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人间兵器谱

更新时间:2022-11-22 14:29:34

人间兵器谱 连载中

人间兵器谱

来源:阅读云 作者:杜昊双林 分类:仙侠 主角:吕布张飞 人气:

主角是吕布张飞的小说《人间兵器谱》此文是杜昊双林原创的仙侠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我们一直在想念着过去的英雄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序幕

冬夜,残月似钩,清寒的月光抚过万里河山。

关羽雄壮的身影在月华下有些失措,怎会心神不宁呢?方才的噩梦真的扰人,看着天上的明月,关羽仿佛又看到了庞德倔强的背影,水淹七军虽然惹了民怨,但毕竟胜利才是实在的,苦心经营荆州多年,根本绝不可以动摇。可是为何方才会梦到水漫荆州城呢?

闭上双目,白浪滔天,万马争奔的大水!翻天的巨浪直砸荆州那数十丈的城墙,哭喊声,暴雨声,震彻天地。轰!水过城墙,一片白茫茫……

噩梦重现眼前,关羽缓缓摇头,真是不祥的预兆!

忽然,喧哗声起,“父亲大人!父亲大人呢?我要见父亲大人!”

是平儿?他怎么回来的?月光下关平、廖化一身血污神色紧张。

关羽皱眉问道:“关平!何事惊慌?”

关平上前一步禀道:“父亲大人!徐晃夺了偃城等处;曹操亲率大军,分三路来救樊城;而且……”低头不敢说下去。

关羽凤目一瞪喝道:“接着说!”

“有人言道荆州已被吕蒙袭了……”关平低声道。

关羽拂须哈哈大笑道:“此敌人讹言,以乱我军心!东吴吕蒙病危,陆逊小儿不足为虑!况沿江上下,或二十里,或三十里,高阜处各有烽火台。东吴如何取得?”

此时军士来报,徐晃大军已到寨前。

老友徐晃来了吗?拍了拍关平的肩膀,关羽笑道:“你二人莫要心慌,好好休息!看我来战徐公明。”

廖化谏道:“是否坚守方为上策?君侯箭伤在身,而今曹兵远来急袭我军,士气正盛。”

“如要坚守则腹背受敌!徐晃,魏之名将,如其不退,只好斩之。”关羽叹道,挥手让二人退下,公明!相交多年,希望不要如此结局,轻抚受伤的右臂,凉风吹过一阵酸麻,凤目闪过一丝忧色,刚才的梦叫人难以安心……

清冷的月光下,旌旗猎猎,锣鼓通天,对战将来说战场有时就像家园,踩着熟悉的鼓点,赤兔缓缓步出战阵,关羽朗声喝道:“徐公明来答话!”

徐晃身披铜甲于战阵中注视着关羽,月色下那威震中原的战神已经须发皆白,不由暗叹:名将如红颜,岁月不留情……而自己又何尝不是受着岁月的煎熬呢?想想当年曾在一起狂歌当哭,这个乱世真该被诅咒……

深吸口气,手提天涯斧徐公明出马答道:“华荣之后一别经年,不想君侯须发皆已苍白!当年同事魏王时多蒙教诲,今君侯英风震慑华夏,晃尝与人谈起不胜叹羡!今日再次得见君侯,足慰平生了。”

对面真的就是那个在许昌斧试天下的徐公明吗?关羽心头一热,转眼已近二十年了,说道:“我与公明交厚,既已冲我数道营寨,何苦如此苦苦相逼?”

“国家之事晃不敢以私废公!”徐晃一摆大斧回首身后诸将,厉声大叫,“谁与我取关羽首级?”冰冷的面容却遮挡不住双目中的感情。

“公明……”关云长闻听徐晃的话语心头一颤,二十年的感情竟是如此脆弱。

仰望天上的月华,关羽长笑一声:“好个不敢以私废公!就让我看看这些年来你可有长进?”刀如流星,催马直取徐晃。

徐晃的天涯斧一摆身后曹军如飓风一般席卷而来……连场的胜利使得军士们对战斗充满了渴望,整个部队如狼群一般!

关羽身后压阵的关平大吼道:“杀!”刘军发出震天怒吼迎击来敌,阵中关兴、关索、廖化、周仓呼啸而出……一瞬间喊杀声震彻战场上的每个角落。此时第一道晨曦刚刚撒向大地,而人间已成了屠场。

徐晃大斧翻飞,似是千变万化,又仿佛只是朴实简单的斧劈,咫尺天涯……笼罩住关云长全身。一上手徐晃就竭尽全力,不为关羽的威名震慑着他们整整一代的武将!而是关羽在他心中永远是那在延津救过自己性命的英雄!

刀光随风而起----那曾经光耀白马的刀光……

青龙刀寒光闪闪,高速向徐晃脖项掠去,空中飞起一道凄美的弧线。

“咔!”一个照面徐晃的右护肩被大刀掠过。倒吸一口冷气徐公明一个巨蟒转身,让过来刀,斧走偏锋削向关羽的双手。隐约中徐晃觉得关羽的刀似乎慢了一点……

关羽心头一紧,从刀势上说刚才一刀势在必得,可是那受伤的右臂使得青龙刀去势一缓,这可恶的箭伤!

强提精神,关羽挥刀向前扑入斧影之中。

斧刀并举,光华缭绕,两马盘旋,“叮、当!”之声不绝于耳……转眼五十招已过,关羽却战徐晃不下,“真的老了?”伤臂的阵阵酸麻叫人无比的烦躁。

突然!荆州兵后方喊杀声震天而起!一员玄袍大将跃马挺抢一马当先,杀气逼人,正是樊城的曹仁!后军王甫抵挡不住,荆州兵阵脚开始松动。与此同时两翼徐商、吕建领军杀到,荆州兵陷入包围……远处高坡之上喊声飘忽而来:“荆州已被吕蒙所夺!……吕蒙已经夺去荆州……”

失了荆州?!刹那间荆州兵士气低落到极点,面对强敌军心大乱!

此地已不可为吗?关羽怒挥几刀,把徐晃逼退,远处高坡上满宠及其樊城最后的精锐正跃跃欲试。

环顾四下,兵心已散。荆州已失?这决不会是真的!“周仓、关平速随我来!”青龙刀一指,引众将急奔而去。

(二)攻城

急渡襄江,直奔襄阳,荆襄九郡固若金汤岂有失陷得悄无声息的道理?关羽整理精神稳住军心,朝襄阳城而去。突然一骑流星探马飞驰而来,在关羽骑前翻身落马禀道:“荆襄已被吕蒙所夺,家眷被陷!”

“啊?!”关索、关兴惊呼失声,他们一直和父亲想的一样,一切都是曹兵流言,但现在竟成了事实!大小将领齐刷刷的把目光投向了关羽。

关羽嘴角泛起一丝冷笑:“挥师南郡!”驾马领先而去,然而心头却是波涛翻滚,战局极为不利,数万将士的性命就在自己手中,绝不可再走错一步!可是荆州如何会失守的呢?此时忽然飘起了小雨,冬雨仿佛针芒扎在心头,让关羽感到一阵阵的晕眩。

突然迎面一路人马冲来,定睛来看竟是管粮都督赵累!赵累哭拜于地道:“君侯!公安傅士仁往南郡,杀了使命,招糜芳降东吴去了。”

什么?公安、南郡也失去了?关羽就感到呼吸一阵急促,而糜芳……糜芳竟降了东吴?!猛觉得右臂一阵钻心的抽搐,身子一栽跌下赤兔!

“父亲!”关平赶忙来扶。

关羽双肩一摇,挣脱关平的扶持,愤然道:“糜芳怎可如此?他对得起大哥?!”脸上肌肉一阵**,转头逼视赵累问道:“沿江上下皆有烽火台,东吴如何夺得荆州?”

赵累苦笑道:“吕蒙使水手尽穿白衣,扮作客商渡江,另伏有精兵先擒了守台士卒,因此不得举火。”

此时又有探马来报:“曹军离此只有十里!”

关羽回顾王甫问道:“中奸贼之计!如何向大哥交待?”

王甫沉声说道:“时间紧迫,可一面差人往成都求救,一面从旱路去取荆州。”

“取荆州?”周仓不解问道,“此时此刻合适吗?”

关羽轻轻整了一下袍甲,傲然道:“虽然敌众我寡,且东吴有城可守,但东吴人向来不善陆战,我等当有可为!”

扫视众将,关羽沉声道:“此我军生死存亡之时,马良、伊籍赴成都求救;廖化、关平断后迎击曹仁。其余众人随我去取荆州!我要看陆逊有何本事?”

众将轰然领命!

关羽跃马而出,双手作擎天之势向军士喊道:“让我们夺回荆州!保卫我们的家园!”

“夺回荆州!保卫家园!”全军上下群情激奋,主将仍有战意!更何况领军的是军功如山的关羽关云长!三军领命,一扫颓势!

抬头看看飘雨的苍穹,关羽目光望向了远方的荆州,再艰难的战役我都度过了,天下无人可以挡我!刘玄德那苍凉的身影在眼前闪过,关云长比任何时候都渴望能和大哥在一起,大哥,我一定把失去的拿回来!

“关羽失了荆州?!”窗外一个霹雳闪过,张辽从榻上挣扎坐起,手中的快报飘落于地,“以云长的性格必然死战荆襄,然东吴的军队能存与乱世决非易于……咳,咳……咳……张虎!”

“父亲大人!”张虎跪倒听命。

“速去荆州与徐晃将军汇合,要他千万不可伤了云长性命!”喘息了几口,张辽道,“我去见魏王……”

张虎大声答道:“是!”转身出门。

看着张虎离去的身影,门外寒风呼啸,“希望一切都来得及……”张文远**道。

荆州北据汉沔,利尽南海,东连吴会,西通巴蜀,古之用武之地。刘表刘景升死后此地更是战事不断,你争我夺,城头王旗变换。

望着远处彩霞间的荆州城,关羽率领大军浩荡前行……距荆州还有二十里,火红的云霞仿佛云长那燃烧的斗志。

“周仓!我军状况如何?”关羽望着远处荆州城高高的城墙问道。

“禀君侯,攻城车三十一座,云梯二百余架……军士士气尚算高昂。”顿了一顿,周仓说道,“攻城器械略显不够,如攻的是小城尚可,但荆州城的防务由君侯您亲自主持多年,其防力实在是不可低估。如今我军去攻恐怕代价太大……”

关羽一摆手打断了周仓的话语,轻声说道:“攻城器械不足就用武力取胜吧!周仓!你我何惧矢石,什么仗我们没打过?”

空中的浮云悠闲的游动,云长默默想到:难道我能不战而走?就要到东城了吧,时间真快,大哥入川已经八年了,八年前我抱着关索在东城砸下第一块守城的基石,今天我要从那个城垛子上杀回去!人生数十载如白云苍狗,总要在世间留下点什么……思绪间关羽的眼中透出一丝缅怀,掠过一缕杀机。

“兴哥!你在想什么?”关索看着沉思的关兴问道。

“小索!我只是想这就是我们平时一直在等待的大战吗?大军的家眷都在城里,我们攻城他们如何自处?”关兴悠悠答道。

“战场才是男儿的归宿不是吗?兴哥!至于家眷……”

“荆州家眷不会有事,否则吕蒙就不是吕蒙了!”王甫接口说道。

玉兔东升,荆州城下旌旗飞扬,马嘶阵阵,关羽看着身边跃跃欲试的一双儿郎,心道:我刚离开河东亡命天下时不也就是这么大吗?月光还是那时的月光……而人呢?物是人非!

身边第一声号角响起……关羽用力一挥手中的青龙偃月:“攻、城!”

“杀……!”喊杀之声骤然响起,数以千计的军士一下子向荆州的东城涌动,与此同时箭矢从高高的城墙上如雨而下,疾风般掠过的身影,千万人凝聚的杀气,弥漫于空气中的血珠,使得原本冰凉的冬夜变得异常的惨烈。

关索紧握手的虎牛长刀迅速逼近城墙,对战斗的渴望使他成为攻城的先锋,身前身后的军士不断的倒下,关索的眼中却只有那寂寞冰冷的城墙。那是童年时的梦想,八岁那年大伯远入西川,父亲抱着自己砸下了新城墙的第一个城垛,那一刻他发誓要保护荆州,现在就是燃烧热血的时刻!

越过了七道壕沟,离城墙只有五十步,关索大喝道:“架云梯!”自己一夹马腹如离弦之箭急奔而出。

还有二十步!轰隆!滚木如山砸下,避过了第一根,第二根紧接而来,关索看着身边的战士倒下的越来越多,两眼冒着怒火腾身而起,迎向直落而来的滚木,一脚踩下身体急升数丈,然而三十丈高的城墙无人能够逾越,腾空而起的关索一下子成了箭靶。

“当!……当!……当!”搁挡住来箭,脚踏城墙关索又升高数尺,九九重阳登高楼,关索此时竟想起了早逝的娘亲和白发的老父。

远处一支弩箭如天籁之音不期而至,直扑关索前心。

“关索!!上云梯!”不知何时关兴带领军士推云梯已至近前。

“喀拉”第一部云梯架到了荆州城头,关索挥刀怒砍城墙,一个借力倒飞七尺落到云梯之上,关兴拔出腰刀飞掷而出击落弩箭。抬眼望箭矢出处一员白发长髯老将一晃而逝。

好箭!东吴硕果仅存的老将韩当的伤心天音箭!

关索急登云梯,耳边战鼓隆隆,死神只有一步之遥,长发在空中飞舞,“冲!冲!”关索知道要活下去就要向前,此时此地除了战斗没有别的出路。

滚木擂石轰隆而下,关兴、关索一前一后急速攀升,少将军身先士卒,身后军士无不争先,前赴后继。荆州城墙人头涌动,每一个城垛子都有箭矢飞出,每个垛口都有钩斧挂出,一架又一架的云梯被击落。

身处喧嚣的战场,站在关羽如山的背影下周仓却感到异常的宁静,周仓知道自己永远也达不到这种境界,关羽内心并不是真的平静,却能够给人以必胜的信心,这就是多年来我誓死跟随的原因吧!然而岁月如刀,当年单骑千里的往事似乎还在眼前,转眼却已经二十年了……

此时关羽青龙刀一抬,周仓赶忙放下思绪上前问到:“君侯。”

“架攻城车!”关羽眼望那自己亲手布下的城防沉声下令,“看我马踏荆州城!”说着轻轻抚摸了一下赤兔那火焰般的鬃毛,眼中泛起了锋利的精芒。

荆州的东城墙已被鲜血染红,关索和关兴的云梯也被击落,看着身边到处都是的军士的尸体关索难以接受后退的命运,冰冷的冬雨打在地上,荆州城下已经血流成河,此时周仓王甫率领第二波军力如潮水般涌上……

战车隆隆,滚动至已被尸体和攻事填满的壕沟前忽然停顿,在第二波冲击发动之前整个战场突然安静了下来。

猛地“轰!”攻城战车隆隆向前,轰鸣声中火红的赤兔仰天一声长吟,身后数千匹战马齐声长嘶,“杀!”青龙刀遥指天空中的北斗,刀气惊天,全军杀声响撤云霄,总攻发起,荆州震动!

当攻城车距城墙三十步时,赤兔动了,火红的鬃毛随风扬起,四蹄生风,向前……向前……关羽紧贴马鞍,人马合成一体,风声在耳边呼啸而过,超越一队又一队的军士冲至最前沿,距最前列的攻城车十步之时赤兔腾空而起,“嗒!”跃上攻城车,此刻攻城车离荆州城墙还有十丈。赤兔踩着攻城车上的云梯急速上升,攻城车边的军士火速打开云梯,人马离地二十余丈,吸气,提速,发力,陡然间关羽一甩缰绳赤兔如一条火龙一般腾空而起从云梯上跃向荆州城墙,这一刻身边只有风……

一瞬间天上的星辰失去了颜色,整个战场似乎静止了,数万双眼中写满了惊诧!城外的战士眼里充满了期待与崇敬,城内的军士露出的是茫然与畏惧……马跃荆州城!?

十丈距离一闪而过,望着眼前神兵天降的战神,城垛口后东吴官兵露出了绝望的神色,韩当清冷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敌人于半空之中毫无凭借,此时不击更待何时?”

立上城墙韩当张弓搭箭,伤心天音箭破空而出,弓弦之间仿佛发出一声幽怨的唱吟……

飞跃城墙!关羽的斗志与刀意已经聚合至顶峰,半空之中冷艳锯高高举起,“破!”一声断喝,伤心天音箭被刀气摧成金粉,吞噬天地的刀意扑面而来,铜盔被刀气一分为二,韩当的白发被刀风振起向后轻扬,眼看就要毙命于青龙刀下。然而那被岁月摧残的待尽的老者眼眸中却透出了一丝笑意,直挺挺的向后倒去,赤兔跃上垛口,关羽大刀向下追击。

“冲!”城外鼓声震天,攻城车上周仓率队攻城,主将如天神般的武勇让士卒的士气攀升至极点,此刻已忘了生死,数架巨型冲车兵临城下。

城楼上的滚木擂石如雨点般砸下,却阻拦不住壮如巨灵的周仓。“轰!!轰!!”周仓推着冲车猛力撞击城门,震落一地铜粉,“噼噼啪啪!”左手的巨盾挡住如雨的箭弩……

青龙大刀劈风而落,关羽长髯飘舞,深邃的凤目亦显出了必胜的信念!

突然金芒万道!赤兔本能的侧身回避,可是金芒从四面八方冲来。关羽把青龙刀舞的像风车一样,“叮!叮!叮!叮!叮!……”击落的金芒竟是一排又一排的劲弩!关羽倒吸一口冷气,诸葛弩!?在荆州城中珍藏的诸葛弩!!

一架诸葛弩一轮箭雨可发强弩一百零八支,因为功能还不完善所以从未投入战场,荆州城中珍藏有二十架,如今竟被吕蒙用来守城!

一霎那千支弩箭向关云长激射而来……满天都是箭影,夜空中亦泛起一片金芒。

金芒之后一个青衣儒生嘴角浮起一丝轻笑:“关云长,看你能逃出我陆逊的谋略。”

刚上城墙立足未稳,赤兔无奈飞退出城,身后是数十丈的高空无可依存!城外刘军发出一片惊呼,城上陆逊笑意更浓。

此时夜空中一道霹雳划下,青龙偃月放出璀璨的光辉,灿烂的刀光照亮了荆州的城墙……关云长出刀!刀气惊天,冷艳锯的光芒与月华交相辉映,刀身上的青龙张牙舞爪似乎欲破刀而出……赤兔马鬃毛耸起,一瞬间仿佛凝在了半空中……

“轰!”青龙刀带起巨大的气浪击散了诸葛弩发出的箭矢。守城军兵一片哗然,陆逊、韩当骤然色变。然而赤兔毕竟不曾肋生双翼,猛地向下坠去。

关云长大吼一声:“呀啊!!”刀借人力,人借马力,带上下坠之势破空而下!城下众人仿佛看到一条青龙一闪而逝……那一霎那的刀光,照亮了整个战场,甚至取代了天上的月光,春天的生气,秋日的肃杀,炽热的刀气,冷傲的刀意这一瞬间完美结合----春秋斩!

“轰隆!”城墙上的垛口击碎成粉----八年前亲手砌起的垛口,今日一刀劈了……

刀锋顺势而下,“咔啦!”城墙之上裂缝乍起,刀锋过处砖为之分,随着下坠之势裂缝竟达十余丈!刀光、火星、尘土、冬雨、哭叫声、撞击声聚合成巨大的气流,赤兔神驹空中一个转身,借刀推墙之力落回实地,青龙刀支地猛冲十余步划出一地星花才止住冲势……关羽汗透重甲,伤臂整个都已麻木,长髯亦不再飘逸,嘴角挂着血丝,凤目中一阵失落。

关羽平安,周仓松了口气,聚合真元,全力冲击城门,锯齿刀呼啸而起,不料却砍了个空,城门豁然洞开,门中一个白衣将领面带微笑负手而立。

周仓一愣神间,白衣人出手了,淡淡的拍出两掌,却聚合了满天风云,气流滚动,庞大的气浪直袭门外的攻城军。

周仓大吼一声:“吕蒙!?”锯齿开山刀以“雷霆霹雳”怒劈而出。

“嘭!”尘土飞扬。周仓被震出门洞,斜退七步……巨大的气流震得周围军兵亦退开十余丈。城门闭合,吕蒙笑意不改,下令道:“神火弓!”火箭漫天从城上飞出,沉沉的夜幕被炽热的火焰映红,这是曾经燃烧大江的火箭,冬雨仿佛亦给烧着,门前的冲车很快被焚毁,荆州城下一片焦土。

看着在大火中熊熊燃烧的冲车,关云长知道失去了强攻荆州的机会,难道说从下令攻打荆州开始就是一个错误?看看时刻递增的伤病,身边的士卒似乎已经不堪重负了,最后望了荆州城门一眼,冰冷的冬雨中荆州兵无声的撤退了。

来势汹汹,走时戚戚……退兵二十五里扎营。

在士兵欢呼声中,吕蒙步上城楼,微笑着拍了拍陆逊的肩膀,轻咳两声道:“真的担心你会守不住……还好……”

“都督受伤了?”陆逊惊讶道。

“周仓的雷霆霹雳刀岂是随便接得的?”吕蒙仍是温和的说道,好像受伤的不是自己。

“接下来该如何?”陆逊问。

“民心已在我处,上兵伐谋!”吕蒙笑道,“伯言以为然否?”

“都督高见。”陆伯言恭敬答道。

“若是公瑾能见此战,定当舞剑放歌……”遥望城下尸横遍野的沙场,吕蒙深邃的目光中带着无限的怀念……

耳边忽然传来韩当那苍老干涩的歌声----

丈夫处世兮立功名;立功名兮慰平生。慰平生兮吾将醉;吾将醉兮发狂吟!

那是鏖战赤壁之时,群英大会上周郎醉后高歌的词,那也是周郎最后一次舞剑高歌。吕陆二人情不自禁的跟着韩当一起吟唱:“丈夫处世兮立功名;立功名兮慰平生……”唱着唱着韩当那刻满了岁月年轮的眼角溢出了泪花。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