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听老婆的话

更新时间:2020-06-28 06:39:38

听老婆的话 已完结

听老婆的话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粟米乾坤 分类:女生 主角:宫晓桦沙漓 人气:

粟米乾坤新书《听老婆的话》由粟米乾坤所编写的女生风格的小说,主角宫晓桦沙漓,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垂头,看见的是一只超过十卡的钻戒--这是女人最渴望的,只是……她还是比较渴望自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倏地一阵颠簸,宫晓桦从睡梦中惊醒,然而,面前的景象更让她吃了一惊。“这是做什么?”她问,下意识的就是踢动双腿,想要挣脱于毅初的怀抱;然而他强大的力量却逼得她不得不就范。她是什么时候睡着的?还有──为什么一醒来就看见这男人抱着她在走上楼梯?“你不是看得很清楚吗?”他横了她一眼,双眼满布笑意的,“我在抱你回睡房呀!”“回、回什么睡房呀?”干嘛呀?他们、他们要共渡良宵了吗?呸、呸,他们又不相爱,哪能随随便便就同床共枕呀?“睡觉当然要回睡房呀!难道你惯了睡客厅?”他答得理所当然。“我──”当然不是睡客厅啊!不过,为了不跟他一起睡,撒谎就撒谎啦──“对呀!我就是睡惯了梳化,睡不惯高床暖枕啦!”看你能拿我怎么样!“唉哟,谁亏待我的老婆啦?”他的笑容狂妄得很,还在故意加重“老婆”两个字的语气,“我一定会好好对待你的,睡梳化一定很不舒服了,对不对?”“我不──”天,他到底想怎么样?“我就是睡惯了梳化不喜欢睡床啦!你给我放手!”他就非要拿她开玩笑不可吗?“你确定要我现在放手吗?”倏地,他高大的身躯停止了一切动作,垂首看着怀里正在闹别扭的她。她一征,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不,我是指──”她话说到一半,他就作状要将她从怀抱中狠狠的摔到地上,迫她可爱的小屁股跟冰冷的大地接吻──“不、不!”她慌了,下意识就是用手勾住他的后颈。然而,她很快就发现了他不过是在唬她,因为他已经走到睡房了。“怎么?你有这么想跟我亲热吗?”瞧见她慌慌张张的模样,他快忍俊不禁了。“鬼才想跟你亲热啦!”她的脸烧红了。果然,亲切优雅只是他的假面目──他根本就是个讨人厌的无赖!“唉哟,生气啦?”他边说边将她轻放在柔软的大床上。“生气个屁啦!”她别过脸,故意不看他。“喔,这样一点都不像淑女呀!阿嬷平日是怎样教你的呀?”说话粗粗鲁鲁的,像个男孩子一样──“不过你从高中开始就是这样啦,一点也没变呢!”“高中?”她愣住,终于冷静下来,“你认识我吗?”“宫晓桦,你真的不认得我?阿嬷没告诉你我的名字吗?”他一脸讶异。“什么呀──他们总是阿初阿初的叫呀……我也不知道你的全名。”天呀,她究竟嫁了给谁?“我是于、毅、初呀!”他缓慢且坚定地宣告自己的名字。而这三个字,狠狠地敲进她的脑袋。“于、毅、初──”这个名字很熟耶!啊──“那个在十年前把我的情书当场撕掉的混球!”难怪她总觉得他的脸有种不顺眼的眼熟!原来是他!怪不得沙漓若说他们会一见如“故”──好呀!原来她被骗了!“想不到居然是你!”她以修长的食指指着他的鼻尖,还气得手指发抖。可恶,她应该在沙漓若说出一见如“故”时好好嘴嚼个中的意思!“现在才发现已经太迟了。”他嘴角上扬,笑得好不得意。“你!”她从没遇过像他这般不要脸的无赖,教她一时乱了方寸,根本不知如何是好。“怎样?要离婚吗?”他却似乎洞悉了她的心思,“你知道离婚是要双方签名的吗?”但他却不怀好意的提醒。今天结婚明天离婚?这个如意算盘绝对打不响!瞧这男人的态度──不把她当作戏弄的对象才、怪!早知道他是那个讨厌鬼啦!她无助的垮下双肩,进退两难。“哎,你为什么要娶我呢?”她的声音很小,很沮丧,方才的气焰瞬间消失尽殆。“为什么呢?”他偏头细想了半晌,“也没有特别原因呀,只因为我爸要我娶个老婆延续家族呀!”他倒是诚实得很。“那样好吗?”她叹了一口气。虽然她不是很重视爱情的女人,但始终觉得这种有名无实的婚姻──早晚会让她喘不过气来。“不好吗?”他反问,“你呢?为什么要嫁给我?”听见他这样问,她心中就有气。“我也不想这样!”天知道她根本一点都不想结婚──“只是,哎──逼不得已啦。”如果不是阿嬷一直希望她结婚、如果不是那群死党坏心眼的想要看好戏……她大概还自由自在的在享受人生吧。“哟,这么快便气馁了吗?一点也不像你哩!”见她一副弱者的模样,他竟然有点心疼。“你很了解我吗?”她瞪了他一眼。他不过是十年前,非但没有完成替她交情书给死党的任务,还当着她的面将情书撕掉的男生而已,他究竟有多了解她?“……”他顿时语塞。见他不说话,忽的,她好像又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好吧,我们这就来定点约法,好让我们有所遵从吧。”省得日后麻烦,反正他们又不是来真的。“怎么样的约法?”怎么结个婚也要定约法呀?这个小妮子究竟在想什么?“第一,你不能干涉我的私生活;相对地,我也不会干涉你的私生活。”她举起食指,开始定起约法来。这应该是对他绝对有利的约法吧!“没问题。”她这么开通,他简直就是求之不得。“第二,你不能阻碍我的工作;同样,我也不会管你啦!”反正她就是不想理他。“很好。”给对方绝对的自由度,无疑是一件好事。“第三,在人前我们是一对夫妇,但私下别给我冠上恶心的名字。”她一听见就汗毛直竖了。“什么是恶心的名字?”说得太含糊了吧?不说清楚一点,天晓得她会不会赖皮?“例如……老婆呀、甜心呀、宝贝呀……诸余此类的名字啦!”“哦,好呀!”他点了点头,“还有呢?”“那个,还有……别迫我跟你上床啦……”她的声音很小,幸好他的耳朵特别敏锐,才能听得清楚。她会这么说也不是没有原因的,因为他方才的行径,已经吓坏了她。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