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武动山河恋

更新时间:2021-09-06 01:13:59

武动山河恋 连载中

武动山河恋

来源:落初 作者:时光盗梦 分类:武侠 主角:赵国谷 人气:

《武动山河恋》作者:时光盗梦,武侠类型小说,主角:赵国谷,本小说主要讲述了:一场战争,分离了一对情人;一个贪念,搅动了整个天下;一份仇恨,粉碎了几个宗门。江湖从来因人起,世人如何离江湖?七情六欲不能断,恩怨情仇不可消。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演武场上人声鼎沸,烈焰谷的普通弟子八十六人,不管是武功高的,武功低的,每个人自然都想上去展示一番,第一看看自己的修习成果,第二也让谷主和两位师叔知道自己,搞不好自己机缘到了,就被看中了了。

所以一次展开十个擂台,分成十组比斗,不能交叉打擂,否则会耗时过久,而且主要是选出最强的十个人。当然如果最后获胜的十人,有人不服的话也可以挑战,直到决战出最后十人,而后这最后的十人再比,决出最终的最强者。

易思彤被分配在第六个擂台的队伍中,随着比斗开始,有两人跃上擂台,这两人都用的是剑,剑法也都差不多,是烈焰谷中修习比较多的剑法《狂风剑法》,两人剑如狂风席卷而来,剑气也在擂台上纵横四方,两人相差不多,在那打了半个小时,看起来就像是两人的舞剑表演,不过十分的绚丽,两人最后不分胜负,一起跃下台来。

易思彤看着两人比较无语,这两人根本就不是争夺擂主的,只是露露脸,展示一下剑招。后面又有两人跳上擂台,其中一个双手各持一根短棍是个年轻男子,另一个拿着一把大刀年纪相对要大一些,两人互施一礼后只听那双手持棍的男子说道:“早就听说同师兄的《怒浪斩》十分厉害,早就想讨教一二,只是一直没有机会,今日有幸,忘师兄不吝赐教。”

使刀男子也就是同师兄说道:“戚师弟过誉了,我倒是听说你的《戚家双棍》才是武林奇学之一啊,今日得以领教实乃幸事。”

“多谢师兄赞誉,师弟我已经准备好了。”戚师弟说着双手斜举双棍于身前,示意可以开始。

同师兄不再犹豫,一跃而起大刀直劈而下,气势十分沉猛霸道。

戚师弟不敢硬接,向右猛跨一步,避开大刀。

只见那大刀直接斩在地上,一时碎石飞溅。戚师弟左手挥棍扫开飞来的碎石,右手短棍横甩直击同师兄的面部,同师兄脸部一仰,矮身躲过,大刀斜着向上撩起,直接斩向戚师弟的腰部,戚师弟急忙双手挥棍,挡住大刀,并借势向后退开。

两人你来我往,不一会儿就交手了几十招,十分激烈。

他们打得激烈,台下众人也看的起劲,随着他们的处境,一颗心也是跌宕起伏,心惊胆战,都在想若是自己会怎么样,能否躲的过这招。

别看是在比试,这里和真打没什么两样,如果一个失误,就会失了性命。当然这些人在江湖上都算得上是高手了,招数收发之间大多能控制自如,但也难担保不会发生个意外不是,所以危险还是很大的。

比武开始之后,很多人都察觉之前想的很好,但实际比试的时候还是很有出入。决出十强之后再挑战其实也就是一说,能胜出的都不是武功平庸之辈,除非有绝对的把握,否则去挑战那就是故意得罪人,这样的事情还是很少有人做的。

而且平时大家都有比斗,都知道那几位的功夫高强,这些人也都自视甚高,在初期不会选在一个队中进行对比,只想在最后才来个高手比斗,这样平均每个擂台最多八到九场就可以了。有的人几乎在几招之间便能决出胜负,有的打上个把时辰也难分胜负,只能以平局收场,还有的自知不敌,就不愿意上去丢脸了。其实因为是比试,很多人都尽量做到避免伤及同门,有些束手束脚,不能完全放开手脚,很难发挥出真正的实力。

因为两人比斗十分激烈,台下一时也想起了很多声音,只听有人说道:“你们猜谁会赢?”

“我猜是同师兄。”

“嗯,我猜也是,同师兄的二十二路狂风斩法在江湖上可是有赫赫威名啊。你们看同师兄的招式大开大合,如狂风扫落叶,莫能阻挡,戚师兄很快就要输了。”

“诶诶,大家不要乱猜,我们听听刘师兄的说法。”只见一个弟子出生嚷嚷道。

“不错,不错,让刘师兄说。”好几任随声附和着,都向着一位身姿挺拔,长相英俊的男子恭维道。

那男子也就是刘师兄神态清冷的说道:“同师兄要输了。”

“哦,愿听师兄高论。”一男弟子恭敬道。

这位刘师兄不该脸色,用清淡的语气说道:“刀太重,后继无力。”就这七个字,让众人都若有所悟。

台下不少好手,听到刘师兄的话都明白过来,只看之前刀斩地面就知道这同师兄使用的大刀分量十足,怒浪斩法威力不俗,大开大合,刚猛异常。然刚不可久,久战不下,必然后继无力,若不能在力气使尽之前击败对手,那他就必败无疑。而戚师兄的功力不低于同师兄,他只需要守住自己等对手无力即可。

易思彤听到那位刘师兄的话也是十分赞同,他也认为这位同师兄要输了。果不其然,那位同师兄后继无力,刀法漏洞百出,那戚师弟抓住机会,一棍就将其大刀打落,而后一棍抵住那位同师兄的脖子。

易思彤指着之前那位刘师兄悄声问身边的一位师兄:“这位师兄有礼了,这位刘师兄是谁啊?”

“你连刘师兄都不知道?”这位弟子惊奇道,声音有些大,导致很多人都转身看向他们。

易思彤有些尴尬,笑道:“小弟虽然加入谷中有段时间,但有些师兄没有见过,这位刘师兄就是其中之一。”

这位弟子听他这么说,也就明白了,笑着说道:“这是刘威师兄,是这次最有希望成为谷主亲传弟子的人之一。听说他曾经获得过一位前辈留下的六招剑招,凭着这六招让他在江湖中闯下了极大的威名,连江湖上早年作恶多端的老魔头摧花恶鬼都死在他这六剑之下,江湖人称六剑断生死,又叫他剑断生死。”说到这里他有问道:“你知道摧花恶鬼吧?”

易思彤摇了摇头说道:“师弟我失了忆,以前的事都不记得了。”

“哦,你就是那位靠着纪师姐加入谷中的弟子?”那弟子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易思彤道。

易思彤也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正是师弟。”

那人惊喜道:“好啊,失忆好啊。”还没等易思彤反应过来,这怎么就失忆好呢?只听他又说道:“来来来,师弟这边来,我跟你讲讲这摧花恶鬼。”

易思彤十分无语,不过看男子欢喜急切的表情,还是忍着性子问道:“还未请教师兄高姓大名?”

“诶,你我是同门师兄弟,不用这么见外,免贵姓尘,名飞扬。”这叫尘飞扬的弟子来到一处石凳前坐下,然后叫易思彤道:“师弟也来啊,哦,还不知师弟姓名。”

“易思彤。”易思彤坐下后说道,随即又问道:“尘师兄不去比试。”

“哎,师兄我还是有些自知自明的,反正打不过,去也没用,不如给师弟讲讲这摧花恶鬼吧。”尘飞扬一脸殷切的看着易思彤道,此刻的表情就如同很多年未曾说过话,突然找到一个人,就想跟他说个痛快一样。

易思彤也想知道这摧花恶鬼是谁,就点点头听他细说。

“话说六年前,江湖上突然出现了一个采花贼。这位采花贼擅使迷药,每次都是先用迷香将他看准的目标迷晕,然后带走,将其玷污之后,又以极其残忍的方式将其杀害,那手段简直令人发指。

一时江湖上对此人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但此人轻功奇高,虽然四处作案,但是却从来没有被人抓到过。而且此人极其狡诈,每当有前辈高人设局抓捕他,他便躲起来,因为别人没有见过他,所以完全没有办法。

直到一个人的出现,一个少女的出现,一个姓马的美丽的少女,她有一个很普通的名字,她叫马小小。”尘飞扬说到这个姓马的女孩的时候说了很多遍,他说到她的名字的时候眼睛已经微红了。接着他用极其痛恨的语气,咬牙切齿的说道:“她以自己为诱饵,想要抓捕这位采花贼。”

易思彤听到这里情绪也被带了进去,张嘴问道:“她成功了?”

尘飞扬摇摇头,有点点头说:“她成功了,也失败了。”他叹了口气,接着说道:“那采花贼中计了,可也成功的将她掳走了,并玷污了她。

直到她看见那采花贼才知道那采花贼原来这段时间一直就在身边,就是她自己在几天前收留的一个面容极其丑陋的一个男子。

她是一个心底十分善良的姑娘,几日前,她见一容貌丑陋的男子四处乞讨,还被人欺凌,她便出手帮了他,还安排他在自己家中做个杂役,哪里能想到自己救的人就是自己心心念念想要抓的那个淫贼。

但也是因为她的善良救了她一命,那淫贼玷污了她之后并没有立刻杀她,反倒是跟她说起了自己的故事。”说到这里尘飞扬叹了口气。

“这淫贼原本家里不错,父亲是个商人,家里有些钱财,原本应该过着有钱少爷的日子。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她的母亲在他五岁的时候就去世了,她的父亲又重新娶了个妻子。

由于父亲经商常年不在家,这个继母对他非打即骂,每日安排很多事情给他做,还不许下人帮他,甚至不给他饭吃,他最饿的时候饿到去吃死掉的老鼠。

直到一个冬天有一次,他摔断了继母的一根玉簪,他的继母十分生气,将他的脸按在了火红的炭盆中,任他哀嚎,直到他彻底晕死了过去。

他的脸被火炭完全烧毁,又晕死了过去,继母以为他死了,让她的心腹将他丢了出去,然后对外宣称他病死了,还装作一副十分悲痛的样子。他的父亲因为常年在外,也不疑有他,回来之后听说他病死了也只是伤感了一阵。

也是他命大,他在雪地里又清醒了过来,经过一番努力活了下来。他一个孩子在那样的环境下活了下来,你可以想象他的艰辛。直到他遇到一个人,一个男人,一个南疆人。”尘飞扬说到这个男人的时候又说了几遍。然后才说道:“嘉泉君,你知道嘉泉君是谁吗?”说到这里他想起易思彤失忆了,然后看着易思彤问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