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我只会三招

更新时间:2020-06-26 05:03:15

我只会三招 已完结

我只会三招

来源:落初 作者:胖不可怕 分类:武侠 主角:小爷木剑 人气:

主角是小爷木剑的小说《我只会三招》此文是胖不可怕原创的武侠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我只会三招。  山河七断,五登天,奏雨拨风引。或许听起来很牛逼的。谁能想到竟是个弱—鸡—。老子就偏要在这弱鸡道路上越走越远!身边每个人都比我强。越级挑战?更多的时候是越级被干。但就干不死我,你说气不气?轻松向,剧情流武侠,非无敌文,也非虐主文。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两人在镇子上打听了小半天,无论是过往的探险者,还是小镇的居民,甚至把镇上最有名的老秀才都从课堂里拉了出来。饶是如此,关于“铁血峰”这个地方,却是半点相关的消息也没打听得到。

“你说,这铁血峰,会不会是铁大叔随口说的地方?”陆星柳缕了缕贴到脸庞的发丝,问到

“...依那老头的性儿,若说坑害我倒也是极有可能的...但是他很看重你,坑害你却是不能”

铁风摇了摇头,说道。

听了这句话,陆星柳却总觉得有些别扭,心下想到:“为什么坑害你就可能,坑害我就不能了?看重我又叫什么话...这铁大叔到底给我当做什么的...”

铁无发却是有心想把陆星柳留作铁风的媳妇,因此对她便倍加关照,但这一点铁风却是丝毫不知,有什么说什么,反倒教陆星柳先察觉出一丝怪异来。

铁风看少女不言语,便继续说道:“我们还是回洛城吧。”

“恩?怎么又回洛城?”陆星柳闻言不禁有些疑惑,毕竟两人刚从洛城回来还不到一天。

“就因为那老头不让我们插手陆家的事,哼哼,他不说则罢,既然说了,小爷我便非要插手不可!”铁风一脸倔强的说道。

陆星柳看了铁风唱戏亮相一般的造型,掩嘴“呵呵”一笑,而后心下有些感动。

铁风这有些做作的表现,绝不是仅仅因为他想跟铁无发作对而已,无非是想帮着自己探明陆家的事情,但是碍于那骄傲的性子又不好意思说出“我陪着你找爹娘”这种话来,因此才强行找出这么一个理由,这一点铁风自己虽觉得藏得天衣无缝,但陆星柳岂能看不明白。

经过了几番磨难,两人变得默契了许多,三言两语之间便定了行程,天色已然不早,准备在家休息一晚,明天赶个早出发。

虽然这豪迈的话说的痛快,当真要离开这里,铁风心头也微微有些伤感,种种迹象表明,此行恐怕不是那么简单了,再要回来,也不知何日,想到这,心下暗暗自嘲道:“铁风啊铁风,一直你都说要闯荡江湖,怎地如今有了机会,反倒婆婆妈妈起来了?”

渐渐的,日头落了下去,一轮满月不知何时便挂在了天空中。

八荒万里一青天,碧潭浮出白玉盘,当日去洛城之时还是一轮“初弦月”,同一片夜空,如今却成了一张“白玉盘”了,月有阴晴圆缺,世事亦如月,虽说此刻两人一片茫然,谁又能知道下一刻便不会光明大好。

亦或是栽进更深的深渊。

陆星柳近些日子的奔波,可以说是比她打出生到现在加起来还要多,稍微洗漱一番,还不待日头完全下山,老早便回了屋,此刻早已梦入邯郸。

而铁风,则独自的站在院子里,虎虎生风的挥舞起了那把用了很多年的糙木剑。

“山河七断”

这是他用的最拿手的一招,每一剑极具暴力美感,虽说只有朴实的七剑,但也就因这剑术朴实,每一式出招收招都无半点拖泥带水,第一式擎天断使完,既可接第二式破坤断,也可接第四式江河断,甚至单独拿出一式来使也无不可,这七剑组合灵活,倒是有多般变化,一剑一剑使出,巨力挥舞之下,小小院落之中一时之间也是沙飞叶落,尘土飞扬。

七剑使完,剑势一转,顿时由大开大阖的挥砍,转做疾风迅雷般的挑斩劈刺,正是一招“五登天”使了出来。

这一招只有五式,分别为疾豹式,惊狼式,踏鹰式,猛虎式,飞猿式,讲究的是迅猛狠辣,突出的就是一个快字。

快字说来轻松简单,真正能做到却是极为不易,光这五登天的第一式“疾豹式”一瞬刺出五剑,分别对准头颈胸双肩的法门,铁风当时就足足练了大半年的功夫,才勉强算是能刺了出来,但准头却还差了许多。而今天不知怎么了,铁风只觉得这一式一式下来使得极为舒畅,心中大爽,五式使完了便再重使五式,循环不休,不知不觉间便已刺出了百余剑,使完最后一式,不由自主的仰天“哈哈”大笑了两声,显然对自己这几剑使的极为满意。

一笑过后,滑步掣肘,剑势再次一转,这回铁剑舞的是时快时慢,却无半点美感可言,舞了几招过后,自己都觉得似乎有些滑稽,暗叹道:“这招‘奏雨拨风引’,已经练了四年有余,却丝毫抓不到要领,这种打法别说与人对招了,就算劈柴砍树恐怕都不好用。”

铁无发所说的“你那三招剑法都使不出来”正是讲的这一招。

苦笑着叹了一口气,索性剑势再次一转,又是一路“山河七断”使了出来,如此循环,直到过了三更天,才回屋睡去。

雨后的阳光,总是给人带来别样的温暖,路边花草上的露水,在暖人的晨光照射之下,淅沥沥的闪出点点光芒,远远看去忽闪忽闪的煞是好看。而在镇子东头的铁匠铺里,又一声少女的尖叫,打破了这镇上的宁静。

“啊——!”

一件带着少女体香的外衣,精准的砸在了铁风的脸上。

铁风一晚翻来覆去的有些睡不踏实,早早的便起来了,当他收拾好了准备叫陆星柳起来的时候,却看到了让他喷血数升的一幕。

只见到了一个身材玲珑有致的少女背影,香娇玉嫩的白皙后背不着一缕,而下身也只是穿了一条将将盖住那丰满娇臀的贴身短裤,那有些惊人的曲线任谁看了也不禁热血沸腾,激起最原始的本能,铁风猛然之间便觉得自己身体都有了异样的变化。而听到身后异响的少女,下意识的便一声大叫,单手捂住了胸前的两处凸起,反手便操起一件衣服掷了过去,这便有了刚刚那一幕。而就在这微微转身的一瞬,铁风更是看到了许多不该看到的弧度。

“咳咳,我不是有意的”看到气鼓鼓冲出来的陆星柳,铁风讪讪的说到。

狠狠的瞪了一眼铁风,无意间瞥到了他小腹下面有一处轻微的凸起,陆星柳的小脸顿时一红,半句话也不想多说,便转头就走。

进人家闺房,竟门都不敲!就这么冲进来了?!

陆星柳暗暗决定,这一路再也不跟这毫不知礼节的小子说一句话。

两人第二次踏上洛城的旅程,就是在这种尴尬的氛围下开始了。

这次去洛城,因为雨水不断,路上有些难走,但有了上一次的经验,这次两人反倒走的快了些,到了第四日的中午,便再次看到了前面“洛城”两个大字。

雨季的天整日朦胧,而洛城四面耸立的古老而高大的城墙,却犹如一道道坚实的屏障,将城里城外划成了两个世界。

“老王,听说了没,昨天晚上陆家着火了”

“是犯了恶鬼那个陆家么?”

“不然还能有谁,那宅子已经空了许久,这一把火下去乡里乡亲都躲得远远的,生怕染了些邪气。”

“可惜了那陆天南一生行侠仗义,到头来却遭了天妒,落了个这般下场。”

“这世道谁又能说得准呢,像咱哥俩也老老实实过了半辈子,还不是连顿芸翠楼都舍不得去,唉..”

刚进城不久,一胖一瘦两个汉子自认为细声细气的对话,便传入了过来。

两人听了这几句话,纷纷皱眉,却都闭口不言,步伐却不知不觉的缓了下来。

洛城依然如往日的车水马龙,人来人往。

陆星柳转过头,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向了他,却并没有说什么话。

铁风同时也转了过来,眼中有一丝微微的犹豫。

两人凝视了一会,并没有言语,铁风微微的点了点头,而后陆星柳匆忙便转了身,脚步略有些急促的走了起来。

一切都在不言中。

她对洛城的路极熟,从城门口进来,便七拐八绕的穿了过几个胡同。

在距离陆家没多远的时候,两人便远远的闻到一股焦糊的味道,连忙又加紧了脚步,几乎小跑了起来。铁风不经意的握住了少女冰凉的小手,凝神注意着四周。过了不久,便看到那被烧的面目全非的大门,上面还隐隐约约能辨识出“陆家”两个曾经风光一时的两个大字。

“等一下。”铁风忽然拉了要狂奔进去的少女,说到

“你...?”

陆星柳看到那从小到大生活的地方,压抑着痛苦和悲伤,似哭似笑的看向了铁风。

“我先进。”铁风抢先了一步,极为果断的迈进了那弥漫这焦炭味儿的大门,至于铁无发的嘱咐,早已抛到了九霄云外。

陆家很大,上次来的时候虽然冷清寂静,但至少还保持着陆星柳走时的大致模样。

此时,却全然不同了。

陆星柳走近院子,刹那间便落了泪。

心很痛

那是一种心痛的似被万千长针缓缓扎入的感觉。

陆家可以说凝聚了少女出生以来全部的记忆。

每日清晨,陆星柳总是不能睡个安生觉,因为总会被父亲那练功声所吵醒,自己和母亲也因此抱怨了无数次...

每到晌午时分,厨房中总能传来阵阵的诱人菜香,还有王妈催促全家人来吃饭的阵阵叫声...

每次吃过晚饭,大家总是聚着一起,听王叔李叔讲一些笑话秘闻,还不时夹杂着几个自己听不懂的荤段子,时常逗得众人笑得弯了腰,岔了气...

还有那只屡屡来家中粮库偷吃,气得库房老赵头时常吹胡子瞪眼,却总也逮不到的那只小黑猫...

种种的一切,仿佛都随着那一把大火一去不返了。

烧掉的不只是院子中的楠木青瓦,更是那一段最美的如歌年华。

“昨日风起,春潭荡,凄草如碧。”

少女近了院子没走多远,缓缓的跪了下去,两行清泪,如珠如线般的穿了出来,额头紧紧的贴在了地面上,双手无力的搭在两旁。

铁风望着少女,缓缓的抬起了右手,刚要触碰的少女的肩膀,又缓缓的收了回来,眼神斜视右后方的一处发焦了的屋檐,不多时,便转过了身来。

“落花畔,莺莺柳柳,扰扰离离。”

这凝视并未持续的很久,一名身材矮小,头脸都缠了黑布的黑衣人,从屋檐后轻轻一跃,踏落在铁风身后不远处。

类似“你是谁”“你想做什么”这种弱智的问题,多是戏里的台词,很多时候,两人刚刚相见,就能感受到对面便是自己的敌人,这种时候,又何须多言。

趁着黑衣人刚刚落地,铁风便果决的没有半点留手,直接使出一手山河七断中的起手式,破坤断,“呼”的一声重剑横扫过去,这一式时机拿捏的恰好,黑衣人刚落地下盘未稳,这一剑又来势凶狠,只得从腰间掏出双匕交叉一档。

这黑衣人本来比铁风功夫要高,但没想到眼前之人出手如此果断,匆忙之间和重剑相交只感一股大力入体,噔噔噔的退了十余步,方才缓住了身形。

“一朝前尘急入梦,烟凝翠朽成墨泥。”

一击得手,铁风便再次提剑追了上去,一剑一式如狂风骤雨使了出来,一时间竟打的黑衣人又连退数十步。但铁风这一招毕竟终有尽时,当他再一次使到同一式的时候,登时被黑衣人欺身上前一架一档,白光一闪,顿时铁风左臂就现了两道伤口,虽说只是擦了表皮,却还是使得铁风心下一紧

“这一击是因为黑衣人连挡了几剑有些劲力不足,这才刺偏了半分,若是缓过力气再来这么一下,我这左臂定然是要废了。”

于是剑势一变,使出一招五登天来,不愿再让黑衣人近身。

这一招五登天虽说只有五式,但本来每一剑来去极快,两个呼吸的功夫,黑衣人便挡了十来剑,心下纳罕:“这小子看似每次使得是同一招,但每次却有不同的变化,我不能着急进攻,须得先摸清他的路子才好。”黑衣人不知道的是,铁风每次剑招的“变化”,却不是因为什么高深的法门,而是这一招“五登天”铁风本就练的不算熟,赶鸭子上架的使出来,很多剑路都变了形,本来刺向咽喉的刺向了一旁的空气,本来砍向下盘的砍向了腰间,自然而然的便生出了许多“变化”来。但仓促交手之下,黑衣人只觉得铁风每一剑既快且重,心中已给他划做“高手”的行列,自然无论是刺向咽喉还是刺向空气的一剑,他都得小心应对,以免还有什么后招。因此两人一时之间“叮叮当当”的交手了数十剑,竟似打了个势均力敌。

“玉笙寒,杜鹃啼老树,无所依”

数十剑过后,黑衣人渐渐的也有些心下生疑,于是趁着铁风再一次一剑刺偏的时候,并不架挡,双匕守着身前三寸,欺身上前对着铁风胸口试探性的横肘一击,而心神却集中在铁风那“看似”刺空的一剑上。

其实铁风心底也一直纳闷的很,也不知道眼前黑衣人为何一直只守不攻,仿佛在让招一般,但无论如何也不算坏事,一手“五登天”正耍得起劲,胸口却猛然受到了一股力道,登时后面几剑就使不下去了,疾退了三步拉开身位,重重的咳了两声。

“枪戟剑,冰似雪。魄血魂,刚如铁。”

见一击奏效,黑衣人微微一愣,看到铁风有些痛苦的表情不似作伪,方才明白眼前的“高手”原来竟只是剑法不熟而已。

想到这不由得心下暗恼,若传出去自己竟和这么一个小子过了几十招不分胜负,那当真是个天大的笑话了。

猛然抢身上前,双匕一虚一实转守为攻,使出一招“阴阳纷乱”的双匕手法。铁风见到如旋风般的双匕招数,心下有些惊慌,一时之间有些不敢应对,只得双脚疾撤,挥着长剑左支右拙,生怕被这黑衣人近了身。

黑衣人见他势弱,得理不饶人,更加有了底气,脚下猛蹬,明明只有两把匕首,却使得仿佛五六道影子一般,两人就这样一进一退再次相交了数十剑,已绕着这院落游斗了三圈有余,铁风身上也是平添了四五道伤口,虽不算深,但阵阵刺痛使得铁风既惊且怒,手下却丝毫不敢放缓。

地下尘土飞扬,但场中央的陆星柳,却只是岿然不动,仿佛一切都是清风云烟一般。

“人世路,何须天来商榷。”

两人奔的越来越快,但一者进,一者退,自然所耗费体力精力都不能等量齐观。当铁风再次退了一大圈的时候,到了墙角却不变向,只是假装疲于应对忘记转弯一般,径直的撞去,待到距离外墙不到半个身位的时,猛然一脚蹬出,借着一蹬之力,猛然变向朝着黑衣人冲了过来。

这一手看似简单,实则极为不易,两人交手之中本就无暇回顾,对这身后墙壁的位置估计的须半点偏差不得,铁风若不是实在被逼无奈,也绝不敢用如此行险的一招。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黑衣人见把铁风逼到墙边,心里暗自满意,对这一手毫无防备。

此时见眼前少年如此诡异的反冲,一时之间还想不出其中的道道来,心下大惊,身形微转,双匕回档,在千钧一发之际将将的挡住了这一剑,但那双匕毕竟是轻盈的武器,和那黑铁剑刚一相交,便立分上下,顿时黑衣人重心不稳,重重的栽倒在了墙根处。

铁风见这一击建功,连忙追上挥砍,补了十余剑,而那黑衣男子只得狼狈的在地上侧滚,险而又险的躲过这一击又一击,只见身后墙壁现出了道道数寸深的剑痕,一时之间风尘大起。

铁风挥的久了,只感觉手臂上已经有些酸软无力,但此刻却半点松懈不得,只得似拼命一般的咬牙坚持。

又挥了十来剑,那黑衣人已经滚到了两墙的交界墙角处,此刻却再也避无可避,退无可退,心下有些后悔,懊恼自己竟小瞧了眼前的小子,以至于如此被动狼狈,甚至时刻要丢了性命。但见那重重劈来的一剑,无法可施,只得双匕交叉一档,准备硬吃下这一招。

铁风的这招山河七断,本就是以剑聚势,使得剑招越多,剑上所带的力量便层层叠加,也正因为如此,体力的耗费也是层层叠加,这一剑之前以挥了二十余次,铁风只觉这剑上的力道大似乎都有些要把持不住,若这墙壁当真再长上几分,恐怕这一招当真无发在施展下去了。

但此时,这一剑,却是目前铁风能使的山河七断之中,最为势大力沉的一击,这一击下去,莫说是双匕,就算八个匕首,十个匕首在身前,也是万万抵挡不住的,但这一点,身下的黑衣人却是不知了。

正当剑匕即将相交时,却变故陡生。

“山若埋尽忠义骨,谁言青山不可图。”

只听得“噗”的一声响,长剑竟出乎意料的偏了半分,想象中的一剑破顶并没有发生,而是长剑一削而下,斩断了黑衣人一臂,断臂远远飞去,血溅如瀑,一只匕首也“叮当”一声,掉落在三四丈外的地上。

一剑过后,铁风眼神一凝,低头看向自己的右臂,只见一个有五个角的黑色的铁镖,扎在了上面,之前正是因为这一下,导致手腕顿时酸麻难耐,力道不稳,才失了准头

缓缓回头,向着后首望去。

只见又一个高瘦的黑衣身影,在陆府大门不远处持剑而立,显然臂上的一镖,便是这人所发了。

而墙角的瘦小身影,察觉到这一变故,连忙脚下一蹬,向旁飘出五丈远,似乎毫不在意自己断了一臂,只是冷冷的盯着铁风。

过不一会,两人对视了一眼,微微点了点头,竟极有默契的弃了铁风,朝着院子中间的陆星柳跃去。

看到这一变故,铁风心下大骇,虽不知为何这两人要先对一个手无寸铁的少女动手,但若这两个黑衣人下了狠手,站在墙边的自己是无论如何也赶不上的,当下也顾不得身体上的疲惫与疼痛,大喊一声“小心”便径直的对着少女方向冲了上去。

“白了头,枯手执旧剑,汝可怖?”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