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战龙在野

更新时间:2020-06-25 04:50:52

战龙在野 已完结

战龙在野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战长风 分类:历史 主角:唐史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战长风的原创小说《战龙在野》,主角唐史,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他曾经是一个年青有为的将军,他的父亲曾经是兵部尚书。但是,自那一件事之后,一切都变了。父亲入狱,他被流放。然而。当帝国烽烟四起时,为什么他仍要领兵出征?面对凶残的敌人,险恶的环境,诡异的山野恶物,他又要怎样应对?战龙在野,一部战争、历险与爱情交织的小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传令,收拾行装,明日启程。”战长风下令,“派人去周边的村落告诉百姓,在我们回来之前,最好先到山里躲一躲,省得叛军骚扰。”

众将虽然答应着去执行命令,但从他们的表现看,明显的不认同这个办法。这简直就是穷折腾嘛,不但折腾了军队,还折腾了百姓。

散了会,战长风回到帐内,一个人坐着,但他并没有休息,而是不断的看着门口。

“还没人来?”他自言自语着。

门外传来人声,卫士通道,廉将军求见。

战长风的脸上现出喜色,急令请进来。

廉自洁进了帐,向战长风行礼已毕,说道:“战将军,末将以为,今天您的决定不大合适。”

“怎么不合适?”战长风笑眯眯的反问。

廉自洁看着战长风笑的奇怪,但此时他想说的是更重要的事,所以也没有多想,说道:“末将以为,返回一百五十里去接援军,而且还要惊动百姓,实在是没必要的。还不如让援军直接过来,就地训练,何况现在四下里也有不少百姓要参军,咱们可以一并训练。”

战长风深深的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不错,我也这样看的。”

廉自洁有些吃惊的看着战长风,问道:“那么,咱们不后撤了?”

“不,必须后撤。”战长风说道,“事实上,我一直在等着有人上门来和我说不应当后撤,只要这个人一来,咱们就必须后撤了。”

廉自洁怀疑战长风是不是喝多了,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只要有人上门来说不应后撤,就一定要后撤,这算什么逻辑?难不成战将军学缅甸话学的不会说汉语了?

战长风看着廉自洁迷糊的样子,嘿嘿一笑,向廉自洁招了招手,在他的耳边低声的说着。廉自洁的神色先是一惊,然后是有些迷茫,接着,他也笑了起来,而且笑的很是。。。。。。诡异,对,就是诡异。

“得令!”他的嗓音压的低低的说道。

“快去执行,”战长风也压低着声音,“这件事赶早不赶晚。”

“末将一定做到!”廉自洁笑眯眯的向战长风保证着,转身向帐外走,将至帐门口,他又转过身,没有说话,而是向战长风伸出了大拇指。

战长风笑了起来,心知廉自洁是想称赞自己,却又不敢泄露了方才说的秘密,所以才用手势表示的。他挥了挥手,示意廉自洁快去。

夜色中,廉自洁匆匆的找了几个心腹,下了几个很怪的命令,让这几人连夜离开大营,往后方跑去。而战长风,则已经舒舒服服的躺下,放心的打起呼噜来。

次日一早,汉军开始撤退,远远的,一群群的缅甸平民也背着包裹在逃难。近处,一些激愤的年青缅甸平民对着汉军大声叫骂着,说这些汉人都是懦夫,说到痛恨之处,还拾起石头来打。

汉军士兵们也都有些垂头丧气。才到腊戌,只打了一个小仗,然后就撤退,这算打的什么仗?

行列里,丹瑞国王和几个卫士在低声私语着。他们不相信战长风敢公然违抗皇帝的圣旨,不去平叛,但现在这种撤退,特别是用那样说不过去的理由“接援军”进行的撤退,也的确是让人怀疑。

带着这种种猜测、不满和失望,大军后撤着。

第一天,撤三十里。

第二天,又撤三十里。

第三天,再撤三十里。

第三天晚上,丹瑞国王坐不住了。

天知道战长风究竟要撤多远?说是撤一百五十里,但如果再多撤个几十里,就直接撤回中国了,他的复国希望还有没有?他带着昂当向战长风的大帐走去,他决定和战长风好好谈一谈,看这位战将军究竟是什么意思。如果是胆小,那他只能私下再向皇帝上书,请求皇帝换将了。

将近大帐,鼓声大起!战长风聚将了!

丹瑞吃了一惊,和昂当互相看着。这已经是掌灯时间了,为什么要聚将?二人一时都在犹豫。这时间他们去问战长风是不是还要后撤,时机好象不大合适。正自犹豫着,只见一个个的将领已经纷纷跑了过来。

昂当见廉自洁匆匆而至,急忙上前问道:“廉将军,你可知道战将军为什么要聚将?”

他还真就问对人了。这个问题问除了战长风和廉自洁以外的任何人,得到的回答都会是:“不清楚。”因为这个问题只有战长风和廉自洁两个人知道。战长风知道,因为他本身就计划了这一切,而廉自洁知道,因为他是这个计划中秘密部分唯一的执行者。

“咱们要反攻了!”廉自洁兴奋的回答了一句,匆匆跑向中军帐。

昂当和丹瑞国王再次互相看了一回。要反攻了?这半路上突然就要反攻了?究竟是怎么回事?

丹瑞国王想了想,低声说道:“咱们先回去。观察一下究竟是怎么回事再说。”

昂当答应一声,与丹瑞国王一起往回走,走了几步,昂当突然跳了起来,大叫了一声。

丹瑞国王吓了一跳,问道:“怎么了?”

昂当的脸上满是喜色,他说道:“陛下,这是战将军的妙计!是他的妙计!”

丹瑞国王看着昂当,等待昂当冷静下来再解释。昂当兴奋的重复了两句,才对丹瑞国王解释道:“战将军此前反复问我,究竟在什么情况下叛军才会开营出来,我都回答说只有汉军真正后撤之时。而且,他们不会在看到汉军后撤时不先探查明白才出来。现在,咱们是真的在退,而且还通知了百姓,这样一来,叛军就知道咱们撤了。三天咱们撤了九十里,这绝对是真的在撤,而且人人都知道,咱们是去和援军汇合。于是,叛军就会出来了!他们只怕早就等待着去劫掠周边的百姓了,现在我们一退,他们一定会四处分兵劫掠,我们再在半路上突然反攻,这一下打了个出其不意!”

丹瑞国王的神色随着昂当的解释也越来越兴奋,终于,他也原地跳了起来,笑着一拍昂当的肩:“走,陪我喝酒去!”

中军帐内,战长风也正如昂当一样向众将解释着。听着战长风的解释,众将也都欢喜不已。

“战将军,要是敌人不出来怎么办?”一个参将愣头愣脑的问道。

战长风笑了起来:“第一,敌军要是不出来,咱们大不了多走了几天路而已。第二,他们一定会出来。而且是抢着出来。因为咱们没有说退回国内,如果咱们只一个小小接触就退回国内,他们也不会信。咱们说的是要回去接援兵,他们会算计着时间的,回去五天,回来怎么也得四天,一来一去九天,然后咱们可能会长期驻守,他们一定会利用这几天时间尽快出营,四处抢劫,以储备足够的物资。”

“不错!”几个将领纷纷附和着。的确,换了谁也会这样做,不趁着敌军暂时离开的时候多准备军资,难道等敌军来了饿着肚子守营?

“战将军,末将请令。”岑参兴奋的说道,“末将带领第一批部队连夜反攻,悄悄的偷袭敌军阵地!”

战长风摇了摇头:“岑将军,咱们三天才撤了九十里,来的时候也走的很艰难,一夜之内走九十里只怕不可能,何况黑夜里,就更不可能了。”

岑参一呆,问道:“那怎么办?”

战长风笑道:“没什么怎么办的,明儿一早,咱们大张旗鼓,全速反击,两天之内回到腊戌!”

除了廉自洁,所有人都呆住。

现在他们理解了当初战长风为什么要退兵,知道这不是乱折腾了,但反击不偷袭,而是大张旗鼓的回去,这不还是折腾?这不给了叛军以时间收缩防守吗?当然,一晚时间回到腊戌的确不可能,但怎么也应当偷偷的反击,这才能出其不意吧?

大帐内一时安静了下来。

“末将领命!”一片寂静中,廉自洁首先应了令。

既然廉将军都应了令,还有什么好说的,众将纷纷答应着,各自回去准备,当然,都带着怀疑的神色。

次日一早,全军启程,大军一路急行。才走了不远,只听远远近近一派号角声,左近的山上,旗帜招展,看那旗帜再听那号角,只怕有五万人来到。战长风坐在马上,与廉自洁相视一笑,传令道:“不必惊慌,这是咱们的援军,我已下令他们与咱们并行,他们做为左路军前进。”

命令传下去后,另外两位常将军岑参和薜如雪都是一脸的不解。五万援军?哪儿来的?此前他们在木姐附近接收的从军的缅甸百姓,满打满算也不到两万,这里却一下子出来这么多援军?但无论如何,有援军总比没有好,多总比少好,有这五万人,强攻腊戌都有希望了。一众将士继续急行,也没空去联系那神秘的左路军。

下午,右侧再次号角连天,战长风又一次传下命令,说明这是右路军。

这一回岑参和薜如雪才算明白,原来战长风是暗地里向朝庭求助了,不然哪里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一下子出现十万援军?只是,这十万人要出发也有个时间的,如果以时间上算,战长风得一到木姐就向国内求援才行,难不成战将军神机妙算如此,早就算到在腊戌需要大量援军?而且,这些援军居然在山里行军,更是让人感觉奇怪。

但不管怎么说,现在汉军已经有多达十六万人,强攻腊戌也是一定胜利,中路军的士兵们个个喜动颜色,连脚步都轻快了不少。

次日上午,又是两支部队在左右出现,虽然没有看到部队,但那号角、鼓声和旗帜明明的告诉人们,左右两侧又各有约三万人加入了汉军的队伍,至此,汉军军力已超过二十万,如此庞大的军力,小小的缅甸真的是承受不起。

接近中午,大军已近腊戌,战长风下令全军轮流吃饭,边吃边走,不能停留。大军一路前行,一个时辰后,已经抵达腊戌。

此时的腊戌一片混乱,只见四下里不断有小股的叛军拼命往腊戌城里跑,前面那些障碍物都已经搬开,腊戌城的城门四开,不断有叛军和掸族平民大包小裹的往后方逃。

这是白痴也知道的事情,以五万人抗二十二十万大军,玩笑也没有这么开的。更何况,这可是强大的中国军队!

“分兵,岑将军领二万人向左,清扫乡间敌军,薜将军向右!”战长风下令。

“战将军,为什么不用左右两路军?”薜如雪在一边急忙提醒。

按说,现在这情形,最好的办法是左右两路军各抽出二万人清扫乡间还没有来得及返回的残敌,中路军则直接攻入城内,占领这座已经无人防守的城市。

战长风嘿嘿一笑,答道:“不行,左右两路军用不得。你们快去执行命令吧。”

岑参和薜如雪只好各自去执行命令,好在这一回作战,基本不是作战,而是抓俘虏。四下里在乡下抢劫的叛军士兵们许多还没接到通知,汉军就已经到了。虽然叛军士兵总合起来,在四下乡村中的也有上万人,但都分散成了几十几百人的小股部队,哪里有战斗力,汉军突然到达,让他们的心理一下子崩溃了,此时四下的各族百姓也得到了消息,纷纷起而帮助汉军,多有拿着各种自制的武器主动攻击叛军者,一时间四下里到处是追打叛军的景象。

战长风和廉自洁一起,带领两万人马入了城。对,是入城,不是攻入城。因为根本没人在防守。那些曾经层层排列的障碍物,先是因为叛军要出城抢劫,后来又因为叛军得到消息的士兵要返回而被搬开了,已经没办法阻挡汉军,何况,现在城里也几乎没有了叛军。没有人会傻到面对二十二万汉军,自己的部队总计才五万,还有一万人在四下的乡间没有回来时死守的。叛军能跑的早都跑了,掸族平民担心汉军和其他族人报复,也已经跑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