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越界仙痕

更新时间:2020-10-17 15:25:46

越界仙痕 已完结

越界仙痕

来源:落初 作者:愤怒的小脚 分类:仙侠 主角:庄胡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越界仙痕》是愤怒的小脚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庄胡,书中主要讲述了:空中飘浮着蘑菇云,天地间生存着各种人。  她不过是希望可以静呆某处以宁静平和的心态坐看云卷云舒。  然而……世间许多事情的关联隐匿在一个巨大的蜘蛛网中,撩一根,动全部。  巨网震动,辗转波及,不知何处止,何处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就如庄道人说的一般,约是未时过去大半的时候,马车便已经行到了峻州城南门之外的大道上,鬓胡大汉观望着前方官道上将入城门的人群拥簇,便是将车速放到极慢,待马车渐渐驶近从各路汇集在城门外排队进城的人群时,吵杂混乱的各种声响便也是传入了马车之中冉初见的耳里。

她目光闪烁着好奇与期待,忍不住问庄道人:“我能掀开帘子看看外面吗?”语气中夹杂着些许恳求意味。庄道人点了点头,算是应允了。于是冉初见迫不及待的坐到了车帘旁,掀起一片帘角朝外望去。

前方的人群稍显拥簇,约是城门外设有三处关卡,于是队伍也就被分排为三列,每一列间隔着一小些距离,城门只敞开了大中门,两边侧门却是封闭的,等待着被检阅的人们衣着各异,有看起来华贵气派的商人客旅,也有布衣麻褂的普通民众,当然也有背挎器具的江湖人士,但这些江湖人士背挎的器具大多是用布料包裹起来的,并未见到有人将大刀金枪之类的东西明晃晃的提在手里。冉初见想,或许这个帝国与地球之上那一千几百年前的大唐一般,并不禁武,甚至还鼓励和提倡习武,官方对于携器等等也只是有着一些明里面上无关紧要的限制。譬如说,可以带刀,但不可以随便出鞘;可以挎弓,但不允许随处上玄;可以搏斗,但不允许波及他人;

这三条相较不远的列队当中也是有不少马车的,鬓胡大汉则选择了最右侧的一列队伍跟上,进城的检查无非是看看行李,报晓身份、祖籍、来处、去处,既然不限制带武器之类的东西,便是截查一些涉及城中众民安危,类似批量剧毒、军用弩具、以及备过案的失物等等物品。

“先生,过关要检查什么吗?”冉初见放下帘子回头问到。

“自然要,不过只有男子要出示“狮牌”,女子便是不用出示物据的。”

“为什么?”

“因为我们琉国之内,女子大多安分、娇贵,少有女子独自在外行走,女子若行远门大都有男子陪伴而行……”

冉初见心想“是有分男尊女卑吗?”嘴上却说:“女孩子没有人陪同就不能出门么?”

“倒不是,琉国虽然民风淳朴,但女子一人出远门还是不太妥当……”

冉初见点了点头,又转回身子掀开帘子一角观察起来,关卡处的检查似乎很松懈,马车前方的队伍渐渐变短许多,冉初见目光四处游离,眼前所见之人的装扮以及谈吐和举动对她来说都是很有看点的,自来到这个世界到一刻钟之前,她也不过见过冯家一家以及庄道士和鬃胡大汉寥寥数人而已,此时眼前一大片人都穿着类似汉服的长袍宽袖,冉初见觉得自己好像误入了演古装大片的拍摄现场……

又过了片刻,终于轮到查阅自己所乘的马车了,冉初见有些紧张的放下了帘子,下意识往车厢里面靠了靠,庄道人则仍是不动声色地坐在那处。

一名略有些肥胖的侍卫掀起了车帘,打量了番马车里头的人后道:“大名、祖籍、来处、去处一一报来便可,若有狮头牌便出示一下,后面还有很多人要进城……”

庄道人也不答话,只伸手在左边袖子里掏了掏,然后亮出一快型为狮头的银质物件,那侍卫接过看了几眼,便是又递回给了庄道人,嘴里道:“银狮牌,便是不用检查了车厢了。”

那侍卫说完放下帘子退开了,车厢外又传来他对鬓胡大汉以及自己的同袍说的话。

“记得进了城后要减速御车……放行吧,里面的人持有银狮牌,只需登记车夫的。”

…………………………………………………………

马车缓缓驶过城门,进入了峻州城内,接着渐渐将城门甩在身后老远向着东北方向行去……

冉初见再次得到应允掀开了半角帘子,这才进城片刻,便是见到了许多亭台与楼阁,她回忆了自己对古代建筑风格的所知,略作对比判断了一下,觉得这些建筑的风格倒是也与地球上秦汉时期的建筑风格有些雷同,颇显大气与雄伟,但她毕竟没有身在秦汉时期过,对此也不太好肯定,只觉得眼前所见,还比较算是自己中意的。

“最怕的不是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最怕的是这一切都是虚幻……”

心中忽然闪过这样一个念头,冉初见有些失落的放下了帘子,再次退回了车厢角落,一旁的庄道人捋了捋自己那一小撮稀疏的胡须,便是问道:“怎么不看了?”

“我很困,我可以睡觉吗?”她低着头小声回到。

“用那裹了衣物的黄色包袱做枕头便是了……”庄道人指了指车厢中的其中一个包袱,脸上露出一抹慈祥的笑容,手却是从身后扯出一块栗色的旧棉毯,递给了冉初见。

尽管峻州城内的道路比起境外的要平坦不少,但车身依旧颤颤磕磕,冉初见并不是想睡觉,她不过是某种情绪忽然冲上大脑,又不想被被人瞧见自己神情怪异,她自是知道自己已经死过一次了,得了上天恩赐,但这样的恩赐太让人胆战心惊了,也不知道前路如何,也不知道是梦还是真……

对未来未知的恐惧,还是无可避免地涌上了心头。

上一世,虽然十几年都没能开口说过一句话,但她是听得见的,正常人能够做到的事情她几乎都能做到,正常人能够想到的事情她几乎没有想不到的,也许是因为与生俱来便缺失某种能力的缘故,也许是背后没有双亲的呵护与称赞的缘故,她做任何事情都比别人努力好几倍,付出的艰辛汗水也比别人多好几倍,便是希望藉此遗忘掉深埋在心底的自卑感和孤独感。

可像刚才心中忽然出现的这种迷茫的感觉,确实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呀!

“虽然值得庆幸,但心底真的还是非常害怕呢……”以背对着庄道士的冉初见用手遮挡着面部,眼角流出了两滴剔透的泪珠儿,却是以深呼吸遮掩了小喉咙中的哽咽。

“才来到这个世界几天就流泪两次了……不应该哭的才对……我已经能说话了,而且还有个比福利院院长更慈祥的老爷爷照顾着我……其它的,就先都当作浮云吧……”冉初见想着这些,不知不觉便是睡了过去。

峻州城内的路段比起城外的竟然是要难走许多,从南门到东门附近几十里路程竟然也花费了近一个时辰,一来有些路段要穿街走巷,二来是鬓胡大汉对路径并非熟悉,虽是知道大致方向,但每每遇见转折与岔路也是需要略作分辨。

到达东门附近时已近申时末尾,鬓胡大汉询问过庄道人后便依着旨意找到了一家客栈,这家客栈与别家客栈的格局没有什么不同,名字倒是有些特立独行,叫做——出城客栈。

鬓胡大汉本是不认得几个大字的,但这客栈门匾上的招牌他倒是辩得来,那“城”字便是经常出现在城门之上,用脚指头看几回便也记住了,至于后边那两字,估计就是“客栈”二字了,每家客栈的招牌上都有……他暗想“这‘出城’的‘出’怎会是两个山字,也不知道那冉家小姑娘名字中的‘Chu’字可是这个,一个女娃娃家的名字里起两座山到底什么意思……”

冉初见此时也被庄道人唤醒了,帮着庄道人提了其中一个包袱跟着下了马车,走进客栈大堂,马车则是交由客栈小厮处理。

“我们要一间干净的上房,双床的……”看了眼蹙着眉的冉初见,他心中自是知道这妮子在想什么,她虽然年纪尚小但却是大户人家养尊处优惯的,自然不喜与人同住,但却也不能让她独自一人住一间……于是转头对冉初见安慰道:“你若一人住一间便是不好的,将就些罢,我与铁儿睡便是……”

冉初见听他这么一说,便也是安分地点了点头,于是包括客栈小厮,一行四人便上了楼去。

“冉姑娘你可知道这两字读什么……”行至他们所要住的房间门前,鬓胡大汉指着门边小木牌中的两字好奇地问到。

“前一个字不识,后一个是“中”字。”冉初见装作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完后目光看向庄道人,庄道人随意扫了一眼说到:“便是“履”字了,履中是个地名,在峻州周边,这些房间都是以峻州周边较近的城郡起的名字。”

冉初见目光向着其它门上的木牌上扫了扫,心内说到,“果然都是地名,邵州,柏头,Chun阳……不过“履”字的笔画那样复杂,六岁孩子当然是不应该认识的,还好我反映够快……”

这刻后,三人便是随着小厮的带领进了房间。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