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清妃谋

更新时间:2021-04-27 14:58:09

清妃谋 已完结

清妃谋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宠我闹闹 分类:女生 主角:李嬷嬷小姐 人气:

经典小说《清妃谋》由宠我闹闹所编写的女生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李嬷嬷小姐,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入宫门深似海,为了家族利益进入宫廷的她步步为营,以往的善良大度不负存在。她欲找一片清净之地,却不得不在一次次的污蔑和陷害中反击。入宫多年,她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单纯天真的富察如雅。她苦守宫廷,只为他的一句当年初遇,你清纯如水。她说不求一生一世一双人,但求三生三世共相依。他笑:我许你生生世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转眼间,半年已经过去三个月。三月十八,是如雅十六岁的生辰。那拉氏起了个大早,到清溪院把睡眼朦胧的如雅拉了起来。

“今日是你的生辰,哪能睡懒觉?起床梳洗了就进祠堂跪拜祖宗了,赶紧。”并不是说女子生辰就一定要进祠堂跪拜的,是因为出嫁前的有女儿家就一定要进去。据说是可以保佑出嫁的女儿们婚姻幸福,儿孙欢乐的。如雅的大姐莱雅是出嫁之后才,因此她才没有进祠堂。

如雅被拖起来,很不高兴的扁扁嘴巴。看看仍然黑漆漆的窗外,她有些傻眼:“额娘,现在是什么时辰?”

“快卯时了,起来洗漱装扮一下也差不多了。”那拉氏亲自拧了帕子帮她擦脸,见她仍然睡晚迷糊的样子,好笑的点点她的额头。

快卯时了?也就是说还不到?如雅有些气闷的看着在一旁洗帕子的那拉氏,再看了看外面仍然漆黑的窗外,心里不禁暗暗叫苦。

“还早呢。”如雅嘟着嘴巴,一下子倒在床上。现在还冷,不想起来。“额娘,要不我再睡会儿吧?”迷迷糊糊说完这句话,如雅已经钻进被窝闭上了双眼。才卯时呢,进祠堂的时间应该在辰时初,不急。

“还睡什么?你忘了今日除了进祠堂,还要先到明瞓院给你玛法和玛嬷磕头?再耽搁下去,估计你玛嬷要派人过来请了。”那拉氏回头见女儿又睡了过去,做到她床边掀开她的被子,给她披上大髦扶着她下了床。

“你玛嬷最是疼你,你今日也不能让她失望不是?她这会子也起了,就等着你前去给她磕头。你再拖下去啊,你玛嬷不知失望成什么样了。”那拉氏见女儿不说话,自顾自的唠叨个不停。她知道额苏理氏最是疼爱这个孙女,如雅也十分敬重她,这会儿搬出额苏理氏准没错。

果然,如雅听到那拉氏说额苏理氏会失望,她动作一下子快了起来。也不用那拉氏催,自己叫人进来给她梳好头发戴上了旗头。然后换上嫩红色银丝瓖边绣花旗装,把素白的围领围在脖子上,另一端塞在衣裳斜领内,而另一端则垂在胸前。

“额娘,这样穿好看吗?”如雅看着自己身上的红色衣裳,再看看头上大红色花朵的大拉翅。太红了吧?

“好看好看。”那拉氏看着标致的女儿,满意的点头。“你玛嬷不喜欢太过素雅的衣裳,今日你穿这件颜色刚刚好。”富察善勉和额苏理氏几年前就不管事了,直接搬到后院的明瞓院过起了“隐居”生活。

如雅皱眉头想了许久,最后还是同意穿着这套衣裳。但是脚上的鞋是无论如何都不肯换成那拉氏准备的大红色花盆鞋了。如雅说,她穿得一身红,知道的是说她,不知道的恐怕认为她成亲呢。

“行了,快过去吧。春熙,打上灯笼,现在天还不亮,仔细摔着如儿。”说着,抬头看了看天色,如今已经是卯时了,仍然还是漆黑一片。三月份的天气还是较为寒冷的。小道两旁的树叶上还沾了雾气,边上的盆栽带着露水。

春熙打着灯笼走在前面,时不时的回头叮嘱一句如雅。等走到明瞓院时,如雅的裙角也沾了些许露水。

“夫人,三小姐。”门口守门的丫鬟看见那拉氏和如雅一同前来,忙挑开帘子欠身请了两人进去。

“如雅给玛嬷磕头了。”如雅看着坐在主位上稳如泰山的额苏理氏,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

额苏理氏闻声睁开眼,看着自己从小宠到大的孙女跪在地上,还砰砰砰的磕着响头。责备的看了身旁伺候的丫鬟一眼,俯下身扶起如雅,心疼的抚着她光洁的额头说道:“傻孩子,磕头意思意思就行了,怎么用力磕?看额头磕青了你上哪哭去。”说着眼神往那拉氏身上一扫,略有些责怪之意:“怎么天不亮就带着如儿过来了?这样冷的天气,也不让如儿多睡会儿。看这小手冰的。”

“回额娘,今日不是如雅生辰嘛?想让她早点起来给您磕头,待会儿还要进祠堂,媳妇儿是怕耽误了祭拜。”那拉氏行了一礼,低眉顺眼的回答。倒不是她怕这个婆婆,是这个婆婆太过疼爱如雅。平日里她们婆媳相处倒也融洽,但是凡事涉及到如雅她这个儿媳就得靠边站。

额苏理氏听了那拉氏的解释,脸色才好看了一些:“就是要祭拜也不急于一时,你没瞧见如儿冷成什么样了?”如雅就是她的宝,就连大哥远辰和小妹吉雅,都比不上如雅在她心中的份量。

如雅见自己额娘就要被骂,忙扭着额苏理氏,可怜兮兮的说道:“玛嬷,如儿饿了。”确实是饿了,一大早起来折腾到现在。

额苏理氏一听,忙对身边的丫鬟喝道:“没听见如儿的话么?下去摆膳。”说完,她将如雅拉倒自己身旁坐下,吩咐下人去将自己前些日子得的水红色狐狸披风带了过来,稳稳的披在如雅的身上。看着孙女红润的小脸,满意的笑道:“如儿长得真好。”

“玛嬷,我玛法呢?难道玛法赖床了?”如雅见主厅里只有额苏理氏,却唯独不见富察善勉,扭头看着自家玛嬷,笑嘻嘻的问道。

“对,你玛法就是赖床了。”额苏理氏对这个孙女是无边无际的宠着,就连如雅开的小玩笑她也乐意附和。

如雅咯咯的笑着,却见旁边帘子里走出来一个高大的身影,她惊呼一声跑上去,欢快的叫道:“玛法!”

富察善勉较为严厉,虽说同额苏理氏一般宠爱如雅,却不如额苏理氏这般温和。这下见孙女跑得毫无形象,忙厉声喝道:“跑什么?仔细摔了。”

如雅倒是不怕他,吐了吐舌头,笑道:“玛法,我要生辰礼物。”

饶是富察善勉如此严肃的大老爷都被如雅的小孩子气逗笑了,故意板着的脸也蹦不住,笑着对那拉氏说:“媳妇儿啊,你这女儿可是个小财迷吗。”

那拉氏看着女儿双眼冒光的样子,也是忍俊不禁的笑了:“可不是,如儿如今是越来越财迷了。”

额苏理氏瞪了富察善勉一眼,嗔怪道:“如儿如此财迷,还不是你惯的?”她可没忘记富察善勉在如雅小的时候就经常送她一些金珠子,每年都送一盒。如今如雅的金珠子估计能放一库房了。

“我惯的?怎么是我惯的?你这个玛嬷每年给她打首饰,怎么就是我惯的了?”富察善勉一听额苏理氏的话,立马吹胡子瞪眼的反驳。待看到额苏理氏气定神闲的冲他笑,他才惊觉,孙女儿还在这。

“玛法,你先给我送金珠子,好不好?”如雅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走到富察善勉身旁坐下,歪着头,一派天真无邪的模样。

“丫头,今年可没有金珠子。”富察善勉见孙女神情有些失望,摸着胡须的手顿了一下,哈哈笑道:“今年玛法送你一副字,就是不知道如儿喜不喜欢。”

“真的?玛法亲自题的字吗?”如雅眼睛一亮,那模样就像饿了几天的狼看到了实物。她可记得自家玛法的字写得比当今大学士的还要好,许多人前来请求玛法题字都被拒在门外。她是个爱好书法的,曾经见过富察善勉的字,一下子就喜欢上了那种豪爽大气。

“是,玛法亲自题的。”富察善勉见如雅如此欢乐,脸上也感染了她这种活力,笑着点头。

“好,今年如儿不要金珠子,就要玛法题的字。”如雅重重点头,顿了一下,冲着富察善勉讨好的笑道:“玛法,你题的字在哪里?”

富察善勉愣了片刻,等反应过来却是哭笑不得,点着如雅的额头,说道:“放心,今日肯定能给你。”

如雅点点头,扭头见那拉氏所有所思的看着她,心中一跳。

“额娘,小妹什么时候回来?”小妹吉雅陪着表姐那拉氏沫莲去了观音山,前几日送信回来说会赶在如雅生日前回来,可她生日都快过去一半了,小妹还没影呢。

“在路上了吧,她和沫莲同一辆马车。”那拉氏敛了心神,强笑道。

“沫莲表姐也来?”如雅开心的问道,她可有好久没见沫莲表姐了。日后进了宫,恐怕就没机会一起玩儿了。

“恩,你表姐是要过来给你,你呀,就等着收礼物吧。”那拉氏想起女儿刚才那副财迷模样,忍不住笑道。

如雅大概也想到那拉氏在笑什么,估计额娘是认为她等着表姐的礼物呢。她脸一红,转身钻进额苏理氏的怀里,撒娇道:“玛嬷,额娘欺负我。”

额苏理氏哈哈大笑,虽然保养得宜却已有了纹路的双手轻轻拍着如雅的后背,调侃道:“如儿不问玛嬷要礼物了?”

如雅的脸更红了,埋在额苏理氏的怀里就是不肯抬头,闷闷的说道:“你们都笑吧,反正如儿脸皮厚着呢,让你们开心开心也值得。”

几人笑闹了一阵,下去摆膳的丫鬟上来了,说道:“老夫人,早膳摆好了。”

额苏理氏听了,拉着如雅的手就往膳厅走,边走边说:“如儿饿久了,等会儿先喝点粥,别把胃伤了。”

如雅乖巧的应了一声,跟着额苏理氏进了膳厅。刚吃了几口,便有下人进来说道:“老太爷,老夫人,夫人,四小姐和表小姐回来了,已经进了外院。”

“四丫头回来了?”额苏理氏一愣,难道昨日吉雅连夜赶了回来?

那拉氏也有些意外,四女儿和沫莲昨日是不是赶了一夜的路?今日天刚亮就到家了?

正想着,门外传来一阵佩环声。四小姐富察吉雅笑眯眯的进了屋,看着自家三姐正捧着小碗喝粥,忙跟富察善勉和额苏理氏,那拉氏请了安,挨着姐姐坐下。

“四丫头,你连夜赶路回来的?”富察善勉让人给她和那拉氏沫莲乘了一碗粥,皱眉问道。

“回玛法,吉雅是在寅时便出发了,还以为赶不上呢,没想到才卯时过,吉雅还是赶回来了。”吉雅年纪小,性子活泼讨喜。笑起来的时候嘴边有两个可爱的梨涡,露出白白的贝齿。那样子别提多可爱了。

“怎么这般早?快喝碗粥暖暖身子。莲儿,你别愣着了,快吃吧。”那拉氏握着小女儿的手,却摸到冰凉的一片。看着小女儿眼下的乌青,顿时心疼不已。

那拉氏沫莲回过神来,冲着那拉氏笑了笑,低下头捧着小碗吃了起来。那拉氏沫莲是个美人,和如雅同年,却比如雅大上几个月。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