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狐师

更新时间:2020-06-30 08:46:57

狐师 已完结

狐师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小保安 分类:玄幻 主角:陆铭王叔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小保安原创的玄幻小说《狐师》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陆铭王叔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谁说不能拜狐狸为师,这只狐狸不但修为高深,最重要的是化为人形后貌美如花,这个师傅拜的太直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陆铭看了一眼白狐,然后恭敬的站在了白狐的面前,等待着白狐的话。

白狐看着眼前的陆铭,脸上的神情丝毫不变,随后便对着陆铭说道:嗯,不错,比起上一次有了很大的提高,不过不能够因为这样就沾沾自喜,对于你来说,你现在的实力还是太低了,虽然这里是人间,不过在人间还是存在着很多的修仙高手,所以你还是要努力修炼,争取早日突破天阶,而且在人间的话天阶也许是一个最为强大的高手,但是在其它的位面的话,天阶高手比比皆是,光是在丹阳宗就有着很多的长老是位于天阶高手的!

陆铭听着白狐的话,心中明白白狐所说的话中的意思,脸上的神色更是一片的凝重,陆铭知道,白狐说的话并没有夸大其词,虽然自己没有出过这个小镇,虽然自己也没有见到过真正的高阶高手,不过对于陆铭来说,他见到了最为厉害的高手,无非也就是自己面前的白狐了。

而如果说是曾经还没有自爆妖丹的白狐的话,那么确实算的上是一个高手,然而现在的白狐因为自爆妖丹,实力现在也只不过只是突破了玄阶而已,面对未来的未知之路,他们所能做的便是不断的修炼,然后再修练。

放心吧,师傅,徒儿一定不会让师傅失望的,一定早日帮助师傅得到混元珠,然后让师傅聚集妖丹!陆铭的心中对于白狐没有丝毫的异心,对于陆铭来说,白狐无疑是给了陆铭第二次的生命,修仙对于陆铭这样的一个小小的秀才来说是从来都没有想过的,然而此时的陆铭却是已经踏上了修仙之路,所以陆铭对于白狐是有着感激的,而自从陆铭见到了化作人身的白狐之后,白狐绝世的容颜便深深的烙印在了陆铭的心中,深深的额挥之不去。

听到陆铭的话,看着陆铭眼中坚定的神情,白狐方才对着陆铭点了点头,白狐的心中也明白,陆铭是值得她去信任的人,她相信陆铭是不会伤害她的。

好了,你早些休息吧,明天还要给孩子们上课修炼呢!白狐眼看着天色已经不早了,不禁对着陆铭说道,对于陆铭又要给孩子们上课,又要修炼,这样疲惫的忙碌着,白狐对于陆铭的一切还都是看在眼里的,但是白狐更是知道,对于教孩子们上课和修炼这两者都是不能够耽误的。

听了白狐的话,陆铭的心中不禁一阵的温暖,虽然白狐对于陆铭说的话,依旧是冰冷冷的,但是话中却是有着浓浓的关心,而陆铭已经很久没有被人这样关心过了。

在陆铭看来,白狐这样对于自己的关心,着实让陆铭的心底掀起了一层的不小的波浪,而对于白狐更是有了一种异样的情愫。

随后,白狐便走到了床边,然后双脚盘起来坐到了床上开始闭眼修炼起来,陆铭看了一眼已经闭上了眼睛,然后开始兀自闭眼修炼起来的白狐一眼之后,方才也走出了房间,然后朝着隔壁的房间走去。

陆铭走进房间之后,便也早早的上了床,因为之前刚刚联系了霹雳掌,所以还是有一点的疲倦的,想着白狐说的话,想着白狐对于自己的关心,陆铭的心中便非常的高兴。

这一次陆铭听了白狐的话,并没有再熬夜,而是乖乖的上床然后休息睡觉了。

只是陆铭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很久很久都睡不着,原因只不过是因为今天陆铭看到了白狐的人身,那一张绝世的容颜,现在想来还在陆铭的脑海之中挥之不去,那一头如锦缎一般的黑色长发,一身干净简单的白衣,一张清冷高贵的绝色脸庞,婀娜的身姿凹凸有致,身上是那雪白的肌肤吹蛋壳破。

所有的一切在陆铭的心中都变得好极了,美极了。

不过此刻陆铭却是真的失眠了,在床上躺了很久很久,翻来覆去很久之后,却是依然没有办法入睡。

脑海中依然是白狐的身影,那一双清亮的眼眸更是深深的烙印在了陆铭的心头。

想象着第一次见到白狐转身的那一瞬间,陆铭还是没有办法从那一次的惊愣中回过神来,陆铭还是觉得深深的震惊。

虽然陆铭没有见过多少的美女,但是在陆铭的心中仍然觉得白狐的美丽是任何人都没有办法匹敌的,对于白狐,陆铭的心中依然充满着浓浓的震惊。

想象着再过不久白狐就又会变成原来的样子,陆铭的心中便有着稍稍的失落,对于陆明来说,他多么的希望白狐就可以永远维持着漂亮的身影,那样对于陆铭来说便是一种说不不出来的幸福了。

而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陆铭才会更加的渴望得到丹阳宗的镇宗之宝混元珠,因为只有得到了混元珠,他才能够让白狐维持人身,想到这里,陆铭的心中暗暗对着自己发誓,他一定要更加的努力修炼,争取早日进入丹阳宗,然后得到混元珠。

然而想要成功的进入丹阳宗,成为丹阳宗的入室弟子又岂是一件容易的时间,光是眼看着大龙王朝的国师在人间来说,已经是如此厉害的高手,也只是丹阳宗的外室弟子而已,而要真正的成为丹阳宗入门弟子,那么陆铭便需要付出比常人更加多的努力和汗水,才能够在修炼这条道路上走的长远。

然而修炼对于陆铭这样的为普通人类来说,又岂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呢。

整整一个晚上,陆铭都没有办法安然入睡,脑海中亦然不断的想着关于白狐的美丽身影,当然还有着他要如何才能够帮助白狐拿到混元珠的事情。

陆铭的这一个夜晚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直到天边露出了点点的白光,陆铭才在自己的思绪中沉沉的睡去,也许是终于抵不住了心中的那一个疲惫,毕竟劳累了一整个白天,晚上又练习了新的功法,在身体上自然还是有着稍稍的抵不住的。

不过陆铭现在的身体确实比之以前已经好上了很多,这也是陆铭心中颇为高兴的一个事情,毕竟自己的身体好了,那么自然以后也就可以修炼一些高深的功法了。

要知道修炼高深的功法很大的程度上在于自己的身体体质,如果陆铭有一个很好的身体的话,那么无疑就可以练习很多高深的功法,那么自然也就可以成功的突破。

陆铭一直想象着自己什么时候可以突破黄阶。

然而陆铭毕竟只是一个凡人,有些事情还是想的太过于简单了,单单凭借着大龙王朝国师此人身为丹阳宗的外门弟子,此刻也只不过只是停留在黄阶八段的地位,可想而知,人类想要修炼是一件多么的困难的事情。

此时的陆铭虽然已经有了黄阶二段的实力,可是陆铭也只不过才刚刚跨入了黄阶二段而已,修炼进阶越是往后,越是难以进阶,有些修炼者花费了上万年,上千年的时间,都没有办法突破黄阶,进入玄阶,然而也有着一些天资奇特的修炼者只不过短短的几年或者十几年的功夫就跃入了玄阶,所以修炼除了自己刻苦的修炼之外,还有的靠的便是自身的身体体质。

然而那些后者,能够在短短的几年或者十几年、几十年的时间里就能够跨入玄阶的又有几个人呢。

也许几十万人,几百万人之中才有这那么一个特殊的存在,然而这样的修炼者如果只是单个的话那么也不敢在大路上行走。

因为这样的天资聪颖的修炼者被人知道之后,要么就是想请你加入他们的门派,如果你不加入的话,那么你便只有死路一条,毕竟任何一个门派都不希望在未来之后又一个强劲的对手危害到他们的生命安全。

所以就算是一些天资不错的修炼者要不就是被无情的杀害了,要不就是被收到了一些门派之中进行调教。

然而其中还是有着一些天生就适合修炼的修仙者是常年隐居在深山密林中的,只是因为他们天生就是喜欢修炼的人,他们喜欢大自然,而深山密林中的灵气浓厚度也会比之外面浓郁的多,所以那些地方也真是真正适合修炼者修炼的好地方。

等到陆铭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天外的颜色已经完全大亮了,看了一眼门外透过窗户洒进来的亮光一眼,陆铭方才醒悟过来,今天有史以来第一次的睡了一次懒觉,于是陆铭便立马从床上蹦跶了下来,然后快速的穿上了衣服,打开房门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半响之后方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原本陆铭以为他迟到了,然而现在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之后,才发现还早,不过此时天色已经大亮了,也快要给孩子们上课了,所以这一个早上陆铭没有再去练习。

陆铭刚刚想要转身去厨房做早餐,转身朝着白狐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白狐房间的房门仍然紧紧的关着。

想着或许白狐现在还在闭眼,所以也就没有打扰,而是转身朝着厨房的房间走去。

早上陆铭一向都吃的很简单,和白狐在一起的时候,陆铭也是做得非常的简单,不过本来这一个月的时间,陆铭自己一个人都是很随便的吃一些前一天晚上剩下来的冷饭菜,不过现在白狐出关了,那么便不能够和以前自己一个人的时候那样吃了。

毕竟陆铭的心中是真心的将白狐当做了师傅的,等到陆铭将早饭做好了,然后端到了白狐房间里的时候,果真如陆铭心中所想的一样,此时的白狐又变回了原来的狐狸样子,躺在床上蜷缩成一团,陆铭看着白狐蜷缩成一团的身影一眼,然后将早餐放到了桌子上,走进了床边,静静的看着白狐沉睡的样子,不禁看痴了。

陆铭仿佛看到了那一个幻化成绝色女子样子的白狐,安静的躺在床上安然的入睡的样子,陆铭就那样傻傻的愣在了床边,然后看着床上的白狐,直到白狐从睡意中醒了过来,陆铭都没有发现。

白狐一整个晚上都在修炼,因为刚刚突破黄阶,所以身体之内的灵力还不是很自如,自然白狐用了一整个晚上的时间才适应了自己身体内的灵力突破,后来也是在天亮了之后才迷迷糊糊的睡了一会儿的功夫,也许是这一个月的修炼的关系,也许是白狐已经习惯了和陆铭生活在一起的生活,所以陆铭开门进来的时候,白狐依然在沉睡着,丝毫没有醒来的迹象。

此刻当白狐从朦朦胧胧中转型了之后,便看到了傻傻的愣在自己床边的陆铭,当下一惊,不过立马便恢复了正常,然后和如前如出一辙的声音便从白狐的口中发了出来,不过白狐并没有说话,只是干咳了几声,好让陆铭恢复神智:咳咳

陆铭听到白狐的咳嗽声之后,方才从傻愣愣的表情中恢复了自己原本的思绪,而后陆铭的脸上便瞬间红了整个脸庞。

本来陆铭便是一个容易害羞的少年,此刻又被白狐发现了自己的偷窥,而且自己还傻愣愣的看了半天,震惊了半天,被白狐发现了之后,陆铭的脸上自然是有着一些的不自然的表情。

当下红了整个脸,然后支支吾吾的对着白狐小心翼翼的害羞着说道:师师傅

看了陆铭红了的脸一眼,白狐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对着陆铭轻声的嗯了一声道:嗯!

虽然白狐与往常的神色一样,但是语气中却是比之往常柔了一份,也许这一点连白狐自己都没有发现,不过白狐和陆铭一人一狐之间的关系确实在两人都不知情的情况下发生着细微的改变。

然而此时两人确实一点发现都没有。

听到白狐轻声的嗯了一声之后,陆铭的脸上还是依然羞红着连,然后对着白狐说道:师傅,早饭我放在桌子上了,我我先去给孩子们上课了,中午再回来!

陆铭说完,便不等白狐回话,转身就打算离开房间,不过陆铭在走到房间门口之后,方才心中想起了什么事情,然后又转过了身子,看着床上已经支起了身子的白狐说道:师傅,你这段时间修炼闭关,孩子们好久没见你了,天天都想着你,念叨着你呢!

陆铭对着白狐说完之后,便静静的看着白狐,本来以为白狐是不会回答他的话的,不过让陆铭没有想到的是,白狐居然说话了。

嗯,知道了!白狐看了陆铭一眼,然后仍然冰冷的对着陆铭说道。

虽然白狐只是轻轻的说了四个字,而且还是没有半点情绪的,但是对于陆铭来说,这四个字却是极其的有分量的四个字。

生活了那么就,陆铭早就知道了自己师傅的性格,虽然白狐平日里都是一副严肃的冰冷的样子,其实白狐非常的善良,之所以总是冷冰冰的严肃的样子,那也只不过是为了保护她自己而已,这一点一开始陆铭还不是很清楚,不过随着时间的流失,现在的额陆明却是对于白狐的性格非常的了解。

陆铭心中明白,此时的白狐是需要保护的,而且陆铭更是明白,丹阳宗的那些个人还在不停的追踪着自己师傅,而如果白狐一旦被丹阳宗的人发现,或者被其他的修仙者发现的话,那么势必只有死路一条,想到这里,陆铭脸上的神色便又是沉了一沉。

陆铭知道绝对不能够让任何人发现白狐的身份,而不管谁想要伤害白狐,想要伤害他的师傅,他陆铭也绝对是不会允许的,就算是搭上了整一条性命,陆铭依然会毫不犹豫的保护白狐,不让她受到一丁点的伤害。

这便是陆铭对于白狐的心,然而陆铭心中的而一切所想,此时的白狐却是一点都不知道。

对于此刻的白狐来说,她从来都没有想过陆铭对她会有着什么样的感情,纵然一开始白狐也只不过是利用陆铭的善良,利用陆铭这个人,然后帮助她夺得混元珠而已,纵然再后来白狐和陆铭相处的这一段时间里,白狐心中明白陆铭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少年,如果假以时日,也定能够在人间有一番的作为。

但是这一切也并不能够让白狐放弃得到混元珠的决心,而也许也是因为白狐自生来便是妖族,所以对于人类,白狐在心底的内心深处还是有着一丝丝的堤防的,堤防着人类对于她的伤害。

看着已经走远了的陆铭一眼,白狐方才从床上跳了下来,然后跳到了桌子上,看了一眼桌子上放着的陆铭亲手做的早餐,这几个月的时间里,一直都是陆铭照顾着她,她的一切吃喝都是陆铭所安排的,虽然陆铭给她的都不是什么山珍海味,比起之前她所吃过的那些饭菜差的太远太远了,然而白狐的心中有时候向来却是有着一份难得的幸福和快乐。

山珍海味最好吃,但是吃完了便也就没有什么了,而陆铭给她准备的饭菜虽然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却是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幸福与安然自得。

这不禁让身为妖族,一向都不是很懂的人间的七情六欲的白狐有着丝丝的不明所以,白狐不知道心底深处的那一种异样的感情代表着什么。

想到这里,白狐不禁皱了皱眉头,然后将桌子上碗中的食物快速的吃进了肚子里,而后白狐继续跳下桌子,然后来到了小院子里。

在房间中呆了这么久,白狐还真是好久都没有出门看过外面的天色,呼吸过外面的空气了,此刻白狐在小院中安然的大口呼吸了几口新鲜的空气,自然感觉到了一阵无比舒服的感觉,白狐的嘴角不禁微微的扬了起来。

忽然想起刚才陆铭才出门前所说的话,说是那些私塾里的孩子们好久没见她了,想她了,想到这里,白狐的心情还是不错的,想着私塾也不远,就在隔壁没多远,于是白狐便走出了小院子,朝着隔壁的私塾而去。

也许是刚才白狐吃了早饭,然后又在小院子中站了一会儿,所以等到白狐进到私塾里面的时候,陆铭已经在给那些孩子们上课了,白狐站在门外,听着里面的陆铭的声音,然后安安静静的听了一会儿,不知道是谁首先发现了白狐的身影,然后便对着白狐高兴的大叫道:小白狐来了

白狐原先是不打算打扰到陆铭给孩子们上课的,所以才会躲在门外面不进来,然而没想到的是,还是被这些孩子们发现了,而那些本来子啊认认真真的听着陆铭上课的孩子们一听到那个孩子的大声的呼叫声,便立马一个一个的都回过了神来,然后朝着门外的白狐看来,当看到真的是白狐的时候,那些个孩子们就像是捡到了宝藏一般的冲着白狐高兴的大声呼唤道:白狐,小白狐

看到如此热切的场面,白狐的心中还真是被吓了一大跳,白狐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些孩子们竟然是如此的可爱,如此的想念他,当下便从门外走了进去,那些孩子们看到白狐走进了教室之后,便更加热情的抱着白狐,有的用着他们的稚嫩的小手抚摸着白狐身上的毛,有的更是轻抚着白狐的头,孩子们的脸上堆满了浓浓的笑意。

小狐狐,你身体好了没,我们大家都好想你呢!虎娃看着白狐走进了教室,当下便跑到了白狐的面前,然后关心的嘟着小嘴对着白狐说道。

白狐听到虎娃色话,心中一动,知道虎娃在自己闭关之前来家里看过她,当下便对着虎娃点了点头,然后蹭了蹭虎娃可爱的那一张笑脸,顿时惹得虎娃一阵的嘎嘎直笑。

瞬间,整个学堂中,都是孩子们高兴的笑声。

陆铭看着眼前的这一个场面,脸上始终带着高兴的快乐的笑容,看着白狐被所有的孩子们欢喜的抚摸着,陆铭的心中便是觉得一片的温暖。

这一种温暖的感觉,陆铭已经很久都没有尝试过了,然而这一次,陆铭是真的感觉到了心口有着一种东西自然而然的跳了出来,只要看到白狐高兴,陆铭的心中便是非常的高兴。

陆铭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是陆铭唯一知道的便是,他希望白狐能够永远都高高兴兴地。

这一个早上,因为白狐的加入,所以大伙儿都没有在上课,而是和白狐一起在学堂里面闹了半天,半天的时光非常的短暂,但是对于他们来说却是非常的快乐。

这一天的早上,白狐也是过的非常的开心,快乐,不过白狐自始至终都是在一旁看着眼前的那些孩子们不断露出的那一张天真无邪的烂漫笑脸,还有就是听着那些孩子们发出的如银铃般快乐开心的笑声,这所有的一切白狐都觉得好极了,美极了,在妖族,在他们狐族中,她从小到大都没有感受过这样的快乐。

这样的快乐对于白狐来说是非常非常遥远的,那个时候除了修炼便是无止境的修炼,她没有快乐开心的童年生活,在她的世界里只有修炼两个字,因为如果她不努力的修炼那么她就会被族人无情的抛弃,所以在那样的环境中,白狐练就了一颗冰冷的心,而且也因为那些勾心斗角,所以白狐才会如此的不相信任何一个人。

有时候白狐会在心中想着,如果从一开始的时候起,白狐就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普通的人类,那么是不是她也会有着那些美好的童年生活,可以快乐开心的笑和哭,可以肆意的玩耍。

一想起这一些,白狐的眼中总是有着太多太多的情绪,当白狐眼中的神色黯淡了下去的时候,陆铭很快便发现了,陆铭虽然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年,但是常年的一个人的孤儿生活,也是让陆铭感受到了那一种浓烈的悲伤,对于陆明来说,他同样没有过过像这些孩子们一样的童年生活,所以他能够清楚的在白狐的眼中看到很多很多的情绪,很多很多的东西。

和被他深深的压在内心深处的东西一样,孤独寂寞,还有这深深的对快乐生活的向往。

陆铭不禁走到了白狐的身旁,然后半蹲下了身子,将他温热的大手轻轻的抚摸着白狐的头,那一双温柔的大手不禁让白狐下意识的回过了头,当看到是陆铭之后,白狐深深的看了一眼陆铭眼中的神情,有疼惜,有孤独,有寂寞,有着让人疼惜的辛酸。

这一眼,两人眼中的神情却是如此的想象,也正是这一眼,让陆铭和白狐之间的感情在不知不觉间有增进了不少,原来此时他们才发现,他们的内心深处都是一样的,他们的内心都是渴望被爱,但是却不敢爱的人。

而这样两个同样有着孤独寂寞的心的一人一狐,他们的未来,他们的结局,他们以后的所有一切又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整整一个上午的时间,便是在和孩子们无尽的嬉戏玩乐中度过的,快乐的时光总是无比的短暂。中午放学的时候,所有的孩子们还是恋恋不舍的和白狐告别。

小狐狐,你下午还会来吗?虎娃依依不舍的看着白狐,晶亮的眼中泪光闪闪,然后对着白狐问道。

白狐看了一眼小虎娃,心中一动,虽然也有着舍不得,不过她下午却是要修炼,所以上前紧紧的蹭了蹭小虎娃的脸,然后对着小虎娃摇了摇头,小虎娃看到白狐摇头的动作,心中不仅有着稍稍的失望的神色,而后嘟着小嘴,低着头失望的对着白狐说道。

好吧,那我下午放学后去找你玩,好不好啊!小虎娃的眼中看着白狐有着晶亮的光芒。

白狐看到小虎娃眼中的光芒,心中实在是不忍心拒绝,而后便对着小虎娃淡淡的点了点头。

而当小虎娃看到白狐点了点头之后,脸上本来嘟着小嘴失望的脸上立刻便闪现出了快乐高兴的笑容,然后对着白虎说道:那我们就说好了哟,我放学后来找你玩,小狐狐我回家吃饭了!

白狐对着小虎娃点了点头,然后目送着小虎娃离开的小身影,眼中不禁有着满满的疼惜。

看到所有的小孩子们都离开回家了之后,白狐方才和陆铭也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一人一狐都没有说话,白狐是被陆铭紧紧的抱在怀里的,其实陆铭抱着白狐的时候很少,很多时候都是陆铭走路,然后白狐紧紧的跟在陆铭的身旁,不过这一次陆铭却是抱着白狐回家的。

一开始,陆铭以为白狐会反对,会挣扎,但是当陆明抱起白狐的那一瞬间,竟然完全没有看到白狐挣扎,这不禁让陆铭的心底深处深深的感觉到了一丝丝的快乐,心内更是好像被某了蜜汁一般的甜蜜。

回到家之后,白狐便对着陆铭说起了话来,原先白狐一直都没有开口说话,只是怕吓到了孩子们,那些孩子们都是童言无忌的,如果那些孩子们回家对着他们的爹娘一说她能够开口说人话,那么铁定会吓坏镇上的人,他们还会将她当成什么妖魔鬼怪看待,那么自然她在这里就呆不下去了,所以在外人面前,白狐从来都不会开口说话。

除非是回到家里之后,只有她和陆铭两个人的时候,他们才会进行对话。

下午的时间我要修炼,就不去私塾了,晚上你不用给我做饭了,我需要用一天一夜的时间来巩固一下身体之内的法力!白狐对着陆铭说话的态度依然是清冷一片,不过陆铭却是早就已经习惯了白狐对他用这样的说话方式,当下陆铭便对着白狐点了点头然后对着白狐恭敬地回道。

是的,师傅,徒儿一定不会让人打扰到你的,你放心吧!陆铭心中知道,白狐刚刚才不过突破,进入了玄阶,所以自然是要巩固一下身体之中法力的,玄阶一段的实力其实在人间来说已经是高手中的高手了。

就像是大龙王朝的国师也只不过只有黄阶八段的实力,然而现在的白狐却只有狐身,所以纵然白狐有着玄阶一段的实力,在和别人交手的时候,也不能够将玄阶一段的实力全数的发挥出来,只有化作人生之后才能够将玄阶一段的全部实力发挥出来,而现在万一碰到什么危险的话,白狐也顶多能够发出黄阶六段、七段左右的实力。

一想到这里,白狐和陆铭脸上的神色便是又沉了几分,两人的心中都明白,修炼对于他们来说到底是有多么的重要。

中午陆铭做完了饭菜之后便仍然给白狐端了一份过去,然后他自己仍然在厨房里将午饭吃完,然后有按照这往常的样子,去到了白狐的房间里面,将白狐吃完了饭菜的空碗拿到了厨房里,将碗筷都收拾干净了之后,便进入了自己的房间中,打算稍稍的午休一会儿。

而此时吃完了饭的白狐也已经兀自的闭眼修炼了。

白狐这一修炼又是一天一夜的时间,这一天一夜的时间里,陆铭除了白天去私塾给孩子们上课之外,也依然在忙碌着修炼,而且白狐交给陆铭的第二套霹雳掌也已经被陆铭使得非常的熟练,所能够发挥出来的威力也已经有了白狐的十分之四了,陆铭相信再过不了多久,只要他用心的练习,那么一定能够再上一层楼的。

接下来又是一个月的时间,这一个月的时间里,白狐依然是暗无天日的修炼,除了会在偶然的时间里醒来,然后抽查陆铭修炼的成绩之外,其余的时间白狐都是将自己锁在小房间里,然后闭眼修炼,完全不踏出房门一步,而陆铭也总是尽心尽力的将每一餐的餐点放在白狐的房间门口,然后等着白狐自己饿了的时候或者是修炼醒过来的时候吃。

不过很多时候,陆明回家之后总是能够看到放在房间门口的餐点一动不动的放在原处,这个时候,陆铭就知道了,白狐肯定又是还没有醒过来,然后陆铭会将没有动过的饭菜收拾起来拿到厨房里面,热一下,然后自己当做饭吃了,而每一次给白狐的都是新鲜的刚做好的饭菜,这样的时间很快就是有一个月的时间。

两个月的时间里,白狐的修炼进阶的很慢,毕竟白狐是妖族,而在人间这样灵气稀薄的地方修炼毕竟是非常困难的,而且白狐的本身已经突破了黄阶到达了玄阶,自然后面的修炼和进阶就变得更加的而缓慢了。

不过相对于白狐修炼的缓慢,这一边的陆铭在修炼上还是比较顺利的,陆铭利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已经完全掌握了霹雳掌的掌法,也能够发挥出霹雳掌十分之十的威力了,而且除此之外,陆铭也会在每一天的晚上按时的吸收天地间的灵气,身体之内的灵气也变得愈加的厚实了。

而且陆铭依然会在每一天的早上起来之后然后出去锻炼身体,一眨眼的时间里,大半年的时间就要过了,陆铭的身体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实力也在不断的慢慢上涨。

这一天,陆铭没有去私塾给孩子们上课,然后白狐也难得的没有进房间修炼,一人一狐在院中的是板凳上坐着,然后白狐对着陆铭说道:半年的时间了,你的实力比我预计的要快了很多,不过你现在的实力要想要进入丹阳宗不用说内室弟子了,就算是外门弟子,那也是几乎不可能的!

陆铭听了白狐的话,心中不禁疙瘩一声,依照着白狐的话说,以陆铭此刻的实力还是太弱了,想要成为丹阳宗的外门弟子都是难上加难,更加的不用说成为丹阳宗的入室弟子,然后拿到混元珠了,听到白狐的话,陆铭脸上的神色不禁一片的失落,其实这一段时间他真的是有很认真的再修练,但是修炼这个事情真的是不能够急于一时,就算他再怎么想要突破,但是身体体质放在那里,他也只能够一步一步的慢慢修炼。

而这一切的一切,其实白狐心中都明白,白狐比之陆铭更为清楚修炼的困难,所以白狐并没有责怪陆铭的意思,然而这所有的一切在陆铭心中看来却是认为自己让白狐失望了,心中不禁非常的失落。

师傅,对不起,徒儿辜负了你的期望!陆铭脸上失落的神色落进了白狐的眼中,陆铭不禁低下了头去,然后对着白狐说道。

其实为师并没有怪罪于你的意思,修炼本身就是靠的自己身体和天赋,这些事情根本就急不来,而且我也不会因为要你修炼进阶而让你失去了修炼本身的意义,所以我不怪你,只是心中想着有一些的事情,有些的烦闷而已!白狐对着陆铭说道,有史以来第一次在陆铭的面前有了哀叹的意思,更是有了除冰冷的神情之外的神色,看着这样的白狐,陆铭的心中自然也是不好受,陆铭非常清楚的知道白狐心中所谓的那些担忧和烦闷是什么。

白狐看了一眼陆铭然后继续说道:眼下,陆家镇已经没有多少的灵力可以让我们吸收的了,而现在就算我们在陆家镇修炼对于我们的实力也不会有太大的提升了!

白狐的话不禁让陆铭一阵,陆铭当下便转过脸看向了身旁的白狐然后脸上带着好奇的神色问道:师傅此话何解,徒儿不明白!

白狐看了一眼陆铭,听着陆铭的话后,方才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我的意思是说,如果我们不走出陆家镇的话,那么我们的实力便很难在前进一步了!

陆铭听到白虎的话,总算是明白了白狐话中的意思,只是一想到要离开陆家镇,陆铭的心中便是有着点点的不舍的情绪,毕竟从小到大,十六年的时间里,陆铭一直都是在这个小镇上长大的,突然之间要走出这个小镇了,陆铭的心中还是不舍得的。

不过陆铭同样在心中明白,如果此时他不离开这里的话,那么不用说突破黄阶了,就算是想要再往前进阶也是不可能的事情,其实这一段时间里,陆铭也是能够清楚的明白自己身体之内的状况,陆家镇内的灵气都已经被自己和白狐两人吸收的差不多了,而且在这段时间的修炼中,陆铭发现自己的身体丝毫没有什么进阶或者是实力上升的迹象。

那么也就如同白狐口中所说的一样,自己如果想要继续修炼的话,那么只能够离开这里了,可是离开了这里,陆铭的心中便是掀起了一阵的惊涛骇浪,他不知道他应该去哪里,他更是不知道,他应该怎么做,他更是想象不到走出了这个小镇,以后的生活会怎么样,在外面的世界中,陆铭从来都没有独自一个人生活过。

不过尽管如此,陆铭还是对着白狐问道:那如果我们离开了这里,我们要去哪里?

白狐听到陆铭的问话,原本以为陆铭一定是舍不得离开这里的,而白狐原本也没有打算现在陆铭就会跟着自己走,只不过一刹那间听到陆铭的问话,还是有着不小的震惊,因为听到陆铭这样问,那么就是表明陆铭是愿意跟着她走的。

当下白狐的心中还是有着点点的高兴地,白狐说不出来为什么,但是就是在心底的深处有着点点的高兴和开心。

当下白狐沉了沉脸色,然后对着陆铭说道:如果我们要离开陆家镇然后修炼的话,那么最适合修炼的地方便是魔鬼森林,那里的灵气浓度是最为高的,而且都是非常的纯,最适合修仙了,不过也正是因为那里太适合修炼,所以那里也是最为危险的地方,因为那里有着太多的人类,妖族等出没,而且在魔鬼森林中还不缺乏有着大片大片的魔兽出现,它们因为常年生活在魔鬼森林中,所以实力更是不在话下!

听了白狐的话之后,陆铭对于白狐口中的魔鬼森林不禁有着害怕,又有着向往,陆铭明白如果此时他们在灵气纯度非常高的魔鬼森林里面修炼的话,一定是非常有助于他们的修炼的,但是那里却是那么的危险,不过就是因为那里太过于危险,所以会有着很多的修仙者前去,但也正是因为太过于危险,反之那里的人类也会比较的少,更多的则是妖族和魔兽的存在,而且在实力上也许还是毕竟强悍的,因为弱小的生物根本就没有办法在这样的弱肉强食的世界里生存。

沉着脸沉思了半响之后,陆铭方才转过了身子按后对着白狐问道: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呢?

白狐听到陆铭的问话,转过头看向陆铭然后放柔了声音对着陆铭说道:其实你不想离开这里是吗,我知道你从小在这里长大,现在突然要你离开,你会舍不得的,而且这里的村民们还有那些孩子们也都是那么的善良,自然是割舍不下的,这一切我都明白,所以虽然我很想快一点修炼,不过不急,等到你真心的愿意跟着我离开的时候再说吧!

白狐看着陆铭,说完,然后便起身,跳下了石凳,打算转身进房间去。

不过白狐才不过刚刚转身,却是被陆铭叫住了,然后陆铭对着白狐说道:我愿意跟着师傅走,虽然我舍不得离开,虽然我舍不得那些村民和孩子们,虽然舍不得离开这个从小生长,我呆了十六年的地方,不过我知道我应该做什么,我在这里呆了十六年,这十六年便已经够了,我想出去,我想跟随着师傅,从我跟着师傅修炼的那个时候开始,我便打算一辈子都跟随者师傅,所以师傅去哪里我就去哪里,师傅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徒儿绝对不会离开师傅的!

陆铭对于白狐的这一番话不止让白狐生生的震住了脚步,更是连陆铭自己都怔住了,陆铭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就这样将心中的想法告诉给了白狐,陆铭更是没有想到,原来不知不觉间白狐在他的心中已经变得如此的重要了,不过那又怎么样呢,他陆铭既然决定了跟随白狐的脚步,那么这一辈子他都会如此,他永远不会背起白狐。

而白狐在听到陆铭如此深情的话之后,说心中不感动那的确是骗人的,当下白狐便生生的站在原地,然后站了很久,白狐的眼中有着一丝丝的微红和晶亮,不过白狐并没有转过身子面对着陆铭,白狐害怕看到陆铭那一张脸,不过白狐却是能够感觉到身后之人的那一份坚定和倔强,当下白狐在沉默了半响之后,方才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然后对着身后的陆铭问道:你不后悔吗?

绝不后悔!

陆铭看着眼前的白狐坚定的目光中喷射出一种信念,然后斩钉截铁的吐出了四个字,对于陆铭自己来说,他都没有想到,他的内心深处竟然会是如此,然而这一切都是他心中的想法,没有半点的虚假,所有对于白狐的感情都是最为真挚的情愫。

而听到陆铭那样坚定的回答,白狐的心中是说不出来的温暖和快乐,有史以来,上千年,上万年之间,唯有这一次,让白狐感受到了一丝丝的温暖,一丝丝的幸福,白狐不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淡淡的对着身后面的陆铭说道:把这里的事情安顿一下,我们过两天就动身离开!

白狐对着陆铭说完这一句话,然后便朝着房间走去了,陆铭看着白狐离开的身影,然后恭敬的对着白狐应道:是!

如果此刻有外人在场,一定会为白狐和陆铭之间的这一种异样的情愫和古怪的表情所震撼住。

这一人一狐简直是太过于滑稽了。

白狐和陆铭说完之后的几天时间里,陆铭便开始着手准备着离开的事情,首先当然要解决的事情便是教孩子们上课的事情,陆铭不是那一种不负责任的人,所以在陆铭离开之前的几天时间里,陆铭在不停的忙碌着给孩子们找上课的私塾先生,这样不管路是不是真的离开了,但是至少孩子们还是能够学到东西,还是能够读书识字。

其实陆铭离开这里最为放心不下的也不过就是那些孩子们还有的就是他们此刻住着的这一间简单破旧的小院子了,这毕竟是陆铭从小生活了十六年的家,对于陆铭来说有着一种不一样的感情,现在突然一下子就要离开从小生活了十六年的家了,陆铭的心中自然是非常的舍不得的。

不过既然决定了要离开,那么陆铭便也已经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等到陆铭将所有的事情都解决完了之后已经是三天之后了。

陆家镇的村民们一听到陆铭要离开,当下一个个的都非常的舍不得,又岂是那些孩子们听说陆铭要离开,更是一个个的都露出了不舍的情绪,毕竟陆铭和他们从小在一起,这么多年,彼此之间早就已经有了感情了,这一下子的离开的确是让他们感觉到舍不得,那些感情都被白狐看在眼里,那些都是最为真实的情谊,白狐明白,陆铭明白。

白狐站在角落处看着那些村民们和陆铭之间的对话,还有他们的脸上各自的神情,白狐突然心中有着一种酸酸的东西,一直以来,她至始至终都是一个人,孤独而又寂寞的过了上千年上万年的时光,她从来都没有感受过被这么一大堆人关心着,爱护着是什么样的感觉,白狐更是不清楚这样的感情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白狐不懂,但是白狐在心底的最深处却是有着一种想要触碰的想法。

然而当这一个想法一旦出现在白狐的心底的时候,白狐方才猛然之间回过了神来,对于人世间的感情终究还是太过于复杂了,她活了上万年的时间,早就已经经历过了无数的背叛,看到过了无数的分离,所以也正是因为如此,陆铭和那些陆家镇的村民们之间的感情才会让白狐无限的羡慕。

在和那些陆家镇的村民们和孩子们告别之后,陆铭便和白狐一人一狐离开了陆家镇,而陆铭从小生活了十六年的破旧小房子,陆铭便将他交给了虎娃的爹娘王叔王婶他们照顾,毕竟这一次离开陆铭还指不定要到什么时候回来呢,也许是几年,也许是十几年,也许是几十年,几百年,所以对于陆明来说,那房子说是交给了王叔王婶他们照顾,其实说白了,那房子也就是给了王叔王婶他们了。

将所有的事情都解决了之后,这一天早上很早,陆铭便和白狐早早的起来了,然后两人收拾好了东西之后,便走出了院子,其实一人一狐都没有什么可以收拾的,白狐本来就是没有什么东西,而陆铭也只不过拿了一些换洗用的衣服,还有就是给自己准备了一些的干粮,毕竟出门在外吃饭什么的都不方便,而陆铭也不是什么很富裕的人,所以准备些干粮以备不时之需还是好的。

走出了小院子,白狐被陆铭摆在怀中,然后白狐便对着陆铭问道:你真的决定了吗,如果现在后悔还来得及,要知道这一次的离开,也许你就再也回不来了!

陆铭听着白狐的话,心中明白白狐话中的意思,更是深深的熟知其中的道理,脸上的神色不禁变得有一些的忧伤,不过只不过一瞬间的时间之后,陆铭还是对着白狐坚定的说道:我真的决定了离开,不过不过我想在离开之前先去看看爷爷,他是我曾经在这里唯一的亲人了,下一次来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了,我从小没有爹娘都是爷爷一手将我拉扯大的!

陆铭想到以前,想到小的时候是爷爷将自己辛辛苦苦的抚养长大,心中便有着太多的舍不得,白狐听了陆铭的话自然是明白陆铭心中的那一份心情,当下便对着陆铭点了点头,然后轻声的说道:嗯,去吧!

陆铭听到白狐点头答应,心中不禁感觉到非常的高兴,当下脸上便露出了高兴的神情,然后陆铭抱着白狐朝着陆铭爷爷的坟前走去。

这一天的早上因为白狐和陆铭起来的很早,所以路上几乎都没有什么人影,陆铭和白狐怕的就是怕天凉了人多,所以才会选在天一亮,一大早就离开。

陆铭的爷爷葬在村口不远处的一个地方,那里有一颗树,离得也不是很远,很快,陆铭抱着白狐就已经走到了陆铭爷爷的坟前。

白狐看着眼前荒凉一片的坟,然后静静的呆在陆铭的怀中。

到时陆铭看着眼前的坟,心中也许真的是有着太多的舍不得,然后白狐听到陆铭对着坟墓说道:爷爷,我要走了,这一次离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回来,以后逢年过节我就不能够再来看你了,不过你放心,只要一有时间,我回来了,我一定会第一时间来看你的,我和你住的房子我给了王叔和王婶他们照顾,我想着以后也不会常来了,所以就索性给他们住了,我也和王叔王婶说过,让他们过年过节的时候来看看你,省的你一个人孤单寂寞。

说道这里,陆铭不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过了半响之后,陆铭才有对着说道:爷爷,这是我的师傅,现在我跟着师傅修炼,也找到了我自己真正想要做的事情,我很好,你不要担心,你只要在天上好好照顾自己就好了!天色不早了,爷爷,我要走了,以后我会来看你的,你保重!

陆铭说完,然后深深的鞠了一躬之后,便抱着白狐转身离开。

这一次的离开,陆铭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回来,也许是永远都不会回来了,不过这里,这个陆家镇,这个陆铭从小生活了十六年的地方,却是会永远都留在陆铭的心中,永远不会忘记。

而也是从这一刻开始,从离开陆家镇的这一刻开始,一颗耀眼的星星开始冉冉的升起,而世人不会知道的是,在若干年后的一天,这个从大龙王朝这个边疆的小镇上走出来的这个青涩少年有一天,他的名字会响遍整个大龙王朝,更是会成为所有人都仰望的高手。

而也是在这一刻开始,陆铭的强者之路正式开始。

所有人都不会想到陆铭这个体制瘦弱的少年竟然会成为一代的修仙高手,不过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后话!

陆铭和白狐离开了陆家镇之后,一人一狐便朝着魔鬼森林的方向而去,不过想要进入魔鬼森林首先便是要经过樊城。

樊城虽然不大,但是也不小,因为靠近魔鬼森林,所以在樊城中有着很多的修仙者出没,也因为樊城靠近魔鬼森林,所以樊城之中的灵气也是比较浓厚的。

而从陆家镇出发,要到达樊城的话,起码还需要半个月的时间,这半个月的时间里,陆铭和白狐白天就是忙着赶路,然后在晚上的时候一人一狐就会找寻住的地方,然后修炼,然后休息,一路上陆铭和白狐都选择了走偏僻的小路,一来是因为小路比较近,这二来嘛也是因为走小路可以省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在小路上走了将近十多天的路程之后,陆铭和白狐方才到了樊城的城门外,这一路上显得都非常的安静,沿途遇上的行人也不是很多,不过当陆铭和白狐走到了樊城的城门外不远处之后,便发现人流量开始越来越多了。

不过这也难怪,毕竟樊城是大城,而且又靠近魔鬼森林,所以自然有着太多的人流量和修仙者,而想要进入魔鬼森林,樊城也是必经之路。

当白狐和陆铭走到樊城外的时候,陆铭便打算先找一家的小客栈休息一下,然后准备一些吃的,好在第二天进入樊城。

白狐在这一段赶路的时间里大部分的时间也一直都是缩在陆铭的怀里,偶尔有时候白狐也会跳下来,然后活动活动,不过还好的是白狐的样子比较的娇小,也不是很重,所以陆铭抱着白狐赶路也不是很吃力,再加上陆铭前段时间,大半年的修炼,体制上早就已经和曾经的那个体质纤弱的他不一样了。

看到前面不远处有一家的客栈,陆铭便抱着白狐朝着那一家栈客而去。

原本陆铭以为客栈中的人不会很多,不过当陆铭抱着白狐走到客栈门口的时候方才发现客栈里面的生意非常的好,客栈里的小二一看到陆铭抱着一只白狐进去,感觉到陆铭虽然穿的比较朴素,但是身上却是隐隐的有着一丝丝的灵力波动,自然脸上便露出了一脸的笑容,然后招呼着陆铭说道。

这位客官里面请,客观是吃饭还是住店啊?

陆铭听着店小二的话,脸上的神色丝毫不动,随后看了一眼客栈中角落靠窗的一个位置,然后便朝着那个位置走去,陆铭一走进客栈,客栈中的所有人不禁都朝着陆铭看了过来,一看到陆铭怀中抱着一只狐狸,看着狐狸在陆铭的怀中那么漂亮的样子,瞬间便惹得一群人眼红一片。

陆铭走过众人的身边,看着那些客人们朝着自己怀中的白狐看着的贪婪的样子,不禁黑了脸色。其实陆铭不知道的是一直白狐,还是一直如此漂亮乖巧的白狐对于他们这些修仙者来说意味着什么。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