女儿,你想要做什么,最好想清楚了再做!”

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冷酷生硬,他对我,从来都是最温柔相待的,即使我面对他的时候,永远都是一张波澜不惊的脸。

他的声音里,有蛊惑的味道。那时,我不肯吃东西,她都没了办法,只是干着急。他却有办法,温柔的哄劝着我,那声音里,也是这样的温柔,让我渴望他的呵护。毕竟,我的身上,流着的是他的血,这份血脉亲情,是割舍不断地。即使我不肯原谅他,我不肯认他,血液是我们亲情联系着的纽带的最好的证明。

望叔他们都松了一口气,这样僵持下去,我必定会把曲纤打伤,这样子闹大了,谁都不好收拾。他来了,不管是谁,都不敢再闹。我即使不服他,也知道他最终都是偏爱着我的。只是这次,是让我忍气吞声吗?

我没有来得及说话,他魅惑的声音已经传了过来:“沁儿,我们不要理她,跟爸爸走,好吗?”我没有拒绝的余地,因为他的声音,他的温柔,他的气息,他的怀抱,我是这样的渴望,他,是我的父亲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