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大争重

更新时间:2020-05-16 20:50:24

大争重 连载中

大争重

来源:落初 作者:大水村书记 分类:历史 主角:刘通阿爹 人气:

《大争重》是大水村书记写的一本历史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大争重》精彩章节节选:重者,国器也。法制有力量,文科生也来争霸!  独尊儒术,大汉遭道门反扑,三教各派纷纷入世大争。  旅途父子重生三国,谦忍法官,十岁顽童,再世为人。小刘通醒来,发现身怀武艺的自己有一段人生空白,陌生世界早有亲人和阵营,失忆中难辨敌我。跌跌撞撞,他重启了自己的大争重生涯……秒杀公孙瓒,发配刘关张,与卧龙斗智,与吕布论勇,与孙曹为敌,玩弄凤雏于股掌……  不俗套,不种马,不沉迷于美色,不盲从于名将。爱恨情仇,家国天下。看父与子精彩演绎,当为华夏避苦难,谋功业,播文明,传精华……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两人闷不做声地吃完了晚饭。刘通也懒得看红鲤光吃野菜,就将肉碗端起,划拉一半倒进红鲤的碗里,自己将另一半吃了。饭后,红鲤服侍刘通喝了汤药,又帮刘通重新用药堂买来的药敷了伤口,揉了一阵子头上的肿块。

这时刘通又听到门口咳嗽声音响起,知道红鲤本家的三爷爷来了,红鲤迎出去说话。刘通喊红鲤进屋,问道老头来做什么。

红鲤怯生生说道:“三爷爷知道我还了陈牙人的钱,还给您买了药和米肉,来讨要我家欠他的钱呢。”

“还欠他家多少钱?”刘通说着将枕头边上的钱一股脑抓起递给了她。红鲤咬着嘴唇,眼珠子不断落下。刘通像是发火地说道:“你都是我的人了,怎么还不听我的话?”

“不用这么多,娘亲抓药和房租之前还了些,还欠他家380钱。”红鲤听刘通说自己是他的人,脸又红了起来。

刘通将钱塞给她,“去,打发他走人,我不想看见他!”

不久,刘通听得老头拿了钱,脚步轻快地走了。

刘通摸着自己身上干净的衣服很是奇怪,自己是被人从水里捞出来的,在水里应该泡了几天,怎么衣服还这么干净?刘通将红鲤在枕头边放钱的小手抓起来,拉她坐在床沿,问道:“红鲤,我身上的衣服怎么这么干净啊?”

红鲤听后将头埋在怀里,蚊子般的细声说道:“前两天父亲下葬没有时间服侍公子,昨天晚上帮公子洗干净烘干的。”

刘通见红鲤扭捏,笑了起来,“哦,你帮我换的衣服裤子啊。”红鲤见刘通笑就起身就走。

“红鲤回来!”刘通喊道:“家里还有没有被子啊,这也太冷了吧。”

红鲤停了下来说道:“公子,我把我的被子给你吧,我晚上不冷的。”

“家里就两床被子啊?”刘通摇头道。

刘通再怎么娇惯惯了,也不会夺了红鲤的被子。当夜刘通冻得不轻,还好真气强劲,倒也还是睡着了。

第二日一大早,刘通被一个咋呼的声音吵醒。

“红鲤姑!快啰,打渔去!”

刘通迷迷糊糊睁开眼,见红鲤来到房间,将熬好的汤药放在床头。红鲤见刘通醒来,说道:“公子,您起来后喝了汤药,锅里有米粥,我去打渔了。”说着取下墙上撩罟,要出门。

刘通看见渔具,知道这个东西打渔肯定不好用,要是在后世,怎么也逮不到鱼的,估计是这个时代鱼太多了。

刘通见红鲤要出门,赶紧说道:“打什么渔啊,红鲤你得留下来照顾本少爷!这几天我们还有钱,你去买米肉吧,把钱都用掉!没了我会想办法的。”

这时一双大眼睛从门后看了过来,刘通见是个黑瘦七八岁男孩,探头过来。

红鲤见状,赶忙说:“铁头,姑今天有事,不去了,待会姑给你送点粟米去。”

铁头冲刘通扮个鬼脸,吐出舌头晃晃脑袋,颠了。

红鲤表情尴尬,解释道:“这是隔壁的骆铁,我们经常一起打渔呢。”见刘通目无表情,只得放下撩罟,拿着钱去买米肉了。

随后几天,刘通吃了睡,睡了吃,有时醒了就让红鲤带着自己在村中到处活动筋骨,刘通很是依恋红鲤的柔软小手和淡淡的体香,便一直让红鲤扶着,其实自己早已可以单独行走了。

头七这天,红鲤去给骆虎上坟,刘通坚持要去给他磕头,这个素不相识的残疾老兵为了救自己搭上了性命,这个头,无论如何要磕!

骆虎葬在山腰一小块平地上,坟头很简单,就是一堆黄土,墓碑也没有。红鲤整理了一下坟土,也没有纸钱,就端了个碗,里面半碗粟米饭和几块肉,跪在地上抹了一阵眼泪算是完事了。

下山还是红鲤搀扶,刚进村,村中小孩,远远看见两人,叫喊道:“打渔、打渔,打到个相公驴!”

刘通听后呵呵笑了起来,红鲤则脸庞发烫,放开刘通的手,刘通佯装东倒西歪,红鲤只得又扶住了刘通。

这时旁边小孩起哄,“红鲤、红鲤,怀里挤挤!”

说罢,小孩突然一哄而散,向前面围去。

“打他,打他!”

因为这时那边传来了几个男孩的吆喝。

“铁头!”

红鲤放开刘通,跑了过去,拨开几个围着的小孩,推开正在踢人的一个十岁男孩,将骆铁从地上扶起,拍拍骆铁的身上的灰土。

“大郎,为什么欺负铁头?”

“红鲤,你又帮他!他抢我弟弟的蚂蚱!”大郎指着一旁挂着鼻涕眼泪,手上拿着芦苇蚂蚱的六岁男童说道。

这兄弟俩衣着整齐,不似其他小孩打满了补丁,显然家里富裕些,刘通从小孩手中取下蚂蚱,只见是芦苇编制,手工粗糙。

“小朋友,这东西哪里来的?”

小孩骄傲说道“我阿爹给我买的!”

刘通递到红鲤面前,“这东西也能卖钱吗?”

“嗯,要好几个大钱呢?我以前想买,但阿爹没有钱给我买。都是有钱人家买的玩意。”

红鲤答道。“这边芦苇多吗?”

“嗯,现在召父渠边还有干芦苇,也有青芦苇了。”

刘通见红鲤奇怪地看着自己,就笑道:“红鲤,我们有饭吃啦!”

刘通前世手工课对芦苇编制很感兴趣,刘祯特意在百度上搜索了各种动物的编制方法,一家三口经常编制一些动物。

后世的百度视频集中了古今中外、上下五千年的优秀创意,刘通编制的小马、蚂蚱、蜻蜓、青蛙等等,无不惟妙惟肖。

红鲤听不懂刘通的意思,拉着骆铁回家,刘通还了蚂蚱,也跟着回去了。

三人来到红鲤家西边的一个土围院子,见一个五岁、一个三岁的小女孩坐在地上玩小石块。

“大丫,这个给你娘送去。”红鲤将碗递给大一点的女孩,女孩眼睛一亮,噌就起来,接过碗便跑进了屋子。

刘通探头进去,见里面黑咕隆咚,一个瘦高的女人背着一个婴儿在灶边刷锅,被屋里烟熏得一边咳嗽,一边喊道:“红鲤,得打渔去了,你看铁头浪的。”

“好呢,三嫂。”红鲤应答着,拉着刘通往家里跑,像是欠了三嫂钱似的。

“三哥到新野出力役去了,家里揭不开锅了。”红鲤边说边走。

一会骆铁一手端着空碗,一手拎着个鱼篓过来了,将碗放下便去取墙上的撩罟,这东西像是后世的抄网,却是粗麻扎的。

“姑,我去打渔去了,我娘又骂我了!”

刘通瞪着撩罟,“你们就用这个捕鱼?”

骆铁拨浪鼓似的点头,“我姑可厉害了,经常能打着呢!”

呵呵,刘通无语了,这也就是古代,特么鱼多是吧?自己当年老跟刘祯去钓鱼,开车跑一百多公里的野外,一天也钓不到几斤好吧,有条半斤以上的就能兴奋一阵子了。那可是装备齐全啊!

“烙铁头,去,到山上砍些竹子和木棍来,准备些结实的绳子,叔给你弄个捕鱼神器,明天早上就有鱼吃了。”刘通见他们用这玩意都能捕到鱼,很有底气地说道。

骆铁本来就莫名地崇拜这位贵公子,一听,放下撩罟,从红鲤厨房拿起柴刀奔了出去。

刘通见骆铁风一样地跑了,也激起了干劲,“红鲤,去弄些芦苇来,召父渠有,是吧。”

红鲤听说刘通有办法捕鱼,以为芦苇也是用来捕鱼的,虽然不理解,也还是高兴地走了。

骆铁的速度和力量都是惊人的,刘通看着几乎铺满院子的竹子,赞许地冲他点了点头。其实要用的三分之一都不到。

刘通要做的很简单,就是个圆筒形的鱼笼,鱼在水下进出的口子需要外大内小,关键是有弹性,而竹篾刚好符合这个要求。

大鱼在诱饵的诱惑下沿着大喇叭形的宽口进去,通过小口挤进去后,再想从小口出来就甭想了。

刘通发现自己力道很大,柴刀在手上,挥洒自如,行云流水,武功,自己有上乘的武功,刘通见竹子迎刃而开,更加确信这一点。

刘通制作的时候发现红鲤也来了,芦苇有干黄的,也有青嫩的,符合这个季节的特点,但是,好吧,与骆铁一样,扛着满肩膀的一大捆!

两人围着刘通,见证着一个鱼笼初具规模。

“烙铁头,去,弄些猪或者鸡鸭的下水来。剩饭也可以。”骆铁睁大眼睛吃惊地看着刘通。

怎的,很难?对,应该很难!村里谁家能吃鸡鸭杀猪啊?刘通有点失望。

“找饭店,就是酒家,或者大户人家潲水里找也行!”骆铁恍然大悟,跳起身,又一阵风跑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