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重生之无尽修道

更新时间:2020-05-14 17:47:52

重生之无尽修道 已完结

重生之无尽修道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yishan0692 分类:其他 主角:叶龙珠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重生之无尽修道》的小说,是作者yishan0692创作的其他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突然有一天,一个会异能的少女出现在她的家里,并告诉他,她是她妹妹,而他,是水系异能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神奇的地点,是小盈儿通知你的吗?还是海舞跟你提起过?”神龙王一听这个问题,他很当然的将这个问题粘连到了自己的两个女儿身上,也差不多有自己的女儿,才晓得那个地点,那就是他们的家,还是那次海舞带他去龙宫,在他内心留下了什么印痕。

“父王,我可没有通知叶大哥这些!”

“父王,小盈儿也没有说过!”

海舞和小盈儿先后标榜自己的清白,那可是神龙一族的绝密,她们可不会随便的通知一个人,即使是朋友,也需要审时度势的思量明白事情的利害瓜葛的。

“大叔,不是海舞她们啦,是我自己昨天找到的!”

“你自己?你能下到海底吗?”神龙王分明不太坚信他有这个才能。

“也不是啦,我不过坐在海边,可是我能察觉拿到,有时候我就觉得自己是水同样,我还能和水进行思想上的交谈,就是因为这个,我才找到了海底深处有这么一个神奇的地点,然而我却察觉不到里面的状况!”叶摘星嘴里说着,思绪却随着自己的记忆又飞回到了海底的那片神奇地带。

“本来是如此!”神龙王这下彻底清楚了,本来这个傻小子还有这种才能,不用说他说的神奇的地点就是自己的龙宫了,只是他还不能破开自己设下的禁制,也仅此罢了,要说他可以通过与水的觉察交谈,这一点神龙王反倒做不到,即使他也可以在水中凭自己的念力试探旁边的面积,那种是要用自己的神龙能量相配能力办到,像叶摘星那样与水交谈他可做不到。

“我也不过听说过,详尽是什么我也不好说呀!等到你有那个才能的时候,就能够亲自去那里,自己去看一看海里面究竟是什么了,那岂不是更好!”神龙王暂且还不想通知叶摘星这些,等到他修炼成神龙心法以后,自己设下的那些禁制就对叶摘星不起一点效果了,到当时,他就会清楚尘世间全部的真相。

“父王,之后我们再带大哥哥去我们家玩,好不好,来这儿大哥哥身上的小不点一次都没有出来过!”小盈儿满脸的不高兴,她还在想着叶摘星,不过向来都没有见过她要想的结果,是不是要到自己的家里那两个小不点才会露出,如今,她内心就是这种念头。

“好呀,之后等小盈儿长大了,就来找叶大哥,然而之后不能偷偷的跑出来,那样母后会很担忧的,记住了吗?”海舞这个时候就像个懂事的大姐姐同样了,只是在往常,她可是往外跑的时辰最多的一个,就因为她是神龙王的宝贝女儿,若是换了别人,早就神龙王关禁闭了。

“那我什么时候能力长大呀,要不姐姐你带大哥哥会咱们家吧,那样我就不跑出来了,好不好?父王!”小盈儿那可小脑袋转到可真是够快,应该她也晓得等到自己长大还需要等很长的时辰,所以索性让自己的姐姐来做这件事情。

姐妹两人的话,传进了叶摘星的耳朵里,却让他越发的觉到一头雾水,而不知道其所以然,什么再带自己去她们家,自己去过她们家吗,要是说有,那就是海边了,对了,大叔不就是将床都搬到海边了吗,必然是如此了。

还有,这姐妹两人一口一个父王、母后的,如何听着那么执拗,就像是回到了古代中的滋味,这儿又不是在拍电影,如今这种社会谁还会如此称呼自己的父母的,真是纳闷了。

“如何样,傻小子,我教你的心法,你还天天练吗?”神龙王将话题转到他最关切的话题上面,他最想晓得叶摘星体内的东海龙珠以及自己身上被他吸走的那些神龙能量,如今是不是已经被他全都吸收运化掉了也许说那些能量体不会对他造成什么不良的影响。

“也不是天天练,不过有时候照着做一会儿罢了!”

“那你如今已经那个到了什么程度了?”神龙王就这么望着叶摘星,他原来认为叶摘星要是修炼了神龙心法,自己兴许就能够看透他的一些修为什么的,可是如今,那完全就是自己的一个虚妄的梦,叶摘星的身驱之中完全还是一个未知之数,只是让他也多少了解了一些状况,因为在叶摘星的体内,除非一片蒙蒙的金色亮光之外,再也没有办法看透一切其它痕迹。

“大叔,你可不能够通知我他的修为已经修到了什么地步?”奚容向来没有说话,直到如今,她才十分小心的向神龙王提出来那么一个小小的问题,这也是她这些天来觉到最最关切的问题,她了解到神龙王的身份,也晓得这些神一般存在的大人物的看人才能的深浅。

“他,唉!容丫头,如何说呢!你们……就连外面那个桓公道长我看一眼就能够一目了然,可是这个傻小子,我就无能为力了,他可不是随意一个人就可以看透的!”神龙王也是没有任何办法。

“前辈也不能看透他吗?”奚容没料到如此的神级一似的人物也会是说出如此的答案,那就是说还真的没有多少人会看透这个坏家伙了,如此的话自己也完全没有必须和他去比孰高孰低了,真是个变态的家伙!奚容内心抑制不住得惊叹道。

“呵呵,如何了,容儿,你不会是想和他比试一番吧!”神龙王从奚容眼里看出来一只不甘和没法。

“大叔,往常我以前想过,可是如今……”说到这儿,奚容摇了摇头,又接着道:“谁能跟他相比呀,天降神劫都拿他没有法子,我这点伎俩又如何可以比过他呀!”

“哦?什么天降神劫,这傻小子渡劫了吗?”神龙王迷惑地问道:“如何会那么快呢,就是他修炼出龙魂,也不应该那么快就渡劫吧!”

“大叔,不是他渡劫,而是一只多尾天狐渡劫,然而那天劫神雷却全被他给吸收了!”

“还有如此的事情?”神龙王又来了兴致,这傻小子,经过观察可以判断出还真的不能用正常的目光来看待这个年轻人啊!

“喂,你真是在说我吗?我为何什么都不晓得?”叶摘星满脸迷惑,他还真不晓得自己昨天详尽发生过什么事情,全部的任何都像是迷迷糊糊的,自己也没有见到什么天雷神劫什么的,该不会是奚容那个丫头在编故事吧!

“呵呵……你这个傻小子,你什么事情晓得过!”神龙王记起来上次海舞带他回龙宫的事情,他不是同样什么都不晓得吗!唉,这就是他这种傻人的傻福气吧!

“什么?你自己的这些事情,你全部不晓得?”奚容听了两个人的对话,抑制不住得惊奇万分,他自己那样变态的行为,他竟然还是一无所知,奚容彻底无语。

“我又如何晓得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不过想跑过去救小狐狸,结果睁开眼睛你们都好好的,反正也用不着我去救了,你说的什么天劫神雷,我如何没有听到过!”

奚容默默地听着,不再言语,和那么一个白痴一般的变态高强者讲话就是艰难,他什么都不晓得,又能让她说什么好呢?

“叶大哥,那个多尾天狐在什么地点啊?能不能让我看一看,海舞又听到了一件能让她觉到激动地事情,抑制不住缠上了叶摘星。

“我也不晓得它去哪儿啦,反正没死就好,那终究的一条性命啊!再说,她想去哪儿随她的便吧,只要她不祸害别人就行!”叶摘星随便地说道。

“那多尾天狐修炼到什么地步了?”神龙王问道。

“已经修成金丹了,并且还是在他的庇护下修成的金丹!”奚容一指叶摘星。

“已经修成金丹了,那它岂不是能够修炼化形了,无非是说修为人身,修成金丹可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这次天劫未能伤害到它,是因为有人替它接了,只怕下一次就不是这么简单了!”神龙王沉思道。

“实际上这一次它也挨只是去,不过因为叶摘星替它经受了罢了,只是话又说回来,这一次的天劫的确是强悍了些,实际上关键缘故还是因为桓公道长布下的那个聚能阵法,招来了强盛的能量场,若非这样,那小狐狸兴许自己能够渡过天劫也说不定!”奚容阐明道。

“那你们想怎样对待那只多尾天狐呢?”神龙王问道。

“桓公道长要想除去它,可是他又平拼命的要想保住它的命,再说我也允许过桓公道长,只要桓公道长不杀害它,我们要想劝小狐狸远离人群,避走山野,我想只要它允许不伤害人类,我们不会为难它的,这关键看他的意思。”奚容在神龙王眼前这个时候变得唯唯诺诺,再无一点点霸气,实际上可想而知,在如此的强悍人物眼前,还能有她发威的机遇,就是有,也没有人会听她的。“嗯!做得好,实际上呀,天下万物众生皆是平等的,完全就没有尊卑善劣,就是因为互相排挤,互相杀戮,才导致了如今这个模样,无论是什么,都有各自生存的权利,无论是妖也好,怪也好,它们也是有权利修行的,不能因为它们是异类而排斥它们,而妖与怪只是也是人类给它们冠上的一个名称罢了,它们和人类的修行者同样,切忌,之后若是碰上它们,只要它们不惑乱人间,就放它们一条生路吧!”

神龙王内心对叶摘星的做法觉到极其的满意,且无论他究竟有多强悍,多神奇,人只要有一颗善良的心,有一颗宽容的心,就具备了做一个纯正上位者的资质,特别是神龙王还要想叶摘星修成以后,让他来执管炎黄国的龙组力气,如今神龙王更加确定了自己的那个念头,他没有选错人。

自然,想要在龙组里面掌管大权,光是这些还远远不够,他还需要有一颗杀伐之心,以善治善不过管理方法之一,最关键的还是要学会并敢于以恶制恶,惩恶扬善才对龙构成员的关键办法。

“大叔,实际上我也没有这么多的念头,我不过不想见过有人死罢了!“叶摘星听了神龙王的话感感到真的很和自己的心意,如果真的可以做到万物平等那该多好啊,可是应该吗?他内心相当猜疑这种结果。

“实际上我也晓得你的心意,上次和你见面的时候你就如此说过,我还说要通知你那句话,如此的心意是必要也许应有的,然而也不能一味的纵容,必须的时候就必要施以武力解决,你不想别人死,可是别人总想置你于死地,这种状况,忍让是最不正确的,必须的时候就必要以恶制恶,对于恶人,你放过他,他就会去还更多的好人,你的一善之念,却会害死更多的性命!你必要切忌这点,之后会对你大有益处的!”

“谢谢大叔教导,实际上前些天,我也想到了这点,那时是因为被人追杀的无路可退了,才兴起了杀念,可我真的不想那样做!”

“那么说,你也敢开杀戒了?”神龙王一听直接来了兴致,经过观察可以判断出孺子可教也。

“是的,我是杀了人!”

“他们是些什么人呀?”奚容惊奇的问道,她没有想到,叶摘星如此的慈善心肠居然也会干出杀人越货的勾当,那自己对他的认知还是不够明确呀!

“是倭国的忍者,他们能够化成水,在水里来去自如,还有从沙滩里钻出来的人!”

“倭国的五行忍者,那他们有没有伤害到你?”奚容急急地问道,倒不是她关切叶摘星的生死,而是她想晓得忍者能不能对叶摘星组成威胁!

“叶大哥自然不会有事了,他身上可是有许多宝贝的!”海舞适时的插上一句。

“什么宝贝?我如何不晓得自己身上有宝贝?”叶摘星听了海舞的话,满脸迷惑的问道,他自己都不晓得自己有什么宝贝,如何海舞那丫头就什么都晓得呢。

“大哥哥身上有两个小不点,大哥哥,你可不能够让小不点出来陪我玩呀?”小盈儿最终又开口说话了,这回她可是直接说出了自己内心向来都在想的心愿和要求。

“小不点,我身上有吗?我可向来没有看到什么小不点的!”叶摘星更加奇怪了,连小盈儿也晓得自己身上有宝贝,可是自己单单却不晓得。

“大哥哥,小不点就在你的手里面!”小盈儿伸过肉乎乎的小手,抓起叶摘星的大手,随即将他的手指掰开,出现手心,接着又说道:“大哥哥,这只手里出来的是那个白色的小不点,那只手里的小不点是红色的!”

“真的吗?哪里有啊!”叶摘星索性两只手全都展开,伸到小盈儿面前,让她看个着重,以证据自己没有骗她。

“反正有的,我亲眼见过的!”小盈儿歪着头,嘟着小嘴,一副的确这样的神情。

“小娃娃吗?真的小娃娃?”

“嗯!”小盈儿听叶摘星一问拼命地方着头,那双大眼睛里全部是热烈的眼光。

“大哥哥是男孩,身上不应该会有真的小娃娃的,你如果爱好小娃娃,哥哥给你去买许多许多的小娃娃好不好,要不我们如今就去?”

小盈儿摇了摇头,随即那双大眼睛牢牢望着叶摘星说道:“我就要大哥哥手内心出来的小娃娃!”

“可是哥哥手内心完全什么都没有呀!”叶摘星还是以行动将两只手翻来覆去的摆弄着给小盈儿看,他是什么都不晓得,而小盈儿、海舞还有神龙王可是真清晰切的见过同时还跟他们交谈过,小盈儿更是将剑灵捧在手内心好长时辰。

“好了,小盈儿,如今大哥哥手里没有小娃娃了,等到之后小娃娃能出来之后,你再找他们玩好了!”神龙王望着叶摘星脸上的神色,从他的脸色上经过观察可以判断出,他确信叶摘星并没有撒谎,应该他真的什么都不晓得,而他身上的那些神奇的绝密,他也必然是一无所知了。

奚容从他们的彼此的对谈中,隐约的晓得了一些事情,那就是叶摘星身上还有着许很多多的不懂之谜,面前这位神龙大人都看不出来他的修为,那自己就更不用往那方面去想了,自己比起叶摘星,真的是差的太远了,完全就不是一个水准上的,也无奈比。

“大哥哥,之后小不点出来了,你必然要让他们跟我玩哦!”小盈儿一脸扫兴的对叶摘星说道,她不太坚信大哥哥会不晓得那两个小不点的存在。

“叶大哥,你真的不晓得吗?”海舞好像也在猜疑叶摘星的说法。

“真的有吗?你们不是……”

“傻小子,不说这件事情了,对了,那些要想追杀你的人,你是用什么杀死他们的?”神龙王如此问,实际上也是想晓得。

“我什么都没有用呀!”

“你是说你赤手空拳杀死的他们?”海舞分明不坚信他会凭着自己身上的宝贝不用,反倒是会蠢到用手脚搏杀。

“我也没有动手啦,我不过试着想让他们自己杀自己人罢了,还有我找到自己可以操纵物体,就如此……”叶摘星说着话,眼睛望向了茶几上的茶壶。

只见那精巧的茶壶,居然凌空而起,缓缓的飘到神龙王眼前的茶碗前,开头缓缓的倾斜,一股飘散着清香的黄澄澄的水流从茶壶里凌空散落,正巧落到茶碗之中,而茶碗里的水也刚才好,既不溢出,也不算少,随后又在叶摘星的操纵之下,落回到原处。

小盈儿不可思议的看着叶摘星,眼里展示出一种敬佩的热烈眼光,而其余的人也是满脸狐疑,他们可都没有想到叶摘星会有如此的特别才能。

“呵呵,傻小子,你的这一杯茶不容易,好,就因为这个,这杯茶我就全喝了,就算是你敬我的吧!”神龙王笑着端起茶杯,一饮而尽,就算是这个傻小子的拜师酒吧,即使说是茶,神龙王也不计较了,如今他对叶摘星是越来越爱好了。

即使说做到这一点对他来说易如反掌,只是对叶摘星来说,那就不是跟他同样了,神龙王使用的是法力,而叶摘星使用的是精神力,也能够说是用思维来操纵物体。

“傻小子,连续说,你还找到自己有其它什么特别才能没有?”神龙王晓得,自己这个徒儿必然还有其它特异才能。

“有是有,只是,连我也不太坚信自己的才能!”

“是什么,叶大哥,说出来让我们听听!”海舞也开头对叶摘星感起兴致来了。

“还有就是……我找到自己的眼神也能够杀人!”

“什么?眼神……也能够杀人?”奚容这回惊叫起来,太难以让人相信了。

“是呀,原来我也不信自己能做到,我不过想试验一下,结果将那人的喉咙割断了!”

“啊!你……”奚容无语,这个坏家伙,本来还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光说说就那么可怕,她想象到那个人被割断喉咙后的景象,特别是鲜血喷涌而出的模样,啊!受不了啦!奚容捂着嘴跑了出去。

“大姐姐如何啦?”小盈儿不懂的问道。

“没什么啦,咱们无论她!”海舞悄声对妹妹说道。

“经过观察可以判断出你小子还真有一套,好,大叔没有看错你,之后会有你出头之日的!”神龙王喜笑颜开,没有想到自己还真的捡到宝了,自己教他的神龙心法他还没有学,就已经可以做到如此,不容易,就凭这些,要想进去炎黄国的龙组也不成问题的。

“大叔你过讲了,可我总觉得如此不好,人与人之间和平相处莫非不好吗?莫非非要搞的满手血腥才行吗!”叶摘星对这件事情真多觉到极为困惑,一方面他不想草菅人命,而另一方面为了自己生存下去他又不得不杀人。

“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嘛,以善治善固然好,然而以恶制恶归根究竟也是行善,除去一个坏人,保全大部分数好人,一点都没有错的,莫非你爱好望着更多的人因为你的一时心慈手软,放纵了恶人,纵容恶人再去杀死更多的好人,这跟你杀死他们又有什么区别呢!”“哦……”叶摘星听了这话,陷入了沉思之中,是呀,他是该想一想了,善与恶的分界线,救人与杀人的意义。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