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书帝仙途

更新时间:2020-06-28 07:11:59

书帝仙途 已完结

书帝仙途

来源:落初 作者:禹贺千秋 分类:仙侠 主角:大儒杨延宣 人气:

新书《书帝仙途》全文在线阅读,作者禹贺千秋,主角大儒杨延宣,是一本仙侠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新作《南唐新世》上传,情节更精彩,请收藏、推荐支持啊!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黎宏抡刀去砍“鹰妖”。陆夫子气息奄奄:“快回村子,让大家小心……”

陆夫子歪头没了气息,黎宏眼泪哗的就淌下来了!

前世生今,他哪经历过这些啊!他转身刚欲游回洞内,忽然听到身后传来声音。

那“鹰妖”竟然拖着残躯,张嘴咬向他!黎宏抡刀狠狠砍了过去!

黎宏大惊:刀竟然被咬断了,执刀右手虎口血光迸射。

说时迟那时快,“鹰妖”嘴已经到了近前。情急之下,黎宏一拳打了过去!

紫光四溢,“鹰妖”头忽然炸开,身体也渐渐虚化,如灰尘一样,开始四散飘去,尖嘴和翅膀上各掉落一骨,沉入水中!

黎宏惊讶地张着大嘴,连手上的紫气什么时候消失了都不知道!

第一次灭妖成功,黎宏的心情只有一个字:懵!

足足半个时辰,他猛然一个激灵,才想起陆夫子安排给他的另一个任务。

他把陆夫子扶到岸上,四处张望,夜色一片寂静。刚才还在激斗的“银叶谷”美妇和张卫将等人不知去向!

黎宏弯腰去背陆夫子,准备回镇。

“放下我!”陆夫子说完,一把把他的头按在自己的头上,黎宏只看到青气升腾,不争气地又晕过去了!

待他醒来,一点力气都无,但大脑异常清醒,而脑海中那条紫书虫欢腾着,竟然长大了一点。而陆夫子气息极弱。

斜倚危石,平眺远山,仰视圆月。河面鳞鳞片片,如银丝缕缕,漾在岸畔的蒿菠上,如诗如幻。河畔一个虎头虎脑的七岁男孩锁着双眉坐在地上,明亮的眼眸中透着沧桑。

回想自己刚才的离奇经历,两世为人的他仍然如梦未醒。久久而坐,他忽然大怵:外面打得这样热闹,整个镇子怎么一丝声响都没有?

脑海中,紫色书虫一点点蠕动到那本修身之书旁,旁若无人地啃咬起来。

“守心固本,返本还原。灵身之奥,如宇如宙,炼之锤之,道之可期…”后面的修炼之道很多,黎宏有些不太明白。

一幅画渐渐清晰:裸男,体上处处红点,一条青线从小腹处延伸,渐渐至心脏,然后转折至四肢,最后竟然停在脖颈处。

观看好一会,一股热流在小腹处缓缓运行,一点点的积蓄想像中的天地之力,然后向最近处一处红点涌动冲击。

如滴水汇溪,又如冰流蚀岸,点点进展都让他感觉吃力。黎宏明白,自己要是不马上修炼,身体恐怕天亮也难恢复如初!

盘膝而坐,他开始全力冲击一处红点!不知过了多久,那红点处终于贯通,全身重新充满了力量!

暗暗判断实力,因为服用那药蟒脑髓缘故,快要接近五阶武者实力,说出来会吓倒自己狂龙师傅吧!

回身望向小镇,夜色中如巨虎斜卧山口,尾巴正好是那延伸的山峦。

黎宏正欲起身,忽然听到陆夫子微弱声音:“从你来的地方回去,要快,镇内有变!用鹰刀!”

黎宏瞬间一身冷汗,要不是陆夫子及时提醒,他就从镇口而入了:村西那座木岗楼直面大森林,根本不可能没人值守,那里居然一片漆黑!而镇内一直开到天明的酒庄更是黑漆漆的!

难道酒庄老板也喝多了?他可是号称千杯不醉啊!

越想他越感觉到可怖,一种从心底里升起的直觉表明,镇内出了问题!母亲和姐姐、赤影怎么样了?

深吸几口气,按下焦躁之心,他把陆夫子挪到一处草丛里盖好!

转身回到河畔,轻轻潜下溪水,捞起两把“鹰翅骨”和那个尖嘴骨:一短剑两长刀!

他从池塘里悄然探头,长长的舒了口气,有一间屋子亮着微光,是那两个小丫头!

他刚从池塘里爬上来,衣服上竟然咬着那只金钱龟。

龟目中竟然有一丝恐惧,急急地抱住他的胳膊。

黎宏放松的心情又一次紧张了,那些银叶谷的人都说它是什么占卜龟,显然它灵Xing十足!

自家的院子,极为熟悉,他三转五拐,进了母亲的屋子,听到母亲轻微的呼吸声,他放下心来。

母亲翻了一下身:“是黎宏吗?过来,刚才赤影走的时候没看到你,又跑哪去了?”

黎宏挪过去:“娘,你没事吧?”

“能有什么事?就是感觉头晕而已!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好了,到时候…”

说到这儿时,黎宏忽然感觉到床畔有一只毛乎乎的动物,他一惊,马上又放松下来,肯定是黑豹啊!

果真,黑豹一口咬住他的手臂,向外扯着,那绿油油的眼睛中满是焦急!

母亲愣了一下,马上道:“刚才他就有些焦急,可是我又不懂他的意思,镇里出了什么事?”

黎宏点头:“刚才陆夫子等人在镇外激战妖怪,镇内没有任何声音,我是从小河里潜水进来的!咱们院子里,就那两个小丫头灯还亮着!”

母亲想了想:“确实不对,咱们镇上的酒我清楚,根本不可能都喝多!修道者,尤其是炼药的宗门,根本不会贪酒!你马上去叫那两个小丫头,要小心一点!”

黎宏明白母亲的意思,人心叵测,更何况,银叶谷历来以霸道著称,这一次居然如此好说话,或许就是破绽!

两个小丫头正在屋内闲谈着,偶尔还互相扭打几下!但当黎宏离得很远时,她们就发现了。绿袄小丫头推开窗户:“半夜不睡觉,到处跑什么?”

黎宏一笑:“其他人都睡了吗?连个守夜的都不留吗?你师姐回来了吗?”

小丫头一皱眉:“应该是七师兄守夜啊,是不是偷喝酒了?”

红袄小丫头开口了:“绿荷,打开门让他进来,黑豹没来吧,太吓人!”

黎宏站在门外,没有进去:“我只是提醒你们,炼药宗门不应该都睡着了吧?而且整个镇子太安静了!”

二女脸色微变:“确实有些不对!咱们去看看!”

二女出了屋,一个小丫头冷眼看了黎宏一下:“你母亲中的毒和黑豹中的毒是一类的!好像魔宗之物!”

黎宏警惕地左右看看,嗯了一声,早不说晚不说,这个时候提起是什么用意?

正想着,已经到了银月谷柳叶师姐门口。一个小丫头悄悄摆手,趴在窗户上看了一下:“在床上睡觉!没有问题啊!咦,不对,二师姐的屋子怎么会这么静?”

黎宏皱眉:“叫醒柳师姐!”

一个小丫头推门进去,忽然传出尖叫:“不好,柳叶师姐死了!”

尸首分离,身子斜斜地靠在床上,那动作,分明是要取床畔的长剑!手搭剑柄,人已气绝!洇红的血迹湿透床铺,却无一丝血腥味。

两个小丫头马上就要大哭,黎宏急忙制止她们:“你们大师姐没死,她出镇追敌了!不要出声,镇内还有敌人!”

红袄小丫头强行镇定下来,“绿荷,别出声!小子,怎么办?”

黎宏倒镇定下来了,从这一点看,银叶谷没问题,那两个道姑呢?她们的身手仅次于那个美妇,她们也追了出去,看来今晚的敌人实力极强!

“你们俩马上叫醒其他人,看看还有谁遇害!记住,不要大声叫,叫醒一个,嘱咐一个!我马上联系铁匠,他不引人注意,让他去叫镇长!希望他们还好吧!”

说着,黎宏转身回了母亲屋子,黎雪已经坐在母亲床前,正在安慰着她。黑豹则寸步不离!

黎宏简单一说,黑豹马上站了起来。显然,它想去报信。

黎宏一摇头,忽然皱眉:“食脑兽呢?这小家伙不是自己逃跑了吧?”

正说着,外面忽然传来一个声音:“别胡说,要不是这个小东西,师妹就完了!张卫将殉职了!”

黎宏大喜,竟然是两位道姑的声音!年轻者手臂上半条口子,已经包扎好!

银叶谷只剩下二十人了。负责值夜的十二个药师早成了冷冰冰的尸体!

道姑看着地下的尸体:“不用等了,估计云龙不会有问题,他现在虽有官职但无官印,没有任何威胁!倒是那个烈虎,接掌了镇长之位,算是二十阶高手,可能遇到麻烦!”

黑豹转身没入了黑暗之中。黎天雷和烈虎的感情非同一般,要不然也不可能做出指腹为婚的事情来!

黎宏钻过栅栏到了铁匠家,叫了半天,铁匠纹丝不动。食脑兽从嘴里吐出一点“蛇脑汁”,才把他弄醒,显然,他中毒了!

从他的口中,黎宏反倒放心了,整个镇子上,大部分男人都喝多了酒,也就是说,他们都中毒了!

对于未知的危险,普通人掺乎越多,麻烦越大!而烈虎也喝了不少,估计此时还活着吧!

黑豹很快驮着烈虎赶来。他脖子上挂着印,嘴角淌着涎水。一杯兑了水的蛇脑汁下肚,他终于清醒过来!

一回忆,坏了,那个张卫将手下住在云龙家里没走,喝了不少酒!而且四村八舍来帮忙的不少武者也住在他家。

黎宏笑了:“好,本来还怕实力不足,现在好了,有他们在,我们不用害怕了!”

正说着,外面的街道上忽然传来脚步声,二十多人冲出院子,看到从镇西开始,一群黑衣人正在往各家的屋子上扔东西,显然那是可燃之物!

发现黎宏一行人,黑衣人马上围了上来,一个黑衣人冷笑一声:“老九做事不妥当,居然还剩下这么多漏网之鱼!”

烈虎脸上青筋暴起,双手上的镇章红光冲天,竟然把他的脸色映得赤红起来,大声怒斥道:“毛贼,竟然敢袭击青风镇,找死!”

三十余人把二十多人围住,狞笑道:“要怪就怪你们住的地方不对吧!”

说着,黑衣人挥刀冲了上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