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奇幻 > 麟痕

更新时间:2023-01-01 16:29:40

麟痕 连载中

麟痕

来源:黑岩 作者:雨落鸳鸯瓦 分类:奇幻 主角:白羽萧俊 人气:

《麟痕》作者:雨落鸳鸯瓦,奇幻类型小说,主角:白羽萧俊,本小说主要讲述了:身世成谜,屡遭祸事,陷于乱局,当如何成为棋手?玄影龙吟,神武极巅,幽兵千万,终绝笔留下麟痕。...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里是什么地方?我到底是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

带着疑惑,萧睿独自在林间行走着,回忆着之前发生的事情。

王明让我去他家,我去了之后他却不见了,我走出他家,然后……我好像被人打了一下,再然后……我就来到了这里。

是那个将我打晕的人带我来这里的吗?他有什么目的,为什么要这么做?我记得我并没有得罪什么大人物,王明有没有得罪人我倒不是很清楚。

萧睿心里疑惑愈来愈多,让他不由得有些烦闷。

萧睿想不出头绪,习惯性地望向天空。只见一轮明月悬挂在夜空中,远远望去,让人感到一丝莫名的凄寒。

咦?不对。我记得今晚的天空并没有月亮,况且现在离阴历十五还远着呢。难道我这一晕就是好几天,就过去了好几天?又或者,这一切都是假的,只是我的幻觉罢了?

想到这里,萧睿警惕地看了看四周,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突然,萧睿看到前面好像有一个水池,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仿佛被死死地它吸引住了,径直朝那里走去。

在逐渐靠近水池的过程中,萧睿看到水池边好像有一个人,银白色的长发十分显眼,由此他断定对方要么是个年过花甲的老人,要么就是个染着银色头发的不良青年。

一会儿可要好好问问对方这里是哪里。想到这里,萧睿隐隐有些兴奋,不由得加快了步伐。

可当他走到水池边时,刚才的兴奋感瞬间消失了,脸色变得煞白。对方看起来应该是男性,且年纪很大,这张脸一看就知道经历过许多风风雨雨,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人居然穿的是古代的衣服!萧睿这些年来萧睿误入了太多次“鬼域”,而“鬼域”中的人就都是穿着古代的衣服……

我这是又见鬼了还是又误入“鬼域”了……今天运气怎么这么背……

萧睿此时脑中只有一个字:跑!赶紧跑!跑得越远越好。

萧睿随即转身跑起来,刚跑几步,那老者突然开口,道:“年轻人,老夫有这么可怕吗?我可是在此等候多时了,你却刚看到我就跑了。”

萧睿听见他的这番话,停下脚步,转过身子,没有说话,隔着一段距离望着他。

他在等我,这么说他认识我?我来到这里一定跟他有关系。萧睿心想着。

那老者继续说着:“老夫今日是来指引你的。”

“指引我?指引我如何赚到一个亿,迎娶白富美,从此走上人生巅峰吗?”萧睿问道。

“咳咳……难道你心里就没有什么疑惑吗?你的身世、你特殊的体质,这些你都不想知道。”老者目光灼灼地看着我。

这老头果然不一般,还知道我的身世……萧睿思索片刻,说:“这些疑惑自然是有的,可我为什么要相信你呢?”

萧睿正这么想着,那老者说:“事到如今,也不管你信不信我,反正老夫是一定要将一些话传达给你的。年轻人,走进些。”那老者对着萧睿挥了挥手。

萧睿迟疑了一会,还是缓步走到了他身边,那老者开口说道:“年轻人,切记,不要轻易相信你现在身边的任何人,包括至亲之人。另外,不久后你会遇到一个人,他是刘家的人,能够助你实现心中所想……”

萧睿听完老者的话,感觉有点莫名其妙,我身边的人都不可信?还有,什么鬼刘家……这老者不会是算命的吧……但愿别坑我就行……不过看他这样子好像坑过不少人……

这时候,老者意味深长地看着我,说:“年轻人你记住,人各有命,上天注定。你的身份很特殊,恕老夫现在还不能告知于你。易界的将来还需要你……”

易界是什么地方?鬼域吗?我难道会是阎王的后人……好像不太可能,这也太玄了……

萧睿正这么想着,那老者突然猛地推了他一下,一股强劲的力量涌入萧睿体内,让他全身都发暖起来。萧睿的身子一下子失去了平衡,掉进了水池里。萧睿挣扎着想游上岸,却发现不管如何,身体依然向下沉去。萧睿眼前开始有黑点冒出来,动作慢慢变得僵硬,身体也明显地麻木起来。

这该死的老头,居然真的坑我……老子居然死在鬼域,可笑……真不知死后会是什么样子……咦?我怎么看到一名“阴兵”向我走来,果然是要死去了吗……我怎么看到一片羽毛飞过眼前……喂,王明……

无数片段的思绪飞快地掠过我眼前,萧睿索性不再费力挣扎,让身子完全放松下来,就想这样慢慢沉下去。一种解脱的快感,奇妙地渗透入心中,以至于那喘不过气的痛苦,都因此而消弭……

……………………

萧睿缓缓地睁开了双眼,看见前面有个人离我很近,手里拿着什么东西一闪一闪的。他感觉后脑勺很疼,大概是之前被人打了一下吧。萧睿想站起来,却发现手脚都被人用绳索捆绑住了,无法动弹。

萧睿晃了晃脑袋,再定睛一看,前面那人竟然是王明!而王明手中拿的是一把刀!

这把刀虽然很小,但给人一种很锋利的感觉,刀看上去像是某种鸟类的羽毛的形状,刀面上还刻着三个细小的字:闻羽司。

萧睿见王明面无表情地向他走来,顿时冲王明大叫起来:“王明,你想干什么,你……别过来。”

王明没有说话,仍继续朝萧睿靠近。

刚刚梦里那老者的话此时仿佛还在我耳边响起:“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包括至亲之人……”

难道那臭老头说的是真的?萧睿心想。

萧睿惊恐地开始往后移动身子,可他现在手脚都被捆住,速度实在是慢!才不过几秒钟的时间,王明已经来到萧睿面前,他俯下身子,抬起手,萧睿下意识地闭上双眼。

然而这一刹那萧睿并没有感觉到身上出现疼痛感,反之,他感觉捆绑他的绳子好像被利器切断了。萧睿睁开双眼,看到王明用刀子切断了捆绑在我身上的绳子。

“瞧你这熊样,你觉得我会杀你?”王明嘲笑道,收起刀子。

“额……呵呵”萧睿有些尴尬地笑了笑,说:“谁让你冷冰冰的拿着刀子,我问你你又不说话。”

“这就给你吓得,我怎么可能会害你呢?”王明笑着说道,萧睿似乎并没有看到他笑意后面的东西。

“这件事情还是先不谈吧……”王明心想着。

“这里是哪里?”萧睿问道。

说着,他站起来仔细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四面都是墙,在角落处放着一些柜子,右手边还有一张床,天花板上没有什么东西,干干净净的。无论是地板还是其他地方都布满灰尘,显然很久没有人来过了。

“这里应该是城郊的某个废弃的建筑物。”王明说。

萧睿注意到王明身后的地板上有几条断了的绳子,想必王明也是被绑了。于是就问道:“你之前让我去你家是怎么一回事?然后你也被绑到这里了?”

这个问题似乎让王明很难回答,他沉思着,过了一会才开口说道:“我得知你有危险,所以……呃……必须让你到我家来,确保你的安全。没想到这伙人居然也盯上了我,于是,我也被绑了。”

“你怎么知道我会有危险?我又为什么要到你家?绑我们的人又是谁?”萧睿一连问了三个问题。

“是一个神秘来电告诉我你有危险的,让你必须来我家中,绑我们的人是谁我也不知道。”王明说。

萧睿注意到王明和他说话的时候眼神躲闪着,心想:这小子一定有什么事瞒着我。

萧睿目光炯炯地看着他,问道:“你居然会相信一个未知来电?如果有人要救我为什么不直接打给我?”

“这……我怎么会知道那人打给我干嘛,不打给你可能是不知道你的号码吧。”

“那个人又为什么会知道你的号码?”

“这我就不知道了……”

“王明,你到底瞒着我做了些什么事情?”

王明犹豫着,好像在想要不要告诉萧睿一些事情。最后,他深吸一口气,缓缓地说道:“罢了,反正你早晚会知道的。我……加入了某个组织,而我只有一个任务,就是保护你。”

“保护我?”萧睿疑惑地问道。

“对,你可能已经知道了,你不是你父母亲生的。你的真实身份,这么说呢,应该是某位大人物的后裔。”王明顿了顿,继续说道:“我接下来说的,不管你信不信,反正这是事实。你听好了,这位大人物,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就是说,你不属于这个世界。而我,也是另一个世界的人。”

“啊?!你说什么?还有另一个世界?”萧睿无比惊讶的说道。

王明点了点头,说:“我知道这很难让人相信,可这的确是事实。”

说到另一个世界,萧睿突然想起了“鬼域”,难道是那里?

“萧睿,不管怎样,你记住,我是不会伤害你的。”王明认真地跟我说道。

“看在我们多年的友谊上,信你。”萧睿说。

王明不可能会害我,他要是想害我我都不知道死多少次了。萧睿心想着。

“所以你到底叫我去你家干吗?”我说。

“这么说吧,我们组织内部有人叛变,将你的资料给另外一个组织的人看了,那个组织现在要来抓你。组织命令我带你到易界,也就是另一个世界。至少那边会更安全一些。而我家里,就有能连接易界的通道。”王明答道。

“那我们现在是被谁绑了?”

“这个我现在确实还不知道,要知道在另一个世界可不止两三股势力。”

“那,这个闻羽司到底是什么意思?”

王明稍微停顿了一下,说:“闻羽司是我组织里的一个部门,取名为‘闻’,顾名思义就是专门负责情报工作的。而在组织里还有其他的部门,锋羽司是负责前线战斗的,谋羽司就是负责规划行动具体细节的。还有一些其他部门我就不多说了,这些部门各司其职,彼此之间关系虽不算特别好,但也并没有特别恶劣。”

萧睿的心里还有很多问题想问王明,却见王明对他摆了摆手,说:“我知道你现在还有很多问题想问我,但现在不是时候,当务之急还是怎么从这里出去,你有什么问题等出去以后再问吧。”

说完,王明走到房门前,推了推门,显然是被锁住了,他思索着要怎样打开这扇门。

萧睿心想也对,还是先出去再说。

萧睿正想走过去,王明突然开口道:“萧睿,我们以后……还能继续做好朋友吗?”

“怎么不能呢?”萧睿反问道。

“你不怪我?”王明说。

“我怎么会怪你呢?虽说你接近我是有目的的,但并没有伤害过我啊。况且,我的心里早已将你当做我最好的朋友来对待了。”萧睿说道。

这时候,外面一阵喧哗,紧接着突然传来一阵声音:突突突突突突……

这声音……不会吧……难道真的是枪声?!

萧睿和王明都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

“看来外面打起来了。”王明说。

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听得出对方跑得很快,但感觉不到一丝慌乱。突然,对方不在走动了,听得出对方就在附近。紧接着砰的一声巨响将我吓了一跳,而门居然倒了!

哒,哒,哒。

伴随着脚步声,迎面走过来一名身穿黑色衣服的年轻女子,乌黑亮丽的长发自然垂落在肩膀处,五官精致但她面无表情,浑身散发着一股冷冰冰的气息,单是站在那里,就给人一种隐隐的震慑。

她的手上拿着一把银光闪闪的手枪,枪口对着萧睿和王明,令他们产生一股压迫感。

这女人语气冰冷地说:“别动!”

萧睿注意到她的衣领上有一个显眼的标记:银色的羽毛。

这名年轻的黑衣女子仔细打量着萧睿和王明,不知为何,被她这双眼睛注视着,感觉很不舒服,就好像某种食肉动物不怀好意地盯着猎物的感觉一样,而且竟然还流露出一丝挑剔。

萧睿和王明大气都不敢出,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萧睿看她那冷漠的眼神好像毫不在意杀死我们两个一样,后背不禁冒出一丝冷汗。

这时候,外面又一阵骚动,萧睿看见有许多个人影从门外走过,接着又传来门被打开的声音,但这并没有影响到女子。

这女子只看了一会儿,便将枪口转向萧睿,反复看了好几次,才问道:“你可是萧睿?”

一时之间,萧睿也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她真的身份,他完全不知道这人是敌是友。萧睿下意识地看了眼王明,只见王明朝他点了点头。

萧睿选择相信王明。

“我是。”萧睿说。

果然,这女人随即将枪口转向王明,问:“你又是何人?”说着,她示意萧睿到她那边去。

萧睿缓缓地走到她身边,看向王明,只见他沉默了一会儿,像是在思考什么,然后才开口道:“清风缕缕,羽刃风行;日有短长,月有死生。”

他这是在说啥,都这时候了还想吟诗一首?萧睿转念一想,这难道会是某种接头暗号?

那女人的脸轻微地抖动了一下,随即说道:“万事无常,但有其势;奉羽之令,行锋之职。”

王明又说:“同奉羽令,吾职为闻。”

只见那女子缓缓将手放下,收起手枪,对我们说:“此地不宜久留,跟我来。”说完,转身朝门外走去。

萧睿的内心此时实在是有太多疑惑,他都快压制不住我内心的弹幕了……但他也很清楚现在还不是问这些问题的时候,他也相信王明以后会告诉我的。萧睿一边这么想着,一边跟着这女人走出房间。

房间外是一条过道,不算特别宽敞。两旁有许多扇门,大部分已经被打开,里面的情形与刚刚那个房间如出一辙。过道上几个人来回走动着,每个人都拿着枪械,地面上还躺着几个已经死去的人。萧睿注意到这些人都是被利器杀死的,并且只有一个伤口,可见杀死他们的人有多厉害。血,肆无忌惮地点缀在地面和墙壁上。

正常人看到这些情形怕是已经忍不住呕吐起来了吧。可萧睿除了感觉到一丝难受外,竟没有多余的负面情绪,也不知道这对于他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

萧睿和王明跟着这女子,不一会儿便走出过道,来到了一个大厅。这里站着几个人拿着一些白纸在商议着什么,看起来应该是从这里搜到的资料。他们纷纷朝那女子打招呼:“陈姐。”这女子向他们微微点头示意。

“我去,你该不会是锋羽司的陈雪吧?”王明突然大叫起来。

那女子看了眼王明,什么也没说,转身朝那几个人走去。

“嘿嘿,我们陈姐是不会理你的。”有人说道。

“这个叫陈雪的女人,你认识?”萧睿轻声问王明。

“不瞒你说,我和她很早就认识了,不过太久没见她可能已经不记得我了。”王明说。

“看不出来你们还是青梅竹马啊。”萧睿笑道。

“什么青梅竹马,不过是小时候见过而已,你可别胡说。”王明小声说道。

“好好好,不说这个。我问你,锋羽司是什么?”萧睿问王明。

“锋羽司啊,是一支我们组织内负责与其他组织对抗的武装部队。我们组织内还有很多部门我就不一一给你介绍了,你想问以后有的是时间。”王明说。

“那我现在……”萧睿想了想,还是觉得得问一下。

王明却好想知道萧睿要说什么似的,萧睿话还没说完,就听到他说:“那个……你现在还不能回家,你也知道现在外面有好多组织的人要抓你……嗯……就目前来说,你在我们这里是最安全的。虽然你可能会感觉自己就是个人质,但以我的判断我们组织应该不只是想要你当人质,不然何必派我以及一些其他的人来保护你呢。这些年你遇到危险总能化险为夷你难道就没有察觉出什么?”

“这么说的话,好像是如此……”听王明这么一说,萧睿突然觉得我这些年实在是太幸运了,记得有一次我遇到危险,有个人牺牲了自己才救了他。待在王明这里应该比待在别人那里好多了。况且就算萧睿现在想跑他们恐怕也不会同意,而萧睿如今的处境也的确不太安全,想起这个绑他的组织这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方式萧睿就一阵厌恶。

“那,我们现在去哪?”萧睿问。

“我也不知道,反正跟着他们就对了。”王明耸了耸肩膀。

“哟!这不是王明吗?”这时候身后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萧睿转过头一看,只见一名年轻男子微笑着朝我们走过来。他头发染着淡淡的浅蓝色,身穿黑色西服,戴着一副白色的手套,好似电影里法医的行头。

王明见状,微笑着主动上前和他拥抱了一下。

片刻,这个男人才看了看萧睿,问:“你就是萧睿吧?”

萧睿点点头,苦笑着说:“这已经是今天第二个这么问我的人了,我什么时候这么出名了。”

“你的身份恐怕连你自己都想不到,不过这个你以后会知道的,现在半个易界的人估计都知道了你的存在。”那男子笑着说道。

听这人这话,好像知道我的身份一样……半个易界都知道?不至于吧……

“初次见面,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郭仪,隶属于仁羽司。”郭仪微笑着向我伸出了手,我也伸出手和他握了一下。

“仁羽司是干什么的?”萧睿问王明。

王明略想了一会儿,才说道:“仁羽司以前就是负责治病救人的,属于后勤部门,而现在因为仁羽司内有的人研制出了一些致命的毒物,所以也能和其他部门一样到前线去执行任务了。”

“用毒?我觉得一点也不和‘仁’字搭边。”萧睿叹道。

“大家该收拾的动作快点,五分钟内离开这里!”这时候陈雪突然大声说着。

“走吧。”郭仪说。

萧睿心想现在可该好好去睡一觉了,不管是否自由,安全就好了,但是他哪里会知道,他从这一天开始,几乎每一天都是不安全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