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奇幻 > 埃及大帝

更新时间:2020-09-07 20:16:30

埃及大帝 连载中

埃及大帝

来源:落初 作者:卡局 分类:奇幻 主角:殷戍刘姐 人气:

《埃及大帝》是卡局写的一本奇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埃及大帝》精彩章节节选:唉呀妈,因经济形势不好,时空管理局也开始玩穿越旅行大打折了?不过……只有到古埃及的冷门线路做活动?那么……穿越到3400年前的古埃及第十八王朝,做一名悠游生活的贵族小殿下,似乎也不错嘛……不过,要是倒了八辈子血霉,遇上了古埃及二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呢?要是整日生活在骨肉相残、宫廷阴谋、僧侣背叛、禁军哗变、豪强蜂起、外敌环伺的人间活地狱之中呢?可怜的小宅男殷戍,能否力挽狂澜、重建帝国,崛起在太阳神阿吞之城阿玛尔纳?能否横扫上下埃及,一路向北、再向北,变地中海为“埃及湖”;甚至向东狂飙突进,直到……同东方那个伟大的文明发生冲撞……《埃及大帝》读者群161719444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清风在不停地吹拂,殷戍慢慢醒来了。

光线很昏暗,四周很安静。

他摸索了好一会儿,发觉自己正躺在一张狭窄的木床上,浑身的血都在往头上涌,有一种天旋地转的感觉。

他连忙翻了个身,这才发现腿部以下的床板竟然是微微抬起的,这使得身体呈现出一种“头朝下”的姿势,这样的感觉当然非常不舒服了。

他又转动了一下脑袋,发觉自己的后脑勺被硌得生疼,伸手摸了一下,好像头下的枕头是用木头做的,并且正在散发出一股淡淡的、说不出的怪味儿,闻上去有点像熏花椒的辛辣味道。

殷戍决定坐起来。

他小心翼翼地、一节一节地将自己的身体撑起,发现自己正坐在一间宽敞的房间里,映入眼帘的,则是大片大片的米白色。

温暖、柔和的米白色。

他揉了揉眼睛,开始认真打量起了这间屋子。

一间非常高大的房屋,至少有……两层楼那样高吧!而且面积很大,几乎比得上他天天上班的那幢写字楼一整层了……看样子至少有1000平方米!

殷戍吓了一跳——人蓦然置身于一个空旷的环境中会产生一种孤寂、疏离的恐惧感。他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是赤裸的,只在下身缠绕着一条宽大而又粗粝结实的布,同样是米白色的布!

他的脑袋嗡的一下,意识中立即跳出了第一个问题——

这他妈是哪儿?

经过仔细观察,他发现这间大房子比他所感受到的还要广阔。

在他的左右,每隔几米米便竖立着一根粗大的石柱支撑着厚重的顶棚;石柱是米白色的,一人合抱粗细,表面似乎镶嵌着名贵的大理石或者雪花石一类的石材,打磨得光滑铮亮。

每根石柱的上端都膨胀起来,形成一种好看的、花骨朵一般的结构——有点类似于古希腊的柯林斯柱或者爱奥尼亚柱头。

在柱头顶端则纵横交错架设着粗大的石梁,正是这些坚强有力的大家伙托起了沉重的顶棚。

顶棚同样是由米白色的石板构筑,横平竖直四四方方,其上则布满了用鲜艳的蓝色和红色绘就的精细图案。

而每一根石柱都伫立在平整的地面上——那些地面好像是由巨大的大理石板铺就,如同镜面一般光可鉴人。

严格说来,这应该是一片由无数的石柱、高大的石墙、石门和大理石地板构建的迷宫;而在这迷宫的廊柱之间,跳跃着着无数的火苗作为照明,跃动的光影将巨大的空间切割得无比细碎,显得颇有些压抑与恐怖。

又一阵凉风不知从什么地方吹来,远处的廊柱之间隐约可见幕帘一样的东西被风吹拂,殷戍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他发现自己所躺的“床”,的确是一个一头高的样式古怪的木床,床板上铺着薄薄的一层干草,上面盖着一张厚实的、米白色的粗布,他刚才就睡在这个简陋无比的“床垫”上。

而他的枕头,则干脆就是一块暗褐色的镂空木头,怪不得硌得后脑勺生疼!

床的四条腿做成了狮子腿的样子,雕刻精细栩栩如生,不过……四条狮子腿上,好像镶满了金闪闪的金箔!

没错,金子!

殷戍突然震惊地发现,在这迷宫之中的每一件家具——无论是高大的四门橱柜、花纹繁复的斗柜,还是样式简单的案几一类的东西,都在棱角、门楣和腿部之类的地方镶上了金灿灿的黄金……更要命的是,在那些案几上还摆放着不少黄金制作的瓶瓶罐罐与摆件,在灯烛火苗的照耀下,都在齐刷刷闪动着迷幻的光,华贵的光,诱人的光!

这么多金子!

“你醒啦,殷先生?”

一个柔美的女声突然在耳畔响起,这可把殷戍吓了一大跳!

他猛地跳起来四处张望,却发现这间巨大的屋子里好像只有他一个人。

“你别怕呀,我是你的穿越助手,你叫我艳艳吧!”女声再一次响起。

殷戍惊恐地发现,这声音并不是从房间的什么角落传出来的,而是直接从他的脑子里发出的!

他吓得用力拍打了几下自己的天灵盖。

“你别拍呀!”女声抱怨起来,“我就在你耳朵里,你要是拍掉了,后果自负啊!”

“你……你你……”殷戍吓得说话声都颤抖了,“你你……是人是鬼?怎么在,在我耳朵里?”

“刘经理不是告诉过你了嘛,我是你的AI助手呀!其实就是植入你耳朵的芯片组,很小,”女声咯咯笑了起来,“我能够感知你的视觉、听觉、味觉和触觉,能够读取你的部分思维……也就是说,你能够通过思维直接和我对话,怎么样,12000的这个钱,花得值吧?”

殷戍这才想起在“老板和小姨子跑了”的那个所谓正规国营“时空管理局唯一指定穿越旅行社”所发生的一切。

“我穿越了?”他有些不相信地拍了拍自己的脑门,“真穿越了?就这么随随便便穿越了?”

“随随便便?”AI女助手艳艳冷笑着说,“有人穿越一次,我们就得向时空管理局申请开动一次时间机器,那得耗多少电啊!更别提还要在你身上植入这个那个了……我跟你讲,你这次穿越的准备,刘经理确实下了本儿呢!”

“哎哟,真穿越了,”殷戍喜形于色,“那个刘经理还真没骗我!”

“那可不!”艳艳的语气变得快活起来,“谁会黑你那区区12000块钱!我们好歹是国营大单位,要讲品牌形象和信誉的!再说,穿越到古埃及这个线路确实很冷门,我们也想试试看……”

“什么,试试看?”殷戍一下子跳了起来,“你们说试试看?拿我做实验是吗?我……我这是到了哪一年?”

“……公元前1350年吧,”艳艳小声计算着,“是的,是公元前1350年,距离你的时代,前推了将近3400年……”

3400年。

殷戍一下子被这巨大的数字惊呆了。

霎时间,无数有关岁月的悠久、历史的厚重、时光的吟诵、人生的感慨之类的名言警句犹如潮水般汹涌而来,却被艳艳硬生生掐断了。

“得得得,你别感慨,你可知道,我能直接读取你的思维,”艳艳解释道,“你要是过于多愁善感,我会过载的……那我还干不干活儿呀。”

“那……我是谁?”殷戍思考了一会儿,问出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

“殷先生,我也不知道,”艳艳有些抱歉地说,“你也知道,我们只有一个大框架,穿越的时间地点人物都是随机的。不过,我猜,你可能是个贵族什么的……地位很高,因为这里有不少金子!从常识判断……”

“什么?”殷戍一下子打断了她,“我穿越到了谁的身上,你不知道啊?刘经理不是说,你是号称古埃及的百科全书吗?古埃及的乱七八糟的破事儿,你不是知道得一清二楚吗?”

“请注意,殷先生,”殷戍脑海中的女声变大了,“我,只是,拥有了21世纪的人们,依据历史文献和考古研究,对古埃及的研究成果,其中含有大量的推测,和,想象。真实的历史,我,知道的并不比你多。所以,我只是,而且只能是一个助手。”

“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毕竟穿越的是你,你主要应该依靠你自己,”艳艳的语气变得温和了,“而且,我也期盼着和你一起在古埃及的历史中冒险呢。”

冒险!

我靠我需要冒险!

殷戍顿时觉得五雷轰顶!

不不,不应该是这样。

依着那个“老板与小姨子跑了”的国营穿越旅行社刘经理的意思,这样的穿越应该是一场安全的、轻松的、妙趣横生的历史小郊游嘛!

没错,他之所以玩这个,难道不应该是花点小钱,就能在从未经历过的时代畅写一首随心所欲、随随便便就能称霸天下的小史诗什么的,从而得到一些在现实生活中得不到的东西,满足一下小diǎosī卑微的欲望吗?

很多人,不都在这么干吗?

要么就是他小看了穿越的难度?要么就是他误会了刘经理的意思?

“那你能干什么,”霎那之间,这家伙还是泄了气,“你现在帮我确定一下身份,能做吗?”

“我在试着恢复一些你身体的原主人的一些意识,尽量将他的部分思维和我们的接驳,这个至关重要,”艳艳循循善诱,“毕竟,我们需要他在这个时代的一些经验、阅历和知识,尤其是,他的语言和文字能力。”

“你能成吗?”殷戍有气无力地说。

“你能去那边的石墙吗,”艳艳请求道,“那墙上,还有廊柱上有不少文字,我应该能读懂一些,这样可以帮助我们快速定位,找到我们在历史中的坐标。”

殷戍只好下床,双脚踢踏半天,却没有找到任何像鞋子一样的东西。

“别找了,”艳艳笑了,“鞋,在古埃及,可是高贵的东西,只有法老或者大贵族才能穿……你没鞋,说明你不够班……哎呀,这个有些麻烦了。快,快带我去那堵墙。”

殷戍垂头丧气地向那堵墙走去。

他的双脚踩在光滑的大理石地面上,冰凉的触感顿时弥漫了全身。

这里的气温不高也不低,他推测应该在24至26度左右。脚下传来的凉气结合着皮肤所感受到的舒适温度,他突然有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欣快感觉——如果AI助手艳艳说得没错,他正行走在3400年前的宫殿里。

一种莫名其妙的敬畏之心油然而生。

绕过两根粗壮的石柱,一堵米白色的石墙顶天立地伫立在眼前。

石墙至少由20块厚重的石板拼接而成,每隔三五米便嵌入一根高大的同色石柱。

他这才发觉,石墙和石柱上都刻满了密密麻麻的、尺寸巨大的文字。

殷戍一下子激动了。

他在很多考古书籍和纪录片中都见识过这些文字!

是的,那些文字的样式实在太熟悉了——惟妙惟肖的鸟,马,小人,蜜蜂、鳄鱼,公牛头……没错,那就是如假包换的古埃及象形文字!

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有朝一日能够亲自站在这些神秘而又古老的符号之前!

他激动地抚摸起一只小鸟的符号。这个符号是阴刻,轮廓中间全部挖了进去,却又打磨得十分光滑;轮廓边线雕得精确、凌厉,天知道那些人使用了什么样的工具,在这样坚硬的石头上刻出了这些精美的符号!

“标准的圣书体,”脑中的AI再一次发声了,“不是僧侣体,说明这可能真的是类似于宫殿的建筑物。你再往那边走走,我想多看一些文字。”

殷戍沿着墙根慢慢走下去。

不远处是一个高大的石门,一根粗壮的条石充作门楣;而在门楣两侧,镶嵌着两个类似于大酒杯一样的金属物体,火苗正在其中熊熊燃烧,风吹过时冒出阵阵黑烟。

门楣上方的墙体上,象形文字更加密集了。

“……嗯,阿吞所欣赏的,啊!阿吞是主宰……和赞美的,两夫人所喜爱的……上下埃及的统治者……万王之王……阿吞从不吝啬他的疼爱……”艳艳在吃力地解读着,“阿吞和阿图姆……荷鲁斯也来自于阿吞的**……”

“啥?”殷戍差点喊了出来,“**?这都什么玩意儿?”

“阿吞?不是阿蒙神?也不是拉神?”艳艳的语气游移不定,“殷先生,你……你来的可真是时候!”

“怎么说呢?”

“阿吞……恭喜你,殷先生!”艳艳变得快活起来,“你来到了著名的阿玛尔纳时代!让我算算,公元前1350年……没错,确实是阿玛尔纳时代!”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