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入我神籍

更新时间:2023-01-23 19:52:18

入我神籍 连载中

入我神籍

来源:落初 作者:酒廊饭袋 分类:玄幻 主角:殷立殷 人气:

火爆新书《入我神籍》是酒廊饭袋所创作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殷立殷,书中主要讲述了:世本无神,因籍而生。三界未分,因籍而定。这里是诸神黎明,神的时代正悄然开启。PS:神籍类似于封神榜,是至尊法宝。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厅,展示台。

走来四个黑甲女子,分别站在展示台的东南西北四个方位。

这四女目如寒冰,手操刀兵,一看就是修为极高的修士。

等四女站定,从地底升起两个拱柱,柱上奉着两件物品。

这就是今晚出售的宝贝,一个是通灵液,一个是紫河车。

大厅观宝的客人们纷纷拥上前来,在围栏外细细观摩。

有些人止不住的脱口说道:“好东西!果然是美人蛟的紫河车,这美人蛟是四阶魔兽,可不好对付,非三品洗髓境不能抗衡,这……这宝贝好,好得很。”

有人接口:“是啊,这宝贝也拿来出售,敢情卖主穷疯了吧,这东西吃了,不仅提气养元,对修练大有裨益,而且比养颜丹更具驻颜效果。咦,这通灵液有些不对劲,啊!大家快看,这……这居然是五品通灵液!我的天啦,老子这辈子还是头一次遇见。”

听这人一声喊,大家伙都把目光投向了通灵液。

可不,拱柱之上明明白白写着“五品通灵液”。

要知道,炼取五品,需要备齐三种罕见的药材。

第一种,水月镜花,生长在水里,冬季月夜开花。

第二种,熔岩火藻,生在熔岩池,夏季午时出藻。

第三种,含羞草,最是难寻,长在百米土层之下。

通灵液的品阶高低,因药而异,采用水月镜花和熔岩火藻也可炼制,只不过用此二药最多可以炼出三品,像五品这种稀世宝贝非要含羞草的中合作用才能炼取出来。

拍卖开始,一个驼背老妇走到展示台,手持木槌敲打钟玲:“各位,拍卖期间莫要喧哗,都请回座吧。第一件拍卖的商品是美人鲛紫河车,底价五万金,请各位踊跃竞拍。”

“五万。”

“六万。”

“七万。”

大厅有钱的主不少,都竞相喊价。

而东西南北四个包厢却没有动静。

没有真正的大财主竞价,紫河车仅以八万金就敲槌定音了

说来也对,五品通灵液不仅仅可以助人通灵开脉,也有几率帮修炼者破除屏障晋级到更高的境界,相比美人鲛紫河车,这通灵液自然就宝贵多了,大家伙积攒钱财舍小博大,也是正常的。

看清形势,殷羽臣不由为之揪心。

他没料到此次出售的是五品灵液。

而自己带的金币显然不足以竞价。

想到此行恐怕要空手而归,他坐在包厢里,手按额间不停摇头。

他记得三十年前去帝都给儿子购买通灵液,当时此液明码标价的摆在商铺里,他只付了十万金币就买到了一瓶三品通灵液,那个时候买卖双方简单清楚,哪像现在的拍卖,硬将不值当的东西拍出天价。

“该死的彩云楼,吃人不吐骨头!”

殷羽臣心气不顺,忍不住暗骂一声。

这彩云楼兴起于十五年前,在此之前从来没有拍卖这档子事。

严格来说,拍卖就不是这个世界该有的东西,稀奇古怪,让人无法理解。

看着阳台上孙儿的身影,殷羽臣咬咬牙决意一搏。听到展示台上的驼背老妇说出通灵液的底价是二十万金币,他忙拍打扶椅,先声夺人的喊:“老夫出价三十万!”

喊价三十万,意在虚张声势,显示有充足的钱财。

只有震撼到在场所有人,才不会有人与他争抢。

他这一招,确实凑巧,喊价声一出,全场哗然。

“这是哪个,出价这般阔气?莫非是燕国公?”

“在雷泽城,除了燕国公,谁有这排场。”

“你们说的不对,这声音可不像老国公。”

“这就怪了,不是老国公,那会是谁?”

大厅的客人们伸直脖子望着北边的包厢,可惜阳台上挂着帘子,看不见喊价之人,而阳台上的殷立就成了所有人议论的焦点了。此时,就连其余三个包厢的贵宾都忍不住好奇,掀帘出来看了看。

这时,展示台上的驼背老妇喊了声肃静。

而后说道:“北厢房的客人叫价三十万,还有谁出价高过三十万的?没有吗?三十万金一次,三十万金两次……。”

没等驼背老妇话尽,燕小小咯吱笑喊:“四十万!”

殷立怔了一下,心里一急,也喊:“我出五十万!”

两个少年在阳台上这么一喊,犹如雷击,震撼全场。

所有人都张大嘴巴合不拢嘴了,要知道五十万金可以供普通人家锦衣玉食十几辈子,今晚到场的客人都是有钱的主,可也没有几个拿得出这么多金币的。大家伙都傻傻的看着殷立和燕小小,均是一脸的不可置信。

谁会想到竞价的是一男一女两个少年。

都在猜想,竞价的是谁家的公子小姐?

在众人注视之下,燕小小朝殷立拍手大笑,笑声带着稚气:

“好玩好玩,你出五十万,那我就出六十万。”

话声刚落,从燕小小身后的包厢里闪出一个中年男子。

那男子啪的一声敲打燕小小的脑袋,训道:“败家的憨货,谁让你喊价的!”

燕小小缩起脖子,可爱滑稽的摸摸疼痛的头:“哎啊,我怎么喊价了呢?我……我刚看他那边喊,觉得挺好玩,也就跟着喊了。殷立哥哥,对不起啊,我……我看见你喊,我就没忍住,我好像把价叫高了,你不会怪我吧。”

那敲打燕小小的男子打量着殷立:“十里乡侯有的是钱。”

这男子叫燕兆鸣,是燕国公燕丰的长子,同时也是燕小小的伯父,此人向来眼高于顶瞧不起相邻的殷人,故而称呼南阳侯为十里乡侯,言语不恭,刻意贬低戏弄。

“你说什么!”殷立大怒,手按护栏,捏得咯吱作响。

十里乡侯四个字对于殷人来讲,是难以忍受的禁忌。

少年身为殷地世子,自然听不得这般赤裸裸的羞辱。

“怎么,难道我说错了吗。”燕兆鸣似笑非笑说道。

殷立本想开骂,这时殷羽臣掀开帘子走了出来,笑盈盈的说道:“世子爷当然说错了,老朽忝居南阳,偏安一隅,穷得叮当响,哪比得过燕国公府家财万贯。既然世子爷对通灵液有意,我应当知难而退,这价我就不……。”

他想说“这价我就不往上叫了”。

岂知话没落音,殷立突喊:“七十万!”。

听喊,殷羽臣惊得双腿发软,险些瘫倒。

大厅以及各包厢均惊咦的“哦”了一声。

要知道,彩云楼兴盛十余年,还从来没有拍出七十万之数。

五品通灵液的价格最高也高不过三十万,即使争相拍卖,价到五十万也该到顶了,如今价至七十万,完全超出所有人的意料,更何况殷羽臣哪来这么多钱,孙儿如此胡来,当真把他吓的不轻。

“哈哈哈……,我说什么来着,还是侯爷阔气。”

燕兆鸣眼角瞟上,一脸不屑,话说得阴阳怪气。

“笑什么,有本事你往上叫个试试!”殷立趾高气扬,反唇相讥。

“你……!”燕兆鸣气得吹胡子瞪眼,哑着嘴巴说不出话来。这时候通灵液已是天价,再往上喊就是名副其实的傻蛋,他可不想当这冤大头,于是拉扯着燕小小进了包厢。

展示台上的驼背老妇一锤定音。

殷羽臣听见锤声响,脸如死灰。

殷立把爷爷拉进包厢,说道:“爷爷,你别担心啊。”

殷羽臣也不责骂,只道:“你太胡闹了,怎么就敢漫天叫价。”

殷立道:“孙儿没有胡闹,别人说我骂我都行,可爷爷你是南阳侯,别人对你不敬,就是看不起我们殷人,俗话说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孙儿只想让那些狂徒知道咱殷人可不像他们想象的那么好惹的。”

可不,就因为先祖是个车夫,殷人世世代代受人白眼。

在那些封国诸侯的眼里,南阳侯的名头就该低人一等。

不过这种糟糕情况,其实已经有所好转了。

二十年前殷立的父亲殷名曾在帝都轰动一时,殷人的地位也水涨船高,有所提升,最起码得到过天子和太后的褒奖,那时诸侯们虽然心有不服,但对殷人的傲慢态度还是稍有收敛的。

就像刚才燕兆鸣,虽说无理,说话却也没带脏字。

这要换在二十年前,何止无理,只怕早就开骂了。

殷羽臣看了看孙儿,觉得他小小年纪就有如此骨气,倒也倍感欣慰。他抚须笑了笑,说道:“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这话你爹也常常挂在嘴边,可是立儿,你争的口气价值七十万啊,爷爷囊中羞涩,可付不起这笔账。”

“爷爷不用为钱的事担心,我想好了,一会儿彩云楼送宝过来,我就说是我贪玩胡乱喊的,爷爷是南阳侯,量他们也不敢动粗吧,大不了赔些损失。”殷立思路清晰,小时候顽劣的性子又浮上脸面。

“耍赖,亏你想得出来。”

殷羽臣心里这么想,埋思回顾着。

只觉孙儿的脾性是越来越像儿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