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嫡女重生:腹黑王爷轻点宠

更新时间:2020-09-23 22:56:26

嫡女重生:腹黑王爷轻点宠 连载中

嫡女重生:腹黑王爷轻点宠

来源:落初 作者:花生肉丸 分类:其他 主角:亦然宋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嫡女重生:腹黑王爷轻点宠》的小说,是作者花生肉丸创作的其他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丈夫绝情,庶妹背叛,因一腔情意错付,落得家破人亡,谁料一睁眼她竟又回到所有事情发生之前,她发誓,这一次,一定要成为所有人的噩梦!可这个腹黑王爷却不在她的预料之中,她满头黑线的看着眼前的男子,谁能料到重生一世,她竟落到他的手里。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宋亦然佯装被宋侯爷惊吓住的样子,接连退了一步,面色也挂着些惊恐。

宋侯爷看到她这样,倒是自己有些过意不去,和蔼的说,“阿然,吓到你了?”

宋亦然摇摇头,做出一副无畏惊恐的样子,问道,“只是秦姨娘那样求女儿,女儿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宋侯爷面色虽然缓和了许多,但是心里仍然生气,说,“如何是好?她教出的女儿做出那样的事来,还好意思到你这里求情?自己也不害臊!”

宋亦然赶忙上去轻抚着宋侯爷的背,一面安慰的说,“爹,您消消气,因为这些事气坏了身体可怎么好。”

她心里清楚,宋侯爷只是生气秦姨娘母女做出来的事让他失了台面,心里哪里又真的舍得去下狠心的惩罚两人。她也没能指望这一次就让秦姨娘倒台,只不过这气生多久,全看她如何说了。

她表现得越云淡风轻,越乖巧,落在宋侯爷眼中的反差就会有多大。

“阿然,你方才所说的求爹爹的事就是这桩吗?”宋侯爷稍显放松的问道,他本以为宋亦然开口的事会有关七皇子,没想到小女儿家还是懂得轻重迟缓,如此倒是甚好。

宋亦然那手绢掩了掩面,做出一副难开口言说的样子,又叹了口气,仍旧什么都没说。

如此这般倒是让宋侯爷更心疼面前的女儿。

“爹爹在,有什么话不好开口说的?”宋侯爷接着问道。

宋亦然听到宋侯爷这句话,才做出一副不可不说的样子,开口道,“那女儿说了,爹爹可别生女儿的气。”

如此委婉乖巧的作态,宋亦然前世从未表露过,落在宋侯爷眼中倒是和任性喧闹的宋燕茹形成了鲜明对比。

宋侯爷坐的更加端正,面色严肃的说,“说吧,当着爹爹的面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宋亦然松了口气,眉目轻垂,开口道,“其实女儿并不知道燕茹妹妹也心属于七皇子,事情过后女儿才觉得,倒像是自己在妹妹和七皇子之间让两人左右为难了。”

说罢宋亦然的眼中闪着点点泪光,似乎下一秒就要流出泪来。

宋侯爷看着宋亦然如此自责,倒是更加觉得宋亦然对七皇子用了情,又叹那七皇子不懂珍惜,眼里只有和燕茹的苟且,一时觉得他更加不堪,竟是哪个女儿也配不上。

宋侯爷心疼的看着宋亦然,双手搭上宋亦然的手,一起一落的安慰道,“阿然,这并不是你的错,感情之事讲究个缘法,你与他无缘罢了。”

都这个时候了,宋侯爷仍然不觉得是宋燕茹的错。宋亦然看他如此,倒是泪掉的多了几滴,又说,“爹爹说的极是,只是这样说来,妹妹又有什么错呢,想来都是那七皇子巧言令色。而且她从小娇生惯养长大,如何受得了在祠堂跪那么久,况且秦姨娘也来求过女儿了,爹爹不如就放了她吧。”

这话明摆又重提两人幽会之事,宋侯爷听了只是更气,长叹一口气说,“让她再跪两日吧,年纪也不算小了,不能再由着她胡闹!秦姨娘那边你不用管了,爹去和她说!”

宋亦然脸上仍然挂着一副担心,只用手帕擦了擦眼角似有似无的泪,一脸无辜的看着宋侯爷。

这样的宋亦然可不止让人看了怜悯,更生出许多喜爱来。

宋侯爷看到如今的宋亦然,不由得联想到郭氏年轻时候的样子,又想到秦氏如今和女儿犯下的过错,只觉得自己这几年亏待了郭氏母女许多。

“那如若秦姨娘再来求女儿,女儿也没有不见的道理啊,只不过那个时候,女儿该如何再向秦姨娘辩白。”宋亦然急忙问道,她可不想再看秦氏那张脸。

宋侯爷看宋亦然如此为难,只说,“阿然放心,爹爹亲自去和秦氏说,她自然是不会再来找你的,如若她再敢去找你求情,你便不见他罢了,你只管和她说这是我说的,任她也不敢再去叨扰你了。”

宋亦然听到这话便放心下来,又用手帕擦了擦眼角的泪,说,“是,女儿知道了。”

说完便上前去把桌上肉粥的碗收好,放在托盘里端在手上,做了个福,“既如此,那女儿便先行告退了,这几天都事情父亲劳心费神了,还是要多注意休息才好。”

宋亦然端起来,托盘就要离开屋子,宋侯爷却把她叫住,又说了一句,“你回去和你娘说,她这肉粥做的不错,我吃着甚好,若有空,我亲自到她那里去吃。”

宋亦然笑着点了点头,她心里清楚父亲如今已然开始对母亲过多关注了,和上一世比起来不知道好了多少,也算是一个开端,母亲的好日子还在后头。

宋亦然回到自己的屋里之后,发现内屋并无他人,只有碧莲一人在。她早知道碧莲如今没安什么好心,如今碧莲一人在屋里,必有蹊跷,便凑近过去看,发现碧莲正在自己的屋里翻找着什么?

“你在做什么?”宋亦然大声呵斥了一句。

碧莲被吓得跌坐在地上,手里还拿着什么东西。

“这是什么?”宋亦然踱过碧莲手里的信封,虽然还没拆开,但她心里大抵也想到这是什么东西,左右不过是秦姨娘用来栽赃自己的证据。

碧莲虽说已经跌坐在地上,但仍然想夺过宋亦然手中的书信,却又不敢上前拿,狡辩着说,“小姐何时回来的?真真是吓了奴婢一跳,这是奴婢娘家寄来的书信,奴婢早早的从外面拿了回来的,给小姐铺床一时无处可放,拿在手里了便是。”

她这话说的颤颤巍巍,语气中也多有闪躲,一听就是假话,亏她也能想到如此不靠谱的理由。

宋亦然摇了摇手中的书信,振赫一般说道,“你当真以为本小姐不会打开看吗?这究竟是什么东西?你从实招来!”

碧莲知道自己已经无从辩解,只跪在地上两只手扶着地,带着些哭腔的说,“这这是秦姨娘让我放在小姐房间的书信。”

果然是秦姨娘,他知道她肯定会有所行动来保全宋燕茹,却没想到会行动的这么快。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