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雪国探险家

更新时间:2020-10-18 17:18:52

雪国探险家 连载中

雪国探险家

来源:落初 作者:克瑞斯邹 分类:灵异 主角:暴风雪克格勃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克瑞斯邹原创的灵异小说《雪国探险家》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暴风雪克格勃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一位代号为“龙皇”的前苏联探险家于1988年和1990年这两年曾两次深入金沙江流域,只为寻找一个名为“巴耶内察勒梵”的神奇地方,将途中的所见所闻写进一本探险笔记里,不料被来自“鹰帝秘党(简称帝党)”的势力份子挟持,并再次深入“巴耶内察勒梵”里探险一遭……据不明史料记载,原来在我们所生活的星球上,竟还有这样的地方!一份来自地下王国的请柬,一本如同异闻录的探险笔记,引出了一个庞大且令人震惊的地下世界!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也不知今天撞了什么邪,先是大清早的来了位龌龊到不堪入目的宅男,再来就是被这个宅男硬拉到一家看似很破旧的店门口,傻傻地站了两个小时。

正值三伏天、紫外线比七八月的还要猛烈的时候,我他娘的居然站在太阳底下暴晒了两个小时!论到底,还得怨我自己的力气不够大,甩不开卢具威那力大无穷的手,以至于被他掐到手臂淤血了。

要说这事情的前因,还得追溯到俩小时前我和他在家里斗智斗勇的场景。

……

两个小时前。

卢具威这家伙把茶几上几乎能吃的东西都吃完了,就连茶几的桌角也差点被他给啃了去。

“喂,好歹也给我留点吧?”我欲哭无泪地对他咆哮道。要知道那可是我这几天的粮食耶,就一会儿的功夫,全被他变成了饭后点心,他貌似还没吃饱,不知羞耻地乱翻我家的橱柜,我去!老子真想给他一个金刚推山掌,让他彻底恢复以往的正常。

“你昨天不是收到了政府的特困户补贴么?用那笔钱去买余粮,足够了。”他翻完橱柜,发现没有多余的粮食,便把目标转移到了冰箱。

“我去!你咋晓得的?”我心想这家伙果然绝非等闲之辈,他已经不是几年前的那个天真活泼、虎头虎脑的小屁孩了,如今的他满脸青春痘,头发估计好几年都没洗了,以至于分叉毛糙,看上去像是成天待在天桥底下的流浪汉一样,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犀利和霸气。更何况当初那个腼腆温柔的暖男如今变成了擅长插科打诨的地痞流氓,看来社会重塑人类的能力还真强大啊。

“前天我到楼下拿面试通知的信函,碰巧瞧见你的银行通知单置于旁边的信箱上方,我的好奇心过盛,于是就随便浏览了一下。”翻箱倒柜了将近十多分钟后,他终于在锅里发现了隔夜的蛋炒饭,于是他在我阻拦之前把蛋炒饭一口气吃了个精光。

我只能无奈地扶额,问道:“你住哪里啊?”

他打了个饱嗝,然后惬意地摸着自己那微微鼓起的肚子,答道:“你说我啊?就住你家楼下啊,1502。”

“你一个人住?”我接着问。

“啊不然咧?我爸妈在福建的老家经营家族的企业,我弟在北京念书,不是我一个人住,难道还会有美女跟我同居吗?”

“等等!你刚刚说到楼下拿面试通知的信函?”对于他刚刚所说的那番话,我有些摸不着头脑。

他皱了皱眉,回答道:“对啊,我是有说过啊,怎么了?”

“可是面试通知是用电子邮箱发的耶,你怎么……”

“哦,我家没电脑啊,而且我也没有电子邮箱啦,所以就麻烦远在西安的朋友帮我报名咯,可谁知报名成功了还要面试啊,所以就麻烦探协的工作人员将面试通知给寄过来咯。”

我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那你干嘛不去网吧?像我家也没电脑手机之类的上网设备啊,可我不照样在网上报名了么?哪像你啊,报个名都搞得这么麻烦。”

“这是我的方式,用不着你操心了啦。”他的回复外焦里嫩、简单粗暴,一时间让我无言以对。

过了一会儿,我说:“不过话说回来喔,从一个仪表堂堂、温文尔雅的富家子弟堕落成一个邋里邋遢、狼狈不堪的非主流宅男,你这几年的变化还蛮大的嘛。”

“少来!我早就猜到你见我这副模样之后定会损我的了,幸好我做足了准备,才没被你给击垮。”被我这么一激,他的眼神明显比刚才的犀利了很多,于是他拽着一口港台腔的普通话对我说道,“欸,对了,你如今还剩多少钱啊?”

他说完后,我不经意打了个寒颤,心想他问我有多少钱究竟是百无聊赖想要找话题呢?还是自打一开始就盘算好了的,我琢磨不透,毕竟如今坐在我面前的小伙子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卢具威了。

“喂,身为富二代的你该不会想跟我这个从小生活在贫民窟的穷佬借钱吧?”我能猜到的理由也只有这一个了。

“不是啦,我只是好奇而已。”

好奇?他要真是好奇心在作祟的话,那我也没什么好怕的了,关键是这家伙不可信啊!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对他的意见这么大,反正就觉着这人不靠谱。

“存折里有五千多,加上这个月的特困户补贴,大概六千四百多块那样吧。”虽说他不靠谱,但我还是如实地说了出来。唉,大不了跟他同归于尽呗。

他先是眼神飘忽了一会儿,然后掐指一算,喊道:“哟西!足够了!”

“什么足够了?”我被他彻底搞懵了。

“你的面试通过了没?”他又抛过来一个问题,像是一颗手榴弹,弄得我措手不及。

“通过了啊。”我把手榴弹给抛了回去。

他点了点头:“那不就结了。”

“你究竟在说些什么啊?什么结不结的啊?我不懂耶。”

“面试通过后的三天时间里,必须前往总部接受为期三个月的专业培训,若超过三天,则报名作废。”他顿了顿,“你不会连这个最基本的探协招聘常识都不知道吧?”

我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有这一出。

“你真的很逊耶,连这个都不知道。”他继续念叨,“等等……你不会连自己是否通过了面试都不清楚吧?”

我表情从容地说道:“应该是通过了啦,我当时亲眼看见谢先生在入会合同的落款上签了名的。”

“哦,那就好。”他貌似松了口气。

于是我问他:“对了,你刚刚问我还有多少钱是要干嘛?凑钱买前往西安的飞机票或火车票么?”

“不是啦,两张飞机票的价格我还是负担得起的。”他回答道。

“那是因为什么?”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事儿恐怕没那么简单。

他说:“因为要合资购买户外探险的装备啊。好了,时候不早了,我们赶紧行动吧。”

“现在?我去!老子刚洗漱完,还没梳头、洗头、换正装呢,就直接奔向西安啦?”我惊慌道。

“不然还要等三天后再行动啊?”

我推三阻四地说道:“不是啦,我只是觉得这样会不会太快了点啊?飞机票还没预定呢。”

这时他的白眼都快翻进后脑勺里去了,紧接着他不屑地说道:“不是现在去西安啦,飞机票我昨晚就预定好了,是明天下午的航班。”

“那你说的行动指的是?”我再一次被他搞懵了。

“我先带你去一个地方。”说完,卢具威就一把握住我的手臂,直往大门外冲去。

……

两个小时过去了,午后的阳光超猛,路面的温度直接飙升至五十摄氏度,站在上面如同身处烤肉架上,脚掌都快烫到脱皮了。

话说卢具威带我来的这家店……有点奇怪耶,看上去像是解放初期所建造的瓦屋,但也不至于很破败,好似有人对它长期或定期地进行维修那样。然而店门口的横梁上挂着一块招牌,上面的文字是用篆体写的,意为“龙腾虎跃”。

我嘞个去!如今老子的脚掌都快被烫伤了,居然还有雅兴去观察这等破事!这不明摆着的事儿嘛,还需要我去留意吗?而且上面写什么又不关我事,我理这破鸟事有屁用啊!

正当我想要找块阴凉的地方休息会儿的时候,卢具威底气不足地说道:“店主好像不在耶。”

“卢具威!你妹啊!现在才发现店主不在啊!我还以为你在这里等什么人呢!害我在这里傻傻地站了两个钟头!腿都麻了啦!”

卢具威正要开口为自己辩解之际,只见店门洞开,从里面走出来一位年近四十的大叔,他手持一把带有羽毛的聚骨扇,身披一件长袖素衣,头戴紫云绸边的乌纱帽,看上去古风十足啊!当时的我心想:这大热天的,穿成这样,难道不热么……果然这个世界上还是奇葩占大多数的啊。不过话说回来,他之于我有点面熟耶,好像在哪见过他,可我就是想不起来。

“在外喧哗者,究竟何人?有何贵干呐?”这位大叔不仅穿着古风,就连说话也很古风啊,听得我差点怀疑自己是不是穿越到古代了。

大叔刚说完,卢具威就有些耐不住性子了,先是硬扯我的衣服,随他走进了店里,然后拿出土豪金手机,东张西望,像是在寻找某件东西。

之前我把视线都放在了大叔身上,怕他会不会因为我们没打招呼就闯进店里而发火,结果他却出奇地冷静,眼神里像是藏了一口山泉,碧波荡漾,清澈见底。可我还是有些后怕,怕山泉里又藏了一口花斑大鳄,随时都有可能要了我和撸具威的小命。

之后,撸具威喊了一声“傻洋你给我过来”,我才将视野在店里面放了长线,放线后我整个人都惊呆了——我数了一下,店里总共有二十三个高为三米、宽为一点五米的置物架子,上面放满了各种各样的探险装备,譬如登山要用到的双手式上升器和下降器,炊食要用到的野营铝锅,照明要用到的头盔灯和手按电筒,求生要用到的折叠铲子和军用伞绳,还有防兽要用到的大马士革军刀、蝴蝶刀、丛林刀、日本刀等……如此凶残的装备,看得人心惊胆战啊。

“怎……怎么了?”

“我问你一个问题喔。”卢具威的语气平稳淡定,这和我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你爸生前是一个探险家么?”

“呃……是啊,怎么了?”

“那他生前有没留下类似于‘求生笔记’或‘户外探险守则’的东西啊?”

“很抱歉,没有耶。”我斩钉截铁地说。

为什么我会这么的“斩钉截铁”呢?原因在于我老爸他非常讨厌写字,别说动笔写有关探险过后的亲身体验的文章了,就连在电脑上打字他也嫌麻烦,他说过程真他娘的繁琐,双击文档也就算了,居然还要敲击键盘……没错,我老爸是一朵不折不扣的奇葩。

“这样啊……”撸具威对此好像很失望,一脸失落状展露无遗。

不知何时,大叔出现在我的身后,吓得我差点晕厥了过去。

“这位大叔!你想吓死我啊?别躲在别人身后不出声儿啊……”我扯着嗓子,吼道。

“小伙子,你的名字该不会叫邹希洋吧?”大叔的这一问着实把我给吓了一跳,比刚才的还要再惊悚一些。

“是啊!大龙哥咋知道他叫邹希洋啊?”我这还没开口承认呢,撸具威倒好,来了个先发制人。

等等!大龙哥?这名字好熟悉啊……我想起来了!他不就是当时跟我爸一起去攀珠峰的队员吗?为什么……他没有在那场雪崩事故中遇难?还是说,只有他在那场事故中幸存了下来?如今说再多也没用了,只有他能够知道当初整个事故的前因后果,那他当初活下来的时候为什么没有向媒体或相关机构通报过,以至于这么多年来,我一直以为他们是全员遇难的!

“他是我之前一个队友的儿子。”从大龙哥的语气里就能听出他正在压抑自己的情绪,我不知道那种情绪是什么,或难过,或伤悲,抑或欣喜万分、欢呼雀跃。

“哦。”讲到这里,卢具威便识相地不再问下去了。

大龙哥先是鼻子酸了一下,然后将聚骨扇给收了起来,对我们说道:“我们可否坐下来好好聊聊?”

而我的情绪也有些控制不住了。好想哭,不知道为什么。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