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床上有人:鬼夫大人轻点咬

更新时间:2021-04-08 12:03:53

床上有人:鬼夫大人轻点咬 已完结

床上有人:鬼夫大人轻点咬

来源:落初 作者:潘朝曦 分类:灵异 主角:张口俊逸 人气:

火爆新书《床上有人:鬼夫大人轻点咬》是潘朝曦所创作的一本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张口俊逸,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命格太硬,算命的说我克父克母以后克夫。我十八岁的时候,被养父卖给一只鬼大哥。这鬼容貌俊秀处处护我,谁敢伤我半分他就要挖人祖坟。喂喂喂?鬼大哥,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不太仁道啊!鬼大哥将我压在床上,握着我的手促狭一笑:“我能不能人道?来重温一下洞房花烛,恩?”曦曦新书已发,推荐新书《黑帝总裁:染上热辣娇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瞬间我的心里崩腾过一万匹*******我这么一个如花似……呸呸,我这么一个天生丽质的黄花大姑娘今天就要名节不保了吗?并且还是不保在一个鬼的身上,虽然他是长得不错啦,但是人鬼殊途,我们始终是两个世界的人啊。

就在我刚要挣扎的时候,便感觉到一股冰凉的温度顺着我的衣服下摆抚摸了上来。

瞬间冰的我一个激灵,刚刚已经消失的害怕情绪一下子涌了上来。

“你,你要干什么?你知不知道这是**********我这句话刚说完,压在身上的身影便顿了顿,然后不紧不慢的吐出一句话来:“我们结婚了,你是我老婆。”

“那你就是婚内***********还不等我完全表达清楚自己的意思,嘴唇便被堵住了,看着他眼里露出的嫌弃模样,我再一次悲哀的发现,我被一个嫌弃我的男鬼给压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看了看已经恢复本来面貌的房间,心里稍稍舒了一口气。

原来昨天的一切都是我做梦。

可是还不等我高兴起来,便发现自己腰肢酸痛的几乎爬不起来,并且两腿间的不舒适让我真实的感受到了自己被鬼压了的事实。

我惊恐的一下子坐了起来,手却在下一瞬碰到了一个坚硬的木头,瞬间,我想死的心都有了。

那不是昨晚和我拜堂的男鬼的牌位吗?

我伸手就将床上的那块牌位拿了起来,想要重重的往地上砸去,却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

“你敢砸了试试?”

我惊的手一软,牌位瞬间就掉在了地上。

我这时心里的想法就是:鬼大哥,我来陪你了。

然后下一刻我便马上爬到床下,也不顾自己身上不着片缕的样子,赶紧将牌位捡了起来,放在怀里小心的摸了摸,然后语气惊慌的说道:“鬼大哥,我不是故意的,你饶了我吧,我还想继续上学呢。”

一边说一边不停地磕头。

我承认我怂了,但是谁特么在生死面前还能够做到大义凌然的态度。

“嗯~这次……这次就原谅你。”

我听到这句话以后,惊喜的差点跳了起来,却没有发现男鬼声音的不同,只是以为现在是白天,男鬼已经没有原来那样强势了。

却不知道我柔软的胸部一直抵着那块牌位。

我小心翼翼的将牌位放在了我房间里边唯一的一张桌子上

然后迅速的穿好衣服便打算出门找老头来将这个男鬼给收了。

却发现外面没有老头的踪影,想要像以前一样扯着嗓门大喊,却又害怕将男鬼给吵醒了将我直接给捏死了。

我狐疑的在院子里边走来走去,发现确实没有老头的身影,便跑到了老头的屋里。

“啊——”

下一瞬,我便害怕的尖叫起来,随后便站在原地颤抖的看着墙上满墙的鲜血。

这个,这个要是老头的,那么,那么老头一定是遇害了。

对,就是那个男鬼,就是他将老头害死的。

我刚要转身去房间里边寻找男鬼的踪影,却发现身后一个黑影站在了我的身后。

“是不是你将老头杀害了。”我冲上去想要抓住男鬼的衣领质问,却发现抓在手里的只有一股气体,根本就碰不到他的身体。

男鬼看了一眼墙上的鲜血,眼神里边闪过一丝严肃,随后便朝着我冰冷的丢下一句:“昨天晚上你一直跟我在一起,我杀没杀他你不知道吗?”

我看了看已经消失在房间里的男鬼,心里更加的沉重了,昨晚男鬼一直跟我在一起,他确实没有作案的时间。

随后,我便颤抖着双手,拿出了老头之前给我买的手机,想要报警。

不管怎么样,先将老头找到再说,现在看到的只有墙上的血液。

就在我刚要拨打通手机的时候,一股阴冷的空气便将我手中的手机拍掉了地上。

我看着地上摔成两半山寨手机,心里闪过一丝心疼,随后便朝着空气大喊了一声:“你疯了吗?”

可是等了好久都没有等到回应,就在我以为他已经离开的时候,空气中重重的传出来一声嗤笑。

“这个明显不是人为的,你报警,难道跟警察说是怀疑鬼做的案吗?”

听着空气里传来的声音,我瞬间也想到了这件事,的确,平常人作案不会将血溅到天花板上,而这个很明显不是人为的。

可是,可是老头……

我强忍下了已经到了眼角的泪水,发誓一定要将杀害老头的凶手找到。

现在老头连尸首在哪里都不知道,我没有资格哭。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一阵敲门声,我现在实在没有心情去搭理那些人,可是听着外面不停地敲门声,我只能无奈的站起身走了出去。

出去的时候,我顺便将这间房门给锁了起来,这间房间里边的所有的一切现在都还不能让人知道。

我出去的时候,刚好看到一个陌生的老婆子带着一个和我差不多的女孩走了进来。

我看着两人视若无睹的走了进来,眉头微微一皱,心里闪过一阵不悦,但还是耐着Xing子走到了两人的面前,拦在了两人的面前。

“你们是干嘛的?”

这些年我上学都是在外面,老头结交了什么朋友我知道的并不多。

“怪老头呢,怎么不在,将他叫出来。”那个年过半百,杵着一根拐杖,脸上布满沟壑的老婆子转过头来冲着我说道。

那命令的口气,令我不满的皱起了眉头,但是想到可能是老头的朋友,我还是隐忍下了不满,抬起头对着老婆子说道:“这位NaiNai,老头有事外出了,近期可能不会回来了。”

老头出事的事情还暂时不能让别人知道,我想了想还是对着老婆子撒了谎。

谁知道我刚一说完,老婆子便冲着屋子里喊了起来:“怪老头,莫不是怕了,所以才躲起来了。”

然后不顾我的阻拦朝着怪老头的房间走去。

原本我想这么一个老太婆不会有太大的力量,没有想到仅仅只是一下子,我就被老婆子甩了出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