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神剑化魔传

更新时间:2021-04-02 12:54:07

神剑化魔传 已完结

神剑化魔传

来源:落初 作者:HS化山 分类:武侠 主角:秦师兄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HS化山原创的武侠小说《神剑化魔传》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秦师兄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本部小说是【天山化龙剑】的延续,江湖武林中流传的天下第一宝剑化龙神剑,却被西域沙海龙门客栈的老板娘凤落雁从天山派盗走,继而被江湖武林中人所争夺;朝廷东厂的势力如日中天,皇权渐渐被阉党所暗中掌控,魔爪开始疯狂的伸向江湖武林;化龙神剑却被化魔,成为一柄沾染邪气的魔剑;一时之间,江湖武林被搅动的天翻地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远处的天空肆虐骤变,黑压压席卷天地之间!

周垣怒眼相瞪:想不到大名鼎鼎的天山派五雷大侠梁纵,竟然甘愿为了一个朝廷重犯,与东厂公然对抗。本官奉劝梁大侠,还是再三考虑清楚,不要为了这样一个妖女而赔上性命,根本不值得!

梁纵厉声道:东厂的作风向来不分青红皂白,官场也好,江湖也罢,屈打成招,颠倒黑白,东厂是最拿手的。但江湖有江湖的规矩,行走江湖,行侠仗义,除暴安良,向来最重的就是江湖侠义。东厂这样兴师动众,追捕一个江湖女子,定然是想要杀人灭口。梁某既然遇到此事选择出手相助,那就定然会管到底。

周垣心头大怒,飞身而起,旋转刀锋,再次与梁纵刀剑相争。二人又大战三十回合;梁纵运功出掌,使出第四式掌法五雷冲天,和周垣的蛇信幻影掌对掌之后,二人相向飞出两丈有余。梁纵嘴角溢血,体内受到震荡;而周垣则是直接口中吐血,身受重伤。

白芸裳杀死几个锦衣卫之后,看到周垣重伤在身,飞身而来,想要亲手杀了他。那些锦衣卫冲上来护在周垣身旁,形成两层保卫圈。白芸裳一时无法得手,加上身上的几处刀伤,心中怒火中烧。她飞手而出几枚金针暗器,大部分被锦衣卫抵挡住,只有两个锦衣卫倒下。周垣看到倒在身旁的一个锦衣卫眉头中了金针,他伸手拔了出来。

梁纵运功之后,感觉顺畅一些。突然,他抬头看到一股强大的风暴向这边袭来。梁纵大喊:白姑娘,快走!沙海风暴来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白芸裳杀红了双眼,她怎能错过这样的机会,她一定要将这些东厂的鹰犬杀光。

周垣知道沙海风暴的厉害,会直接将他们所有人吞没。梁纵眼见白芸裳不肯离开,飞身上前想要强行带她走。可白芸裳却依然不肯走,眼中血红带着杀气。周垣趁机运功偷袭而来,飞身向前一记蛇信幻影掌打向白芸裳,梁纵护在她身前,伸手与之对掌,二人直接相向飞出。梁纵倒地之后,口吐黑血;白芸裳上前掺扶着他,转身向前而去。风暴瞬间席卷而来,吞没了一切!

风暴过后,沙海中恢复了暂时的平静。周垣和剩下的几名锦衣卫,从沙堆中挣扎出来。周垣重伤在身,让锦衣卫抛出几匹马,骑上马匹寻找着路途,想要尽快逃离沙海。求生的欲望,让他们不敢停留片刻,否则就真的要葬身沙海。

白芸裳和梁纵紧紧抱在一起,二人此时还被埋在沙堆之中。她用尽全力挣扎出来,将受了重伤的梁纵从沙里拉出来。梁纵醒了过来,白芸裳拉着他的手,看到他的手掌发黑,在他手心拔出一枚金针,他显然是中了毒。白芸裳伸手点了他身上的几处穴道,以来压制毒素的蔓延。原来,周垣在打出那掌之时,竟然将一枚喂毒的金针藏在手指之间,以至于梁纵冷不防的中了毒针。

梁纵对她说道:白姑娘,我已中毒在身,在这沙海之中,根本来不及救治,你不要管我了。你现在赶快离开,斜着沙地向前走,就能走到戈壁滩,你将那匹拴在枯树上的马杀了,饮其血食其肉,方可保住性命,再前行想办法逃出沙海。

白芸裳抱着他,泪水瞬间流出,哭着道:梁大侠,你为了帮我报仇,设下周密计谋,不顾生死公然与东厂作对;你为了救我,身上又中了毒。现在你却让我独自离开去活命,你让我从此以何颜面再活下去。梁大侠,无论如何,我都不会丢下你不管的,我要带你一起离开这里。就算你以后身子不能自理,我都会一直照顾你,报答你的大恩大德。

梁纵劝说不动她,被她掺扶着向前走去。在前面发现一匹埋在沙中的马,只露着马头在嘶鸣。白芸裳将马从沙中抛出来,她让梁纵骑上马,她在前牵着,二人渐渐走进戈壁滩。当白芸裳找到了那匹拴在枯树上的马匹时,梁纵已经昏迷过去,嘴唇干白没有血色。白芸裳手握幻月匕首,将那匹马宰杀。她顾不上马血的血腥味,直接吸进嘴里一口。她嘴对嘴喂梁纵喝了马血,梁纵渐渐苏醒过来,睁开眼却看到白芸裳在用嘴喂他喝马血。

白芸裳抬起头,脸色微红,露出笑容:梁大侠,你终于醒了!我来为你运功疗伤,好将你体内的毒素逼出来。

梁纵坐起身来,看着她的眼睛,道:白姑娘,我体内的毒素已然侵入五脏六腑,恐怕时日不多,你不用白费功力。

白芸裳伸手捂住他的嘴,依偎在他肩头,说道:梁大侠,我不许你再说这样的话,我是不会让你轻易死去的。我一定要救活你,我会用一生来报答你对我的恩情。

梁纵听到她如此所言,顿时有所感慨;他知道她不会轻易离开,但他也知道自己活不过多少时日。白芸裳还是执意为他运功疗伤,但梁纵体内的毒素只是被压制却并无好转。白芸裳点燃干草根和枯木,将割下的马肉在火上烤熟,拿给梁纵吃;梁纵让她先吃,她却执意要让他先吃,继而她直接伸手将熟肉拿到他嘴边,要亲自喂他吃。

天色渐晚,夜风不断。白芸裳看着戈壁滩到处都是荒草碎石块,找不到躲避风寒的地方。梁纵告诉她,前面有处避风的低谷之地,沙坡背风面有一个人工挖掘的砂石洞穴,可以暂时躲避风寒。白芸裳让梁纵骑上马,在他的指引下,找到了那处洞穴,她让梁纵在此等候。她骑上马返回,将马肉带过去,这是他们唯一仅存的食物。白芸裳在洞穴口点燃干材枯枝,以来御寒。

夜色弥漫,沙海孤寂。远处传来几声孤狼的吼叫声,悠长瘆人!白芸裳坐在梁纵身旁,她细声细语地说着自己的心里话,说着说着竟然脸色绯红。

梁纵告诉她:白姑娘,你千万不要再说这样的傻话。我比你年长十几岁,成过亲还有个女儿,再说我是个身中剧毒的将死之人,不值得你这样。

白芸裳靠在他肩头,说道:梁大侠,我不在乎那些世俗,你对我如此真情相待,恩重如山,我早已将心交给你·······

梁纵故意翻脸大怒,让她不要再说这样的混账话,天明之后让她骑上马离开这里逃命去。白芸裳竟然伤心流泪哭出来,但梁纵侧身背对她躺在洞穴里,并不理会她。

过了子时以后,夜风更加寒冷。白芸裳躺在洞**一时睡不着,却看到旁边梁纵的身子在瑟瑟发抖,梁纵体内的毒素发作,让他眉头冒汗,身子虚冷,只感觉冷的快要冻僵。白芸裳从后面抱着他,用自己的体温为他驱寒。渐渐梁纵的身子感到一丝温暖,他睁开眼这才意识到是白姑娘在后面抱着他为他取暖,他同时也感觉到她柔软的身子和少女的气息,这让他顿时感到压抑。梁纵还是挣脱她的双手,继而翻过身子想要告诉她……白芸裳直接用嘴堵住他的嘴,他睁大眼睛,却被她紧紧抱住,她的温柔深情让他忘乎所以……

天亮之后,白芸裳依偎在梁纵的怀中,他看着她那双会笑的眼睛,发呆。她亲了他的脸告诉他:梁大侠,我一定要救活你,然后和你拜堂成亲,我要做你的妻子。

梁纵坐起身来,她靠在他的肩头。他告诉她:白姑娘,我根本不值得你这样做。我体内的毒素已经蔓延至全身,恐怕再无活过来的可能。你和我在这里只能等死,这些马肉也支撑不了几日。所以白姑娘,你今日就骑着那匹马向东离开,只要入了关,就能活下去。

白芸裳哭诉道:梁大侠,你不要我了,你要赶我走。我父母亲人都被朝廷害死,现在孤身一人,就算我入了关,恐怕还是会死在朝廷东厂的手里。你是为我中毒受伤,我是不会离开你的。我要报恩,就算你活不过来,我也要在这陪着你过完最后这段日子。

梁纵看着她哭的伤心不已,伸手为她拭去眼泪,不再劝说她离开。就这样,二人在这处洞**,相互依偎着度过了两日。马肉在减少,梁纵的身子也在恶化,他感觉到自己快要死了,将怀中的一本天山派秘籍交给她。如果他死了,让她将这本秘籍送往天山派。然后,他再次劝说让白芸裳现在就赶紧离开。但她哭着死活不肯独自离开,要走一起走。

天无绝人之路。又过了一日,白芸裳在戈壁滩寻找干草根,却隐约听到有阵阵铃铛的响声传来。她站在一处沙丘上眺望,竟然发不远处有一支骆驼商队出现。她高兴的跑到洞穴处告诉梁纵,他让她赶紧骑着马去追驼队,只要跟着驼队定然可以离开沙海。白芸裳拉他一起骑马追赶,但他却不肯走,让她独自上马。白芸裳拿出幻月匕首,横在胸前以死相逼,如果他不跟她一起走的话,那她现在就死在他面前。梁纵不想看她受伤,反正自己也活不多日,就答应她一起走,二人骑上马向着那支驼队的方向追去。

那支骆驼商队有十七只骆驼组成,其中十只骆驼身上驼满了货物;有七个中原人分别骑在七只骆驼上,两个是商人,五个带刀的人是请来随行的镖局中人。白芸裳和梁纵追上驼队,说道二人在沙海中迷了路,想要跟随驼队同行走出沙海。二人得知他们正是要赶往西域天山北麓的莫贺城一带。两个中原商人看到二人是江湖中人,就异常热情好客,拿出所带的干粮和水分给二人。于是,二人就骑上马,跟随驼队一起向西而去。

驼队长途跋涉了大半日之后,他们在背风坡坐下休息,分发干粮和水,补充体力。沙海中,依旧风沙不断,一望无际。这时,从远处而来五匹快马,马背上是五个身穿西域奇服的西域人。随着那些马的嘶鸣声渐渐靠近,两个商人和五个带刀的人都提高了警惕之心。那五个西域人喜悦的呼叫着,围着驼队转了一圈,这才下马。其中一个高大魁梧的人走上前,一柄钢刀扛在肩头,大声道:想要活命,货物留下,把你们身上值钱的金银财宝留下,否则,死路一条。

两个商人吓得冒出冷汗,五个带刀随行之人也紧张起来。他们穿越这片沙海来往西域经商多年,曾经也遇到过几次沙海中的马贼,本来他们这次走的是重新选定的路线,但没想到绕开路子还是会遇到马贼,看来这次又要血本无归了。

白芸裳眼中露出杀机,梁纵拉住她的手腕,示意她不可轻举妄动。

梁纵脸色苍白,运起一口气站起来,爽朗地笑道:呵呵!梁某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沙海中的五条臭蛇。黑蛇,你们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天山派押送的货物,你们这五条臭蛇也敢来抢。趁梁某还没有生气,你们还不赶快滚!

那个魁梧之人,正是他们的老大黑蛇,他这才睁眼看清眼前说话之人,竟然是天山派的五雷大侠梁纵梁大侠,这怎能惹得起!他们黑蝮五蛇在这沙海中打劫商队抢东西多少年了,却被五雷大侠梁纵多次出手教训,他们五人心里自然是害怕五雷大侠。黑蛇心里暗自感叹:没想到今日竟然又遇到五雷大侠,还真是邪门!

那黑蛇立马拱手赔笑道:原来是五雷大侠在这里,我们黑蝮五蛇真是有眼不识泰山,我们真是该死。还是要多谢五雷大侠高抬贵手,我们这就马上滚,马上消失。

黑蛇拱手之后,转身挥手让其余四个手下收起钢刀,五个人骑上马匹,一溜烟冲进沙海之中。

两个经商之人万万没想到,凶狠的马贼竟然就这样被轻易化解了。他们对梁纵感激不尽,再三相谢。梁纵让大家不可停留,赶紧上路离开。白芸裳心中对梁纵更加钦佩,没想到五雷大侠的江湖名声这么厉害。梁纵知道这黑蝮五蛇极其狡猾狠毒,虽然他们怕他,但若是让他们知道现在的五雷大侠,只是一个中毒在身的将死之人的话,他们定然会杀一个回马枪!

驼队再次启程,似乎加快了步伐。直到太阳落山,他们这才停下休息,他们选了背风坡,让十七只骆驼围起来形成一个挡风墙,以来抵御风寒。他们又点起篝火,众人食用了牛肉干和水。白芸裳再次为梁纵运功疗伤压制他体内毒素的复发。黑夜里,众人紧挨着骆驼渐渐睡去。白芸裳和梁纵紧挨着一只骆驼,夜里梁纵身子因体内毒素发作而瑟瑟发抖,白芸裳为了不让他感到冷,就抱着他一直睡到了天亮。

驼队准备启程时,突然梁纵吐出一口黑血,脸色惨白,眉头冒汗。白芸裳大惊失色,询问他有无大碍?她让他坐下,开始为他运功疗伤。等梁纵的身子暂时被稳住,他让驼队赶紧启程。

当驼队刚向前行进一段距离之后,白芸裳发现后面紧跟而来五匹快马,继而越来越近。梁纵知道定然是黑蝮五蛇那五个贼人已看出端倪,他让白芸裳赶紧跟随驼队离开。白芸裳死活不肯走,要留下来和他一起对付马贼。梁纵眼见无法说服她,只好让驼队先行离开,一直向前走,不要回头。

等驼队刚离开,后面五匹快马已经到了二人眼前。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