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升仙路遥遥

更新时间:2023-01-23 18:53:40

升仙路遥遥 连载中

升仙路遥遥

来源:落初 作者:乌羽 分类:仙侠 主角:木羽白面馒头 人气:

经典小说《升仙路遥遥》由乌羽所编写的仙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木羽白面馒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仙者,永生。凡人皆望升仙,奈何升仙路遥遥。为求生计,她踏上漫漫升仙之路。她没有天资,没有背景,可她有奇石一块!  木羽看着靠阴阳石带出的副产品——一堆灵药、一堆珍矿,笑得很嚣张。。。  谁说升仙路遥遥?那是他们没有我这样的修仙作弊器!哈哈,一石在手,升仙无忧!  ps:本文前面十章比较黑暗,好吧,我承认,是非常黑暗。各位亲别被吓着了,修真部分环境不黑。如果不喜欢黑暗的环境,可以直接跳到十一章,应该没啥大碍。  另外,本文是正文,成长型女强文,种田文,正宗修真文。女主腹黑,非圣母,更非小白。不喜者慎入。喜欢者。。。嘿嘿,别忘了收藏。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夜,静的恐怖!

木羽黑脏的小脸上布满汗珠,一手流着血抵在碎片上,瘦小的身子微微颤抖,看着秃狗的目光微微闪动,透出些许复杂。

那碎片几乎全没入了秃狗的心口,秃狗低头看了看那碎片,又看了看才及他胸口的娇小身影,倒退了两步,被乱发遮住的眼里尽是不可置信!

他要死了,他居然要死了!可笑的是,杀他的人只是一个才十岁的小女娃!秃狗不愿相信,但这就是事实。那只是让他有些忌怠的小女娃亲手了结了他的生命!

秃狗瞪大了眼,满怀不甘与惊恐,“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再没了气息。他,死不瞑目。

木羽知道,秃狗死了,而且,是她一手杀死的。

秃狗身上有不下五条伤口,那都是木羽用碎片划下的。月光下,那些红猩猩伤口向外翻卷着,鲜血汩汩冒出,带着刺眼的红染透了周围的大地,连那枯草上也沾上了点点血珠,透着丝丝凄艳。

风过,浓郁的血腥味飘散开来,钻入木羽鼻腔。

木羽心中复杂,看着秃狗鲜血淋漓的尸身,看着那蓬乱脏发下那双透着浓浓不甘的眼,闻着那浓得化不开的血腥味。木羽突然觉得一阵恶心,空空的胃也开始翻江倒海。

木羽再也忍不住那恶心感,双手撑在地上干呕起来,连那厚厚的泥垢也遮不住她脸上的苍白!

一条鲜活的生命在自己手上被抹去,这感觉让木羽十分难受!

木羽突然想到,自己上世看的小说里,主角第一次杀人后都会特别的难受。想来,自己的情况和他们差不多吧。

干呕了一阵,木羽胃中也没有了那么的难受,她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抱着膝盖,神色很复杂。

饥荒、旱灾让木羽习惯了死亡,与她和小鱼共同离开的四个孩童便死在了这灾害下,这几个月的见闻磨难,让木羽明白,生命。。。真的很脆弱!

而当木羽亲手了结了一条生命后,她对生命的脆弱又有了更深的体会,她的心境有了些许变化。

“可笑,什么‘人乃万物之灵’,在自然面前,在力量面前,人就是个狗屁,连这漫山的枯草都不如!”一股无力感自木羽心中涌出,人很脆弱,她也是人!可是,她不愿意死,不想死!蝼蚁尚且贪生,更何况她是人?!

不想死,就需要强大的力量。所以,木羽想要能够让自己立足天地的绝对力量!在这一刻,那曾经立志当个米虫,安静生活的小女孩理想开始了转变,变得。。。无比渴望力量!

没有力量做屏障,一切的安静都是虚假的。虚假的安静,她不要!

“有了力量的人才是真正的万物之灵,才能主宰世界,才能不做砧板上逮宰的鱼肉!力量呀力量,可我什么时候能拥有?!”望着那车轮般大小的月亮在乌云间穿梭,木羽迷茫了。她想要力量,可力量又不是路边的野果,岂是她说要就能有的!

木羽头痛了,真的很头痛。

木羽知道,这个世界就如武侠小说中描绘的世界那样,是存在着武功的!有了武功,肯定就有力量。不过,她现在连吃喝生存都是个特大问题,也许,一不小心就在这食人的灾难中丢了小命,如此的她又哪有丁点儿可能学到武功?

“唉。。。”叹了口气,木羽躺在了地上,顺手在身边拔了一根枯燥衔在嘴里,望着风云变幻的夜空,开始轻吟起上世会的歌谣。

“月亮走我也走

我送阿哥到村口到村口

阿哥去当边防军

十里相送难分手难分手

啊...

天上云追月

地下风吹柳

月亮月亮歇歇脚

我俩话儿没说够没说够

月亮走我也走

我送阿哥到桥头到桥头

阿哥是个好青年

千里边疆显身手显身手

啊...

晚风悠悠吹

小河静静流

阿哥阿哥听我说

早把喜报捎回头

捎回头”

稚嫩清脆的歌声从木羽嘴中唱出,带着浓得化不开的悲哀、思念、迷茫和与声音不符的沧桑,悠扬在这片寂静的夜空,为这荒山也添上了几分悲伤。

那里的家和这里的家。。。我还能回去吗?木羽暗暗问着,可是,这片天地中无人能解她的迷惑。

天上,有一只白色飞鸟在盘旋,清越的鸣叫声仿佛在向天询问家的方向,它,似乎不知道家在何方。。。

一阵风过,让木羽感受到了脸上的凉意,用手一抹,手上尽是湿润。

抽了抽鼻子,木羽啐了自己一口,暗骂自己越活越回去了,居然又成了从前那个爱哭鬼。

这时,木羽耳边传出了窸窸窣窣的声音,似乎有小动物在枯草中穿梭。可如今这个时候,就算是一只小强都被饥民捉来果腹了,山野中哪还有什么小动物?

木羽咧嘴笑了笑,眼中有了柔意,撑地坐了起来,心中暗道:那小鬼果然不出我的所料,没有离开。

扯开喉咙,木羽朝着不远处的枯草从喊了声:“出来吧,小鱼,姐姐已经发现你了”

果然,很快那枯草丛便被一只黑黑的小手拨开,小鱼低着头,小手交叠握着,怯怯的走了出来,似乎是在担心木羽会怪罪他没听话一样。

看到小鱼害怕的模样,木羽“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可眼中尽是宠溺,暗道:“小鱼这小鬼头,还知道怕我怪罪?那他还不听我的话!”

小鱼到了木羽面前,木羽也不说话,只是看着小鱼大有深意地笑着,笑得小鱼小脸发热。最终,小鱼终于敌不过木羽这个伪萝莉,嗫嚅着开了口:“羽姐姐,小鱼知道错了”

“噢~~”木羽怪怪的拖长的声音,让小鱼越发的羞愧起来,仿佛他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事一样。

有了小鱼这个可人儿,木羽心中也不再那么沉重,轻松了起来。

“那小鱼你倒是说说,你做了什么错事?”对小鱼绝对真诚的认错态度,木羽很是满意,决定暂且绕过这个不听话的小鬼头。

“嗯~~小鱼没有离开,小鱼不该不听羽姐姐的话”小鱼两只手使劲的搓着,声音柔柔糯糯,模样甚是扭捏,简直比小女人还小女人。这让木羽不禁生出一种错觉,难道,她那明察秋毫的慧眼看走了眼,错将小鱼看做男娃,其实。。。小鱼是个女娃?!

“知道错就好,下一次你不能这样擅作主张,这样会有危险,知道不?”抛开自己可笑的念头,木羽严肃的告诫小鱼,语气中有了一丝责备。这一次,如果躺在地上起不来的人是她,若小鱼还在附近,那样的确是很危险。她那样拼死拼活的为了谁?不就为了她这弟弟能活下去吗?如果小鱼遭难了,那她的努力还真白费了。

“嗯。。”小鱼点了点头,但心中却在说“既然知道危险,你还要那样做,傻姐姐!”

摇了摇头,木羽也不在这事上追究,而是看着小鱼,眉头微皱,问道:“小鱼,刚才秃狗那一脚。。。很疼吧。”木羽觉得自己在说屁话,任谁被踹上一脚都会疼。

“不疼。。。”小鱼摇了摇头,虽然事实是。。。他很疼,现在还疼。只是,他不想自己这小姐姐担心。

“对了,羽姐姐,你刚才唱的歌谣是什么?小鱼怎么没听过?那歌谣真好听,不过。。。就是听着有些难受”小鱼害怕木羽在他被剔一事上多问,便扯开了话题。

木羽笑了笑,她两世为人,心智却是小鱼比不了的,小鱼这点打算在她面前透得就跟清水中的鱼一样。不过,知道小鱼也是害怕自己担心,心中泛着暖意,木羽也没戳穿小鱼的心思,而是开口回答小鱼的问题:“那歌谣呀,是姐姐很小的时候从一位老婆婆那儿学的,因为听着好听,便记了下来。听那老婆婆说,她是从很远很远的地方来的,这是她家乡中的歌谣。所以,小鱼没听过很正常”

“哦~~”小鱼点了点头,似乎懂了。原来是个老婆婆教羽姐姐的呀,怪不得我没听过呢!

抬手摸了摸小鱼的脑袋,木羽正想继续说话,但这时,她的眼光突然一凝!

天际,一颗流星拖着长长的焰尾,划破夜的寂静。而这颗流星,在木羽二人眼中却是在不断的放大。那流星竟然要坠落到附近!

“流。。。流星!”木羽的声音微微颤抖,有些惊恐。她可不会忘记,是什么让她到了这个世界!

突然,木羽觉得,自己难道是流星吸引体?为啥看见的流星都死命往她附近跑?

眼见那流星离自己越来越近,木羽二话不说,一下就将神色有些痴迷的小鱼扑倒。

“砰!”那流星坠地,但却和木羽想象中的不一样,没有地动山摇,没有轰然巨响,有的只是一声轻响,如石子坠地般。

“咦~~~居然。。。没死!”木羽有些惊喜,她可看见那流星是奔着她这方向来的,在这么近的距离下,她居然没死。这让她惊喜之余,脑子开始清醒,有了迷惑。

小鱼被木羽压着,伤处火辣辣的痛,小脸忍不住拧做了一团,却咬着唇不发一声。

木羽也发现了小鱼的痛苦,急急起身,将小鱼扶了起来。随后,她四处打量起来,寻找着那有些诡异的流星。

木羽视力很好,即使只有微弱的月光照亮,她也能较为清晰的看起四周的一草一木。

很快,木羽便在一片草堆中发现了一枚令牌。

看着静静的躺在草堆中的令牌。木羽越发的疑惑,心想:这难道就是那流星的原型?令牌状的流星?怎么可能!

想了一会儿,木羽走到了那令牌前,仔细观察者那令牌。

那木牌非铁非木,通体漆黑,有凸纹在牌面上。只是。。。仿佛有一层奇异力量阻拦,任木羽瞪大了眼,她也不能看清那凸纹到底刻地是什么。

见不能看清,木羽便她是不是该拿起来看看?

可上辈子的知识告诉她,流星从天降落,经过摩擦生热,其中温度会极高!如果她一爪子抓住那令牌,她这黑糊糊的小手定会直接汽化掉!

不过,这令牌下的枯草并没有被灼烧,而且,她蹲在这令牌附近也没感觉到温度有什么变化。。。

所以,经过分析,木羽对着令牌唯一评价就是——诡异!无论是那不能看清的花纹,还是四周没有上升的温度,都透着诡异!

好奇心会害死一只猫!秉持着绝不冒险的精神,木羽决定——不动那令牌!

而这时,小鱼也走到了木羽身边,蹲下看了看那令牌。这小人儿显然没有木羽那么多的顾虑,见木羽没动,伸手就往那木牌抓去!木羽只是一愣神,那令牌就呆在了小鱼手上。

“不要!”木羽惊叫一声,一爪拍在了小鱼哪令牌的手上,小鱼手上吃痛,那令牌便掉在了地上。

小鱼眨巴眨巴大眼睛,看着木羽,很是无辜。羽姐姐这是怎么了?

木羽张嘴,正想说些什么。一个让她和小鱼极为震撼,也是改变了她二人一生的一幕发生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