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别坐末班车

更新时间:2020-10-17 15:55:05

别坐末班车 连载中

别坐末班车

来源:酷爱书院 作者:五十弦 分类:灵异 主角:傅义山唐晚 人气:

《别坐末班车》由网络作家五十弦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傅义山唐晚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唐晚因为坐了一趟最后的末班车,从此就沾上了不好的东西。“那东西”就黏上了唐晚,像一个魔咒一样,又像一个怨灵,阴魂不散。傅义山的出现,会带给唐晚什么转变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许愿娃娃话音刚落,就由无数的绣花线从她的身体里飞了出来。

那线看起来软绵绵的,谁知道竟然轻而易举地穿透了我的皮肤!

我整个人都被吊了起来。皮肤和血肉生生拉扯分离的剧痛顿时让我哀嚎不止。

歪脖子树的树皮裂开了一条口子。

我这才注意到哪里头的灵魂原来也是被缝在了一起,像极了一块做工粗糙的被面。

我痛得泪流不止。

只听许愿娃娃说:“晚晚,别担心。对我来说你是最特别的。我不会把你和别人缝在一起——你创造了我,自然只有我能够配得上你。”

剧痛让我的视线模糊。我感觉自己的意识正在渐渐远去。

我的身体如同抽线木偶一般被许愿娃娃随意摆弄着,在空中洒下一片片鲜血。

就在我以为自己要撑不住的时候,身体上的拉扯却一下子停了。

我落入一个冰冷但坚实的怀抱之中。

只听傅义山冷冷道:“区区一个物件,哪来的嚣张气焰?”

许愿娃娃唯一的回答是痛苦的尖叫声。

我勉强撑开眼皮,却见她被一捧蓝色鬼火包裹,身上的布料逐渐焦黑。

“晚晚、救救我!”许愿娃娃的手脚一点点被火焰吞噬。她向我伸出手来,纽扣眼睛背后淌下血泪。

她哭着说:“我只是不想要一个人。你把我埋在那里,我身边谁都没有。晚晚,求求你了,救救我啊!”

我听着她的哭叫,心里满不是滋味。

这东西的确是我创造的。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活过来,但是将她埋在地下也的确是我的所作所为。

我忍不住问道:“老师的死是不是也和你有关?”

许愿娃娃顿时狰狞地笑了起来:“她?就是她让晚晚将我埋掉的。这样恶毒的女人,怎么可以做晚晚的老师呢?不过她还真是脆弱,竟然那么容易就死掉了。”

“既然如此,你也可以死了。”傅义山冷笑一声,知道我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控制火苗一瞬间升温,眨眼就将许愿娃娃烧成了灰烬。

我的皮肤上全是触目惊心的血点,像是被人用绣花针扎了个遍。

歪脖子树当中死不瞑目的魂魄们渐渐闭上了眼睛,然后一一消失在了空气中。

他们的肉身迅速腐败,烂肉和腐臭的内脏噼里啪啦如雨点般往下落了一地。

傅义山及时护住了我,没有让我沾染半点污物。

但我却忍无可忍,捂着嘴巴吐了个天昏地暗,好半响才缓过神来。

我问道:“为什么……那个许愿娃娃只不过是手工而已。为什么它会活过来?”

傅义山沉默了片刻,然后说:“对于有天分的人来说,哪怕只是信手涂鸦,都可能化作妖物。”

我吓了一跳:“你是说……她会活着真的是因为我?”

傅义山点了点头,说十有八九如此。

我一时之间无言以对:我本来以为自己只是个倒霉蛋,毫无来由地被卷进了外婆过去欠下的债里。

但现在看来,难道我自己也不是普通人?

这个事实实在有点难以接受。

傅义山说:“但凡阳寿不稳之人,多少都有沟通阴阳的天分。你说那是许愿娃娃——自古愿力、或说信念便是人最强大的力量之一。你也无需自责:你又不是什么鲁班后人,未必就由那造物成灵的能力。”

“但愿。”我的嘴角抽搐了两下,艰难地挤出一个干巴巴的笑容来。

歪脖子树当中的魂魄都消散光了。最后,只剩下我爸妈的魂魄。

傅义山口中念了几句咒,然后喊了一声“去”。

话音刚落,爸妈的魂魄便一圈以后地往我家的方向消失了。

我不安地问:“我爸妈这样就没事了吧?”

傅义山点点头说:“魂魄离体太久,多少会有些副作用。但只要好好休养,自然不会落下病根子。”

我又问:“那……他们体内的水鬼呢?”

傅义山则让我不要担心。他说那水鬼一开始就已经让外婆抹消了灵智。只要我爸妈魂体归位,便可以立刻将外来者融合吞噬。这对于我爸妈虚弱的魂体来说可是大补的好东西。

听他这么说,我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我这才注意到自己到现在还不争气地赖在傅义山怀里不出来,顿时红了脸。

“抱、抱歉。还有……谢谢你救我。”我一边语无伦次地道谢,一边迅速与他拉开距离。

傅义山依旧面无表情:“不需要和我客气。如果你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要找谁传宗接代?”

这话换个与其说就是动人情话,但是傅义山这么古井无波地背出来,直听得我想要招呼他一拳。

在他眼里,我除了传宗接代之外难道就没有半点存在价值了吗?

傅义山显然没有注意到我的情绪波动,自顾自说:“你先回去吧。”

我浑身一抖:“那你呢?”

傅义山说:“有意见事情我很在意。”

我情不自禁地拉住了他的衣袖:“我跟你一起去吧!”

但傅义山坚定地拒绝了,理由是他要做的事情可能很危险。我没有任何战斗力,他不能保证护我周全。

我知道自己是个累赘,既然他将话说到这个地步,自然无法再反驳。

但对于自己一个人呆在家里这主意,我确实一千个不乐意。

傅义山说:“如果你真的有造物成灵的本事,不如回去给自己做些防身的小玩意儿。那许愿娃娃之所以变成如今这样,不过是因为被抛弃的怨念罢了。往后你做的东西,务必交代清楚功效和时效,那样一来也就没有问题了。”

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眼看他转身要走,连忙又喊了一声:“傅义山。”

他回过头来,眉毛轻轻一挑:“还有事?”

我咬了咬唇,冲上前去给了他一个拥抱:“你……当心一点。我等你回来。”

傅义山半晌没有说话。我一抬头,就见他见了鬼似的等着我。

我无语:“很惊讶吗?”

傅义山立刻恢复了高冷帅哥的形象,丢下一句我自己多加小心,便头也不回疾步远去了。

我收了心,打着十二万分的警惕回了家,喊了一声外婆并没有得到回音,便捂着吐空了的肚子去拿厨房里剩余的浆果。

谁知道我才走了几步,后脑勺上就被重重地砸了一下。

我脑袋里“嗡”的一声响,顿时失去了意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