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大侠谱

更新时间:2020-06-18 03:39:18

大侠谱 连载中

大侠谱

来源:落初 作者:东海二哈 分类:武侠 主角:张奇大雪山 人气:

《大侠谱》由网络作家东海二哈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张奇大雪山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侠以武犯禁。乱世出英雄,若是盛世,侠之一字又当何去何从?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张之然不识那老婆婆是何人,眼下也只能劝翟曾易消消气。那老婆子毕竟也是有求于人,刚开始意气逼人的表现多半是性格使然再加这位翟曾易棋艺属实太臭,忍不住罢了。这边张之然一开口劝说,那老婆子也就闭口不言了。

翟曾易好好品了几口茶,也就消气了,只是不想再理那老婆子。这时袁飞鹿开口道:“那既然病人还没来,你这不好好随行侍候,这么着急先一步赶过来又有何事?”

“嘿,那自然是我先来探探你这三医庐的虚实。不过你们两个看门的本事还可以,想来这三医庐倒真有些本事,过不了多久我家小姐就到了,老婆子我也就不用再来回奔波了。”这老婆婆质疑三医庐的本领,语气却是理所当然的样子。

“既如此,那婆婆不妨先到庐内去等,也可以和庐内三医先说一下病症如何。”眼看翟曾易又要和这老婆子杠上,张之然连忙抢先说道。

“既然是你们三医庐邀请的,那老婆子我就先进去瞧瞧。不过你这老头。。。”老婆子又看向翟曾易,停顿一下说道:“你这臭棋篓子还是好好练练吧,省得人家陪你下棋的下不下去了。”翟曾易听见作势欲怒,那老婆子一个转身理也不理,直奔三医庐去了。

三医庐内自有药童迎客,张之然劝走了这位老婆子也不去管,就这么继续留在亭中看棋听故事。也不知是不是受了老婆子的气,翟曾易多日以来都没下得去的子终于落了,虽说这一子落得是进取不足守成有余,但是对于翟曾易的棋力来说,这一子已是神来之笔了。就连袁飞鹿见了也是轻咦一声,凝神思考起来。张之然一边看棋,一边想着那位老婆子口中的小姐要来求医的事。也不知她得了什么病,不过自己这种从未听闻的伤势在三医手里都不成难题,想来这位小姐来这里什么病症都能迎刃而解了。

终于,今日的棋局有了突破,翟曾易凭借一手破局之子,又和袁飞鹿连下了十余手不落颓势。引得袁飞鹿也不禁神色认真起来。若不是有那老婆子来惹了一出,想必翟曾易现在已经喜上眉梢了。

张之然看了这么多日,终于看到这有来有回的一局,看的认真,不觉已是日至午头,还待在心里分析这局棋接下来的走向,却听翟曾易说了一句“都这个时辰了,小张你不去服药吗?”张之然回过神来,这才意识到是服药的时间了,和二老说了一声,就赶紧往庐内走去。

就在这时,从林间小路传来赶马的呼喝声。张之然看到一辆马车缓缓行至林间空地边缘停住,心下了然该是那位老婆子口中的小姐到了。这月余时光,张之然和三医庐众人相处的十分融洽,快把自己当成半个庐中人了,见那边亭中二老正下到酣处,就自己迎了上去。

“可是之前来的那位老婆婆提到的小姐前来求医?”马车停住,车厢里的人还没下来,张之然已经走到近前拱手问道。

那车夫点了点头,随即转身取出马凳,这时车厢的帘子被掀开,先下来一个身着裳的女子,面容俏丽不轻佻,下车后也不回话,而是转身扶着一个带着面纱的女子躬身走出。那女子刚落地站稳就对张之然这边说道“小女子身有不适,这马车在路上停停走走耽误了不少时间,想来婆婆已经等急了,若公子是三医庐中人,烦请带路。”

女子的声音温和沉静,与竹林清风相伴送入耳中,听得张之然也心气平和,心中暗赞,随后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便往三医庐行去。这次经过亭子,张之然和二老点头示意了一下,二老笑笑没说话,看了一眼张之然身后的三人,在车夫身上多打量了一会,就转回去继续下棋去了。

走近内医庐只听里面传来内医曲合的叹息声“你真的不用让老夫给你把把脉?我观你气息行动,你身上的暗疾已积攒多年,再不医治恐怕为时晚矣。”

“不用了,老婆子的身体老婆子我自己最清楚,我家小姐的病症我都和你说清楚了,一会还望全力诊治,若有成效,老婆子这边定当重金相报。”

从庐内传来的老婆婆的声音和之前在外面听到的不同,是真的非常郑重,语气也礼貌了不少。只是听了内医曲合的话,张之然偷偷回头看了看,那小姐带着面纱,看不到表情,只是隐约听见其中传来一声叹息。张之然也不好多说,上前敲了敲门,门里的两人似是预感到张之然等人的到来,只听曲合说了一句“进来吧”就再无下文。张之然推门而入,曲合看见为首的张之然说道:“是之然啊,药我已经煎好,正要着药童给你送过去,正好你来了,就自己去取吧。”又看向张之然身后说道:“你的症状我已经听过了,先请坐吧。”老婆婆原本想要起身来扶,看到她家小姐已经自己迈步走来,也就不再动身。

“可否把面纱揭下,让老夫一观你的气色如何?”曲合待对方坐下先不急着把脉,缓缓说道。

曲合一开口,那位搀扶小姐的女子和老婆子都没动,车夫则是一言不发地转身朝门口走来,走到张之然身前看了张之然一眼。张之然自然晓得非礼勿视的道理,向曲合告了一声,转身随车夫离开。

离开内庐,张之然见车夫就这么站在内庐门口守着,也没有说话的意图,就直接去找那位药童取药去了。在三医庐住了这么多日,终于有一病友前来,张之然心里多少还是有点高兴的。走至后院找到药童,这药童姓何名忍,也不知道和心医何同有没有什么关系,药童同时是三医三人的徒弟,平常受言传身教,本领有几分张之然不清楚,反正性格和外医曲离有点像,都属于那种脾气倔但是心肠好的人。张之然一到后院就闻到刺鼻的中药味,闻了这么久了,已经习惯了。张之然就这么坦然走了进去,对着那个蹲在药罐前面不知道琢磨什么的身影喊道:“老何,我来取药。”

何忍并不回头,只是伸手指着院门口的台子,说道:“在门口,这罐药我第一次煎,我得盯着点,你没别的事就拿药回去吧。”张之然看了看台子上的药罐,没有听从何忍的话,反而走上去和何忍并排蹲下,“这是什么药?是你的哪个老师出的题?”

“你快别来打扰我,这是合老师出的题,只要我这罐药能对上合老师说的病,合老师就答应下个月出门去买药材的活交给我来。”和五个老头子常年生活在一起,何忍对于外出的机会很是重视,虽然说三医之前约定好在何忍成年礼之后就可以离开三医庐游历,但是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

张之然见状也不再打扰他,刚准备走,突然又说道:“对了,新来了一位病人。”

“新来了一位?哦,就是那个老婆子说的小姐是吧?”何忍还是没回头说道。

“怎么你也叫人家老婆子,她也指导你下棋了?”

“下棋?没下棋啊,是那老婆子自称的,她又不说姓名,那我就按照她的叫法来叫咯。”

张之然心想这三医一身本领传给何忍,但是性格上倒是真的更像那位不修边幅的外医曲离。想了想,转身离去,刚走出后院,就看到曲合经过,身后跟着外医曲离和心医何同,正往内医庐走去。张之然顿觉这三医每次为人诊治都要一齐来确诊,端的是尽心尽力令人钦佩。岂不知三医很少有这样合力诊治的时候,起码上次为张之然也是因为曲合觉得张之然有修炼《药王经》的天赋而且还对症才叫来其余两人罢了。

张之然提着药,走到厨房去,看到雇来的厨师已经为三医庐中人做好了午餐离去,取了属于自己和亭中二老的一份,想想何忍如临大敌的模样,就没帮他带,关好厨房门直往亭中去。

走到亭子里,二老今日份的凶猛较量已经过去了,再看棋局袁飞鹿所执白子还是稳住了局面重回上风。张之然把午饭取出递了过去,自己也坐好。二老聊到浓时,并不因张之然的动作而打断,翟曾易说道:“这老婆子从打扮和语气上不像是我见过或者听过的任何一个江湖中人,但是身上的功夫着实不容小觑,真是纳了闷了,怎么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号人来?”听起来正是在聊今天才来的几位新客人。

“老翟啊,你我二人已经多久没在江湖上了,有些人我们不晓得也很正常,倒是你,在人家背后评论他人,能不能给小张立一个正面江湖前辈的形象?”袁飞鹿面带微笑,语气略有调侃之意。

“得了吧,我翟曾易你又不是不了解,那些浮于表面的名气和礼节我何时在乎过了,再说了,我又不是想背后说她的不是,我说她本事不俗是夸她,什么时候夸人也必须分当面不当面了?”翟曾易对袁飞鹿的说法嗤之以鼻。袁飞鹿看到张之然把饭菜都取好了,也不答话了,手掌一拍桌面,整个棋盘凌空而起,翟曾易恰好伸出右掌轻拍棋盘的侧面,棋盘随之横移而出,待到离开桌子上方范围之后骤然停住,缓缓落下。待看上面的棋子时居然只子未动,二老力道拿捏之精准令人叹服。

“来,让我老翟看看今天厨房又做了哪些好菜!”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