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明朝那些帮派

更新时间:2020-10-16 15:04:53

明朝那些帮派 连载中

明朝那些帮派

来源:落初 作者:语文化极 分类:武侠 主角:马义长徐 人气:

完结小说《明朝那些帮派》是语文化极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马义长徐,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南宋末年,汉人积弱,蒙元铁蹄过处,如画江山屈辱百年。江湖儿女,卧薪尝胆,奋起驱逐鞑虏,煌煌大明万国来朝。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天下大治,国泰民安之时,十万武人何去何从?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马义长仔细打量了一下此人:二十出头年纪,中等身材,阔额瘦脸,两道浓重的大刀眉下一双虎目炯炯有神。马义长不知为何从这马天复身上感受到一股锐气,这让马义长很诧异,此人并无甚特别,这股“锐气”从何处来?很多人身上都有一股“气”,其类型和他们的身份有关,就马义长接触过的人来说,朝廷的王公大臣们身上就有一种贵气,而一些武林枭雄则是霸气,蜀山帮里刑管和外管的几个头目明显就有一种杀气。有人说,这只是旁观者在了解对象的身份背景,以及通过其举手投足间的习惯不自觉地主观臆测,无论哪种气其实都是不存在的。马义长一直以来都是这么认为,可是面前这个青年只是初次见面,从进门到现在也没什么特别之处,这个锐气从何而来呢?之前跟随在傅通身后时还没有。

“外人要入帮,须有人引荐,否则只有自己去城南西风巷内务管事处登记,等帮里什么时候要人通知你,学文文考,学武武考,”马义长道,“只是,这才多大会儿,你就脱离黑水帮了?又为什么要加入蜀山帮?”

马天复答道:“我答应黑水帮帮他们赚一百两银子以抵消一笔债务。这条路的事情既然已经定下来了,我也就无需为他们做事。我加入蜀山帮是为遵师命。”

马义长笑道:“你师父是谁?不会是别的帮派埋你过来的吧。”

马天复摇摇头:“我师父是一位隐士,平日常教导我习武乃是为国为民。马长老,蜀山帮什么时候需要人手我又不知道,即使要人也不会有人通知我,所以不如今日您就看看我能不能入蜀山帮,如果能,我就不走了,什么时候用我了,我什么时候拿月钱。”

蜀山帮招人分内帮人和外帮人。外帮人说白了就是临时帮忙,用顺手了的话就长期用,每月除了做事所得工钱还有少量月钱。内帮人则就是正式蜀山帮帮众,一部分从蜀山帮的学堂和武馆挑选,一部分则是帮内有资格的人引荐。这两条路其实等于一条,那就是帮里要有人。其目的自然是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不过,另外督捕司还定下一条规矩,也就是马义长所说的这条入帮途径:考试。本来这也形同虚设,“要用人时再通知”,还不是帮派说了算,再说什么文考武考之分,读书人谁会一门心思往帮派里钻,文考也就是说说而已。

不过马义长却对马天复有了兴趣。这人年纪轻轻,居然能想出和蜀山帮合作开山路这条生财之道,再看他这请求入帮的时机和方式,就知道此人绝非庸才。一下就能听出自己话中的敷衍之意,说明他还有些阅历。再加上他说他是习武之人,师从一位隐士,这来头可大可小,武林中四十年前归隐了一大批人,近些年有不少崭露头角的武林新星都是这些人的传人——这可不是传言,督捕司俱已查证。当然,前提是马天复没有为隐瞒身份而这么说。至于马义长那别的帮派埋过来一说,纯粹是开玩笑。直隶各府帮在督捕司治理下井水不犯河水,外地的帮派更不会安插眼线到蜀山帮总部当个小喽啰吧。

既然马天复是明白人,马义长也就不拖泥带水了,笑笑问道:“你的意思,是让我跟你比划比划?”

这句话有点欺生,还有点以大欺小的感觉,马义长是故意的。

马天复也笑了:“马长老的意思,是文考还是武考?”

众人皆笑。只是马天复却不知众人这笑大半不是笑他问文考还是武考,而是笑他自不量力。马义长出身督捕司,跟马义长动手?

马义长一点头:“好,那我进招了!”说罢左手负于背后,右手单掌直劈马天复面门。

马天复微微后仰,单足足尖点向马义长腰眼。腿比手长,何况是脚尖。

马义长顺势下劈,马天复收脚转身跃起飞脚从马义长左边横扫头部,马义长右脚内扣高抬左腿硬接了这一击随即右脚往前小跳一步大喝一声左脚劈下,马天复单膝跪地左臂向上架住。

之后,二人都没有了动作。

马义长收腿,马天复起身。

旁观者余大敏和徐万金二人对视了一下。徐万金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马天复掸了掸膝盖,马义长笑道:“掸什么掸,地是干净的。”

马天复愣了愣,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抱拳道:“不知在下这点儿手艺,能否在蜀山帮混口饭吃?”

不料马义长脸一板道:“蜀山帮可不是混饭吃的地方。”

马天复皱眉不解,没等开口马义长又道:“明天上午去刑管背帮规,刑管的人点头后去护管报到。徐管事,你安排一下,看放在哪里合适。这个人就交给你了,希望你能把他带出来。”

徐管事叹了口气:“人是不错,只是带出来……这个嘛,唉。”

马义长手一挥:“走吧。”大步走出院门。

一干人随后而出,徐管事走在最后,临出门时还停了下,似乎想对马天复说点什么,可终究还是摇了摇头,出了门。所谓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一个照面马义长已经清楚马天复的武功最起码是什么水平,最后那个下劈前大喝一声是提示马天复自己要用内力了,连马义长自己都觉得这个有点难。因为马天复二十出头年纪,内功修为不会太高,这一下急提内力实属不易,再者马天复在之前也不会想到这么快马义长便开始考较内力。不想马天复却稳稳架住,更难能可贵是居然没有再做其他多余动作,也就是说在封架这一脚时马天复还能注意到马义长并没有后招。最后,最令马义长吃惊的是,马天复的单膝竟然没有着地!马义长也是收腿的时候回想才发觉马天复膝盖并没有发出碰到地上青石板的声音!

马天复也后悔了,所以才有掸膝盖这欲盖弥彰的行为。人家马义长无论从年龄还是身份上来说,让小辈一只手再正常不过,你马天复最后这是什么意思?人家让你一只手,你让人家一条腿?

不过以马义长的气度这时当然不会明着点破,只需让马天复心里明白即可。可余徐二人的反应恰恰是旁观者清。所以徐万金几次想开口,又不知从哪儿说起,只好作罢。

近些年蜀山帮规模越来越大,人也越来越多,内帮早已不随便招外人了。近几年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内帮要收人,除了是帮里人的亲子侄,否则一律按正常流程来,连外甥都不行。按正常流程也就是说基本进不了了。可马义长地位超然,偶尔破一次例,任谁也不好多说什么。

次日下午马天复来到城南西风巷。西风巷有复管、护管、内管等四五个管事处,从外面看都只是普通民居,只是门口挂了一块小木牌,上书管事处名称。其它几个管事处都是全称,唯独护管的木牌上就两个大字:护管。倒不是因为护管特殊地位,而是徐管事觉得护院管事处这个名字太难听。

马天复来到门头贴着“管事”木牌的厢房门口敲门。

“谁呀?”

“在下马天复。”

“哦,天复啊,你稍待片刻,我穿衣服。”

“啊,打扰徐管事午休了。”

“不碍事,我还当你今天来不了了。天复啊,你不简单啊,一上午就把帮规全背完了?”

徐万金笑容和蔼开开门,把马天复让了进去。屋里陈设过分简单了,仅一桌一椅一柜一床,桌上连文房四宝都没有。

马天复四下打量了一番笑笑道:“刑管的张大哥人不错。”

蜀山帮不像有的帮派,帮规就什么八戒十律十二杀,蜀山帮的帮规是整整一本书。帮里有段时间流行一个笑话,说蜀山帮有不臣之心被锦衣卫盯上了,因为蜀山帮的帮规比大明律还长。

不少帮派的帮规都有这么一条:***女者杀。本意是什么大家都清楚,可这个“淫”可作何解?“摸摸”算不算?婊子是“人女”吗?到了蜀山帮帮规这里,光口头调戏女子就分了好多种。当街调戏,到人家里调戏,当生人面调戏,当家里人面调戏,武力威胁然后调戏,调戏后武力威胁,等等,就连调戏对象都分了三种,姑娘、媳妇、寡妇!例如,某天小王上街买菜,对卖菜的说了句“这位小嫂子模样这般俊俏,家里男人可欢喜死了”,大家都听见了,好,依帮规,这属于当街调戏,最轻的一种,掌嘴三下。别急,还有。菜市人多,有十几个人当时就听到了,属于当众调戏,且人数超过十,那就再加上五的双倍,总共掌嘴十三;恰巧摊位旁边就是这女子表哥,当家里人面调戏,加十;这表哥要上来教训调戏他表妹的小王,被小王眼一瞪,吓得不敢动了,再加十;万一万一这女子死了男人是个寡妇,那小王就走了大运了——三十三乘九,一共二百九十七巴掌,超过一百要到人家门口跪一天,超过二百要折帮棍,十巴掌一棍。小王到最后得到的惩罚总计:到女子家门口跪两天,打二十帮棍,外加掌嘴九十七。哦对了,如果小王是功劳户,减半;如果是刑管的人,加倍。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马天复就是谦虚一下,徐万金却想多了:刑管的人一向执法极严,马义长难道跟刑管打了招呼?马义长仅仅是爱才呢,还是说这个马天复本来就是他的人?

见徐万金半天没吭声,马天复又道:“徐管事,您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哦,”徐万金道,“你一会去找刘干事,他会跟你说。有件事我要提醒你,你有才我清楚,但是你必须得当两年护院,学一年,做一年,期间无论谁都调不走你,除非议事堂下调令。”

马天复皱眉道:“昨日我在门外隐约听到一点。咱们帮的护管缺这么多人,光节流只怕不行,还要开源啊。”

徐万金笑笑,摇摇头。马天复哪里知道议事会上那什么“一百多户无人可派”有多少水分。护管所要看护的这些人家,一百多年前都是大户,而一百多年,兴衰又知多少?

马天复又道:“据我所知,几乎所有有些年月的帮派,都会帮一些当地的人家护院,只要求给口吃的。这是什么原因?难道这些人家是英烈之后?抑或是……跟官府或督捕司有关系?”

徐万金哈哈大笑:“小兄弟,你连这个都不知道,那我是要好好跟你说说了。你到总堂去过,可知道总堂香堂上的两座人像是谁?”

“自然是郭、黄二位祖师。”

“那你可知二位祖师为何受当今武人供奉?”

“略知一二。当年二位祖师率天下武林人士襄阳抗元数十年,直至最后兵败殉城,是我武林人士中的千古英烈。”

“我武人中出了不少为国为民的大英雄,为何独尊郭黄二位祖师?”

“这……”

马天复语塞。其实郭黄二人的事迹他师父经常提及,只是这样一问一答不知何时才能说到点子上,不如让徐万金一次说完。

徐万金呵呵一笑,道:“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二位祖师镇守襄阳时蒙元兵锋最盛,宋兵孱弱,无力御敌。之初,黄祖师从丐帮之中抽调精干帮众组成一支精兵协助守城,然而两军交锋之际丐帮弟子奋勇杀敌,战损极大。不得已,郭祖师号召天下武人,共御外侮。宋时门派多如牛毛,却不似如今的门派,当时一个门派能有数十人规模就算相当大了,号称中原第一大派的全真派全盛时期入门弟子也不过数百。总之,加起来也不够用。”

说到这里,马天复感觉好像跟自己所知道的襄阳之战有点不一样,皱眉道:“不是说郭祖师率数万武人守城,其间频频出击,杀得鞑子溃不成军吗?”

徐万金连连摇头道:“你说的那个我也知道,什么蒙古大军围攻襄阳三十年,郭大侠黄女侠手刃敌将三百,兵士过万什么什么的。其实,蒙古人真正攻襄阳城也就攻了三次,其余主要以袭扰、查探、断粮等为主。哦对,其实蒙古人很是忌惮郭祖师威名,据说,元太祖早年差点被南宋武林中几个小角色生擒,而郭祖师不但曾是蒙古第一猛将,也是武林第一高手,元太祖和他几个儿子都深知郭祖师的厉害,不敢进犯襄阳,这才等到郭祖师年迈之时才下决心发兵灭宋。即便如此,鞑子对襄阳也只是围而不攻整整六年。”说到这儿,徐万金不再说话,看样子是对当年这段往事对这个大英雄非常神往。

马天复也只好陪他一起神往。武林中关于郭祖师的传说太多,他也不知道哪个是真的,但蒙古大汗蒙哥在攻打襄阳时被打死,这还能有假?可见徐万金的说法最起码也不全对。

徐万金忽道:“郭祖师为什么被称为祖师?因为他确实是如今天下武人的师父。他在蒙古做过金刀驸马、万夫长,深知蒙古骑兵之勇悍,元军攻城之犀利,光凭手中这点武人难有作为。于是他又募集了一批民间义勇,日教战阵,夜传武功。”

马天复听到这里忍不住打断了徐万金:“民间义勇……怎么夜传武功?总不会这些义勇都是些小孩儿吧?”

徐万金看了马天复一眼道:“元军随时来攻,郭祖师怎知他们一攻就是几十年?当然都是青壮年。”

马天复又道:“青壮年才开始习武,内功是来不及了,外功……又能有多大成就?”

徐万金有点不高兴了:“郭祖师是何等人物?他有一部武功秘籍,叫九阴真经,上面的武功无比玄妙,连他到老了武功尽废的师父好像姓洪叫洪什么来着,反正是当年丐帮帮主,靠着这部经书三年内重新练成绝世高手。教成年人习武又算什么?他手下这支义军,经他调教之后,虽然不会内功,但在战场上个个以一当十。”

武功尽废重新练成绝世高手,还只花了三年,这难道就是这位老先生说的“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中的“二”?马天复心里不服。可他听出了徐万金言语中的不快,便不再作声。

徐万金继续道:“你是不是在想,真有这么神奇的秘籍,郭师祖只需从武人中挑选个两三千教出来,还不三月之内踏平漠北?那是因为九阴真经上所载的高深武功都以内家内功为基,当时很多门派连内功都没有,更别说内家内功了。”

马天复讶异道:“啊?内功都不会?能叫门派?徐管事,您说的门派是帮派吧?”

徐管事对马天复这个喜欢插嘴的习惯有点反感了,瞪了马天复一眼道:“那时候哪有什么帮?天下根本没有真正的帮派。如果真要说有,丐帮算一个,其他十有八九都是绿林好汉,说不好听的就是土匪强盗。明白吗?这个,嗯,哎?你问的什么?我说到哪儿了?”

马天复心说你都扯了十万八千里远了,慢吞吞道:“我问的……好像是为什么蜀山帮会帮人护院。您说到郭家军个个以一当十。”

徐万金似乎并没察觉马天复暗指他跑题跑远了,“哦”了一声继续道:“对对,以一当十,然后呢,这支部队打了几场胜仗,那叫一个勇不可挡,结果反倒招致当时的福州安抚叫吕文德,吕文德这个老王八蛋的猜忌,不知道是福州安抚还是什么,反正是当时襄阳那一片的总指挥。其实也不一定怪他,应该是有密探上报朝廷……反正吕文德不再供给钱粮。黄祖师曾任丐帮帮主你知道吧?她从帮中抽调精干弟子重新组建了一个‘青竹帮’,专门负责筹措军需。”

徐万金说到这里,喝了口茶水,马天复趁机问道:“筹措军需,也就是赚钱,您说当时的帮派都是绿林好汉,难道黄祖师竟组织人去打家劫舍?所以才有青竹帮?”

徐万金差点没一口把茶水喷出来,失笑道:“怎么会!我也说过,天下武林人士齐聚襄阳,黄祖师怎会行此掩耳盗铃之事!其实这帮名取得甚好,青竹,丐帮的法器打狗棒就是一根青竹棒,青竹有那么一层讨饭棍的意思,还有一层嘛,就是敲竹杠了。”

马天复若有所悟道:“软硬兼施,嗯,看来黄祖师并不是迂腐之人。不过此举似乎比打家劫舍也强不了多少……况且您也说了,嗯——黄祖师还是有掩耳盗铃之嫌……”

徐万金正色道:“国家危难之时,怎能拘此小节!青竹帮初时募款,仍是丐帮的老法子,不久就被郭祖师发现并制止了。黄祖师想办法变通了一下,于是就有了现在很多地方都有的帮派护院。说起来,许多帮派后来能在元时暗中积累力量,也多亏了黄祖师一句话。”

马天复被徐万金这几句没头没脑的话说愣了,随即心中感叹,再怎么说,也是年近八十的老人了,偶尔露出老态,也很平常,便问道:“何为丐帮的老法子?”

徐万金原本有些涣散的眼神聚拢起来,呵呵笑道:“差点忘了,这个你们年轻人不知道。就是先派出一个最肮脏恶心的叫花子,到一些大户、酒楼、赌场这些地方行乞,给钱就要饭,给饭就要钱,钱饭都给还要酒喝,总之,赖着不走。这些地方的下人小厮有不懂得门道的,多半就要动手了。这一动手就好办了,先撒赖打滚嚎出十里地,等看热闹的人围的差不多了就离开。第二天,一下来个几十叫花子一齐坐在人家门口讨饭,这其中还混了不少会武功的。这下主人家就难办了,打吧,打不过,报官吧,官府理都懒得理,就算来人了也是劝主人家息事宁人。这本是丐帮保护帮众弟子不受欺侮的一种手段,有时候实在急需一笔钱也偶尔用用。青竹帮一开始就是用这法子,兵分几路到个地方就来一下子,收获颇丰。青竹帮用其中一部分购置了一些产业,细水长流。”

马天复听得眼都睁圆了:“您说的,好不容易!那都这般容易,丐帮还需要讨饭吗?”

徐万金叹了口气道:“我说起来简单,可这其中有好多过程……即便是为国为民,也委实不大光彩。再说丐帮,你这辈人对丐帮不太了解,连我也是听人口口相传。丐帮立帮宗旨是锄强扶弱,损人利己之事绝不为之。这也是黄祖师为何建立青竹帮来做这些事的原因之一。再说,丐帮中大半是老弱病残,这些事他们想做也做不来。可怜这样一个帮派,因襄阳抗元之故,在元时已被打压的几近销声匿迹。据说,在襄阳城破之日,丐帮有众多老弱亦战死城中,悲哉!壮哉!”

马天复也是一阵失神,道:“然后呢?”

“哦,”徐万金快速回到正题,“青竹帮就没这么多顾忌了,勾结官府,独霸了地方上的下九流行业。”

“下……下九流……”马天复喃喃道。

“不错,就是这些一般人看不上的行当,”徐万金一拍桌子,“支撑了前方战场数十年,然大宋气数已尽,襄阳终于城破,随之国亡。可是,各地义士效法青竹帮建立的帮派,却星火相传,卧薪尝胆近百年,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

马天复恍然大悟道:“所以各地富户感念帮派武人恩情,纷纷重金礼聘……”

“不对,”徐万金道,“我不是说了,是因为黄祖师一句话么。有一次,郭家军急需一大笔钱,各地帮派一时间难以筹到,黄祖师想到个法子,就是发动所有帮派到各地方向一些没什么背景但家境殷实的富户募捐军费,郭祖师得知这个情况大怒,坚决要把钱退回,黄祖师情急之下说是帮人护院所得,郭祖师不依不饶派军中心腹去各地核实,结果每家每户真的都拿出一张契约,都是与当地帮派签订,上书‘今收某家多少多少银两,即日起为某家护院多少多少年’,一个护院家丁一年才挣多少钱?所以根据每家募捐的军费,年限都在二百年以上。许多当年的帮派在后来都被镇压,然而后来无论是新成立的还是外来的帮派,都承认这一契约,而且所配的护院无不恪尽职守,忠心为主。”

听到这里,马天复心潮澎湃道:“忠!义!信!这便是我武人,是武人之帮派!百年之约!这,这……”

徐万金沉默了一会儿,咂巴了一下嘴道:“其实……也不完全是。抗元义士也要吃饭,而且护院一般都会两下拳脚,便于隐藏身份。再一个,也方便帮派之间的联络。”

“哦……”马天复正好也想不起太多溢美之词,“黄祖师是天下帮派之祖,那郭祖师呢?好像跟郭祖师关系不大。”

徐万金圆睁双眼:“什么?关系不大?郭祖师把九阴真经上的上乘武学精义传给众多武林人士,不然现在哪来这么多武林门派?

马天复盯着徐万金看了一会儿,确定这老头并非戏言之后,一字一顿道:“这么说,当今全天下武人练的都是一种功夫?”

徐万金道:“非也。我说了,是传授上乘武学精义。看过九阴真经这部秘籍原文的人屈指可数,或痴或狂或走火入魔,郭祖师知晓其中利害,故而仅仅是针对每个门派的武功加以点拨。别小看这点拨,有时候简单几句话,有的人练一辈子都悟不到。至于内功,郭祖师不便传授,好像是因为他幼年时曾是全真教,就是当时第一大门派一位道长的不记名弟子,他跟这道长学的内功,所以不能传。但是黄祖师教郭祖师变通了一下,用真气在那些有内功底子的人身上走一个周天,之后便全凭各人悟性。天复啊,我不知道你师从何处,但是你应该有这样的体会,有的关窍之处经师父点拨,极为简单,不然便百思不得其解。是不是?”

马天复对不会内功的人怎么学上乘武学精义还有疑问,不过仍答道:“嗯,确实。”

之后徐万金便没了话头。马天复对徐万金前后这一番话就当是江湖传闻,听听便罢。一人精通天下武功,为天下武人祖师,这说法在说书的那里也没听过。还有什么看了会让人发痴发疯的武功秘籍,更是无稽之谈。较之于此,帮派的由来这个说法倒是颇为可信。

徐万金打了个哈欠道:“说了大半天,唾沫都说干了。天复,你在黑水帮呆过,想必你也清楚,黑水帮跟蜀山帮不能比,到了这里,你要好好学。武人的武功只是基础,你基础不错,但还要好好干。帮里的规矩,你这样新来的,须在护管当一年护院。按理说你得有个师父带一带,但没办法,现在人手有点紧张,你一个人先应付着,不行再说。护院的职责,你去了之后当地咱们的片长会跟你交代,我只跟你说一条,东家如果对你不满意,可以要求帮里换人,你一年内如果被换了两家,就得再多做一年。也就是说,如果干得好,你做一年就可以被调走,不然就要两年或更长。蜀山帮帮规多,你背过你知道,这一条是死的,明白吗?”

马天复肃然点头道:“是。属下谨记。”

徐万金随后又亲自带马天复去内管领了帮服被单,支了点钱供马天复开销。一般预支月钱最多是三个月的,也就是六百文,看是徐管事带来的,内管的人额外多给了一两。

一切准备停当,马天复下派到的那户人家所在的城西片片长正好来,便领他去了。

片长姓胡名晓林,黑黑瘦瘦,四十左右年纪,开口第一句话就是:“小马是吧,听说你武功不错?”

看来消息在帮里传得挺快。马天复笑了笑道:“从小练得还算勤。”

“内功也不错?”

“从小学得早。”

“唉,了不起啊,老胡我拳脚上也有两下子,就是内功不行。没办法,十几岁才练,紧赶慢赶赶不上了。你练的内功是家传的,还是哪个门派的?”

胡晓林这话问得就有点不对了。门派的内功怎会外传?马天复又不是门派弟子。胡晓林这么问,就是想让马天复自己多说两句。

“胡大哥说笑了,你看我哪里能像门派弟子?父母自幼送我拜师学艺,家师无门无派,武功来历我也不清楚。”

“哎?不是家传?那你是哪位高人的关门弟子?这么说,你还是位公子哥啊,哈哈,失敬失敬。”

“家师归隐已久,江湖上怕是没什么名头。我家境贫寒,何来公子哥之说?”

“小马,一个帮里的弟兄,还有什么好瞒的。你这岁数能和马长老打成平手,必然是名师出高徒,名师是轻易能拜的吗?合肥县有一个人,叫高望远,就住在青阳山上,是个了不得的高手,听说他有次收徒弟,束修千两!小马,你家花了多少银子供你学得这身武功?”

“幼时家穷,我到了三岁时不知为何饭量奇大,父亲实在没办法,把家里养了半大的猪杀了,送了条后腿加半个猪座子给师父,师父就收了我。那以后我吃住都在师父家。”

“哦……”胡晓林无言以对,便不再追问马天复的武功和家世。这是学武功啊,不是学手艺,这是送去拜师?这是给人送儿子去了。其实他很想问马天复的师父姓什么,但万一马天复说姓马岂非更加尴尬?于是便转而向马天复交代一些做护院的规矩。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