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拳剑江湖行

更新时间:2020-06-23 04:41:47

拳剑江湖行 已完结

拳剑江湖行

来源:落初 作者:莫sheng 分类:武侠 主角:龙王谢某 人气:

《拳剑江湖行》为莫sheng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一身谜团的淮南村少年吴月生,十六年来没有见过亲生父亲,师傅竟是武当叛徒,三十年前隐匿江湖的龙凰教重出江湖,九鼎不仅是绝世武功秘籍竟还有神兽虚影,江湖一派欣欣向荣,武林人人如日方升,一切都在朝预期中发展,却又似乎疑点重重。吴月生窥见世间真实的秘密,可知道的越多越觉得虚假,现实不过是一把枷锁,人人不过是下棋人的一粒棋子,天下万物皆如刍狗。读书人可开万世太平,习武人愿为人间赴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苏源瞠目结舌好一会才回过神来,这副场面给他的感觉实在太像苏家大堂里的挂画,甚至他去过的很多宗门世家都有。

世上虽然有无数的仙人传说,不过当今世上谁也没有说见过真正的仙人,可这虚无缥缈,乘云雾掠天而去的不是仙人那能是什么呢。

苏源结结巴巴想要提醒吴月生:“今日所见……”

吴月生直接打断他“今日所见最好不要对任何人提起。”

苏源跟着点了点头。

很快就有更为实际的问题出现了。

“这下难办了,船夫不见了,又不能运功过河,难道要我们游过去不成。”苏源一脸苦恼,如果不能使用武功,他将一无是处。

“还能怎么办,游过去吧。”吴月生在淮南村生活多年,游泳不过是小事,看着苏源一脸唉声叹气的样子“你该不是不会游泳吧。”

“怎么会,只是想不到想我堂堂武功盖世小飞侠竟然还需要游过去。”苏源赶紧辩解道。

吴月生到湖边正欲要下水,忽然发现大雾已经渐渐散去,常年如晶莹闪动的湖面也失去了光彩,吴月生皱眉轻呼一声奇怪,悄悄发现往日拉扯自己运功的感觉已经消失,此时运功正常根本不受限制。

难道此处诸多限制皆是因为那尊仙女雕像?那么雕像女子是何等神秘人物。

且这座雕像看起来像是某种封印,封印女子的人又是何方神圣。

一想到这些就更为头疼,师傅的下落还不清楚就遇到这样的事。

“可以运功了,我们快点到对岸去,我之前一瞬间感觉到对岸同样有一股很强的气息,但又消失了。”说罢,吴月生就一脚踏出,轻点湖面,渐起涟漪。

“哎?可以运功了?你不早说,害我白担心了你等等我啊!急什么!”苏源又恢复了正常的神色。

……

九州开辟以来,扬州就以水乡闻名,人们早已想不起淮湖静静流淌了多少年,每一个淮南人从小就能看到淮湖,到老还是能看到淮湖,有人说淮湖之水是天上而来,不然几千年以来老小相传淮湖都是这个模样,也有说是禹祖治水将扬州水患灾祸全锁在淮湖之中,千年不变,设下法阵来消耗其中的力量,因此在淮湖及其边上是无法行炁运功的,因为会被底下的力量吞噬。

仙人岛古也有之,可仙女雕像和北岸的将军雕像却是中途凭空出现的。

不过神秘的是没有人知道它们的来路。

吴月生和苏源快便上了北岸,这里的人烟相比靠近淮城的南岸要稀少许多,主要这里也没有什么去处,大多是来这里看看能不能采摘一些野菜野果。

可每年的元月十五都会有人组织祭祀,岛上的仙女像和北岸的将军像都是祭祀的对象,传说此二雕像出现之日起,淮湖再没出现过涝灾危害附近村落,因此人们愿意相信祈福,而祈福会带来好运何尝不是一种幸运呢。

上岸之后,岸上的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们两个,这也不能说这些村民奇怪,因为纵使外面的世界如何传说高手侠客,或是亲眼所见,在此处还从来不曾听说过有谁能施展轻功。

吴月生传音给苏源让他跟上,也不去管路人的眼光:“跟我来,我感觉到将军雕像处有异动。”

将军雕像存世已久,依然完好无损。

之所以说他是将军,是因为此像人物身披战甲,右手按住腰间佩剑,立于将军台上,一身战伤,仍眼神奕奕,身后只有一面黑漆漆的墙壁空无一人却战意充盈,身前同样空无一物却摆出如此严阵以待的样子。此像更像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夙愿所化。

“将军雕像没有碎裂,但是方才我明明感觉到了异动。”吴月生对着雕像行了一礼以示尊敬,小时候吴月生也经常幻想自己成为一个将军,指挥千军万马,陷阵于前线,沐血而战。

“这雕像是谁?”苏源好奇地问道。

“不知道,我从小就存在了,我问过很多村民长辈,他们也说他们小的时候就存在了。”吴月生回答道,绕着雕像四处观察。“你有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就好像是……有什么盯着我们一样。”

“没有啊,你产生错觉了?”苏源朝四周仔细望了望,“附近没有人啊。”

“对,附近没有人,应该说是怎么会没有人。就算不是祭祀的时候,雕像附近也会有几个村民走动。”吴月生眉头紧锁。

“嘶。”一声细微的声响。

“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吴月生和苏源同时开口。

两人同时回头望去,哪还有什么人。

……

殿内王庭,一人负手而立,一人双手恭敬。

“陛下,当真不用去管苏家?苏家坐拥整个西北,连接西域西蜀,很难保证他们不会……”

“不必再说了,朕相信苏家。”

“可是,陛下……”

“退下吧,萧先生。”

……

千军万马之前,轻骑白甲健步而来。

白甲将军下马恭敬行李道:“王上,今日苏滨此去不灭蛮子誓死不回。”

“苏将军不必勉强,我朝自开辟以来,完成了从来没有完成过的壮举,是苏将军让本王能够看到这塞外草原的风光啊!”

“陛下谬赞。”

“喝”一剑飞去,三千轻骑兵应声而动。

“陛下,此行报知遇之恩!”

策马而去,放声而道:

“蛮元王庭,居胥山!寇可往,吾亦可往!彻哥,等弟弟为你将蛮皇头颅取来!”

马上一人龙袍冕旒,紧了紧缰绳,一笑置之。

“为苏将军送行!预祝苏将军凯旋归来!”

身后全军振奋。

皇上轻轻捻动手中念珠。

……

长廊红柱,一老者身披甲胄,颤颤巍巍的前行,撒开旁人的搀扶,整了整衣冠。穿过长廊,来到殿前台阶之下,早已站不起来,用手扶着台阶一步一步爬上去。

殿前天子,降阶而下。

“皇上……臣苏滨拜见皇上……”

白甲将军,半蹲一礼还似当年,只是很快便跌坐在地上。

皇上赶紧上去扶起将军。

将军借机凑近皇上耳边,虚弱道:“彻哥,弟弟……可能是最后见你一面了。”

“不要……不要再说了,快来人扶朕的苏将军去休息!”

胶东王与冠军侯也有衰老白发的一天啊。

……

西北苏家院内

“当年武帝亲自赏赐给我苏家先祖的遗物竟然失踪了!”

“给我查,到底是谁!”

“我怀疑是左家那小子……他那神通……而且之前他在我苏家地界出现。”

“派人去追踪左明!”

“可是边关告急,我们抽不出多少人手来。”

“能派多少是多少,一定要找到!”

……

苏源眼前飞速的闪过这一幕幕场面。

他苏家本是不起眼的奴役,为武帝信任赏识,才有如今的地位。

苏家为报知遇之恩,更是一身忠肝义胆,投身边关军伍,战场上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不要命的怕姓苏的。苏家家主更是当今平西王。

忽然画面一转,苏源感觉整个人被拉扯了一下。

“源儿,你回来了。”

“很好,你没有辜负我们的期待,找回了我苏家家传的先祖遗物。”

苏源一脸疑惑,自己根本没有找到那样东西,怎么祖爷爷说自己完成了任务,而且自己不是在淮南么,怎么一下回到了西北。

手心不自觉的抓了抓,手中何时多了一样东西,但是看不真切,一团迷雾,祖爷爷赶紧过来接过他手中迷雾一样的东西,满意地抚须大笑,拍了拍苏源的肩膀。

“好样的,源儿,不愧是我苏家男儿。”

不管怎样,苏源也是发自内心的高兴。

忽而风起,画面如被风吹拉扯。

此时,苏家大院与墙头之上站满了一群黑衣人。

为首一人,低沉嘶哑:“苏武,交出那样东西,饶了你们苏家妇孺。”

“哼我苏家没有贪生怕死之徒。”

“敬酒不吃吃罚酒!结阵!”

苏家老者大手一挥将苏源护在身后道:“源儿,带着那样东西走,长青保护源儿撤退!其余人跟我应敌!”然后更为激情高昂道:“今日我苏家不死,定要你们来日灭绝!”

……

“青叔!”

“源儿,快走。”此时苏长青面目狰狞,满身血迹,双手死死抵住胸前刀柄,不让它再进分毫也不让它脱离。

“源儿,到对岸去,到了对岸找你韩叔叔!”苏长青又是一口老血。“哼魔教也不过如此!”

……

画面又是一转,苏源有点头昏脑涨,一摸胸前竟也被鲜血浸透。

“小崽子拿命来,留下东西!”背后一剑直刺面盲而来。

还没回过神来的苏源避无可避,这一剑马上要砍到的时候,湖底突然冒出一道人声“去!”狰狞剑鸣,呼啸而来,击飞了这致命一剑。

“吴月生!你怎么在这里,苏家,苏家被这些人给袭击了。”

“嗯,我知道,这是梦境,并不是真实的,现在跟我跳湖脱离此处!”

吴月生紧盯着岸边一群黑衣人。

“不行,青叔让我去找韩叔,我家族世代守护的东西还在我手上!”

“都说了这是梦境,跳湖,湖中有通道可以出去!快走!”

苏源咬了咬嘴唇,还是难以抉择。

吴月生不再劝说:“好吧,你过来,我跟你说个办法。配合逃脱!”

“什么办法……啊!你!”果然是个直脑子,又一路奔波,精神松懈,吴月生趁他不注意一拳把他打飞到湖里,拖着他往下游去。

湖深不见底,越往下越深邃黑暗,“吼”,就像是一头巨兽咆哮一样,湖底发出了巨大的咆哮声。

再往下游了一段,冒出两团光亮,像是一头巨兽的眼睛,黑暗中透着诡异的光芒。

“左边。”嘴上是说着方向,手下拖着苏源一头扎进光亮之中。

“闭上眼睛,我们要回去了!”

砰,又是一拳。

“啊!”苏源又发出一声惨叫。

北岸将军像边,苏源的脸肿了两块倒在地上。

他赶紧起来摸了摸身上,没有血迹也没有伤痕,也没有那样东西。

“真的是梦境!”苏源恍然大悟,“太可怕了,吴月生谢谢你!”

“噗”吴月生吐了一大口血,把破剑柱在地上保持身形不倒,摆了摆手表示没事。

“无碍,只是刚才带你出来被反噬了。”

“难道梦境也有危险?刚才是怎么回事?”苏源赶紧问道。

“刚才我们发现雕像边没有人,便查探起雕像,且总感觉有什么盯着我们,直到我看了一眼雕像的眼睛,就陷入到了梦境之中,看到了许多……许多过去和不知所谓的事情。”擦了擦嘴角血迹,吴月生继续道:“然后经过一番波折,我找到了通道,从湖底过来把你带了回来,而且我感觉梦境中如果死了真的会死。”

苏源若有所思,点了点头:“确实如你所说,有几段画面是我苏家记载中的事情,可是黑衣人袭击我苏家却是未曾发生的,难道……是将来要发生的?”

“有可能,走,我们先回去,这里太诡异了!”

苏源搀扶着吴月生。

走出百步有余,视野所及终于出现了路人。

“哎,大哥你方才有没有感觉到不对劲。”苏源赶紧找个路人问问情况。

“没有啊,我刚才一直在此,并无异常。”

两人只能先行离去。

离去之后,岸上路人消失的无影无踪,若是还有人在此一定能看到将军雕像右手紧紧扣住的剑,悄悄的往外拔出了一丝。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