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王朝驸马

更新时间:2020-05-22 13:08:35

王朝驸马 已完结

王朝驸马

来源:落初 作者:百里如银 分类:历史 主角:宋廷小蛮 人气:

主角是宋廷小蛮的小说《王朝驸马》此文是百里如银原创的历史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拒绝和亲的美貌公主,下嫁给了籍籍无名的秀才。他穿越而来,本想做个闲人,红袖添香,佳人相伴,百诗度春秋。奈何时局动荡,大梁内忧外患,黎民如困水火。庙堂高处,昏君当朝,佞臣遮天。他力挽狂澜,收梁山,讨方腊,诛佞臣,平辽国,灭金朝,驱蒙古……他是大梁王朝第一驸马。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一日晌午,宋廷拿着剪子从花园里剪下一些花枝,有海棠、杜鹃、白玉兰、桃花等等,正想没事练练插花,却隐隐听见宋府门口传来一阵喧哗声,清净许久的门院一下子热闹起来了。

李伯匆匆来报:“穆府小侯爷来访!”

听到“小侯爷”穆云川就到了门口,宋廷来不及收拾,就抱着那些手中的花枝来到了大门口,看了看门外的动静,不由惊了一惊。

一支由数十名家丁组成的队伍,拥簇着一顶紫云头红带红幔的锦轿兴师动众而来,四个黑衣劲装的护卫,骑着高头大马,于队伍最前端开路。

锦轿停在了宋府门口,从轿中走出来一位身材颀长,神仪明秀,剑眉朗目的美男子。

只见他头戴玉冠,锦衣修身,整个身形显得潇洒而不失气度,唇角似笑而非笑,眉目似喜而非喜,端的是风流倜傥。

宋廷心道,不愧是人称“玉面小侯爷”。

穆云川下了轿,远远瞧见了宋廷,只是当他看到一身旧布衣裳,两手合抱着花枝,脸上仍旧残留桃花花瓣,汗水也来不及擦的宋廷时,先是微微一愕,然后就忍不住爽朗大笑:“朝中,你弄这些花做什么?”

宋廷也朗声道:“小侯爷,我正要练插花呢,想不到你就过来了。”

穆云川高声不屑道:“那不是女子练的玩意吗?你一个读书人练什么插花!”

宋廷笑了笑,不作解释,只是道:“小侯爷,屋里请!”

宋廷仍旧抱着花枝,领着穆云川到了迎客楼会客厅。那四个黑衣劲装的护卫,自打下马后,也一路跟在穆云川身后。其它家丁在门外侯着。

穆云川边走边道:“朝中啊,我们可是有些日子没见面了。不知道近来你都在何处活动呀?对了,听闻你最近新婚,怎么也不请我喝杯喜酒呀?”

说着,命人抱了几匹绸缎进来,另一个檀木雕花锦盒里还装了五十两银子。

穆云川呵呵一笑道:“我略备了些薄礼,恭贺你新婚,还请朝中笑纳啊。”

宋廷笑道:“如此厚礼,我不敢收。”

穆云川摆摆手道:“朝中兄不必客气,凭你我的交情,这点礼算什么!……听闻你去了趟京师,不知道令正可是京师人士?”

宋廷笑道:“拙荆的确是京师人士。”

穆云川道:“你也知道,我祖上穆羽大将军曾随太祖皇帝打下江山,封一品县侯,假节,封地原本也是在京畿一路。后来才南迁到这扬州城的……”

宋廷点头道:“自然知晓,穆羽大将军谁人不晓……”

心里却在说知道个鬼。

穆云川又道:“朝中,你都成亲了。我很是替你高兴啊。等日后你有了功名,当个官儿,多好呀!你说是不是?”

“是、是。”宋廷心不在焉点头,眼睛却盯着脚下台阶,小心摔跤把花弄掉了。

刚进了屋,赵元贞身穿一身布衣裳,脚穿弯头鞋,头上也不插簪子,云髻松松的,就从屏风后走出来了。看见宋廷后,她上前微微含笑道:“相公,你弄这些花做什么?”

赵元贞想要接过宋廷手中抱着的花枝,恰好李伯赶了过来,赶忙将花枝抱走了。

赵元贞手里拿一条蓝丝巾儿,脸上微带些责备之色,小心翼翼地替宋廷擦掉脸上的桃花花瓣,一边擦,一边佯作娇嗔:“花长在树上不好看吗?非要剪下做什么?”

宋廷只是笑笑,也不回答,可察觉到赵元贞虽是布衣打扮,却也着实美得紧,笑起来的时候,颇有些倾国倾城感觉时,他不由看得呆了一呆。

“朝中啊,想不到令正竟然如此国色天香。你可真有福气!”穆云川拱手笑道。

“小侯爷。”赵元贞敛衽行礼,却是低眉垂眼,看都没看穆云川一眼。

若论身份,赵元贞本是公主,完全没必要给区区小侯爷行礼。只是,赵元贞多次跟宋廷说过,以后不可以称她公主,更不能在外人面前喊她公主。至于原因,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肯说。所以这一礼,赵元贞乃是以普通民女身份行的。

“小侯爷,请坐。”宋廷有意绕开话题,避免尴尬,便喊道:“雪雁,给小侯爷奉茶。”

雪雁站在一旁伺候茶水,至于小蛮、幽剑、青竹三女,此时却并没有露面。这也正合了宋廷心意。

两人坐下喝茶,赵元贞也借机悄悄回房去了,她的出现不过是给宋廷挽些面子罢了。如今任务完成,她觉得自己没有必要留下来。

宋廷和穆云川一边喝茶,一边聊着,宋廷自然知晓“逢人只说三分话,未可抛却一片心”的道理,虽然承穆云川的情,但是也不敢太过实诚,什么都和他聊。

穆云川这人倒也不坏,虽有几分纨绔,但看上去并没有什么歹心,虽然跟几乎所有古代男人一样,都爱聊功名和女人这两样,但是聊得也还算斯文,所以宋廷对他的印象也不坏,觉得他还算是个可以交往的人。

聊着聊着,气氛就有些异样。

穆云川忽然诡笑问:“朝中啊,你还记得那位……盈盈吗?”

宋廷又惊又疑:“盈盈?哪个盈盈?”

穆云川站起身,压低声音,挤了挤眼睛:“就是你辗转难眠、日思夜想的梦中情人,云香院的头牌花盈盈啊!怎么?你不记得了?”

听到这,宋廷明白过来了,肯定是“宋秀才”这个脓包的某个暗恋对象吧!

于是,故作回忆状:“噢!你说的是她啊,我记得她……不过小侯爷你也看见了,我已经有家室了,不再打算寻花问柳了。以前的事不用再提,真是羞煞我也。”

听了宋廷的话,穆云川忍不住大笑:“果然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没想到短短一年时间,你就已经有了如此变化!当真是令人刮目相看啊!佩服!佩服!”

聊了一会儿,穆云川起身,打算告辞:“朝中,明日我在府中设宴,会请一些文人雅士,到时候喝酒赏乐,你可一定要来哦!”

宋廷想了想,回道:“明日我要给花园锄草呢。”

“嗳!”穆云川故作嗔怒,“锄草这些事,交给下人去干嘛!你一个读书人,成天倒饬那些事情,像什么话呀?又是插花,又是除草的,这哪像个君子干的事啊!”

“读书人就应该做读书人该做的事情嘛,朝中啊,明日记得一定来!”穆云川撂下这句话,就带着家丁和护卫匆匆离开了宋府。

穆云川走后,李伯过来询问宋廷,关于礼品如何处置,宋廷无奈叹口气:“收下吧!”

富二代的礼物,不收白不收。

下午,天气突然转为阴霾,天空有乌云,像是要下雨。

在大厅之中,有两个身影,一个在插花,另一个在看。

“海棠的花语是思恋、离愁,杜鹃的花语是繁荣、乐观、兴旺,而这白玉兰,花语则是报恩……”宋廷转身从容拿起一枝白玉兰,插入青花瓷瓶中,顿时一股芳郁的馨香扑鼻而来,让他忍不住凑近花瓣嗅了嗅。

已经换上紫青色牡丹花窄袖短衣,外罩一件对襟深黑色红印花长衫,下身着青花色襦裙,头插一枝金步摇,整个人气质添了几分幽韵成熟的赵元贞觉得闲着无事,就过来看宋廷插花。

她站在一旁看着宋廷,一言不发,偶尔拿起一两枝鲜花,嗅一嗅,然后又放下,只是听宋廷一人说着,却不发表任何意见。

“那么,这桃花的花语又是什么呢?”见宋廷突然停顿,便随手拿起一枝桃花,随口问道。

宋廷用手接过桃花,用剪子修剪一番,和杜鹃同插入一个花瓶,才淡淡一笑道:“这桃花的花语……这桃花的花语就比较有意思了。”

赵元贞眸中含笑,有些迫不及待问:“那桃花的花语到底是什么?”

宋廷笑了笑,道:“爱情的俘虏。”

赵元贞俏脸之上闪过一丝疑色:“爱情……的俘虏,何为爱情?”

“男女之情。”

宋廷淡淡吐出这四个字,已经将最后一株花插完,便扔掉剪子,随手撩起衣襟擦了擦手,吐一口气道:“完成了!”

赵元贞盈盈若秋水的双眸若有所思,呆呆地站了一会儿,才欣赏起宋廷的作品。

姹紫嫣红的杜鹃花包裹着粉红鲜艳的朵朵桃花,层层叠叠,花色深深浅浅红白相间,花朵高高低低却富有恰到好处的层次感,最外层加以绿叶点缀,整瓶花也就生机勃勃绿意盎然了!真是妙极!

赵元贞看得有些痴呆,好一会儿才道:“想不到相公还有这等本事……这插花之道,竟也有如此乐趣!”

望着赵元贞痴痴的模样,宋廷笑问:“喜欢吗?喜欢便送给你!”

赵元贞吃吃笑道:“多谢相公。”

池塘的藕叶长得嫩绿嫩绿的,有些已经结上了花苞,过不了多少时日,这些花苞就会变成一朵朵活泼可爱的莲花,到时候也摘下来插到花瓶里吧。

赵元贞手捧着花瓶,眉角眼梢全是喜悦,穿过回廊,望着池塘,脚步看似轻快。

“公主!”雪雁正巧撞见赵元贞低着头欣赏花根本不看路的样子,就远远地行了礼。

“雪雁你来得正好,帮把我这瓶花拿到我房间里去,记得一定要小心照看!”赵元贞将花瓶交到雪雁手里,小心嘱咐。

“知道啦,公主。”雪雁领命而去。

赵元贞美眸看向廊外,此时雨下,雨声滴答,打着荷叶,泛起水花。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