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误长生

更新时间:2021-04-05 11:16:26

误长生 已完结

误长生

来源:落初 作者:林家成 分类:仙侠 主角:魏红金甲 人气:

主角是魏红金甲的小说《误长生》此文是林家成原创的仙侠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在魏国贱民唯一一次前往上界,经受鉴镜鉴相时,鉴镜中出现了天地始成以来,传说中才有的那只绝色倾城的独凤,所有人都在为魏相府的三小姐欢呼,样貌平凡的我纳闷地看着手,如果没有看错的话,在鉴镜从我身上扫过的那一息间,鉴镜中的凤凰,与我做着同一个动作……  本故事绝对HE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缓缓的,他衣袖一甩,在我身不由已地退后几步后,仙使提步朝着楼阁走去。我以为他还是不要我,正犹豫着要不要继续扑上去抱住他不放时,仙使的声音已淡淡传来,“既是早就注定,那就随了你罢。”

啊?

我呆了一会明白过来,当下兴高采烈地跟了上去。

位于青碧山上的这座楼阁,原是一样法宝,它可大可小,置于平地,便自成屋舍。

这种法宝,是上界天人常用的,里面家俱事务一应俱全,我向仙使自荐时,还口口声声说,自己能干,可以为他煮饭洗衣,打扫卫生,哪里知道,楼阁中用傀儡制成的仆役有十数个,再加上仙使早已不食凡间烟火,身上的外袍也是不染红尘的法衣,我之于他,还真除了侍寝,便再无用处了。

明白了我之于仙使,实是多余得不能再多余的人后,我马上有了臊意,忍着不安,我在西厢找了个房间就躲了进去,坐在空荡荡的石床上,我打开仙使所赐的玉简,便修练起来。

这时,已渐渐夜深,天空一轮圆月泄满大地,我闭着双眼专心一致地打坐。这时的我,根本没有想到,这楼阁里的灵气,是外界的十倍有余,而随着我修练,这些灵气已渐渐如雾一样弥漫成形,同时,一道月光从窗口牵引而来,投射到我身上,随着这灵气一罩,月光一洒,我浑身暖洋洋的,一种极致的充实和愉悦,让我再也舍不得睁眼。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慢慢睁开了眼。

这一睁眼,我赫然发现,自己所坐的房间,已积了薄薄一层灰尘,而我自己,更是浑身上下都积了一层厚厚的黑垢,伴随着黑垢的,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恶臭。

咦,这是怎么回事?

就在我又惊又奇时,外面传来一个悠悠的声音,“醒了?出来吧。”

是仙使的声音。

我连忙应了一声是,冲过去打开了房门,随着这房门一开,外面的空气一入,我突然觉得自己臭得不能忍了。

仙使依然是那副憨厚平实的模样,他负手而立,淡淡地看了我一眼后,说道:“引十倍灵气闭关三月,身上红尘垢尽去,若换作别人,少说也踏入了天人之路,你却依然与凡人无异。”

他若有所思地盯了我一会,挥了挥袖,“去洗一洗吧。”

随着他这一袖挥出,我眼前便是一花,再睁开眼,整个人已扑头扑脑地向着水潭中跌去。

我吓得哇哇大叫,随着扑通一声落入潭中,我还在尖声嚎叫,“我不会水啊……汩汩……仙使饶了我罢……汩汩……”

也许是我的尖叫声太过惊天动地,仙使忍无可忍的斥喝声传来,“三尺深的潭水,怎地吓成这样?”

三尺深的潭水?这潭水只有三尺深?

我一怔,猛地双脚直立。

这一站,我才发现,原来这潭水只及我腰部!

我老老实实闭着嘴,整个人缩在水潭中。

因身上恶臭太重,我羞愧了一小会,便高高兴兴地搓洗起来。

这一次,我足足洗了一个时辰,感觉到连指甲缝都变得红润白皙了,这才站出水面。

我朝岸上看了一眼,正羞答答地想着没有衣服换怎么办时,一阵脚步声响,却是两个傀儡侍女捧着衣服走了过来。

我穿上衣服,也许是红尘垢尽去的缘故,我直觉得自己身轻如燕忍不住蹦跳几下,快快乐乐地朝着楼阁窜去。

跑了几步,我无意中对上楼阁光滑如玉的墙壁时,整个人一惊。

玉璧时,出现了一个青丝披到臀部的美丽少女,隔这么近,我依稀闻到少女的身上,传来一种无法形容的,极好闻的体香。

这个少女,肌肤如水般光滑,一双眼眸明亮又纯澈,里面仿佛荡漾着无穷无尽的活力,她柳叶眉樱红嘴,整个人清丽明透,唯一有点不好的就是,那五官隐约有点与我相似……我那看了十七年的平凡相貌,那是沾上一点都显俗。

不对!

这特么不对!

我左看看右看看后看看前看看,好象这附近,只有我一人……

也就是说,玉璧中照出的那小美人,就是我?

我张着嘴与玉璧中的人你瞧我我瞧你一会,突然哇哇尖叫起来。

我一边尖叫,一边胡乱冲着,转眼冲到仙使的房间,看到他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望着我,我冲过去扑到他脚前紧紧揪着他的衣袍,颤声的,“仙,仙使,我变化虽然大了些,可我真是魏枝,是那个除了红尘垢的魏枝。仙使,你要信我!”

除红尘垢,在这个遍地修真的世界并不罕见,便以我的孤陋浅闻,也见识过好一些,可他们最多是添了点仙气,从来不像我现在这般,宛如换了一个人,由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世间少女,变成了一个不输于魏四小姐的美人。

这特么太让人惊骇了!

也不知仙使相不相信我的话?万一他觉得不妥,把我当堕落界的妖女给顺手除了可怎么办?毕竟,我闭关三月却依然是凡人,这已引起他的疑惑了,外表再变化这么大,他不信我怎么办?

仙使低着头一言不发地看着我。

我见他眉头微皱,又是若有所闻,不由伸出爪子摸摸索索又向上爬,我爬啊爬,爬啊爬,慢慢地爬上了他的腰,手指捏了捏,嗯,这肌肉甚紧实,腰线也美,感觉好幸福……呸!这节眼骨上,我这是做什么?

我迅速地收回自己的爪子,拼命眨着被他称赞过的楚楚之眼,一时之间,不知是向擅自捏了他的腰向他道歉,还是继续求他,让他相信我真是一个普通人。

仙使还在皱着眉,冷着一张憨厚看不出冰山原貌的脸,静静地瞅着我。

他实在盯了我太久,盯得我忍不住打起哆嗦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仙使慢慢说道:“刚才你大呼小叫冲过来时,本……我为防你冲撞,特意还给自己加了一层上品防护罩。”仙使眸光深深,“魏枝,你且说说,你这般想扑则扑,想抓我裳便抓我裳,想抱便能抱到……到底是何缘故?”

我思考再三,决定结合自己的人生经验提醒他,“仙使你买到假货了!”对于买假货,我非常有经验,我肯定地点头,“一定是仙使你太温和太好说话,被Jian商骗了。”

仙使嘴角抽了抽,他正要说话,一个清亮的女声温柔地传来,“仙使可在?魏凌月,魏静月求见。”

居然是魏三小姐和魏四小姐来了。

要说这个魏都我最怕谁,魏府这两位小姐是一定有份。此刻听到她们的名字,想到我面貌大改,也不知会被她们编排成什么去。于是我立马打了一个哈哈,朝着仙使诌媚地说道:“仙使要接见两位相国府的小姐,魏枝位卑人丑,还是避一避的好。”

话没说完,我身子一转便准备开溜。

我溜啊溜,溜啊溜,眼看三步并两步就要冲到偏殿了,突然背心一紧,整个人像乌龟一样被扣背提起。

……

这是魏相府两位小姐第一次来青碧山。

上次在相府外,仙使那一走,着实让魏三小姐丢了一个大人。

不管众人当面如何,背后却是纷纷说着魏三小姐的那个凤凰,是她自封的。如果她真有那么珍贵,仙使不可能不给她面子。

丢了那么大脸后,魏三小姐自是对仙使恨之入骨,而魏四小姐把事情原由跟魏相说过后,魏相虽然非常宠爱这个三女儿,还是免不了一阵教训。

因此种种,魏三小姐修练上遇到难题,已不愿意前来请教,她选择去询问皇宫里的那些供奉。

可惜,那些供奉所知极为有限。魏三小姐在照着玉简修练了三个月,发现进展与魏四小姐没有区别时,终于忍不住了。这一天,她便带着魏四小姐,以及十几个一同修练的少年,再加上风度翩翩的明三公子等人,来到了青碧山。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走到青碧山脚下时,温润俊秀,翩翩如玉的明三公子,一眼看到了局促地坐在茶棚里的魏枝的母亲和弟弟魏叶。

他轻咦一声,挥了挥手,示意仆人上前。

不一会,那仆人便领着魏母和魏叶过来了。

母子俩先前不知是谁家贵人有找,这一定神看到是明三公子,母子俩的脸色便是一变,顿时不好看起来。

明三公子也不计较,温文尔雅地问道:“魏伯母,阿叶,你们这是?”

年已十六的魏叶浓眉一竖,正要冷笑,一侧的魏母已挤出一个笑容,“阿枝不见了,我们听说她是仙尊赐为甲等的三十六人之一,平常是要在仙使身边听教的,便想着她可能来到青碧山了,所以过来找找。”

魏母在提到“仙尊赐为甲等”几个字时,双眼亮度惊人,一旁肥胖的魏叶,也是胸脯一挺,一脸的兴奋。

明三公子看了这母子一眼后,连忙说道:“既是这样,不如伯母和阿叶上我这马车,我们一道拜见仙使去?”

这一次,魏母还来不及说话,魏叶已毫不客气地回话了,“不必了,这里离山顶不远,我们走得上去。”说罢,他扯着魏母离了开来。

明三公子看着这母子俩远远退到一侧,直到他们的队伍过去了,才跟在后面,不甚在意的笑了笑。

魏三小姐这一行人,声势浩浩荡荡,来得也极快,不一会,他们便爬上了青碧山,站在了仙宫外的白玉广场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