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江湖风霜传

更新时间:2020-06-28 06:56:27

江湖风霜传 已完结

江湖风霜传

来源:落初 作者:林南延 分类:仙侠 主角:徐帆梅林 人气:

《江湖风霜传》为林南延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红衣少女现身江湖,武功深不可测,手段狠绝。一只玉萧,一身至寒真气。无人知道她是谁,她从什么地方来,到什么地方去。她生的绝美,是暗夜中的精灵。一出手就搅得江湖大乱。四门之乱,武林盟主,魔教挚友,湘江水战,梅林诀别。桩桩件件都有她在。梅林诀别后,麓扬时常会想起她。她看着缺月,披了一身的月光,凝了一身的寂寥。她说我叫木灵,曾有爱人一个,至亲七八,远山尽头最清净之地便是我所归之地,我也曾经是这世上最幸福之人。而如今……唯有我孤身一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隽风醒来后,向着三人道谢,并且希望三人能够保密,不向别人提起这件事……

木灵坐在医馆外的石阶上,拿着新买的包子和麒麟分甘同味。

“你有名字吗?”麒麟看着木灵微微摇头。

木灵单手托腮,点着麒麟的鼻子:“我认识的另外一只麒麟是青色的所以大家都叫他青儿。你是蓝色的我便唤你蓝儿,你说可好?”

“吼。”麒麟微微吼了一声,表示同意。

又从地上拔了一根狗尾巴下来,逗着蓝儿玩。

天色已经泛起微光,路上的小贩们都纷纷起摊子,赶集的人也出现在街道上,木灵坐在医馆门口,停着这人走来走去的声音,听着这些小贩的叫卖的声音,呆呆的望着这些人紧促的脚步,赶赶停停又慢慢悠悠。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

房内传来隽风的询问声:“你们有没有在山洞里面看到什么特别的东西。”他问的很含蓄,明显的不想告诉面前的麓扬和徐帆,他到山洞里面是为了寻找什么东西。

麓扬是何等聪明的人,立刻就领会了隽风话里的排外,他对着隽风一笑:“未曾,我们入了洞穴之后就看到前辈你被冰封在冰柱里面,废了很长时间才将你救出来。”

“那只麒麟,你们也看到了?”

“麒麟?”徐帆也开始装糊涂,他见麓扬不动声色的沉默下来,不提起暖玉和心法的事情,他便顺口圆了麓扬的谎:“这荒山野岭的只有前辈你一个人被冰封其中,我们偶然路过,见那青铜门十分有趣,就进去看了看,没想到歪打正着救了前辈。不知道前辈被冰封其中,是不是和您口中的麒麟有关系?”

“这般啊……”隽风摇首:“无事,无事,我本是在荒山上看到一只蓝色麒麟心中好奇,所以追过去看看,没成想被那只麒麟冰封起来了。”

麓扬的眼神渐渐的变的冰冷:“这么说,前辈一开始问我们的有没有特别的东西,指的就是麒麟了?”

隽风笑道:“自然了。”他的目光有些躲闪对着麓扬和徐帆拱手道:“多谢救命之恩。无论如何……”

徐帆见此也不再说些什么,只能拍拍麓扬的肩膀,自己先出去找木灵了,麓扬疲于客套的和隽风说了几句后,便离开了。

“怎么样啊。”木灵抱起在地上打转的蓝儿,顺着毛来摸,徐帆在木灵身旁坐下来:“有点郁闷。”

“怎么了?”

“满嘴谎话,一句实话都没有。”徐帆望着对面重新摆摊子的粽子鸡摊主,不由的想起前天没有吃成的粽子鸡。

“木灵你身上有钱吗?我出来的急没有带钱,你借我点,我回去就还你。”

木灵笑道:“你想吃粽子鸡了?”她扔了一锭银子给徐帆:“眼看着快要日出了,咱们在集市上买点东西回去,不然……回了梅林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来了。”

“咱们随时都能下山啊,梅林和别的门派不太一样,没有那么多限制。”

麓扬也走出来,衣角是透白的站在晨曦的光泽中,变的有些透明:“她的意思是你我大战在即,要潜心修炼了。”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你们老门主托我办的事,你看我办的多好,至于后面你们两个的成就,就看你们自己的……”木灵抱着小猫站起身:“你们两个喜欢吃糖葫芦吗?我比较喜欢蜜饯。”

木灵带着一堆甜食回梅林的时候,麓扬和徐帆走在她身后唉声叹气:“你们两个怎么了?这么萎靡的样子。可是累了?”

木灵想了想自己天赋异禀,内力深厚和这两个人不一样,所有颇为关心的看着面前的两个人:“要是累了,咱们就休息一会儿再往山上走,你们说可好?”

“不是累了。”徐帆望着高耸的绿叶,野碟息在枝头,就像大树属于土地,蝴蝶属于植物。徐帆无头无尾的来了一句:“我就是觉得心里憋屈。”

麓扬上前:“我也这么觉得,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是……又好像说不出什么所以然来。”

木灵抱着一大堆甜食,脚边蓝儿轻轻的吼了一声,少女笑的幸灾乐祸:“你们后悔了?是不是觉得特不值得。”

“嗯?”徐帆有些不太好意思:“有点。”

麓扬望着木灵诚实道:“特后悔,怎么救了那种人。”

“人家也没怎么你们,算了吧,就这么回事,你们两个不要太放在心上,等过段时间你们肯定就把这件事忘了。人的脑子是记不住那么多事情的。”

“果然你看他不顺眼是有先见之明的。”徐帆走到木灵身边:“你抱得动这么多东西吗?我帮你。”

木灵侧过身子:“不了,谢谢。我自己拿的动。”

麓扬叹了一口气追上木灵和徐帆,三个人往山上走去,还是那扇破旧的大门,这次连心情不佳的徐帆也忍不住吐糟道:“这门虽然好,可真的太破了。”

“那就要门主派弟子过来打扫一下吧。”麓扬推开大门,先身进去了。

三人路过广大的习武场,远远就听到一句音调高扬,让人不悦的声音:“这两位不是咱们梅林的少年英侠吗?这么一大早就带着女人从外面回来,昨夜去哪逍遥了。弄到天亮才回来,这么好的事,怎么不和兄弟们分享分享啊。”

走来的三个人拦住了他们前进的道路:打头的便是位黑衣男人,木灵淡淡的扫了那人一眼,其貌不扬,眼底带着些戾气和倦气,她突然想起一句话,心比天高,才疏学浅。

她不理会那些人,带着小猫接着往竹园的方向走。

黑衣男人却拦住木灵的路,木灵抬眼,那人手腕一僵收起了拦住木灵路的手臂,有些后怕的往后退了一步,捂住自己瞬间就冰凉的手。

“姑娘好功夫,不知……”

木灵侧身对站在那边的麓扬和徐帆道:“你们不走?做木雕吗?”

麓扬立刻仰头跟上,徐帆也笑呵呵的追上去,将没有说完话的黑衣人丢在原地。

走了一段徐帆美滋滋的上前,兴奋的对着木灵说:“怎么在我们的地盘,我有一种被你罩着的错觉。”

木灵依旧用那种看弱智的表情看着面前的徐帆:“方才那人是你们口中的风水吗?”

“你怎么认出来的?”麓扬也笑问,他一直都不太愿意和风水扯上关系,也明白有些人即使不是你去招惹的,他们也依旧看你不顺眼。你再怎么无辜都是没用的,与其和这样的人废话,倒不如冷淡一点,省得伤了同门的情分。如今看木灵一副理所当然的冷淡,他道觉得自己之前伪君子的很,同门情分……怕是别人从未和他有过什么情分吧。

木灵说话一向尖酸刻薄:“尖嘴猴腮刻薄样,他要是女人整个就是一克夫相。看他就不爽。”

“以貌取人,先入为主不是什么好事。”麓扬这两日基本已经摸清楚这丫头的心性,没有坏心眼,道理门清,刀子嘴。

“我向来对顺眼的人如春天般温暖。”

“那我看你对我和麓扬也没有春天般的温暖。你不是看我们两个很顺眼吗?”

“对啊,这就是我的春天。”木灵笑道:“刚化雪的春天。”

“你说什么都有理!”徐帆大叫到:“你这个人的嘴巴真的是不饶人。”

木灵拍拍蓝儿的脑袋,带着蓝儿接着往竹园走,麓扬打了个哈切:“折腾一个晚上了,什么事等醒了再找她理论,先去休息。”

“走吧。”

麓扬回到自己的屋里,从怀中取出那枚暖玉,这暖玉一离开他的手身边就会发出微光,可只要他一触碰那光就消失下去。

盯着玉看了很久,试了试把自己的真气注入其中,却得到一种很温暖的反馈,仿佛这块玉就是他真气的一部分。

“也不知道,你有什么用处。”

麓扬将那暖玉放回怀里,躺在床上美美的睡了一觉。

徐帆回去第一件事,便是将洞中所记下的心法全都背诵写了出来……

这心法确实是建立在梅花剑之上的,奇功在手,假以时日说不定真的能在四门之争中取的一席之地。

徐帆老爹回来的时候,自己的儿子已经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了,他拿着毯子走过去,无意看到了桌上的心法。

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暗暗摇头,说不出的苦涩。

“这……命啊,终究是逃不掉的。”

竹园中传来呜咽般的萧声,飘出腊月般的寒意,不知是木灵身上的至寒真气运转还是寒麒麟显出元身。

竹园里的竹子都染上一层冰霜,显得格外苍翠欲滴。这寒意带着竹园外两株梅树都有了复苏的迹象。

红梅绿竹并放倒是奇景。

麓扬再进竹园的时候以为自己跑错的地方,他敲了半天门这厢房里都没有人出来,他推门而入发现屋里根本就没有人住过的迹象。

“不是吧,闹得这么大,说走就走了?”

他再一转身就看到园中枣树上丝丝垂下的红衣料,衣料上绣着碎花,是木灵的衣裳。他走过去,发现木灵正抱着蓝儿发呆。

“听到我来了,你好歹出个声音啊,我还以为你走了。”

木灵侧看他一眼:“你不在屋中连功,跑到我这里来做什么?”

“我有问题想问你。”

“我记得你们门主就在门派里面。”

“你要我怎么和他解释这块暖玉的事情?”

木灵一动不动的甚至还闭上眼睛:“问吧。”

麓扬靠在树干上:“我觉得我的真气比起之前更加醇厚,好像……莫名其妙的多了几年的功力一样,我想问你这样是正常的吗?”

“你知道伏羲阴阳玉和四神兽的事情吗?”

麓扬抬头,他只能看见木灵怀中探出脑袋的蓝儿,看不到木灵的脸。

木灵的轻笑声传来,在这样寒气深深的地方听起来有几分遥远,她说:“阴阳玉是认主人的,麒麟也是认主人的。麒麟血向来有延年益寿的功效,当真的皇帝老儿那就有一只土麒麟,专门供他饮血。”

“所以呢,这个和这个玉有什么关系?”

“别插嘴。”木灵的声音淡淡的,她微咳了一声,又说:“麒麟的血倒是可以直接饮用,而阴阳玉的话……”木灵从树下跳下来,将蓝儿放在地上让他自己去玩。

“阴阳玉没有办法直接提取能量,就只能从阴阳玉的主人身上提取,吸收阴阳玉主人的真气……以达到滋补的用途。至于,你说的突然多了几年功力,只是前任的许多主人留在里面的纯阳真气而已。若是阳玉离开你,这真气也就消失了,所以……你要硬说这阳玉有什么好处,有什么坏处……是辩不明白的。”

木灵再回头去看呆愣的麓扬,她笑的面若桃花,一双灵眸里的光泽如星河坠落:“吓到了?你能从阳玉里面感觉到真气,这说明这个阳玉从前也是有主人的。”

麓扬有些怔楞的握紧手中的阳玉:“那……隽风前辈进那山洞就是为了找这个阳玉。”

“我想是的,不过当他看到麒麟之后可能觉得麒麟比阳玉的价值更高吧,至少,他不用再费尽心思去找阳玉的主人。”

麓扬见木灵移开双眼,只得走到她面前:“你说谎。”

“我没有,我只是没有说完全而已。”木灵再次抬起眼睛望着麓扬的眉骨。

麓扬问:“那你隐瞒了什么?”

“是啊……我隐瞒了什么呢……”木灵清丽的脸上带着些困惑的迷茫。

麓扬盘腿而坐:“我觉得你不错,是真心拿你当朋友的。”

木灵点头:“我知道,徐帆也是真心的。我没有耍你们,我只是觉得你现在就知道这些事情不太好,毕竟牵扯了很多事情,还有很多人,再等等吧。”

身边少女明明离他很近,却又离他很远……天涯咫尺,咫尺天涯。麓扬也不知道自己在纠结些什么,只是这种距离感让他有些心慌。

“四门比完之后,你就要走了吗?”

“不然呢,留在梅林吗?”木灵也盘膝坐下,望着在草丛中打滚的蓝儿:“我也有很多未完之事。”

“譬如?”

“寻人。”

“什么人?”

“至亲。”

木灵抢在麓扬询问之前道:“我现在还不想说,等我想说了或者等我找到他们了,我再告诉你,行吗?如果以后,我们还有缘再见的话。”

麓扬点头:“好,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可我……是女子。”木灵抬头望着树叶间隙里透过来的光,闭上了双眼,浑身寒气漫起。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