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兴庆月下

更新时间:2021-09-05 03:49:50

兴庆月下 连载中

兴庆月下

来源:微阅云 作者:结绳记事 分类:女生 主角:元昊逸祯 人气:

《兴庆月下》作者:结绳记事,女生类型小说,主角:元昊逸祯,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兴庆月下》小说简介:那一年冬天,逸祯的生命被真正点燃,她爱他却又看不惯他,因此她要告诉他:称帝不过是一个将要付出惨痛代价的仪式,士兵们古铜色的脸上分明写着心灵的内伤——战争,以及它所带来的苦水,将把他辛苦经营的霸业淹没成一片汪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低下头,发觉自己再也挤不出任何话语。

她知道了,他是这样想的,并且知道了一切。没想到这么快,吉玛明明是自己逼走的,这与她无关,他现在唯一想解决的问题是,如何让她所受的伤害最少。

“放下你那点儿软绵绵的坚决吧,”元昊的语调又变得铿锵起来,“照着镜子,看看你自己,写在你脸上的全都是沉沦的留恋与痴迷,你爱着我,仅此一点就无药可救了,而我呢,一天听不到你的声音已经快要疯了,”他把脸凑到镜子里,“看看,你快看看,就像现在这样!我每天都巴望着能够看见你,真恨不得把天羡居搬到兴庆府里去!”

“你们,不能就这样结束,”她没有抬头,也许是因为不敢抬头,一旦如此,那个与其相撞的目光将说服她不要继续口不择言,“我之所以回来,就是为了告诉你这个,我相信,你能够找到她,你去告诉她我错了,错得没法说!我……”她忽然回头看着他。

“错的是我,逸桢”,他依然看着镜子里的她,“我只求你顺其自然,不要刻意去改变什么了,这样会弄得所有人不自在,现在,你什么也不要说了,只听我说,我知道我刚才说的都是你心灵向往的,却又是实际境遇中所恐惧的,你本应得到得更多,但却总是为了别人而不去珍惜,你本应受到的伤害很少,但这伤害却一次一次地被你还原成更纯粹的伤害,你不曾倾吐过,是的,就连对我也不曾,你……”

“兀卒,不要说了,谢谢你对我说这些,可我还是不能……”她站起来,话却不往下说了。

“不要谢我,爱我。”元昊说,“不要更我讲任何道理,看在长生天的份儿上。天羡居只有你我,所以不是个讲理的地方。”他好像抑制着很多即将要说出来的话,然而在那张始终带着复杂表情的脸上,一双眼睛中无法形容的特有光束却一直没有离开她。

“你让我怎么办。”她再一次被他逼到死角,眼睛已不得不看着他,然而记忆却似乎回到了一年前的野利大寨,“爱是对未来和往昔都不提任何问题”,那一天,他是这样告诉她的,那一天是哪一天啊,她居然不记得了,只知道他曾让她记住一条他们已到打马而来的旷远迂回的路,只知道从那时起,她的心就彻底随他飞去了,飞向一个不只是什么地方的地方,那里就像古老的长生天一样,苍茫而不失亮丽与鲜活。是的,他一直都不曾改变,为了爱她不曾对未来和往昔提任何问题。她一向习惯于勉强自己,成全别人,但是眼前这个人,却让她觉得勉强自己也同样勉强了他,而这恰恰是她最不希望看到的。

“你是不是决定留下了?或者,至少是动摇了?”他总是善于洞悉她眼中不经意间流出的隐情。

“我只是觉得我们对不起的人越来越多了。”

“所以我们就更不能对不起自己了!”他的自圆其说总是带着坦诚而又有些狡黠的智慧。

“夫人!”宛仪的声音。只见她带着一脸的疲惫推门而入,“要不是迟多已将军领路,我可找不到这山里来!”她把随手提来的箱子往地上一放,对元昊微施一礼,便自顾自地说着,“夫人倒是落个清静,可惜这里进出多有不便,离回香斋也太远了!“她看着元昊,又看看逸桢,这才觉得气氛有点儿不对。

“我来之前,让迟多已找到宛仪,给你把戒台寺回香斋的东西都拿来了。”他故作轻松地说,像没发生过任何事情。

“夫人,出什么事儿了?”宛仪看着逸桢。

“哦,没什么”,她极力掩饰,庆幸自己刚才的眼泪没有夺眶而出,“在兴庆府还好吧?李守贵将军来过两次,都没找到你。”此时的她想开玩笑却打不起精神来。

“啊?是吗,他找到这儿来了?”宛仪说到这儿,才发觉夫人是在和自己打趣,于是后悔刚才激动的语气,解嘲道:“这么隐蔽的地方,像他那号人怕是找不来吧。夫人又逗我开心呢。”

大家都笑了。

“我还有事要和兀卒说,你也走了这么远的路,去休息吧。”逸祯对宛仪说。

“哦。明白了。”,宛仪拖着长腔,“那我先走了。”

“你投降了,打算留下?”元昊脸上露出胜利者的笑容,“看来因为我的存在,你也开始拿自己没办法了。”本来,他的下一句话是“其实我比你更不可救药,为了你,我已管不了别人的死活。”可以想起她听到后可能出现的反应,元昊就连嘴都不敢张了。

逸桢一直看着宛仪走出门去,她的目光不曾回转:“兀卒,你想让你仅有的两个儿子以后都恨你吗?我是说,宁令格和宁明。”

“你在说什么?”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宁明只是个十岁的孩子,凡事又那么畏首畏尾,他懂什么?”提到他的这个小儿子,元昊显然有些不耐烦。

“孩子打小种下的仇恨,长大以后是很难化解的。宁令格就是个很好的例子。他当初离开你的时候,也不过几岁,可他照样能回来复仇,险些要了整个大夏国的命!”话一说出口,她感到一阵揪心的痛。

“可如今宁令格早已化解了仇恨。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你。”

“兀卒,不要高兴得太早,我看未必。”

“你的意思是将来有一天我们没准儿会毁在他们手上?不,长生天会保佑两个相爱的人活得长久,即使不是这样,也不会如你料想的那么糟糕。”

“不,我,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她自己也不知自己是什么意思,毁在他手上?这让她联想到死亡,联想到宁令格眼里那隐藏不住的杀气。她说不明、道不白自己的预感,却总觉得元昊和宁令格之间的事儿绝对还没完。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